章节目录

场上,实力更强的虎妖,居然落下下风。

同为第四境的妖物,两妖的实力相差了一些,但这并不是比斗结果的决定性因素。

虎妖有守有攻,鹰妖却只攻不守,一个瞻前顾后,一个一往无前,鹰妖宁愿承受虎妖的一击,也要攻击虎妖的致命部位,他的鹰爪锋利无比,一次次掏向虎妖腹部的妖丹位置。

鹰妖的一条手臂无力的耷拉下去,显然是已经折了。

他身上也出现了几处凹陷,都是因为硬抗虎妖的攻击所致。

但虎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他的腹部已经出现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随着他攻击的动作牵动,从外面甚至可以看到妖丹……

再被那不要命的鹰妖抓上几下,他的妖丹很有可能被掏出来。

妖丹是他修行数十年的成果,一旦被毁,他毕生修为,将毁于一旦。

眼看着那锋利的鹰爪再次袭来,虎妖彻底胆寒,为了一点小小的功劳,不值得冒着毕生修为尽毁的风险。

他的身形迅速后退,惊恐道:“不比了,我认输!”

广场上,李慕耷拉着一只胳膊,一瘸一拐的走出场外,看向白玄,说道:“大长老,我们赢了。”

随后,他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第92章 幻姬消息

白玄伸出手,一股无形的力量便托住了李慕倒下的身体。

他吩咐左右道:“送鹰统领下去疗伤。”

他身旁两名第五境妖族,很快抬着李慕离开。

白玄看向天狼王,说道:“荆棘岭一代,归我狐族所有,你们若敢染指,休怪本皇手下无情。”

“想不到你手下竟有此等猛士。”天狼王感慨一句,也没有多言,对身后众妖说道:“我们走。”

天狼国众妖离开,魅宗众人士气大振。

这是近日来,他们在和狼族的交锋中,首次占据上风。

千狐国扬眉吐气,白玄心情大好,大手一挥,说道:“鹰七晋为本皇第二亲卫队副统领,赏他一座新的宅邸,再送他八名绝色女妖……”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

李慕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

身体各处隐隐传来的痛感,让他很不舒服,但为了取得白玄信任,他也只能这么做。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

好在对于如何做好一个卧底,李慕有着无比丰富的经验,而且他上一次卧底,也是在千狐国,这次更是轻车熟路。

而他精湛的演技,也得到了白玄的认可。

妖族不擅长炼丹,所以白玄送了李慕很多灵药,除此之外,还提拔他为第二亲卫队副统领,赏赐了他一座大宅子,八名不同种族的绝色女妖……

如果这八名女妖是女皇赏赐的,李慕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可白玄赏赐的,他只能接受。

鹰七的好色,千狐国人尽皆知,有哪个好色之徒能拒绝八名绝色女妖,除非他的好色是装出来的,好在李慕有伤在身,倒是有节制的理由。

不过,这个理由只能瞒住一时,瞒不了一世。

李慕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幻姬,救出幻云和被关着的一众魅宗长老,推翻白家对千狐国的统治,开始全力防备狼族,扭转妖国局势。

以他修行佛法强悍的身体,这点小伤,片刻就能痊愈,但李慕还得慢慢吊着,恢复太快,白玄就该怀疑他了。

或许,这几名女妖里,就有白玄的眼线。

李慕在新家里静养,皇宫之内,白玄正在听着一人汇报。

一位狐妖道:“她们传来消息说,鹰七一直在家里休养,摸她们倒是没少摸,但却一直没有进一步行动。”

白玄摸着下巴说道:“就他那身体,能有什么行动,不过它一只鹰,怎么比龙族和蛇族还急色,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

那狐妖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偶尔出一只色鸟也不稀奇……”

鹰七是一只色鸟,千狐城很多人都知道,但除此之外,给众妖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他悍不畏死,誓死捍卫魅宗的勇气。

妖国大乱,狐族和狼族因为争抢地盘,摩擦不小。

这导致几乎每隔几日,两族便会有几场比斗发生。

魅宗鹰七的名头,便是在这一场场比斗中,彻底打响。

他还在养伤期间,便不顾众妖劝阻,执意上场相斗,而且每每上场,必全力以赴,以命博命,一场下来,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几乎每次都是被人抬下去的。

但鹰七出场,没有败绩。

哪怕是修为比他强的,在他的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之下,也顾虑重重,鹰七想和他们以命换命,他们自己却不想,导致在比斗的时候经常犹豫,继而败北……

狼族的人都在等待鹰七倒下的那一天,然而在魅宗和千狐国,鹰七这两个字,已经等同于战神。

见识到鹰七的勇猛之后,白玄更是如获至宝,各种疗伤的丹药和灵药,一堆一堆的砸下去,李慕也没有和他客气。

因为没时间磨练,他的肉体迟迟没有提升,在这种一边折磨肉体,一边用药力强补的方式下,他的肉身之力,居然增长了不少,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又是一场战斗之后,李慕被两名狐女搀扶着,白玄站在他身旁,随口问李慕道:“本皇送给你的那几名侍女怎么样?”

李慕如实说道:“回大长老,这些日子战斗颇多,属下要保留精力,没有多余的精力在她们身上,等到属下的修为再提升一些,还要留着精力去对付狐六。”

白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狐六的血脉之力也不稀薄,你如果得了她的元阴,很快就能晋级第五境,不过,你不用这么急着晋级,等时候到了,本皇给你再找几个元阴还在的女妖,助你一臂之力……”

若是鹰七晋级了第五境,他手下可找不出另一个代替他参加比斗的人,他不晋级的作用,要比晋级大得多。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全凭大长老做主。”

有了鹰七之后,从狼族那里所受的憋屈,慢慢找了回来,但还有一事,始终是白玄心中的一根刺。

他舒了口气,低声道:“师妹啊师妹,你到底在哪里,师兄找你找得好苦……”

李慕搂着两名狐女,心中也叹了口气,默默道:“幻姬啊,你到底在哪里……”

妖国北部,某处山谷。

如今妖国形势大变,天狼族和天狐族在迅速的吞并周边的妖族,妖国境内,战火不断,但却还不曾蔓延到这里。

山猫一族,便生活在这里。

被简单阵法隐匿的洞府中,幻姬盘膝而坐,手中的天书正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不久,她缓缓睁开眼睛,收起天书,问道:“山猫一族可信吗?”

狐九点头道:“可信,我曾经救过它们全族的性命。”

幻姬不再问了,再次沉默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露悲伤。

狐九也被她所感染,悲凄道:“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们,六姐是不会暴露的,白玄那个叛徒,他一定早就有背叛之心,或许小蛇的死,也是因为他,我太没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蛇自爆,看着六姐被抓……”

他抬起头,看向外面,喃喃道:“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折磨六姐……”

千户国,皇宫之下,地牢之中。

狐六两只手各举着一只鸡腿,吃的满嘴流油,还不忘嘱咐李慕道:“下次给我带几只麻辣兔头,西街那家酒肆的甜酒不错,记得给我带一壶……”

李慕瞥了她一眼,说道:“差不多得了……”

因为他在这里的地位不断提高,狐六明面上又是他的禁脔,所以平时李慕帮她改善改善伙食,是没有人敢有什么意见的。

李慕和狐六待了一会儿,外面传来钟声,魅宗又一次召集,李慕离开地牢,来到皇宫门前。

白玄的亲卫统领站在前面,伸手指了几个人,说道:“小鹰,豹五……,你们几个进来。”

李慕和豹五等人走进大殿,看到白玄一脸喜色,他的身后站了一只妖物,修为不高,只有第四境,本体是一只山猫。

白玄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山猫,问道:“本皇再问你一遍,此言当真?”

山猫妖郑重的点了点头:“小妖不敢隐瞒,她们现在就藏在我族……”

第93章 又见幻姬

听到幻姬的消息,白玄无法抑制住心中的喜意,与幻姬双修,得益于她精纯的天狐血脉,他就能将强行提升上来的修为,彻底稳固,甚至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李慕表面平静,心里却比白玄还要激动。

找到幻姬之后,他只要打听出圣宗那名长老的闭关位置,就能彻底扭转千狐国局势,迈出平定妖国的第一步。

白玄又看向那只山猫妖,问道:“他们为什么会藏在你们族里?”

山猫妖咧了咧嘴角,得意说道:“狐九曾经救过我们一族,所以对我们一点也没有怀疑。”

李慕心中暗叹,狐九看人,从来就没有准过,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

豹五等妖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出卖自己的救命恩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哪怕是妖物,他们也看不起这种无耻之徒。

白玄满意道:“你先下去,本皇会好好赏你的。”

“多谢吾皇!”

山猫妖千恩万谢的下去,白玄喃喃道:“应该赏他什么好呢,鹰七,不如让他暂时去你的手下……”

李慕已经是白玄第二亲卫队的正统领,他想了想,沉声开口:“大长老,属下认为,此妖不可留。”

白玄看向他,疑问道:“为何?”

李慕道:“回大长老,狐九是他们一族的救命恩人,他们出卖救命恩人,尚且如此容易,足见山猫一族,多忘恩负义,两面单刀之辈,这种妖最容易被利益收买,他们今天能出卖狐九,明天就能出卖属下,出卖大长老,属下实在是不敢将他带在身边。”

白玄回味着李慕的话,目光逐渐变的深邃。

没有什么人比他更懂背叛,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在利益,权势,实力的诱惑之下,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白玄自己是这样的人,但他却不希望身边有这样的人。

他更希望身边的手下,都能像鹰七一样忠心耿耿,而不是随时提防着他们的出卖和背叛。

他勾起嘴角,淡淡道:“山猫一族如此卑鄙,的确不能委以重任,本皇和师妹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出卖师妹,就是出卖本皇……”

他看向身边一名亲卫,那名亲卫跟随白玄十几年,懂得他每一个眼神的意思,对他轻轻点了点头。

白玄随后道:“狐大,鹰七!”

李慕和一只第五境狐妖站出来,异口同声道:“属下在!”

白玄沉声道:“我命你们率领手下,前往山猫一族,将幻姬师妹带回来。”

两人再次道:“遵命!”

经过白玄的两次提拔,李慕已经是亲卫第二队的首领,至于狐大,则是白玄的心腹,修为已至第五境巅峰,临走之前,白玄似乎还给了他一件厉害法宝。

这次行动,以狐大为首,李慕虽然修为不高,但也深得白玄信任,得以参加,完全是跟在狐大身后捡功劳的。

千狐国外,高空飞舟之上,狐大长舒口气,说道:“希望山猫一族能留住他们。”

李慕同样期望道:“老天保佑,她们可千万不要走……”

山猫族。

洞府内。

狐九不解的看着幻姬,问道:“幻姬大人,我们在这里很安全,为什么要走?”

幻姬解释道:“我的伤已经恢复了一些,继续留在这里,可能会给山猫一族带来灾难,白玄派了那么多人寻找我们,最好不要在一个地方久留。”

狐九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

他走出洞府,对两名山猫妖道:“这几天打扰你们了。”

一名山猫妖笑道:“不打扰,九大人曾经救过我们一族,这正是我们报恩的机会。”

狐九道:“我是来告诉你们,我们要走了,那叛徒到处通缉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会将你们牵连进去。”

那只山猫妖眼神深处浮现出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坚定的说道:“九大人放心,没有人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就安心的留在这里,要不然,我们山猫一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报答你的恩情。”

小小的山猫一族,居然如此有情有义,狐九脸上浮现出感动,但还是拒绝道:“你们记得,你们从来没有见过我们,不管任何人问起,都要这么说。”

山猫妖点了点头,说道:“我去通传长老,这件事情,九大人务必向长老当面言明。”

狐九重新走进洞府,等待山猫一族的长老过来。

然而他并没有等到山猫一族的长老,反而感受到了洞府外传来阵法波动。

狐九和幻姬大步走到洞府门口,发现洞府已经被一座阵法覆盖,山猫一族,就站在阵法之外。

狐九看着他们,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幻姬深吸口气,说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不想让我们走。”

山猫一族的长老站在外面,看着幻姬和狐九,笑着说道:“两位大人伤势还没有痊愈,这么着急走做什么?”

狐九当然听得出山猫长老的言外之意,他整个人怔立原地,难以接受道:“我曾经救过你们一族,你们居然背叛我!”

山猫长老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了嘲讽,淡淡道:“九大人,你太天真了,不要忘了,这里是妖国,不讲人类那一套,白大长老在到处找你们,只要交出你们,我们山猫一族,就不用躲在这穷山僻壤,可以得到丰厚的赏赐,可以搬到灵气充裕的千狐城,我怎么能让你们就这么离开呢?”

狐九死死的盯着他,说道:“做妖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山猫长老回应他道:“九大人,下辈子不要这么天真了。”

狐九不再和他多言,开始奋力的攻击这阵法,经历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追杀,数次生死大战,他能发挥出的实力已经十不存一,勉强有第四境修为。

幻姬比狐九好一些,但也受了不轻的伤,且根本没有时间去疗伤恢复,身上的法宝早就消耗一空,现在哪怕是一个第五境的对手,她都难以应付。

山猫一族布置的阵法并不强大,无论是幻姬还是狐九,全盛时期都能轻松破掉,可现在,面对此阵,他们却无能为力。

狐九发觉破阵无望之后,就放弃了攻击,走到幻姬身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幻姬大人,一会儿我自爆妖魂,冲开此阵,你趁机逃走吧,凭借我们的力量,不可能为天君,为小蛇,为六姐报仇了,你不要白白送死,离开妖国,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慢慢修行,或者去大周神都,找李慕那个好色之徒,他打你主意很久了,他会好好照顾你的……”

幻姬淡淡道:“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狐九咬牙道:“幻姬大人,活着最重要。”

失去了父亲,兄长,以及身边所有的追随者,并且没有任何复仇的希望时,在这种无边的黑暗之下,幻姬反而平静了下来。

她待在洞府中,并未破阵,只是静静的等着。

狐九劝说她无果,便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再也不发一言,显然做好了陪她面对一切的准备。

洞府之外,山猫族全族的脸上,都隐现激动之色。

“想不到,这么大的功劳,最终会落到我们的头上。”

“这一次,我们山猫族也能翻身了。”

“这或许就是运气到了……”

山猫长老看向激动不已的族人,沉声道:“都给我小心一点,好好看着他们,如果放跑了他们,等来的就不是大长老的赏赐,而是怪罪了……”

一只山猫看向洞口,说道:“长老不用担心,他们已经放弃了……”

众猫妖看向洞口的方向,果然发现,洞内的人已经不再攻击,虽然他们以前很厉害,但狐落平阳,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它们,实力为尊的妖国,就是这么残酷。

在山猫一族焦急的等待之下,终于有一道流光从远处激射而来,最终落在山谷之中。

十数道人影,从飞舟上跳下来。

山猫一族连忙迎上来,山猫长老躬身道:“参见各位大人!”

其余的山猫族人也都纷纷行礼。

狐大开门见山的问道:“他们还在这里吗?”

山猫长老一指不远处被阵法覆盖的洞府,说道:“在,我们将他们捆在了阵法里,等着各位大人过来。”

狐大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错,等到回去,大长老会重赏你们的。”

山猫一族闻言,猫眼里面都泛起了亮光。

狐大走到阵法前,一掌拍出,狐九无法攻破的阵法,便发出犹如瓷器碎裂的声音,轰然碎裂。

随后,狐大就站在洞府外,静静的等待。

很快的,两道身影就从洞府中走出来,狐大对幻姬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幻姬大人,跟我们回去吧,大长老找您很久了。”

幻姬平静的说道:“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和你回去,否则,就算你带我回去,你的人也会留下来一半。”

狐大完全相信幻姬的话,虽然她身受重伤,但若是她要反抗,他这次带来的人至少会折损一半,甚至他自己也有陨落的风险。

如果幻姬愿意配合,那就太好了。

狐大毫不犹豫的说道:“幻姬大人请说。”

幻姬扫视山猫一族一眼,淡淡道:“废了山猫一族的道行,将它们抹去神智,打回原形。”

山猫长老脸色大变,立刻道:“大人,您不要听她的话……”

狐大连思考都没有思考,说道:“好。”

山猫长老彻底慌了,急忙道:“大人,您不能这样,她的消息是我们提供的,我们为千狐国立过功,立过大功啊!”

狐大淡淡道:“动手。”

他这次带来的,最弱也是第四境巅峰的妖族,山猫长老的修为,也不过是第四境,几个呼吸之后,包括山猫长老在内,所有山猫妖都被擒住。

“不!”

“不要!”

十几声惨叫之后,山猫一族便都被吸了所有道行,废了修行根基,连同神智也被一起抹去。

“喵……”

“喵,喵……”

十几只身上长着花斑的山猫从草地上跑开,整个山猫一族都被打回了原形,并且再也没有修行的可能,狐大对幻姬再次躬身,说道:“幻姬大人,走吧。”

狐九冷冷的看着一只老山猫消失在草丛中,目光望向幻姬。

只要幻姬一声命令,他就是自爆妖魂,也要给她带来逃走的机会。

幻姬却并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向着飞舟走去。

狐大松了口气,对一众手下道:“回千狐国。”

这一次行动意外的顺利,狐大手下的众妖也放下了心,看来幻姬大人也知道,就算是拼死一战,也难以逃脱,所以便干脆放弃了抵抗,这也正是他们所希望的。

真要和她正面冲突,他们每一个人都有陨落的风险。

巨大的飞舟从天空高速划过,往千狐城的方向而去。

飞舟之上,格外安静。

幻姬站在舟首,望着远处,一言不发。

狐九站在她的身后,心情也沉闷至极。

某一刻,他忽然察觉到一些异常。

他的身后,有一道视线,多次从他身上扫过。

狐九回过头,正好和另一道视线对上。

那是一个有着鹰钩鼻的年轻男子,目光如鹰隼一般锐利,他的修为并不是很高,只有第四境的样子,但却和第五境的狐大并肩站在一起,几名第五境修为的妖族,反而站在他的身后,这说明他在白玄身边的地位很高。

对于白玄的人,狐九没有一点的好感,冷冷问道:“你看什么?”

李慕看的是幻姬,没有搭理狐九,移开视线。

以他对幻姬的了解,她不是这么容易投降的人,这次没有任何反抗就束手就擒,一定有别的心思。

她该不会是对报仇无望,想要在临死之前,刺杀白玄吧?

她可能不知道,白玄的修为,已经被圣宗长老强行提升到了第六境,虽然实力可能还没有达到正常第六境的程度,但也不是现在的她能够对付的……

狐九再次察觉到那道视线,回头看向那名鹰钩鼻男子。

这一看,他发现对面的那鹰妖,样貌虽然一般,但他的心里,却莫名其妙的对他产生了一种好感,这样狐九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什么时候,他的眼光变的这么差了,居然会对这种货色心动……

第94章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新的一月求月票】

千狐国。

皇宫。

白玄大步走过来,问道:“她在哪里?”

李慕和狐大站在一处宫殿门口,狐大指了指后方宫殿,说道:“在里面。”

白玄推门而入,迎面而来的,是两道寒光。

他不慌不忙的伸出手,握住了幻姬刺来的两把短剑,摇头道:“师妹,多日不见,你就是这么对师兄的?”

“呸!”幻姬狠狠的啐了一口,冷冷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师兄!”

白玄稍稍用力,便从幻姬手中夺走了两把短剑。

幻姬看着他,面露震惊:“你已经是第六境了!”

白玄微微一笑,说道:“我说过,顺从圣宗,会得到数不尽的好处。”

他走进房间,坐在一把椅子上,说道:“师父沦落到今日,也不能怪我,你们多次违背圣宗的命令,圣宗早就对师父动了杀心,就算是没有我,圣宗也一样会除掉他。”

幻姬目光冰冷的看着他,说道:“你不用给你自己找借口。”

白玄轻叹口气,说道:“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和圣宗作对,顺从他们,会得到数不尽的好处,忤逆他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惜你们从来都不听我的……”

幻姬冷冷道:“这就是你叛师的理由?”

白玄舒了口气,说道:“这是圣宗长老会做出的决定,我别无选择,我若不配合他们,他们就会连同我一起除掉。”

他看着幻姬,毫不避讳的说道:“师妹,其实你们幻家有今天,全都怪你,是你的仁慈,害了师父,害了师兄,也害了你自己,你是妖族,却偏偏对人族抱有仁慈之心,甚至不惜违抗圣宗命令,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幻姬失魂落魄的站在房间里,心中已经不抱一丝希望。

事已至此,她已经不可能再夺回千狐国,为父报仇,能在临死之前,杀了白玄,便是她唯一的愿望。

但如今,这个愿望也无情的破灭了。

白玄看着幻姬,说道:“师妹,你知道的,我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你能忘记过去,我会好好对你,我甚至愿意封你为千狐国皇后,只要你一句话……”

幻姬目光死死的盯着白玄,一字一顿道:“你休想!”

白玄也并未强迫她,只是站起身,走到门外,淡淡道:“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以后,我会每天杀一位地牢中的囚犯,第一个是狐九,第二个是幻云,第三个是狐六……”

幻姬嘴唇紧咬,指甲陷进肉里。

白玄推门出去,李慕看着他,小声说道:“大长老,您答应过,狐六会留给我的……”

白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你对魅宗有大功,等到圣宗长老出关,我会请求他,直接帮你提升修为。”

李慕激动的抱拳,说道:“多谢大长老!”

白玄看了一眼身后,说道:“这几天你不用执行别的任务了,好好的看着她,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她,如果她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立刻向我汇报。”

李慕面色肃然,说道:“遵命!”

幻姬被关押在某座宫殿的同时,狐九也被押入了地牢。

在这里,他看到了许多忠于天君的长老,被关押在一座座牢房里,受尽折磨,形容枯犒,气息微弱,心中悲凄无比。

直到他看到了隔壁牢房的狐六。

其余长老被铁链锁着,衣衫褴褛,身上有多处受刑的痕迹,狐六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受苦的样子,甚至比上次分别时,还胖了一点。

狐六看到狐九,惊喜道:“你们终于来了,幻姬大人也在这里吗?”

狐九愣愣的看着他,喃喃道:“我和幻姬大人落入白玄之手,你很高兴?”

狐六脸上的喜色难以掩饰,吩咐守在她牢房门口的两名小妖道:“你们两个,出去给我买五只烧鸡,十只麻辣兔头,再买两坛甜酒,快点……”

两名小妖屁颠儿屁颠儿的去了,大牢里的女人,可是鹰统领的人,他们哪里敢怠慢。

作为千狐国的战神,魅宗新晋长老,大长老身边的红人,鹰统领最近的风头一时无二,谁见了他都要巴结着。

狐九望着那两只小妖消失的方向,然后看向狐六,难以置信道:“这是怎么回事?”

狐六很清楚,狐九的嘴守不住秘密,所以她根本没有想过告诉他。

她看向狐九,直接问道:“幻姬大人呢?”

狐九低下头,说道:“是我看错了人,该死的山猫一族将我们供了出来,我当时就不应该救他们!”

狐六终于确定这个消息,面露喜色:“太好了!”

狐九抬头看着她,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逐渐露出极度失望的表情。

他死死盯着狐六,声音颤抖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背叛了我们,你归顺了白玄,所以他们才对你这么好,六姐,你太我失望了,我又看错了人,每次都看错人,我长这一双眼睛有什么用!”

狐六无语的看着他,说道:“你已经没有眼睛了。”

狐九靠在牢房的墙上,魂体又黯淡了几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绝望过,他缓缓的闭上眼睛,无比悲哀的说道:“小蛇,我马上就要下去陪你了……”

狐六没有再搭理他,等那两只小妖回来,给他递过去一只烧鸡,一只兔头,问道:“烧鸡和兔头吃不吃?”

狐九眼睛猛地睁开,咬牙道:“吃,为什么不吃!”

他走过来,夺过烧鸡和兔头,说道:“就算是死,我也要吃饱了再死,酒也给我一坛!”

地牢之上。

幻姬所在的宫殿内,狐大看着她,苦口婆心的劝道:“幻姬大人,大长老对您一片真心,他迟迟没有册立皇后,就是在等你,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幻姬看也没有看他,冷冷道:“滚!”

狐大深吸口气,不再多言,目光望向一旁的李慕,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了。”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看住她的。”

狐大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对李慕道:“阿鹰,我知道你好色,但她是大长老的人,你克制一下,不要太放肆。”

李慕不满道:“我是这样的鹰吗,我虽然好色,但也有底线,连大长老都信任我,你居然不信任我……”

狐大松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我就放心了。”

这一次,他放心的离开这里,顺便将殿门关上。

幻姬长老可不是普通的第五境,即便她的修为已经十不存一,但还是不能小觑,她的身边,必须十二个时辰有人盯着。

论耐力和专注,没有人能比鹰七更适合了。

狐大走后,房间之内,就只剩下李慕和幻姬。

李慕走到殿门口,确认狐大已经走远,外面只有两名小妖守着,又走到幻姬身旁。

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幻姬就冷冰冰的说道:“如果你也想劝我做白玄的皇后,趁早闭嘴,不要多费口舌。”

李慕摇了摇头,传音说道:“我想告诉你的是,靠别人,你只能成为皇后,靠自己,你才能成为女王……”

白玄的手下绝对不可能和她这么说话,幻姬表情一愣,随后猛地站起身,目光望向李慕,问道:“你到底是谁!”

虽然他已经早早的拿出了屏蔽天机的法宝,没有人可以窥视这里,但为了保险起见,李慕还是不能和她在这里坦诚相见。

李慕并未多言,继续传音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坐下,然后元神出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幻姬只是犹豫了一瞬,就按照李慕说的,坐了下来。

在这种绝境之下,她所做出的任何一个选择,都不可能比眼下的情况更糟。

随后,她的元神离体而出。

李慕体内,也有虚幻的身影飘出。

随后,两道元神凭空消失。

殿外的两只小妖,似乎是听到了里面有什么动静,回头看了一眼,隐约看到两道人影,又放心的继续偷懒。

殿内,李慕和幻姬一站一坐,宛如雕像,一动不动。

妖皇空间,两道虚幻的身影同时浮现。

幻姬回头看着身旁之人,再也无法保持淡然,震惊道:“是你!”

她的声音饱含震惊,震惊过后,就是惊喜。

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张脸的那一刻,一颗心立刻就踏实了起来,仿佛找到了依靠。

李慕微微一笑,问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幻姬怔怔的漂浮在空中。

李慕带给她的,岂止是意外和惊喜。

这简直是绝处逢生,是她迷失在无垠的沙漠中,即将渴死时,遇到了一片绿洲,是她沉沦入无尽的黑暗时,眼中出现的一抹希望之光……

她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目光却忽然望向了下方。

下方的湖面上,碧波荡漾。

幻姬对着湖面招了招手,有一物从湖底飞出,被她握在手里。

这是一块灵玉,灵玉中间,有一点类似于血滴的痕迹。

李慕愣愣的看着幻姬手中蕴含着她一滴精血的灵玉,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这一刻,他和幻姬一样体会到了,什么是惊喜……

第95章 该叫你小蛇还是李慕

李慕这些天对幻姬日思夜想,再次见到她时,因为太过高兴,导致他忘记了,当初他为了不暴露身份,将含有幻姬精血的灵玉丢进了妖皇空间的湖里。

如今他将幻姬元神带进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李慕用清心诀来保持内心平静,脸上不露出丝毫异色,问幻姬道:“这是什么?”

幻姬看着手中的灵玉,目光望向李慕的元神,若有所思,说道:“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此物怎么会在你手里?”

“什么在我手里……”李慕瞥了她一眼,说道:“明明是你自己从湖里拿出来的,不就是一块灵玉吗,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不说这件事情了,我带你进来,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谈。”

幻姬摆了摆手,说道:“其他的事情先不急,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这块灵玉会在你手里?”

李慕想了想,说道:“好像是从九江郡王府搜刮来的,我记得当时搜刮到不少灵玉,这块灵玉上有瑕疵,我就顺手扔湖里了,我们不要说这灵玉的事情了,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是找你说这些的……”

幻姬将灵玉收起来,又问道:“你难道也晋级第六境了,你什么时候学会假形之术的?”

李慕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幻姬大概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狐狸,她所有的问题都一针见血,直指李慕要害,她让李慕明白,不是所有的狐狸都像小白那样。

李慕有些无语的看着她,问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千狐国,带你来这里,又有什么事情吗?”

幻姬淡淡说道:“妖国统一,对大周最为不利,所以你来这里,必然是要阻止妖国统一的,天狼国投靠了魔道,蛇族和熊族从来不会和人类联手,你想要获得狐族的支持,用来对抗天狼国……,我说的对吗?”

话题已经被他巧妙的转移,李慕双手环抱,说道:“你继续说下去。”

幻姬继续说道:“大周是不可能插手妖国之事的,一旦你们进入妖国,各大妖族会很快联手,所以你只能从内部分化妖族,最好的办法是扶持狐族,但狐族现在被白玄掌控,所以你想要帮助我们重掌千狐国,从而减缓天狼族一统妖国的趋势,解大周之围……”

她转头看向李慕,说道:“我说完了,该你说了。”

李慕耸了耸肩,说道:“你都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幻姬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你打算怎么做,算上白玄,白家有两位第六境,还有魔道三名第七境长老,除非你能请来至少三位大周的上三境强者,否则根本不可能成功。”

李慕摇头道:“留在这里的魔道第七境长老只有一位,而且在围剿你父亲的时候受了重伤,不足为惧,只要找到他的位置,我就能让他伤上加伤,不再具有太大的威胁。”

幻姬继续说道:“狼族的青煞狼王已经加入了魔宗,一旦白玄出事,他不会坐视不管。”

李慕自信的说道:“这个我自有办法,只要不让他和伤势恢复的那名圣宗长老联手,一个青煞狼王,我还顶得住。”

且不说那八具妖尸,摆阵之后,就可以硬抗第七境,就算扛不住,李慕放出道钟,将千狐国罩住,区区一个青煞狼王,也只能在外面看着。

当然,前提是他先将那名圣宗长老解决了,至少让他彻底失去战斗力,面对两名第七境,在道钟内没有第七境强者操控的情况下,李慕不知道道钟顶不顶得住。

幻姬看着他,最后问道:“万一圣宗继续派遣长老过来,你能顶得住吗?”

李慕冷笑一声,说道:“我自然顶不住,但不知道再加上大周朝廷和符派,顶不顶得住?”

魔道已经派了三名长老进入妖国,重伤了万幻天君,打破了妖国的势力平衡。

万幻天君是魔道魅宗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算是魅宗在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是一回事,直接干预妖国内政,又是另一回事。

重伤万幻天君之后,他们也没有直接帮助天狼国和千狐国统一妖族,只是留下一名长老震慑,另外两名长老又回到了圣宗。

且不说圣宗能不能调动其他的第七境强者,就算是能,他们再次进入妖国,意义也和上一次不同了。

魔道清理门户,别人管不着,但只要魔道敢公然帮助天狼国,或是对已经脱离魔道的千狐国出手,直接插手妖国内政,大周朝廷和符派强者也就有了出手的理由。

无论是魔道正道还是朝廷,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算是诸方势力一直遵守的底线和默契。

幻姬终于没有问题了,轮到李慕发问:“我可以帮你夺回千狐国,帮你对抗天狼国和魔道,甚至帮你一统妖国,但你得答应我,和大周朝廷一起推动人族和妖族平等相处,不做危害大周之事……”

幻姬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如果不信任我,也不会来这里。”

她果然是一只绝顶聪明的狐狸,李慕也不和她弯弯绕绕,说道:“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这是一笔双赢的交易,你干不干?”

幻姬对李慕伸出手,李慕脸上浮现出笑意,同样伸出手掌,与她手掌相击。

啪!

清脆的响声,在湖面上空回荡。

片刻后,幻姬站在湖边,望着焕然一新的妖皇空间,问李慕道:“你为什么不找幻云,他的实力比我更强,更有资格成为千狐国之主。”

李慕摆了摆手,说道:“找他干什么,我和他又不熟。”

表面上看,幻云是前魅宗大长老万幻天君之子,自己也是第六境强者,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朝廷最理想的合作对象。

但正如李慕所说,幻云再适合,也没有他和幻姬这么知根知底,对他来说,信任要比实力更加重要。

随后,他又意识到自己在幻姬面前立的人设,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说道:“再说,我这次帮了你,岂不是又对你有大恩,你要不要考虑考虑,以身相许?”

“好啊。”幻姬没有犹豫的说道:“等我杀了白玄之后,成为千狐国之主,你可以留下来做我的皇后。”

李慕愣了一下之后,轻咳一声,说道:“小小的千狐国,也想留住我,要留也是你留在我身边。”

幻姬似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也是,比起大周皇后,千狐国的确是小了……”

李慕生气道:“你说话注意一点,我和陛下清清白白的,岂容你侮辱……”

未免被人发现异常,妖皇空间不能久留,李慕和幻姬简单的交流了意见之后,元神便再次回体,他将一张隔音符贴在桌下,这样一来,他便可以和幻姬直接交流。

宫殿之内,幻姬坐在桌旁,手中把玩着那枚灵玉,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李慕站在一旁,心中思索着,怎么才能找到那圣宗长老,若是突兀的提到此事,势必会引起白玄的怀疑,但再拖下去,等到此人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事情未必能如愿发展……

就在李慕全部心神都在此事上时,坐在桌旁的幻姬忽然开口道:“小蛇,帮我揉揉肩吧。”

李慕习惯性的走到她身后,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揉了几下后,双手忽然变得僵硬起来。

幻姬站起身,看着他的脸,冷笑道:“我该叫你小蛇,还是李慕?”

第96章 身份暴露

看到幻姬脸上的冷笑,李慕知道他这次恐怕没办法蒙混过关了。

吟心手里那把剑,幻姬手中的灵玉,以及李慕变幻面容的神通,单独一件事,李慕可以找理由蒙混过关,但种种事情结合起来,恐怕不是一句巧合就能揭过去的。

李慕以为,小蛇死后,他就不用再见幻姬了,也不用担心暴露。

然而他没有料到,小蛇和幻姬的缘分结束了,李慕和幻姬的缘分却开始了,他走到哪里都会碰到她,并且每一次都游走在身份暴露的边缘。

李慕试图装傻到底,茫然的看着幻姬,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幻姬问道:“你刚才在干什么?”

李慕解释道:“我刚才在想事情,听到什么人说揉肩,我以为是我家女皇……,我告诉你小狐狸,我们合作归合作,你最好对我尊敬一点,不要把我当下人使唤。”

幻姬冷冷道:“装,你继续装。”

李慕反问道:“我装什么了?”

幻姬问道:“你敢发誓吗?”

李慕无所谓道:“发什么誓?”

幻姬道:“你以天道起誓,如果你说的是假话,就让你天打五雷轰,让你的雀阴之魄永远消散!”

李慕脸色复杂起来,前半句倒也罢了,这后半句也未免太过恶毒,当年为了凝聚雀阴,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打死他都不会用自己的终身幸福开玩笑。

他现在最想把幻姬弄晕,然后抹去她的记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可她的修为比李慕还高,他做不到这一点,硬来的话,可能会永久性的伤到她。

李慕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的声音一变,叹息道:“幻姬大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从李慕口中听到小蛇的声音,幻姬的身体轻微的颤抖,胸口的起伏也越来越大。

假的,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小蛇的忠诚是假的,牺牲也是假的,她白伤心了许久,狐九白流了无数眼泪,从始至终,就没有小蛇,小蛇就是李慕!

随后,幻姬便想起了更让她羞耻的事情。

曾经她院子里摆放的,她用来泄愤的李慕石像。

她让小蛇变成李慕的样子,无数次的蹂躏他,折磨他,让他捶背捏肩,让他洗脚……

那还是李慕。

知道她当时折磨是的真李慕之后,幻姬心中不仅没有一点快感,反而觉得羞耻。

她正面不是李慕的对手,只能在背地里用这种小动作来自欺欺人,而且是当着当事人的面------幻姬有些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气愤,高兴,羞耻,各种情绪交杂,她的心彻底乱作一团。

忽然间,她终于想起了什么,看向李慕,质问道:“狐六的消息,是你泄露给大周朝廷的,原来你就是那个叛徒!”

李慕沉默着没有说话。

幻姬又问道:“魅宗安插在皇宫的卧底,也是你告密的!”

李慕继续保持沉默。

幻姬咬牙道:“九江郡……”

李慕解释道:“九江郡那次不是我,是白玄,我只是借着那次机会,假死脱身而已。”

幻姬深吸口气,许久才平静下来,自嘲道:“原来是这样,你卧底魅宗,是为了窃取魅宗情报,为了大周朝廷……”

李慕摇头道:“倒也不是,只是我家小白缺少五尾之后的修行之法,我来九江郡寻找那只狐妖,后来阴差阳错的,被你们带来千狐国,加入魅宗……”

幻姬看着李慕,恍然道:“难怪,难怪你一直想要领悟天书,原来你一直在算计我,你背狐九的尸体回来,你每次任务都冲锋陷阵,都是为了博取我们的信任,就像你博取白玄信任这样……”

至此,她心中的所有谜团,都已经解开。

她最终看向李慕,说道:“所以你说你好色,你喜欢我,想要让我做你的女人,也是你为了掩饰身份,打消我的怀疑,所编造的假话?”

李慕诚实说道:“好色是真好色,但我帮你们,并不是为了让你欠下恩情,以身相许,而是因为小蛇一事,是我亏欠你们,那是对你们的补偿。”

“补偿,你以为这就算补偿吗?”幻姬指着自己的胸口,问道:“你能补偿别的,这里你怎么补偿,你知道小蛇陨落之后,狐九有多伤心,有多难过吗?”

李慕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钱债易还,情债难偿。

以小蛇的身份来说,狐九和幻姬,都对他付出了真挚的感情,即便小蛇是假的,但感情是真的,这一刻,站在幻姬面前的,不是李慕,而是那条名叫吴彦祖的小蛇。

幻姬的话,对小蛇来说,堪称灵魂之问。

李慕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幻姬最终自嘲的一笑,说道:“也对,是我太天真了,你是李慕,大周女皇最看重的臣子,你只是大周朝廷的卧底,从来就没有什么小蛇,一直都是我们在自己感动自己,不得不说,你演得可真好,所有人都被你骗了,包括现在的白玄……”

李慕叹了口气,在他内心深处,其实害怕的,不是暴露身份时的尴尬,而是幻姬她们发现真相时的失望。

幻姬脸上的笑容收敛,恢复了古井无波,淡淡说道:“说正事吧,你确定你可以对付那名圣宗长老吗,他虽然受伤了,但也是第七境,不是第六境可以对付的。”

李慕轻舒口气,说道:“击杀他很难,但只要再次重创他就够了,只要保证他不和那只老狼联手,就能保千狐国无忧。”

幻姬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交给我吧。”

李慕问道:“你怎么做?”

幻姬深吸口气,说道:“叫白玄过来。”

很快的,白玄就再次踏入房间,惊喜道:“师妹,你想通了?”

幻姬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我如果不答应你,幻云和狐六狐九他们就要死,白玄,你太卑鄙了。”

白玄只是一笑,说道:“阴险卑鄙也好,光明磊落也罢,只要能娶到师妹,我不在乎手段。”

幻姬沉默片刻,说道:“要我答应你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白玄心中微喜,立刻道:“师妹请说。”

幻姬沉声道:“第一,你只能有我一个皇后,不能再娶其他人。”

白玄一口答应,说道:“我可以发誓,我的后宫,只能有师妹一个。”

幻姬继续道:“第二,我要你放了幻云,狐六和狐九,还有魅宗的诸长老。”

白玄想了想,说道:“我可以暂时放了狐九和狐六,但幻云师兄的修为太强,我不能放他离开,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他在地牢中,不会受到折磨,我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他,至于其他的长老,等到我们大婚之后再放,这样可以吗?”

幻姬沉默片刻,点头道:“可以。”

白玄笑着问道:“第三个条件呢?”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