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反倒是最后一步的炼制,多则八十一天,短则四十九天,是最容易完成的。

进入千狐国后,李慕看着陈十一等人,说道:“你们暂时留在千狐国,听从女王调遣。”

陈十一等人躬身道:“是。”

看着千狐国内大长老的雕像,想起他们来的路上,在大周听到的一些传言,众人心中浮现出对大长老身份的一些猜测。

到底是大长老夺舍了那李慕,还是李慕夺舍了大长老?

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眼前的大长老本人才知道。

不过,对尸宗众人来说,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如今的尸宗,已经和圣宗彻底分离,在站队一事上,没有选择的权力。

不过,面对在他们心中如同巍峨高山的圣宗,尸宗众人全然不惧,甚至还想搞几具强者尸体炼手,亲手炼制出两位第七境,八位第六境,他们的信心已然极度膨胀。

安排好尸宗众人后,千狐国皇宫之内,周妩看向李慕,问道:“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李慕道:“臣再交代幻姬一些事情,就可以回去了。”

他走出后宫,来到幻姬的寝宫,从狐六口中得知,幻姬已经闭关修行好几日了。

李慕道:“叫她出关吧,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她。”

狐六走进去,不一会儿,幻姬便走出来,看到站在李慕身旁的周妩,轻哼一声,问道:“什么事?”

李慕伸出手,一张书页浮现在他手心。

他看着幻姬,说道:“这是妖族的天书,你拿着吧。”

当初在妖皇洞府,李慕从众妖手中抢来了这一页天书,后来他用清心诀将天书所有内容记在了心里,这一页天书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

三千年前,妖皇白帝便是凭借这一页天书,招揽妖族强者无数,成为一代妖皇,幻姬只要放出消息,妖国之内,便会有无数强者前来投靠。

对于缺少修行功法的妖族来说,这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幻姬从李慕手中接过天书,不确信道:“你真的给我了?”

李慕继续说道:“天书中有各族的修行之法,可以用此物来吸引妖国强者投靠,但也不要随便什么妖都让他们感悟,除了能够信任的心腹,其他人要靠贡献来获取机会。”

幻姬能够感受到这张书页的重量,点了点头,郑重道:“我知道了。”

李慕又取出一张玉简递给她,说道:“这是你们狐族的修行功法,从一尾到九尾,还有几十种神通,你也收着,到时候用得上。”

幻姬收下玉简,周妩看了李慕一眼,没有说话。

李慕心神再一动,八道身影从四周的山中飞出,落在广场之上。

李慕看着这八具妖尸,说道:“这八具妖尸,实力都有第六境,摆下阵法,可以力敌一般的第七境,我把她们留在你身边,妖尸的操控之法,我也烙印在玉简里了。”

随后,他又一挥手,最后两具妖尸从妖皇空间走出。

李慕继续道:“这两具第七境妖尸也留给你,控制它们的办法也在玉简里,有了它们,就不用担心青煞狼王和魔道圣宗了。”

能交给幻姬的,李慕都已经交给了幻姬。

虽然身边的强者陡增,几乎可以让她统一整个妖国,但幻姬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她抬头看向李慕,问道:“你要走了?”

李慕道:“有了这两具妖尸,这里就不需要我了,我还有别的事情,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日后有缘再见吧。”

他看着幻姬,又看了看她身旁的狐九和狐六,说道:“再见了……”

随后,他看向女皇,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的身影腾空而起,云端之上,周妩语气酸涩的说道:“天书,八位第六境,两位第七境,十几位第五境,朕从来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大方,你送她的东西,都快抵得上一个符派了……”

李慕就知道她会吃醋,第一时间解释道:“陛下不能这么想,千狐国的实力越强大,对朝廷,对陛下来说,就越是一件好事,倘若臣不将这些妖尸留下,我们一走,千狐国必定会被天狼族所灭,到时候,天狼族在魔道的支持之下,一统妖国,我大周边境将永无宁日,陛下还能放心的丢下皇位,去养花种菜吗……,臣看着是为了千狐国,其实是为了陛下。”

周妩白了他一眼,问道:“你就这么相信那只狐狸,万一她背叛了你呢?”

李慕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

虽说他和幻姬也是过命的交情,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狐心,她和幻姬可远远称不上日久。

天书,妖尸,李慕几乎是将他的一切都给了幻姬,万一幻姬背叛了他,那他可就太惨了。

虽然这些妖尸,李慕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能够随时收回,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心理上受到的打击和创伤,是无法抹平的。

李慕想了想,说道:“陛下在这里等一等,臣下去再和她说几句话。”

千狐国皇宫,广场之上,幻姬跺了跺脚,咬牙道:“说什么永远是我的小蛇,我就知道,在他心里,我永远排在周妩后面……”

提起周妩,她又气的胸口开始疼。

修为高了不起啊,修为高就可以在别人的地方为所欲为……

她深吸口气,坚定道:“周妩,你给我记着,近日之辱,来日必报!”

幻姬话音落下,李慕的身影,又落在了殿前广场上。

她愣了一下,随后便惊喜问道:“你不走了?”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走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

幻姬问道:“什么话?”

李慕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这一次,我可是把一切都给了你,你可千万不要负我……”

李慕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高中之上,周妩一脸黑线的凌空一抓,李慕就被她直接抓到了身边。

她抓着李慕的手腕,没好气道:“说什么说,走!”

两人正要离开这里,远处的天边,有数道强大的气息,正在迅速接近。

其中,为首的两道气息,格外强大。

第111章 勒索

遥远的天际,六道身影在向着千狐国逼近而来。

青煞狼王和另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并肩而立,在众人将要逼近千狐国的时候,青煞狼王横过双臂,沉声道:“小心,那口钟非同寻常,不要撞上。”

他的身后,几人身形戛然而止,不敢再疾速飞行,青煞狼王挥了挥手,一座山峰拔地而起,向着千狐国砸来。

巨峰压顶,千狐国外,没有浮现出钟影,却从另一个方向飞来一道金光。

金光闪烁,其中似乎蕴含着一道符文,射入山峰后,那向千狐国砸来的山峰倒卷而回,向着青煞狼王六人压去。

轰!

青煞狼王一拳轰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山峰四分五裂,砸向大地,溅起一阵烟尘,大片树木被压断,房屋大小的巨石四下滚落。

虽然千狐国百里之内的妖物,都已经进入了千狐国,但山中还是有不少野兽,死在了这场天降灾祸。

青煞狼王望向金光传来的方向,一张美貌女子的面孔映入他的眼中。

看到那女子的时候,青煞狼王身体一震,心中泛起恐惧,脱口道:“她居然还没有走!”

与此同时,那夺舍虎妖的圣宗长老也面露惊色,难以置信道:“大周女皇,竟然是大周女皇!”

别人不认识大周女皇,作为负责祖州和生州之事的圣宗长老,他又怎么可能不认识祖州最强大的国家的掌控者?

可大周女皇不在神都,为什么会在这里?

震惊了一瞬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喜色,立刻道:“先别管千狐国了,若是能将大周女皇留在这里,比统一妖国的意义还要大的多!”

说话的时候,他已双手结印,下一瞬间,李慕头顶的天空上,便卷积起了厚重的乌云,乌云疯狂翻滚变幻,很快便呈现出倒扣的莲花状。

莲花成型的那一刻,一道道金线,从莲花花瓣垂落地面。

莲花与金线形成了一个囚笼,将这一方天地彻底禁锢。

金线之上,缠绕着天地之力,短时间内,恐怕第七境也难以打破此禁锢。

圣宗长老对青煞狼王道:“你我联手,先对付大周女皇!”

青煞狼王双手迅速结印,一轮圆月,在他的头顶凝聚,那圣宗长老嘴唇轻颤,被禁锢的空间之内,天地之力开始剧烈的波动,显然是在准备极强的法术。

李慕用心念传了一道命令,十道身影从下方拔地而起,站在他的身旁。

然后他唤出道钟,罩住了千狐国,两位第七境强者战斗的余波,都足以毁掉整个千狐国。

十具妖尸悬浮在空中,毫不掩饰身上的气息。

青煞狼王见此阵势,手腕哆嗦了一下,手印出错,法术直接中断,头顶的圆月消失,他望向那十具妖尸,目光停留在最后两具身上,喃喃道:“假的吧……”

那名圣宗长老显然也没有预料到如此变故,看着那两名气息不弱于第七境的妖尸,嘴唇颤了颤,施法的咒语也念不下去了……

该死的,居然被他猜对了,祖洲真的有一个拥有第七境强者的神秘势力,还是两个第七境!

来之前,他们以为这次是以两位第七境,对八具加起来堪比第七境的妖尸。

问题不是很大。

万万没想到,千狐国除了那八具第六境妖尸之外,还有两具第七境妖尸,外加一个大周女皇,这是要他们以二敌五。

十具妖尸算三个,大周女皇算两个。

稍有不慎,他们两个就得陨落在这里。

连两位第七境都心中生惧,包括天狼王在内,四名第六境更是大惊失色,青煞狼王未战先怯,连忙道:“尊老,我们先撤,现在不是攻打天狐国的机会!”

圣宗长老望着被黑莲禁锢的千狐国,咬牙说道:“现在后悔也晚了,此阵能困超脱,一旦落成,一刻钟后自会消失,在这之前,唯有强破……”

以二敌五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取胜的,但青煞狼王又不能骂圣宗长老愚蠢,还没摸清对手实力,就先断了自己的后路,他沉声道:“那便强破此阵……”

圣宗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我联手倒是能破此阵,但到时候,我们法力耗尽,拿什么抵抗大周女皇,我负责那两具第七境妖尸,你拿出全部本事,抵挡大周女皇一刻钟,或许还有机会。”

两名第七境妖尸已经围了过来,圣宗长老话音落下,体内爆发出一团黑雾,将两名妖尸包裹。

天狼王和另外三名第六境妖王,则是迎向了八具第六境妖尸。

他们毕竟是身神俱在的活物,实力都要比身为死物的妖尸强上一线,但也远远没有到以一敌二的地步,不过,八具妖尸短时间内也难以拿下他们。

青煞狼王知道,此刻想要退缩是来不及了,眼中也浮现出一丝狠色,嘶吼一声,变成了一只狼首人身的巨狼,巨狼口中吐出一道巨大的光柱,直奔女皇而来。

女皇双手结印,身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形屏障,屏障无色透明,其上有道道金色的符文闪烁,抵挡住了巨狼口中的光柱,短暂的僵持下来。

千狐国,两道身影从某座山峰中飞出,万幻天君看着钟外的巨狼,轻吐道:“天狼啸月……”

下一刻,他和幻云飞身而起,大声对李慕道:“放我们出来!”

李慕传达给道钟一道命令,道钟虚影上出现了一个缺口,万幻天君和幻云从缺口中飞出,直奔天狼王等妖而去。

这种级别的战斗,李慕参与不了,重新回到千狐国,站在幻姬身旁,抬头观战。

万幻天君虽然还没有恢复全部实力,但也算是半个第七境,再加上一个幻云,父子联手,四妖王顿时感觉压力大增,立刻便陷入败境。

另一边,巨狼口中的光柱已经有所缩小,女皇的表情却依旧淡然。

青煞狼王知道比拼法力不是大周女皇的对手,闭上狼嘴,干脆凭借法相之身,举起巨大的狼爪,向女皇拍去。

狼爪快要拍过来的时候,女皇的身形陡然在原地消失。

砰!

一道巨大的响声传来,巨狼的胸口肉眼可见的凹陷下去,整个身体向后倒翻,压垮了一座山头,无数树木,而它庞大的身体,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迅速缩小,竟是直接被打回了原形。

女皇的身影,出现在青煞狼王刚才站立的地方。

她用手帕擦了擦手,又随手扔掉,手帕消散在空中,化为齑粉。

千狐国内,李慕明显的听到身旁的幻姬吞了一口口水。

其实他自己也咽了口唾沫。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强大的青煞狼王,根本不是女皇的对手,大周亿万百姓,数十年念力凝聚的帝气,又岂是一头野兽修行百年能比的,一代代帝王,就是凭借帝气,才能一直稳坐神都,震慑江山。

女皇的手看似纤细白嫩,但一拳下去,足以将一座山峰夷为平地。

此时,千狐国内,无数妖民也在观望着天上的大战。

而他们的情绪,从一开始的惧怕,变成了惊喜和震惊。

“想不到我们千狐国有这么多强者!”

“女王大人一统妖国,指日可待!”

“那女子是谁,太厉害了,青煞狼王居然不是她一招之敌!”

“哈哈,天狼国没想到吧,这不是自己送上门了……”

……

道钟之外,黑莲笼罩的空间,发生着两场实力极不相符的战斗。

四名妖王,对付十名同级强者,其中还有一位半步第七境的万幻天君,根本不是对手,天狼王一个不慎,被万幻天君重伤后生擒,其余三妖压力顿时大增,没过多久,也都纷纷被擒下。

一团黑雾在天上不停游走翻滚,黑雾中法力波动不断,虽然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形,但从不断稀薄的黑雾来看,同时应对两名第七境妖尸,那名圣宗长老也并不轻松。

天狼王等妖被擒之后,万幻天君和那八具妖尸便向着青煞狼王而去。

一个大周女皇,青煞狼王尚且不能对付,再加上万幻天君和这些妖尸,他恐怕会立刻落败,青煞狼王散开气息,怒道:“万幻天君,你真的想好了,要和本座不死不休吗!”

万幻天君冷笑一声,说道:“老狼,你也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青煞狼王看着他,厉声道:“逼得本座自爆,你今日也难逃一死!”

他话音落下,体内忽然传来一道强烈的法力波动,万幻天君面色一变,立刻带着幻云后退百丈,这处空间已经被封闭禁锢,青煞狼王如果在这里自爆身体和元神,除了大周女皇之外,这里所有人都得死。

砰!砰!

两声闷响之后,那两具第七境妖尸,从黑雾中飞出来,黑雾重新凝成一道身影,那名圣宗长老面色苍白,和青煞狼王并肩而立,沉声道:“想不到大周女皇居然亲临此地,是本尊小瞧了你们天狐国,但你们也别逼人太甚,玉石俱焚,对谁都没有好处!”

李慕从刚才开始,就在注意此人。

他和前妖宗长老长得一模一样,但气息和修为却相差甚远,莫不是上次那名圣宗长老为了逃遁,自爆肉身,而后又夺舍了那虎妖的肉身,难怪他恢复的如此之快……

青煞狼王道:“放我们走,否则今日,本尊就算是陨落于此,也要拉着你千狐国陪葬!”

那名圣宗长老身上也爆发出强烈的气息,显然和要青煞狼王共同进退。

万幻天君脸上浮现出忌惮之色,青煞狼王的威胁,他不能无视,第七境的破坏实在太过强大,当初为了对付他,掌管祖洲和生州的幽冥三老一起降临,还只敢在他闭关的紧要时刻偷袭,青煞狼王和这名圣宗长老如果真的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即便是有那口钟护着,千狐国也未必保得住。

李慕重新飞到女皇身边,传音问道:“陛下,您的意思呢?”

周妩望着青煞狼王和那圣宗长老,眉头也蹙了起来,低声道:“这处空间被禁锢了,他们自爆的威力还会增大数倍,我未必能护你周全。”

她看着李慕,毫不犹豫道:“放他们走吧。”

李慕目光再次望向青煞狼王,这就是大陆上第七境强者之间很少出现生死之斗的原因所在,他们的威慑宛如核弹一般,就算打不过,也能拖着双方一起去死。

别看这边有差不多五名第七境,却还是无法留下他们。

青煞狼王见威胁有效,又趁热打铁道:“今日放我们离开,本座可以立下誓言,日后绝不再犯千狐国!”

这个保证倒是无所谓,今日之后,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再犯,但若是就让他们就这么走了,李慕也咽不下这口气。

他看着青煞狼王,说道:“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日放你们离开可以,但你们只能元神离开,肉身必须留下!”

青煞狼王毫不犹豫道:“休想!”

李慕冷冷道:“那就没得谈了,你们要自爆就自爆吧,我倒要看看,堂堂符派的镇山之宝,能不能顶住你们自爆的威力……”

勒索,这是赤裸裸的勒索!

失去了肉身,青煞狼王的实力会大降,才刚刚恢复修为的圣宗长老,必定会再次跌落到第七境以下,损失太过巨大。

但不同意,就只有自爆一条路。

符派道钟之名,这名圣宗长老很清楚,倘若大周女皇在内操控,他们自爆的威力,就算能突破道钟的防御,也会削减大半,被万幻天君等人轻易化解,到时候,他们两人的自爆,也只是两场盛大的烟花表演而已。

反正这具身体本来就不是他的,大不了再重新找一具,自爆只是威胁,他修行百年才到这一步,怎么可能轻易自爆元神?

他转头看向青煞狼王,压低声音道:“给他们,这次是我们失策,不要想着全身而退了……”

青煞狼王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但要他放弃肉身,他又实在不甘心。

圣宗长老沉声道:“这是命令!”

青煞狼王深吸口气,留恋的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一道虚幻的影子,从头顶飘出。

那名圣宗长老也舍弃了虎妖肉身,随后,万幻天君解开了四名妖王的禁锢,四妖极为不甘的元神出窍,跟随两道元神,向远处遁去。

李慕并没有让妖尸拦截,高阶修行者的修为大都在元神,想要彻底灭杀第七境修行者,要付出惨烈的代价,他不想让女皇受哪怕一点伤。

再说,如今的它们,对天狐国已经没有了威胁。

从今日起,天狐族正式成为妖国第一大妖族。

第112章 除夕【除夕快乐】

千狐国。

皇宫前的广场上,整齐的摆着六具妖族肉身。

青煞狼王那一具,是第七境肉身,其余五具都是第六境,其中前妖宗长老,已是第六境巅峰,若是不吝惜材料,也能勉强的炼制出第六境初期的灵尸。

届时,八荒大阵将变成十绝大阵,对付像女王这样的强者可能不够看,但困死青煞狼王,不成问题。

陈十一,韩十三,孙七等人,站在这几具妖尸前,激动的搓着手,他们此刻的眼神,像极了狐九见到绝世美男。

大长老不愧是大长老,一出手,就又为他们抢来了几具珍贵肉身。

两年以前,尸宗偶尔才能遇到一具第五境强者的尸体,还要被全宗练尸高手争抢,现在,第六境强者随便炼,第七境也不罕见,甚至就连第八境,他们也亲自上手摸过。

大长老将尸宗带上了一个新的辉煌。

李慕看着陈十一等人,说道:“这几具肉身就交给你们了。”

陈十一肃然道:“大长老放心,我们定不让大长老失望。”

青煞狼王等妖失去了肉身,实力大打折扣,需要寻找肉身,重新修炼,短时间内,对千狐国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今日千狐国展示实力之后,就算是他们修为恢复到全盛,也不敢再打这里的主意。

李慕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他看着一具具强大的妖尸,心中不免又升起几分担忧,看着幻姬,说道:“这是我的全部家底,都给你了,你日后可千万不要……”

“走!”

周妩在袖中结印,李慕的上下嘴唇就闭合在了一起,她大袖一卷,带着李慕化作流光,离开千狐国,很快消失在天际。

幻姬望着她们离开的方向许久,才轻叹一声,说道:“已经是腊月了,还以为他能留在这里过年呢,爹和哥哥也要闭关,今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云端之上,李慕的衣衫被吹的猎猎作响,女皇御空的速度极快,很快他们便出了妖国,途径白云山的时候,李慕连忙道:“陛下停一下,臣要回白云山一趟,马上就过年了,臣得将娘子们接回去。”

白云山。

李慕和变做梅大人的女皇降临在主峰之上,这次不管柳含烟和李清还有没有闭关计划,李慕都要将她们带回去,别的时间还好,大过年的,一家人必须团团圆圆。

不多时,一艘飞舟上。

李慕看着身边修为已至第五境巅峰的柳含烟和李清,久久无语。

三人中,先突破的是他,结果现在反而是他的修为最低,李慕看了一眼站在舟首的女皇,如果不是为了她,在符派的资源轰炸之下,或许他已经是大陆上最年轻的第六境了。

以前他的修为只在女皇之下,现在连柳含烟和李清都骑在他身上了。

柳含烟也注意到了独自站在舟首的梅大人,主要是她们一家三口在舟尾,她一个人站在舟首,似乎与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柳含烟只是看一眼,就觉得分外孤独。

她走过去,说道:“这位姐姐往后面一些吧,前面风大。”

“梅大人”头也没回,淡淡说道:“我喜欢吹风。”

柳含烟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从始至终都不愿意回头,冷酷的站在舟首,看也不看她们一眼,见她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也没有再靠近了。

李慕走到舟首,对她说道:“马上就是除夕了,陛下那天应该也是一个人在宫里,麻烦梅姐姐回去以后告诉陛下,除夕晚上她若是无事,可以来我家一起吃饭。”

梅大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天陛下应该会很忙,不一定会答应……”

……

神都。

李慕和她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此时的神都正飘着小雪,李慕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院门很快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

李慕看到白听心,就知道大事不妙,还没等他有所行动,这条青蛇已经和往常一样,飞扑过来,挂在了他的身上。

白听心刚刚撅起嘴,想要在李慕的脸上狠狠的亲一口时,看到他身后的柳含烟和李清,软软的从李慕身上滑了下来。

这时,晚晚小白和吟心才从院子里走出来。

“李大哥。”

“小姐。”

“恩公……”

李慕对吟心微微一笑,抱着晚晚和小白转了一圈,然后道:“快进去吧……”

这次在妖国的时间不短,回神都的时候,已经邻近年关,过几日就是除夕,和去年的冷清相比,今年的家里要热闹的多,不仅柳含烟和李清提前回来,家里也多了吟心和听心两姐妹,此外,那四只兔妖也被李慕从妖皇空间放了出来,原先冷清的家里,立刻便显得生气勃勃。

只是有些阴盛阳衰。

不过,家里女人多也有好处,年关将至,无论是采办年货还是布置宅院,家中所有事情都不用李慕操心,服侍幻姬数月之后,他只需要躺在家里,小白和晚晚就能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

紫薇殿。

今年的最后一个早朝,朝堂上气氛一片火热。

过去的一年,是大周国力由极衰转为极盛的一年。

国内民心念力大幅提升,南方诸国臣服,三十六郡妖物称臣,大周首次与妖国建交,这一桩桩一件件大事,都让朝臣无比振奋。

大周这头巨龙,已经沉睡了太久,终于在这一年,开始苏醒。

礼部尚书走上前,躬身说道:“回陛下,以朝廷去年之功绩,年末当庆,当大庆,老臣提议,除夕之夜,在宫中大宴群臣,满朝同庆……”

“臣附议!”

“附议……”

……

朝堂之上,不少官员站出来请奏,去年一年取得的功绩,值得满殿朝臣共同庆祝。

上官离走进帘幕,很快又走出来,说道:“陛下口谕,除夕之夜,乃是阖家团圆之日,过去的一年,诸位卿家为朝廷呕心沥血,早朝晏罢,疏于陪伴家人,陛下特许群臣除夕在家度过,初一朝会之后,再于宫中宴请朝臣……”

上官离话毕,朝堂一片寂静。

这番话说的他们羞愧无比。

念力提升,震慑诸国,收编妖物,建交妖国,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李慕的功劳,他们远远谈不上呕心沥血,早朝晏罢。

同时,他们心中又有些感动。

曾经的朝臣,因为不满女子当政,屡次和陛下作对,可陛下不仅不计前嫌,还如此体恤他们,特意在除夕之夜,让他们在府中和家人团聚,这是何等的胸怀?

一瞬的平静之后,群臣纷纷抱拳躬身。

“陛下仁慈!”

“谢陛下隆恩!”

“臣愿为大周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

经陛下提醒之后,不少朝臣想到家人,心中也升起几分愧疚,除夕之夜一定要好好陪陪家人,才不负陛下的体恤之心。

群臣已经离开,紫薇殿门口,周雄问尚书令周靖道:“大哥,今年除夕,要不要请陛下……”

不等他说完,周靖便摇了摇头,说道:“除夕之夜,陛下岂可离宫,于礼不合,不必再提。”

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周雄叹了一声,陛下虽然是陛下,但也是周家的女儿,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过周家了,除夕之夜,她一个人在宫里,该有多么寂寞?

早朝刚下,周妩从紫薇殿后殿离开。

走出大殿的那一刻,她的身影便凭空消失。

李府,白听心看着凭空出现在院子里的周妩,跑过去挽着她的手,说道:“周姐姐你来的正好,我们刚刚打算包饺子呢……”

一群女人在院子里包饺子,李慕在书房忙碌。

明天就是大朝会,女皇可以不操心,李慕不能不操,这次的大朝会不一样,除了各郡官员齐聚之外,南方诸国以及千狐国也会派使者来,出了什么问题,丢的是大周的脸。

院子里,小白正在包各种动物形状的饺子,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洗了手跑过去,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让她感觉到非常亲切的两女一男,疑惑问道:“你们找谁?”

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看着她,微笑问道:“你就是小白吧?”

书房,正在审议大朝会流程的李慕,忽然感受到了几道熟悉的气息,他愕然的望向外面,喃喃道:“不是吧……”

前有大周女皇假扮手下女官,后有千狐国女王假扮妖国使者,李慕走出书房,看着已经走进院子的幻姬、狐九、狐六三人,无语愕然。

院内,周妩看着幻姬,没好气道:“你来干什么?”

幻姬冷哼一声,说道:“这又不是你家,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柳含烟给了李慕一个眼神,李慕知道,这是现在给他留面子,晚上和她好好解释的意思。

幻姬来到李府之后,就没有要走的意思,李慕只能让晚晚和小白又多包了几两饺子。

本来除夕夜的团圆饭,却一点儿都不团圆。

家里的女人,明显分为四个阵营。

柳含烟,李清,晚晚是一个阵营,小白暂时和幻姬混在了一起,这是自亲人死后,她第一次遇到同族,一会儿的功夫,就“幻姬姐姐”“幻姬姐姐”的叫个不停了。

女皇和白听心是一个阵营,李慕也不知道,她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亲密了。

两位女皇相遇,自然火药味十足,至于柳含烟和李清,则时不时向李慕投来质疑的目光,虽然暂时没有询问,但李慕知道晚上那一关不好过,团圆饭都吃的没滋没味。

只有吟心安静的做一条美女蛇,给了李慕心里些许安慰。

这是李慕第一次觉得,家里女人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什么后宫安宁,姐妹和睦,假的,都是假的,他被那个叫荣小荣的给骗了,唐宁和李易的幸福,果然只存在于……

第113章 爹娘

旧年迈入新历的那一刻,神都的夜空中,绽放出无数道璀璨的烟花。

李府中,弥漫已久的硝烟气息有所缓解,所有人都抬头望向夜空,被夜空中的美景所吸引。

火树银花,五彩缤纷。

这是一场工部大匠用法术施展的盛大焰火,这一刻,夜幕下的神都宛如白昼,李慕身旁,映照出一张张秀美的容颜。

身边群美环绕,比天空中的烟花更加美丽,如果她们都能相亲相爱,和睦相处,该有多好,可惜这只是李慕美好的期望。

烟花盛景过后,李慕主动留女皇在李府住下。

现在回到皇宫,连梅大人和上官离都不在身边,留给她的,只有极致的寂寞。

女皇目光从柳含烟和李清的身上扫过,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李慕,对白听心道:“听心,你和我回宫里。”

白听心挽起她的手,说道:“好啊。”

李慕也不知道她们两个是什么时候结下深刻的革命友谊的,等到女皇和听心的身影在他眼前消失后,幻姬的目光扫过李慕身旁众女,也淡淡的开口道:“我们也回鸿胪寺了。”

说完,她便和狐六狐九离开。

李慕从她的眼神里读懂了一些意味,这次恐怕他好色之徒的形象,要在幻姬心中彻底坐实了。

他并没有留幻姬,因为家里的房间已经不够了。

所有外人都离开之后,李慕回到房间,和柳含烟解释为什么她闭关几个月,家里房间就快住不下的原因。

李慕认真的说道:“你知道的,吟心和听心是我的侄女,白大哥夫妇在外云游,顺便让我照顾照顾她们,指点她们修行什么的,这也很正常……”

柳含烟问道:“可我听晚晚说,你已经和白妖王断绝关系了。”

李慕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不是他,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样,他们妖族的想法,不能以常理度之……”

吟心和听心毕竟和她们同生共死过,柳含烟也知道李慕和白妖王的关系,并没有揪着这件事不放,又问道:“你和千狐国的那只狐狸,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李慕否认道:“哪有,不过就是为了扶持千狐国,制衡魔道和天狼族,我在天狐国待了很长时间,救过她一家,帮助她夺权,还顺便做了她们的国师,给她出出谋,划划策……”

柳含烟问道:“只是国师?”

李慕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不会也听了什么风言风语吧,你还不了解我,我会去当什么千狐国皇后吗,那些谣言你不要相信……”

柳含烟皱眉问道:“什么皇后?”

李慕愣了一下,挥手道:“当我没说……”

柳含烟淡淡的看着他,“说。”

李慕言简意赅的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幻姬现在是千狐国女王,她想让我当千狐国皇后,我拒绝了。”

见柳含烟看自己的眼神中带着审视,李慕先一步面露失望,说道:“你怀疑我,你居然怀疑我,我们成婚这么久,你不是在白云山闭关就是在白云山闭关,我有一点怨言吗,这些日子来,我对你守身如玉,从不沾花惹草,多少人用美色诱惑我,那只狐狸精皇后都让我做,我都守住了底线,你现在居然怀疑我……”

李慕满腹怨言,柳含烟仔细想了想,意识到成婚之后,她陪李慕的时间的确很少,脸上也浮现出亏欠之色,抓着他的手,说道:“我不是把晚晚留在你身边了,她和小白心里全是你,她们迟早是你的人,谁让你守身如玉了……”

李慕挥了挥手,说道:“她们还太小,我还当她们是孩子……”

小白和晚晚,一个傻一个呆,李慕暂时还不能说服自己。

柳含烟看着他,说道:“你嫌晚晚和小白太小,陛下总不小吧,她都快熟透了……”

李慕捂住她的嘴,说道:“说什么呢!”

身为女人,有些事情,柳含烟凭借直觉是可以感应到的。

多年以前,她第一次见到还是太子妃的女皇时,心中就莫名的产生了一些敌意,到如今,她才意识到,当时的那一丝敌意,到底从何而来。

原来那个时候,她就预感到那个女人将来要抢她的男人。

此刻她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柳含烟摇了摇头,干脆将之抛到脑后,然后给李慕了一个眼神。

李慕会意,一道指风弹出,熄灭了房间内的蜡烛。

……

每年的正月初一,朝廷要惯例性的进行大朝会。

先帝在位期间,三十六郡地方不稳,妖国鬼域屡屡来犯,南方小国也逐年生出异心,整个大朝会上,没有几件值得提起的好事,大朝会后,朝臣们往往会陷入持久的忧虑。

所以到了后来,先帝干脆取消了大朝会,耳不听眼不见为净。

这次的大朝会,乃是数十年来,朝臣最为期待的。

过去的一年里,大周取得的成就实在是太多,各郡所发生的案件减少,民心念力提升,妖民的收编,也格外顺利,如今各郡治理地方,已经不需要供奉司,官府和妖司合作,就能保一地安宁。

向来和大周敌对的妖国,这次也派来了使者,传达了千狐国女王的善意。

南方诸国的使臣,除了申国之外,纷纷对大周表示臣服。

早朝之上,朝臣们咧开的嘴角很少有合上的时候,朝会散去,陛下在宫中大宴群臣,众官员无不尽兴而归,神都的大街之上,也是处处张灯结彩,百姓们穿着新裁的衣服,涌上街头,互相恭祝新年。

宴会散去,朝臣们各自回府,这是他们一年中最长的假期,除了几个紧要衙门,其余衙门要元宵之后才开。

李慕走出宫门,信步走在街上,久违的感受到了百姓的问候。

“李大人新年好。”

“好久不见李大人……”

“李大人厉害了,连妖国都能搞定!”

“听说狐国的女王想让李大人做皇后,是不是真的?”

……

几个月没有见到李慕,百姓们热情不减,甚至比以前更甚。

所有人都知道,李大人消失这几个月,不是在偷懒怠工,也不是抛弃了百姓,而是去了最危险的妖国,奋战在守护大周,保护百姓的第一线。

事实再一次印证,这是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永远相信的人。

沐浴在念力中的感觉,让李慕很舒服,他一路走来,不停的吸收着百姓的念力,某一刻,李慕忽然身体一震,站在原地。

在他吸收念力的同时,忽而有一股庞大的天地之力凭空而降,涌入他的身体。

天地之力本来是十分狂暴的,然而这一股天地之力却非常柔和,进入李慕身体之后,竟然直接融入了元神。

李慕的修为,在这一刻,从第五境初期,直接跃升至第五境巅峰。

李慕愕然的站在原地,被这巨大的惊喜打的措手不及。

修行之道,无论是修行身体还是元神,其实都是在设法让身体和元神可以容纳更多的法力。

元神就像是一个容器,容器的空间越大,能够容纳的法力越多,实力自然也会越强,修行之路,就是拓宽容器之路。

这道天地之力融入李慕的元神之后,他的元神瞬间便强大了许多,能够容纳的法力也猛增起来。

莫名其妙的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

他创造出来的道术,得到了天地的认可,就像是当时的小玉一样,短短两句话,就引起了天地共鸣,将她从一个小小的阴灵,瞬间提升为第五境的凶灵。

李慕曾经对此很不忿,如今,他终于体会到了小玉的快乐。

正在他心中疑惑时,冥冥中,他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明悟。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曾经只是他放出的豪言,然而,无论是为了女皇也好,为了大周也罢,李慕是真的在实际践行这些。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神都百姓自有评判。

为往圣继绝学,将天书的内容散播出去,不知道算不算?

为万世开太平,收大周妖族,与妖国化敌为友,促进人妖两族和平共处,虽然只是迈出了一小步,但也是在向着这个伟大的目标而努力。

天地之力灌顶,就是对他的奖励。

这并不是全部的奖励,当李慕完全践行“为万世开太平”这一句时,他也将彻底掌控这几句真言,那时候的天地之力灌顶,不知道会让他达到什么境界?

李慕长舒了口气,他以前的想法果然没错,这才是修行的真正捷径。

道术现世,除了天地之力灌顶之外,还会伴随有神通,比如小玉的雪之领域,在一片范围内,敌人的法力会被削弱,而她的实力则会大幅增强。

不知道这四句真言,能让李慕掌握到什么厉害的神通。

他当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试验,万一再出什么事情,就丢人丢到大街上了。

这种时候,需要找一个实力强大,能够保护他,他又十分信任的人。

于是李慕又转头回了宫。

长乐宫内,周妩看着他,无比意外道:“你做什么了,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修为就提升这么多?”

李慕简单的和她解释了一番,便走到宫外,开始了初次尝试。

他心中默念四句真言,周围并没有什么异象发生,然而,李慕很快就发现,念动真言之后,他能够掌控身边一定范围的天地之力。

众所周知,修行者能够掌控灵气,却无法掌控天地之力,只能通过真言和手印调用天地之力,施展出固定的神通。

这是授人以鱼。

如果能够直接掌控天地之力,那么就充满了无穷的变数,反正他能随意的掌控天地之力,原则上说,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不再拘泥于一种神通。

这是授人以渔。

如果其他的道术是鱼,那么这四句真言就是渔具,有了鱼竿鱼线和饵料,理论上他想钓什么鱼都可以。

甚至李慕已经想到了一种绝妙的用法,直接掌控天地之力,而不是用真言和手印调用,那么所有的道术,在他眼中都没有秘密,他不需要知道真言和手印,只需用天地之力模拟,就能达到一模一样的效果。

李慕正打算和女皇验证一番,忽有一道光芒从他的耳朵里飞出。

道钟迅速变成巴掌大小,在李慕身边盘旋不定,李慕愕然了一瞬,随后便明白过来。

每一次新的神通和道术出现,都会有天地源力诞生,这可是道钟最喜欢的东西,虽然这四句真言不是第一次出现,但道术却是李慕第一次施展。

曾经道钟身上出现的裂纹,就是用天地源力修复的。

那些小法术所产生的天地源力,都能够修复强化道钟,这么逆天的道术,不知道能不能提升它的威力,如果道钟能再坚固一些,李慕以后就能更加有恃无恐。

道钟围绕李慕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丝毫没有停下的趋势。

李慕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它如此兴奋过,看来这次诞生的天地源力不少,他心中也开始隐隐的期待起来。

李慕身旁,周妩也饶有兴趣的看着它。

某一刻,道钟忽然停止了旋转。

钟身之上,发出一团夺目的光芒,李慕眼睛下意识的闭上,再次睁开时,道钟却已经不见了。

他的眼前,悬浮着一个赤条条的小姑娘。

小姑娘大概只有两尺来高,有着一张鹅蛋脸,和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李慕无暇顾及小姑娘,面色一变,脱口道:“我钟呢?”

周妩愣了一下之后,飞快的结印,小姑娘的身上就幻化出了一身衣服。

小姑娘目光中茫然了一瞬,看到李慕时,迷茫变为清醒,向他飞扑过去,奶声奶气道:“爹……”

李慕下意识的接过小姑娘,抱在怀里,小姑娘左右看了看,又对周妩伸出手,甜甜道:“娘……”

刚刚走出宗正寺,正打算回府享受长假的张春和寿王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远处长乐宫殿前广场上的两道身影,久久不动,宛如石化。

“陛下,陛下和李慕,居然偷偷生了个孩子!”

第114章 各交各的

长乐宫中。

李慕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悬浮在空中的小姑娘,直到现在,他还想不明白,道钟怎么就变成人了呢?

只听说花草树木,野兽昆虫成精,没听说过法宝也能成精的。

李慕看着她,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你还能变成钟吗?”

话音刚刚落下,小姑娘身体之下就出现了一个小钟,她坐在钟上,眨着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李慕。

李慕放下了心,只要道钟还在就好,如果他真的把钟弄没了,不仅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法宝,也没法向符派交代。

然后,他才对小姑娘道:“其实你误会了,我不是你爹。”

小姑娘执拗道:“爹。”

李慕正要纠正她,女皇摆了摆手,说道:“你和她说这些是没有用的,因为你,她才能够化形,在她心里,你就是她爹,事实上也是如此。”

李慕嘴唇动了动,没有再说出什么来。

女皇说的也有道理,道钟虽然存在了悠久的岁月,但法宝器物诞生灵智,要比天生蕴灵的生物难多了,她在李慕身边,耳濡目染了不少,化形之后就能口吐人言,可灵智也就相当于两三岁的孩童。

她因李慕而生,自然而然的将他当成了父亲,第一个看到的是女皇,便会将她当成母亲,很多动物也具有类似的习性。

倘若将“父亲”这个词语宏观化,不仅仅局限于生物学,说李慕是她的父亲也没错,毕竟是李慕创造了她。

但她的母亲怎么也应该是柳含烟,李慕正打算和她解释解释,她却向女皇伸出双臂,说道:“娘,抱抱……”

女皇伸手抱过她,脸上露出了李慕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

看到母性泛滥的女皇,李慕将已经吐到喉咙的话又咽了回去。

以他对女皇的了解,他可以肯定,如果她敢破坏女皇的兴致,等待他的,会是非常残忍的结局。

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母性泛滥的时候,尤其是和女皇同龄的女子,哪怕是成婚较晚的,孩子也已经会跑会跳了,她虽然还未经人事,但也有女子的天性。

今天他是没什么心思试验道术了,心情复杂的对女皇道:“陛下,要不我先带她回去吧。”

这样一个小姑娘,出现在皇宫里,出现在女皇身边,嘴里还喊她做“娘”,此事要是传出去,整个朝廷,整个神都,甚至是整个大周都会沸腾。

女皇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在小姑娘的脸上轻轻亲了一口,对她说道:“先跟你爹回家,娘一会儿去看你。”

李慕抱着小姑娘,走出皇宫时,还在琢磨着女皇刚才的话,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奇怪,似乎这小姑娘真是李慕和她生的一样,不过李慕很快就将此事抛到脑后,在小姑娘的身上施展了一个隐形法术。

外面一直在传他是妖国皇后,这要是被神都百姓看到,指不定又会传出什么闲话。

长乐宫,李慕走后,周妩召来上官离,淡淡说道:“让吏部侍郎张春和寿王来见朕。”

……

回到李府,李慕发现院子里很热闹。

不仅听心吟心在家,就连幻姬也在。

他解开了小姑娘的隐形法术,跑过来的晚晚愣了一下,问道:“公子,这是谁家孩子?”

柳含烟和李清等人的目光也望向李慕。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小姑娘似乎是有些羞怯,抱着李慕的脖子,紧张道:“爹……”

晚晚和小白目瞪口呆,院子里另外几张俏脸更是大惊失色,李慕连忙道:“你们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他又是让道钟变成原形,又是对天发誓的,才取得了她们的信任。

其实柳含烟等人在发现这小姑娘的本体之后,就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她明显是一道灵体,总不能是李慕和鬼生的。

萌哒哒的小姑娘,很快就激发了众女母性的光辉,围在李慕身边,一会儿摸摸她的脸,一会儿捏捏她的胳膊。

小白忽然问道:“恩公,她叫什么名字啊?”

李慕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于是众女又开始热情的给她起名字。

晚晚喃喃道:“她要姓什么呢,是和公子姓李吗?”

李慕想了想,说道:“姓钟吧。”

道钟毕竟是符派的,跟他姓不太好,即便他是未来的掌教,也不好将门派财产变成自己的。

对于道钟小姑娘的名字,众女各抒己见,但谁也说服不了谁,柳含烟看着她粉嘟嘟的小脸,忽然道:“既然她是道钟产生的意识,不如就叫他钟意吧……”

李清赞同道:“这个名字寓意很好。”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