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可惜,占卜测算属于神通,最为顶级的占卜之法在玄宗,道门六宗天书,李慕手上唯独没有玄宗的。

天书之间互相感应,他能感应到对方,对方也能感应到他,那位天书的拥有者,在感应到李慕之后,便迅速的向他接近,结合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李慕果断的将天书收了回去。

虽然他心里也同样在打对方天书的主意,但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无疑是最不理智的选择。

李慕想了想,对上官离道:“我们换个方向。”

刚才拿出天书的那一瞬,他也感应到了神陨之地深处传来的回应,想必那页鬼道天书就在那里,另一张天书的信息暂时无法获知,他打算先拿到另一张再说。

就在李慕收起天书的同时,在雾气中疾行的白衣女子身体也陡然顿住。

她手中握着天书,却只能感应到神陨之地深处的存在。

女子收起天书,淡淡道:“倒是警惕……”

她并未沿着刚才的方向继续追击,而是转变方向,往神陨之地深处而去,她的速度很快,根本不惧空间裂缝,就连没有灵智的游魂,似乎也对她十分畏惧,根本不敢靠近她。

白衣女子一路向神陨之地深处前行,某一刻,她飞行的身影忽然停住。

在她的下方,是一座高山,高山山石嶙峋,山上有不少洞穴,铺天盖地的游魂从洞穴中飞进飞出,此山显然是一个游魂巢穴。

这山中的阴气十分浓郁,似乎也正是游魂们在这里筑巢的原因。

白衣女子看着此山,向来冰冷无情的目光,出现了一些情绪的变化,脸上也浮现出怀念和回忆,这一丝回忆,在看到此山时,变为了憎恨。

她落在此山之上,游魂四散而逃,山中的一切植物瞬间枯萎,不久之后,山体之内开始频繁的出现轰隆异响,整座山最终轰然崩塌。

另一个方向,李慕和上官离悬浮在某座山的上空,向下方望了一眼,瞬时感觉头皮发麻。

神陨之地雾气太浓,神念和眼睛都探查不了太远,他们竟然无意中闯入了游魂的巢穴,这山中不知为何,阴气极为浓郁,游魂们在这里筑巢而居,它们虽然没有意识,但也能凭借本能利用阴气修行,还好李慕有佛光护体,否则,这些游魂一拥而上,别说他和上官离了,就算再加上女皇,也得被这些鬼东西留在这里。

虽然两个不速之客的出现,很快就惊动了不少游魂,但两人双手紧握,身体之外被一个光球包裹,游魂们飞过来,不等接近,就又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李慕甚至能看到他们魂体脸上浓浓的厌恶和嫌弃。

看着铺天盖地的游魂大军,上官离脸色有些发白,说道:“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李慕点了点头,正要和她快速飞过这里,目光不经意的一撇,身形忽然又顿住。

脚下这座阴气极重的大山,李慕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他凝视着此山,低声问道:“阿离,你没有感觉这山有些奇怪?”

上官离向下方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游魂让她很不舒服,立刻移开视线,问道:“不就是一座山吗,有什么奇怪的……”

李慕仔细观察此山,喃喃道:“你看那里,像不像是一个头骨,那里是身躯,那里是尾巴,两边低矮的小山,像是羽翼……”

李慕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他终于意识到此山奇怪在哪里,这座山的形状,像是一头巨兽,与李慕在诸派天书中见过的一种巨兽,一模一样。

那种巨兽,也是背生双翼,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在天书记载的画面中,此兽能口吐烈焰,那火焰不仅能融金消石,还能融化修行者的法宝,甚至是神通,天书之中,死在它手上的古修行者数不胜数。

李慕飞的近了一些,盘旋此山一周后,终于确定,这哪里是什么小山,分明是一只巨兽的尸体。

只是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这巨兽的尸身已经近乎石化,其上散发出浓郁的阴气,才引来了这么多的幽魂筑巢。

上官离看出了李慕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李慕没有过多解释,带着她继续向前飞行,不久之后,他们便又找到了一处幽魂的巢穴,这同样是一条绵延的山脉,这一次,没有等李慕提问,居高临下的上官离便已经发现了什么,喃喃道:“这,这是一条龙尸吗……”

若是从下方看,这不过是一条狭长的山脉。

但若是从上方俯视,这分明是一头巨龙的尸体,那直插雾气的两座山峰,是两支龙角,山体上层峦迭起的小丘,是遍布龙身的鳞片……

在龙族的天书中,正是龙族和巨兽一起肆虐人间。

李慕并没有停止,甚至暂时已经忘记了天书,和上官离在周围寻觅,随着他们越深入神陨之地腹地,周围的游魂便越多,这种一座座耸立的山脉也就越多。

在别人眼中,这或许只是山脉。

但在李慕眼里,这大大小小,每一座山脉,都是一只陨落的巨兽。

每一座山脉,李慕都能从天书中找到对应的巨兽样子。

它们的尸体化成山脉,体内涌出的这些阴气,弥漫了整个鬼域,让这里成为适合鬼修修行的圣地。

这里虽然叫做神陨之地,但称之为巨兽墓场,似乎更合适。

李慕不难猜测,鬼域所在的位置,就是上古修士和巨兽大战的一处古战场,双方都是世间最为强大的生灵,神通的威力也不是现在能比。

大战不仅使得无数修士和巨兽陨落,甚至连空间都崩碎了,一般的空间裂缝是可以自己修复的,万年时间过去,这里的空间依旧不稳,李慕已经无法想象,万年前的那场大战到底有多么激烈。

如此强大的巨兽,若是存在与如今的世界,恐怕人族和其他族类都不会诞生。

包括李慕在内,十洲大陆上的所有人,都在享受前人的余荫。

在鬼域看到的巨兽尸身,终于验证了李慕很久之前在天书中所看到的景象,如果巨兽是真的,那么那扇门,恐怕也真实存在。

只要找到所有的天书,就能解开这个远古谜团的秘密。

李慕整理了一下思绪,收拾起心情,继续向神陨之地深处行进,一路之上,他们避开游魂聚集的山脉,并没有遇到其他人。

某一刻,李慕和上官离掠过某处山峰时,察觉到下方传来阵阵法力波动。

想来应该是鬼域进入神陨之地的势力,遭到了游魂的围攻,李慕本来懒得管这些闲事,但当他准备离去时,身形却忽然顿住。

从下方的雾气中,他感受到了两道熟悉的气息。

第204章 苏禾消息

神陨之地,某处山脉。

数十只游魂在攻击两名女子,两名女子皆是鬼修,一人绿衣,一人青衣,实力都在第五境,此刻正艰难的抵抗前仆后继的游魂。

这些游魂有几只第五境,其余皆是第四境第三境,两女勉强能够应付,但还有源源不断的魂影从山脉中飞出来,很快她们就节节败退,最终被无数游魂包围。

青衣女鬼叹息道:“林姐姐,看来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绿衣女鬼击退几只游魂,说道:“反正我们已经死过一次了,大不了再死一次,你怕死吗?”

青衣女鬼摇头道:“我不怕死,可是我不想现在就死,我还没有报答过恩人……”

绿衣女鬼看着她,说道:“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护送你离开,如果你能活着离开这里,我想你走出鬼域,帮我传递一个消息……”

青衣女鬼叹了口气,说道:“林姐姐,你觉得,我们还有活着离开的机会吗,哎,早知道当时我就劝劝你,不让你进来了,天书虽然好,但我们也要有命拿到……”

“我有非来不可的理由。”

绿衣女鬼眼神坚定,说道:“现在我要告诉你的事情很重要,你如果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去大周北郡阳丘县,帮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她对青衣女鬼耳语几句,然后义无反顾的义无反顾的冲向那些游魂,体内的法力迅速波动,显然是要自爆魂体,来换取同伴逃脱的机会。

青衣女鬼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她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绿衣女鬼忽然回过头,大声说道:“你要让我白死吗!”

青衣女鬼面露悲伤之色,趁着她拦住游魂们的这一瞬,头也不回的向远处飞去。

然而,似乎是绿衣女鬼的魂力波动太大,引起了前方游魂群的骚动,更多的游魂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她们围在了一起,其中散发出第六境修为波动的就有数只,两女都没有了逃跑的机会。

绿衣女鬼飞下来,和她站在一起,摇头说道:“看来我们今天要死在一起了。”

这一波游魂潮,不是她们能反抗的,面对一拥而上的强大游魂,青衣女鬼和她手挽手,双双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她们的结局。

这一刻,忽然有一道刺目的金光从天而降。

游魂们触碰到金光,发出凄厉刺耳的惨叫,纷纷退开,两道身影,落在了两女身前。

两女睁开眼睛,只觉得这金光十分的温暖,也十分的熟悉。

望着那道背影,两女同时惊呼。

“恩人!”

“恩公!”

……

当那青年转过身的时候,她们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容,这让她们表情一怔,同时变的茫然起来。

李慕看着眼前的两位女鬼,诧异的问道:“林姑娘,小玉,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绿衣女鬼身体一颤,激动道:“恩公,真的是你!”

青衣女鬼也立刻飘过来,高兴道:“恩人,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刚才在上面的时候,李慕就察觉到了这两道熟悉的气息,其中一道,是他在阳丘县遇到,被未婚夫杀死,后来化为女鬼,又被苏禾所救的林婉。

李慕帮她了结那件案子之后,她便去了鬼域。

另一道,则是冤死化为厉鬼的小玉,她失去理智后所做的事情,为朝廷所不容,在金山寺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来到了鬼域。

小玉当时的修为就是第五境,如今已经接近第五境圆满。

林婉当年修为不过是第二境,现在居然也是第五境巅峰,算起来,只比李慕的修行慢了一点点,即便如此,也很不可思议了。

李慕看着她们,好奇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还有林姑娘的修为,居然进步的这么快……”

林婉解释道:“我当初来到鬼域之后,因为不知道路,误入了不可知之地,侥幸没有死,还遇到了一些机缘,所以才这么快就修行到幽魂境,至于小玉妹妹,我们本来不认识,但几年前,魂殿想要强行招揽我们,我和小玉妹妹单独斗不过魂殿,于是就联手抵抗他们……”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你们的修为还算不错,但也不该来这里冒险的。”

说到这件事情,林婉才想起更重要的事情,因为见到恩人的惊喜被冲淡,有些紧张的说道:“恩公,苏姐姐有危险!”

听到她口中说出的这三个字,李慕心中莫名一紧,连忙问道:“她怎么了?”

林婉一脸担忧的说道:“苏姐姐拿到了那页天书,被鬼域的强者追杀,逃进了神陨之地,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她的……”

“什么!”

李慕脸色终于大变,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拿到天书的居然是苏禾,以她的修为,在神陨之地根本不可能生存……

就算她能够躲过随处可见的空间裂缝,也无法对付这些强大的游魂……

这一刻,李慕再也顾不得什么危险,他立刻取出一页天书,闭目感应,和上次一样,神陨之地有两个地方都有天书气息,两页天书都距离他很远,其中一道正在高速移动,当李慕拿出天书之后,那道气息顿了顿,然后改变方向,飞速的向着他的方向靠近。

李慕没有理会它,全神贯注的感应另一道。

这道气息在神陨之地更深处,一动不动,似乎还在原先的位置,李慕不知道那页天书还在不在苏禾身上,但另一道天书的速度越来越快,李慕没有犹豫,立刻将手中天书收起来。

就在刚才,他心中再次生出了一种极致的危机感。

李慕已经不用占卜测算,也知道那页天书的主人修为十分恐怖,能以那种速度在神陨之地快速移动,一般的第七境也做不到。

也就是说,拥有那页天书的人,就算不是第八境,也是第七境巅峰,那是李慕目前还无法抗衡的存在。

他能感应到那人,那人也能感应到李慕,拿出天书的那一刻,他的位置就已经暴露。

李慕当机立断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两个附在我身上,我们要立刻离开……”

越接近神陨之地中心,空间便越不稳定,壶天空间也越来越难打开,取天书之类的小物件还行,若是修为高深的修行者在两个空间来回穿梭,会加剧空间的崩溃,甚至连洞府空间都有波及的风险。

李慕让两女附在他身上,牵着上官离,很快飞离此地。

不多时,某个方向的雾气一阵翻滚,一道白衣身影出现。

女子环顾四周,表情平静的像一潭死水,轻声道:“你跑不掉……”

第205章 无路可退

世间之事,往往就是这么奇妙。

李慕没想到和林婉小玉能在鬼域再见,而她们竟也因为魂殿的逼迫,成为了姐妹。

以她们第五境的修为,强闯神陨之地,根本就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但为了报答苏禾的恩情,林婉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这一点,让李慕有些动容。

小玉附在李慕身上,又意外又欣喜的说道:“想不到恩公也是林姐姐的恩人,这难道就是缘分吗?”

李慕对林婉道:“多谢你告诉我她的消息。”

林婉脸上担忧之色未去,说道:“恩人和苏姐姐对我恩同再造,哪怕是为她而死,也不算什么。”

一直沉默的上官离忽然开口,问李慕道:“你们说的苏姐姐,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李慕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说是朋友吧,他们无数次共同经历生死,朋友这两个字,根本不能概括。

但说是更进一步的关系,无论他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主动迈出那一步,可彼此却已经将初吻献给了对方

李慕想了想,说道:“生死之交。”

上官离没有再问,李慕一边向着神陨之地深处的天书位置行进,一边询问林婉和小玉这几年的经历。

当年林婉辗转离开阳丘县后,来到鬼域,因为不熟悉这里,误入了不可知之地,被吸入了空间裂缝,但却并没有魂飞魄散。

她出现在一个独立的小空间里面,其中有一条巨龙尸体所化成的山脉,以及浓郁的化成湖泊的阴气,她在那里日夜修行,修为晋升迅速,不久就一路破境,成为幽魂之后,才有了离开那空间的能力。

根据她的描述,李慕猜测,她应该是进入了古修士的壶天洞府。

碰巧,那位古修士在临死之前,与一只巨兽在洞府空间发生大战,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同归于尽,因为巨兽死在壶天空间,鬼域的游魂无法进去,才在万年之后便宜了林婉。

这也算是她的机缘,修行一道,天分与努力,都不如机缘重要。

而小玉进入鬼域后,因为自身实力,倒也无人敢惹,直到李慕重创魔道,和女皇杀了幽冥圣君,又斩杀了他座下数名鬼王,使得魂殿实力十不存一,开始在鬼域大力招揽手下,才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同时,林婉也是魂殿招揽的目标,两女不想为魔道做事,于是就联起手来,共同抵御秦广王统领的魔道,她们虽然修为不到第六境,但小玉的神通克制魂体,两女联手,实力本就大损的魂殿也奈何不了他们。

几人一路前行,必须时刻小心空间裂缝,避开一波波的游魂潮,速度并不快。

这期间,他们也撞到了鬼域其他的势力,其中不乏有正在相互厮杀的,在这里,各方势力既要提防来自神陨之地本身的危险,还要小心其他势力。

其中一部分鬼修,全都是在入口处见过李慕的,看到他就远远的躲开,也有一部分不曾见过的势力,见他们人少示弱,不开眼的凑上来,当然结果就很凄惨了。

某一刻,李慕带着她们继续接近神陨之地深处的天书,从前方的雾气中,忽然跑出来一道魂影。

那道魂影之后,还有一道强大的气息紧追不舍。

紧紧追着他的,是一只有着第七境法力波动的游魂,被追的中年鬼修实力也不弱,身上的气息虽然萎靡,但修为应该也达到了第七境。

中年男子看到有人出现,立刻道:“劳烦道友出手相救,本王定有重谢!”

在看到中年鬼修的同时,上官离面露憎恨,对李慕传音道:“他就是罗刹王!”

李慕眉梢一动,慧剑凝聚而出,刺穿那游魂的身体,同时召唤出一片雷网,那游魂瞬间受创之后,并没有在继续攻击,而是逃向了雾气深处。

它虽然还没有产生灵智,但本能却比其他游魂更强,不会无谓的送死。

罗刹王心中震惊此人实力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对李慕拱了拱手,说道:“多谢道友出手相救你干什么!”

他道谢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一道金光忽然乍现,一条金鞭缠在了他的腰上,将他拖曳过去。

罗刹王面色大变,怒吼一声,魂体分散开来,重新凝聚之后,已经挣脱了束缚,但就在这时,一口钟当头罩下,将他困在了钟内。

罗刹王试着破钟而出,却根本无法打破此钟,他只能对钟外之人大声道:“本王是罗刹鬼王,你们帮了本王,放本王出去,本王定有重谢!”

李慕和上官离淡淡的看着他,对他的话无动于衷。

罗刹王继续说道:“鬼域整个酆都城都是本王的,本王还有一座巨大的宝库,你们想要什么,本王会尽量满足你们!”

李慕看向上官离,问道:“阿离,你想怎么处置他?”

上官离想了想,说道:“让他交出一缕命魂。”

交出命魂,意味着之后受制于人,被困在钟内的罗刹王脸色瞬间阴沉,冷声道:“休想,本王一代鬼雄,不可能交出命魂给你们为仆,若不是本王身受重伤,岂会被你们所困”

李慕看着他,问道:“不交是吧?”

罗刹王一脸傲气,冷声道:“本王宁愿死,也不会将命魂交给你们!”

李慕心念一动,道钟开始缓慢的收缩,罗刹王的魂体被困其中,可以容身的空间越来越小,只能将自己的魂力不断凝聚,但道钟的缩小是无限的,而他魂力的收缩凝聚却十分有限,最终,当道钟收缩到巴掌大小时,罗刹王的魂体就不能再变小了,道钟内,他用焦急的声音大声说道:“给,我给还不行吗!”

罗刹王憋屈至极的献出了一道命魂,他怎么都没想到,这次神陨之地之行,居然会这么倒霉。

先是遇到了一个恐怖的白衣女子,一击就让他受了重伤,后来他亡命逃窜的时候,又不小心撞进了游魂巢穴,被一只第七境游魂四处追杀。

好不容易摆脱了那只游魂,又落入了人类手里,可惜他巅峰时期的修为,如今连一成都发挥不出来,为了保命,只能按照他的要求,献出一道命魂。

收下了罗刹王的命魂,李慕好心的将修为跌落到第四境的小罗刹放了出来,让他们父子团聚。

小罗刹看到罗刹王时,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此刻,他心中一腔的委屈和愤懑全都找到了宣泄之地,大声恸哭道:“父亲,这两个人抢了您的宝库,霸占了酆都城,还逼我给他们探路,您快杀了他们,给我报仇!”

罗刹王一把揪住他,震惊道:“什,什么!”

小罗刹又一指上官离,说道:“她就是父亲抢回来的那个女人”

罗刹王呆立许久,终于明白过来,为何这两人一见面就对他动手,原来是早有仇怨,以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实力,在鬼域可以为所欲为,从来没有想过,他居然会因为一时起意,落到现在的下场。

或许这便是因果循环,罗刹王心中百味杂陈,悔恨交织,一时不知何种滋味。

这时,李慕看着他,开口问道:“你的修为好歹也是第七境,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该说不说,如果不是罗刹王重伤,在不出动射日弓的情况下,李慕没这么容易擒下他,现在的神陨之地,是危险最小的时候,以他的修为,不应该受这么重的伤才是。

说到此事,罗刹王的脸上就浮现出一丝惧色,他仍然有些后怕的说道:“天书已经被人拿走了,那个女人的实力很恐怖,我不是他的对手,好不容易才从她手下逃脱”

李慕目光微凛,低声道:“说的详细点。”

罗刹王心有余悸的再次描述了一遍从那白衣女子手下的逃脱经历,李慕的表情也比之前严肃了一些,罗刹王所说的天书,应该不是鬼道天书,而是李慕感应到的另一道。

从他的话里,李慕间接的了解到那天书主人的实力。

罗刹王不是她的对手,甚至不是她的一合之敌,这说明此人的修为最少也是第七境巅峰,比起女皇还要强上一些,李慕遇到,大概率也不是对手。

李慕拿出天书之后,显然也成为了那人的目标,最安全的做法,当然是离开这里,在知晓苏禾下落之前,李慕或许会避其锋芒,可现在,他已无路可退。

他曾经错失了一次机会,不能再失去第二次。

李慕望着前方未知的雾气深处,目光无比坚定,沉声道:“走吧”

第206章 重逢【感谢“初晴、”盟主】

神陨之地。

在李慕等人向着中心默默前行的同时,进入此地的大部分势力,都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雾气内漫无目的游走,时不时有人命丧空间裂缝和游魂之口。

但这其中,也有不少人和李慕一样,目标明确的向着中心之地进发。

溟一带着魂殿势力,毕恭毕敬的跟在白衣女子身后,白衣女子面前悬浮着一页天书,天书以以一种不急不缓的速度,缓缓向着前方飘去。

神陨之地某处,一身黑色龙袍,头戴珠玉冠冕的阎罗王,将一支毛笔放在手心,他一手掐诀,此笔缓缓转动,同样指向了神陨之地中心。

另一处,两道身影并肩而行,一名老者问身旁中年模样的鬼修道:“你真的知道天书在哪里?”

中年鬼修淡淡道:“放心吧,本王的手下曾经和那鬼修交手过,本王虽然算不出天书,但却可以算出她的位置,找到她,不就能找到天书了?”

老者问道:“你确定以她的修为,能深入神陨之地中心?”

中年鬼修道:“这里是鬼域,天书在身,她没有那么容易陨落的,走吧,不要让别人抢了先……”

……

神陨之地中心,一场巨大的漩涡风暴正在快速旋转。

数千里方圆的雾气受此吸引,紧紧的围绕在神陨之地周围。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不是气流形成,而是空间风暴,这里空间之力狂暴混乱到了极点,一不小心被卷入,哪怕是第六境第七境的强者,也断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某刻,靠近风暴边缘的雾气中,忽然走出了无数人影。

溟一看着前方的空间风暴,心中也不禁生出几分畏惧,恭敬的问身旁的白衣女子道:“五祖大人,难道这天书就在里面,我们应该怎么进去?”

白衣女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等。”

得到命令之后,溟一命令魂殿之人盘膝而坐,静静的等待起来。

不多时,从雾气中走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头戴珠玉冠冕的男子,正是鬼域四大鬼王之一的阎罗王,看到魂殿的人之后,他脸上浮现出一丝警惕之色,和他们保持距离,望着鬼域中心的风暴,表情若有所思。

又过了半日,从某个方向的雾气中,又出现了两道身影。

阎罗王看了一眼,发现是修罗王和夜叉王,如此一来,魂殿五大势力,就只有罗刹王没有来了。

走到此地的那名老者环顾四周,开口道:“阎罗王,魂殿都来了,罗刹王应该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但这空间风暴,可不好进去……”

数个势力来到这里之后,没有一人有所异动,默默在这里等待着。

这空间风暴对他们这些第七境强者而言,同样有致命危险,在没有想到进入办法之前,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直至数个时辰之后,某个方向的雾气,再次传来动静,隐隐有几道人影从中走出。

“罗刹王,他果然来了。”

“他的气息有些奇怪……他受了伤?”

……

来人正是罗刹王,他身后还跟着一男三女,阎罗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老鬼,你也来了……”

罗刹王回了他一眼,说道:“你都能来,本座为何不能来?”

他的余光已经看到了魂殿众人前方的那名白衣女子,想到之前的可怕遭遇,他心中便开始恐惧起来。

但想起李慕的交代,他强行将恐惧的情绪压了下去,走到阎罗王身边,以神念传音道:“那页天书在空间风暴之内,我们谁也进不去,你在这里空等又有什么意义?”

阎罗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的确是他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他知道那页天书在神陨之地深处,但也没想到,它居然落入了风暴眼。

就算是以他们的修为,进入此地,也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为了一页天书,冒着陨落的风险,显然是不值得的。

但已经走到了这里,让他们就此放弃,也心有不甘。

所以几人才等在这里和风暴僵持。

罗刹王继续说道:“那一页天书,暂时没办法拿到了,但眼下鬼域,还有一页天书,老鬼你有没有兴趣?”

阎罗王冷笑道:“若是真有此等好事,你会想到本王?”

罗刹王解释道:“如果本王一个人就能拿到那页天书,自然不会找你,但本王因为那页天书,身受重伤,险些陨落,所以才找你们联手,等得手之后,天书我们共同感悟,如何?”

阎罗王看着气息不稳,显然之前受伤不轻的罗刹王,皱眉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罗刹王有些不甘的说道:“如果不是本王一个人无法做到,也不会找你,那页天书就在魂殿那白衣女子身上,她的修为很强,恐怕只有我们四个联手才能胜过她。”

阎罗王看了一眼魂殿方向,目光微凛,问道:“你敢对魔道动手?”

罗刹王冷笑一声,说道:“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是魂殿的人都死在这里,有谁知道是我们做的,不可知之地这么危险,或许他们是陨落在空间风暴中,又或许是死于魂潮,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铲除了魂殿,否则,他们迟早会将主意打到我们身上……”

罗刹王的话,让阎罗王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魂殿在鬼域,是四大势力都不喜欢甚至是厌恶的。

他们背靠魔道,在鬼域肆意妄为,侵占四大势力的领地,还招揽了不少原本属于他们的强者,除掉魂殿,绝对是四大势力喜闻乐见的事情。

片刻之后,他看着罗刹王,问道:“你想怎么做?”

罗刹王道:“这件事情,我们两个也无法完成,必须叫上那两个老鬼一起……”

两人目光对视,缓缓走向不远处的修罗王和夜叉王。

李慕看着正在无声交流的四位第七境鬼王,目光平静,没有什么波澜。

来此地之前他就知道,拥有天书的那位强者,必定会在这里等他,只要他出现在这里,必然避免不了一场大战。

与其和此人拼死一战,不如联合鬼域几大势力,共同对付她。

魔道的魂殿在鬼域,同样是几大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罗刹王等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摄于魔道的实力,才一直隐忍。

这次正好是他们联手铲除魂殿的一个机会,符合鬼域四大势力的共同利益。

另一处,四位鬼王的周围,被一层淡淡的黑雾覆盖,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些什么,溟一总觉得有些不安,而那白衣女子,脸上的表情则始终淡定。

她的目光望向雾气深处,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另一道天书的气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许久,她收回目光,视线从罗刹王带来的那几名年轻人身上扫过,在一人身上忽然停留。

随后,她便缓步向李慕走来。

在她走出数十步后,从四位鬼王聚集的位置,忽然传来强烈的法力波动,随后,白衣女子的四个方向,同时出现了四道身影,修罗王,夜叉王,阎罗王,罗刹王同时出手,四道神通向白衣女子轰击而来。

“你们想做什么!”

溟一距离白衣女子有些距离,在一瞬间便反应过来,大吼一声,正要上前,眼中忽然出现了一道寒芒。

熟悉的那杆枪,陌生的年轻面孔,溟一面露震惊,脱口道:“是你!”

轰!

四位第七境强者同时出手,白衣女子被神通的光芒淹没,坚实的地面出现了一个百丈方圆的巨坑,灰尘散去,巨坑之内,却空空如也。

与此同时,李慕忽然心生警兆,寒毛直竖,这一瞬间,他冒险将上官离和林婉小玉三女送入洞府空间,同时一步迈出。

他的身影在原地消失,却有另一道身影在他身后的位置出现。

白衣女子看着李慕,淡淡道:“你终于出现了。”

看到白衣女子在另一处出现,四位鬼王皆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刚才他们已经联手封锁了空间,按理说,魂殿这名女子根本不可能闪避,但刚才发生的事情,显然推翻了他们的认知。

李慕倒是并不意外,这位白衣女子,连溟一这样的长老都要毕恭毕敬的,必然是类似于血河那样,记忆传承了万年的老怪物,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能用常理度之。

李慕直接问道:“你是魔道五祖?”

白衣女子沉默了片刻,表情有些可惜,又似乎是在缅怀,说道:“看来血河的确是死在你的手里。”

李慕道:“他残害无数生灵,只为自己修行,该死。”

女子伸出手,十指的指甲疯狂的生长,散发出幽幽的寒光,犹如十柄利剑一般,罗刹王见此,脸色大变,疯狂的提醒道:“小心,她的指甲可以直接伤到我们,千万不要被她碰到!”

罗刹王话音落下,射日弓已经在李慕手里出现,他将自己的全部法力灌注在弓身,锁定白衣女子,射出一道金色的箭矢。

这些万年老怪物,实力不能用常理度之,血河只是第六境的修为,李慕对付起来已经十分吃力了,这白衣女子修为显然已经是第七境,李慕没有任何犹豫,出手便是最强一击。

箭出无声,但箭矢过处,空间却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痕迹,这是空间破碎的表现。

这一瞬间,四位鬼王各个色变,即便是相隔很远,他们也感受到了这一箭的威力。

此箭落在他们身上,必然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射日弓的出现,让那白衣女子的脸上也前所未有的露出了凝重之色。

箭矢速度快到了极点,几乎是在李慕射出的瞬间,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胸前,让她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但白衣女子也并未躲避,在箭矢快射穿她胸口的那一瞬,她的左臂在身旁划出一道残影,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那根金色的箭矢。

轰!

箭矢炸裂开来,在原地形成一个黑洞,白衣女子的左手连同手臂,都在瞬间消失在了黑洞之中,但她的身体却瞬移到了另一处。

李慕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少意外,射日弓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无往不利,当初他一箭甚至没有解决血河,更别说比血河实力更强的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丝毫不顾及缺失的左臂,看着李慕,淡淡道:“虽然不知道射日弓为什么会在你手里,但以你的修为,还发挥不了它的全部威力,而且,你已经射不出第二箭了。”

她说的没错,李慕汇集全身的法力,才射出这一箭,此刻他的体内,只有一丝法力支撑,哪怕有真言神通可以迅速回复法力,但一时半儿也恢复不了巅峰。

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李慕对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心念一动,道钟瞬间形成一件覆盖住全身的铠甲,随着他冲进了空间风暴之中。

下一刻,白衣女子就出现在了他原本的位置,她伸出仅剩的右手,想要抓住李慕,却抓了个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慕被空间风暴吞噬。

站在空间风暴前,她捂着断掉的左臂,嘴角逐渐溢出一丝血迹。

她从怀里取出一块手帕,轻轻擦拭了一番嘴角,却并没有追过去。

没有受伤之前,她或许可以抵挡住这空间风暴,但那一箭之下,她其实已经受了不轻的伤,没有了硬闯空间风暴的实力。

这短短的时间之内,鬼域四位鬼王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当看到那一箭,以及生生接下足以灭杀他们这一箭的白衣女子时,他们就已经清楚,这种战斗,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溟一缓步走过来,心有余悸的问道:“五祖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白衣女子盘膝而坐,淡淡道:“等着吧,他总会出来的……”

此时,空间风暴之内,李慕整个人都被道钟铠甲所包裹,在空间乱流中艰难的前行,他的周围全是狂暴的空间之力,一旦失去了道钟,他的肉身和元神,将在瞬间被磨灭。

李慕并没有为自己担心,而是在担心苏禾。

这空间乱流,没有道钟的他都难以抵抗,更何况是只有第五境修为的苏禾,李慕不敢再多想,继续在空间风暴中前行,这里迈出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甚至不如普通人行走的速度,李慕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动,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一步迈出,身体忽然向前扑向前方。

李慕稳住身形,脚下踩着松软的绿草,头顶是湛蓝的天空。

和前一刻相比,空间风暴没有了,也没有了前行的阻力,他仿佛在一瞬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李慕回过头,风暴之墙就在身后,但却没有再蔓延,这一步的距离,跨越了地狱和天堂。

他忽然心有所感,目光望向前方。

前方是一个小湖,一名女子背对着他,坐在湖边的草坪上,李慕向她走去的时候,女子也缓缓的回过头。

(

第207章 我愿意

湖边草坪,四目相对。

再次见到这张他已经牵挂了许久的面容,李慕始终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苏禾怔怔的望着李慕,目光错愕无比。

李慕看着苏禾,嘴唇动了数次,心中有着无数的话要说,深吸口气之后,却只剩一句:“好久不见。”

苏禾缓缓的飘过来,目光中带着怀疑,伸出手捏了捏李慕的脸,又上上下下的将他的身体摸了一遍,然后才难以置信的问道:“真的是你?”

李慕耸了耸肩,说道:“你不是已经摸过了吗?”

他的身体,苏禾应该比他更加了解,毕竟,她曾经进入过他的身体,而且不止一次。

苏禾的目光中,惊愕和怀疑逐渐化成了无尽的欢喜,脱口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李慕解释道:“本来是来鬼域寻找天书的,路上遇到林婉,她说天书在你手里,我便跟着另一页天书的感应找过来了。”

苏禾瞥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没有让李慕看到她眼中的失望,平静道:“原来你是来找天书的……”

李慕庆幸道:“还好我来这里找天书,不然根本不可能找到你。”

苏禾怔了怔,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外,又有些欣喜。

她从未想过,木头一般的李慕,居然有一天能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他早有这份表现,这两年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苏禾陷入沉默的时候,李慕接着问道:“上次为什么不告而别,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苏禾轻舒口气,说道:“人鬼殊途,我是鬼,鬼域当然更适合我,离开北郡之后,我来鬼域修行了一段时间,后来莫名其妙捡到天书,为了躲避追杀,就来到了这里。”

李慕表情略有疑惑,问道:“以你的修为,怎么可能深入神陨之地……咦,你怎么这么快就第六境了!”

和李慕分别时,苏禾刚刚踏入第五境不久,除非遇到天大的机缘,或是像柳含烟和李清那样,有宗门大力栽培,还有破境丹冲击境界,不然她不可能这么快就晋升。

苏禾白了他一眼,不服气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第一境的小修,那时候我就第四境了,现在我六境,你也第六境,到底是谁快?”

李慕不好意思道:“和你分别这两年,我又遇到了些机缘。”

苏禾倒也没有计较这个问题,解释道:“本来我只是修行到了第五境后期,但得到天书之后,我从其中参悟了一些鬼修的修行之法,不知道怎么的就晋级了,后来被人追杀,逃到了这里,又不小心卷入了空间风暴,我本以为必死无疑,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李慕道:“这里是神陨之地的最中心,应该是也是空间风暴的中心。”

说来也奇怪,李慕身后几十步远的地方,空间风暴足以撕碎第七境强者的身体和元神,但这里却没有雾气,没有游魂,也没有空间裂缝,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李慕继续问道:“你没有遇到厉害的幽魂?”

苏禾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游魂并没有攻击我。”

只知道暴戾和杀戮的游魂居然放过了她,空间风暴也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李慕几乎可以确定,这必然是因为天书的原因。

在这里见到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苏禾,李慕放下了心,然后道:“你拿到的那一页天书,能不能让我看看?”

苏禾没有说什么,从怀里取出一页天书,递给李慕。

李慕拿起天书,以神念触碰,意识很快进入一个熟悉的空间。

熟悉的古修士,熟悉的巨兽,熟悉的战场,李慕在此页天书中看到,在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中,人类古修士最终战胜了巨兽,但战场所在的空间,却被彻底毁掉。

巨兽山岳一般的尸体横亘在战场之上,它们死亡之后,体内涌出无尽的阴气,彻底改变了这一片地域,使得这里成为了不见天日的阴森之地。

鬼域充满空间裂缝,是由于战斗崩碎了空间。

而那些游魂,则是由死在这里的巨兽以及古修士残存的魂力化成,一部分魂力聚集在一起,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诞生出的魂力之灵。

这些魂力之灵不具备灵智,受上古战场残存的煞气影响,本能的会攻击一切具有元神和魂体的人,吞噬他们的魂力,来壮大自己。

鬼道天书悬浮在李慕手心,李慕伸出另一只手,又有九页天书浮现。

苏禾吃惊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天书?”

李慕道:“日后再和你慢慢解释。”

其余的九页天书出现,另一页天书仿佛受到了吸引,自动飞入其中,李慕眼前呈现出的那扇门,比起之前,更加清晰了一分。

空间风暴之外,正在闭目调息疗伤的白衣女子,眼睛猛然睁开。

就在刚才,她居然感受到了十页天书的气息!

若是能得到这十页天书,再加上魔道这万年来收集到的,二十四页天书,只有几页不在她们手中,破解天书的秘密,将指日可待!

风暴中心的幽静之地,李慕将那天书又还给了苏禾,说道:“等我们出去,我再将这页天书的所有内容解读出来给你。”

苏禾并未接过,说道:“还是你拿着吧,天书在我手里,我也参悟不了多少。”

李慕望向那堵风暴之墙,说道:“那我们出去吧。”

苏禾摇头道:“虽然不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但以我现在的修为,无法穿过那一堵空间风暴之墙,更何况,有那堵墙在,这里是鬼域最安全的地方,一旦离开,恐怕天书会引来无数人的争抢,到时候,一定会有第七境强者插手,以我们的实力,保不住天书的。”

李慕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苏禾瞥了他一眼,想起了一些往事,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在阳丘县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被你保护。”

李慕看向她,忽然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保护你一辈子。”

苏禾怔了怔,表情瞬间茫然,喃喃道:“你,你说什么……”

李慕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那个时候我就发誓,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对那个女子说一句话……”

他握着苏禾冰冷的手,问道:“你愿意让我保护一辈子吗?”

向来大胆奔放的苏禾,这一刻却不敢和李慕目光对视,她移开视线,摇头道:“你是人,我是鬼,人鬼殊途……”

李慕问道:“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吗?”

苏禾缓缓抬起头,如果李慕在意这些的话,便不会有那部她最喜欢的《聊斋》了。

她看着李慕,忽然说道:“你再问一遍。”

李慕道:“什么?”

腰间被苏禾生气的拧了一下,李慕连忙轻咳一声,正色道:“你愿意让我保护一辈子吗?”

苏禾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愿意。”

下一刻,一道微风铺面而来,李慕倒在柔软的草地上,闻到了青草的芳香。

第208章 役鬼

李慕躺在草地上,嘴唇传来一种冰凉的触感。

他再一次被苏禾强吻了,不同的是,这一次,李慕可以给她回应。

良久,唇分,苏禾将脸贴在他的胸口,依然有些意外的说道:“我还以为,刚才那些话,永远不可能从你嘴里说出来。”

李慕与她十指紧扣,歉意的说道:“让你久等了。”

苏禾抬起头,眨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和以前,好像不太一样了。”

李慕问道:“哪里不一样?”

苏禾摇了摇头,并未再多说什么,她就这样静静的依偎在李慕身上,喃喃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行到第九境呢……”

李慕道:“有我保护你就够了,为什么非要修行到第九境?”

苏禾握着他的手微微用力,说道:“我想你牵着我时,我的手能有和别的女子一样的温度。”

李慕此刻牵着的手,冰冷没有温度,虽然她可以化作人身,但她始终是魂体,魂体极阴属性带来的寒意,是无法改变和掩饰的。

李慕现在已然明白,苏禾当初不告而别,是因为她觉得和李慕人鬼殊途,这是她至今还没有解开的一个心结。

而第九境强者,已经差不多算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重塑肉身,对她们而言不是难事。

李慕用两只手握住她冰冷的双手,说道:“如果你想要修行到第九境,我陪你。”

苏禾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不多时,李慕便又被她扑到了身下,她略显冰冷的嘴唇再次贴了上来。

这一吻更加长久,随后,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骑在李慕身上,按着他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道:“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和其他女人到底有过多少经历,才能变成现在这样……”

“……”

这些事情,她迟早会知道,面对苏禾的询问,李慕只能老实交代。

片刻后,苏禾吃惊的声音便从李慕身上传来:“大周女皇,妖国女王,你这两年难道就是在找女人,你到底有没有在好好修行……”

李慕辩解道:“我当然也有好好修行,要不然,我的修行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苏禾原本放在胸口的手转移到了他的腰上,她生气的拧着李慕的腰,质问道:“大周女皇和妖国女王你那么主动,偏偏到我这里,你就拼命矜持,两年前你要是像现在这样,我会排在她们的后面吗,明明我比她们先来的!”

看着她因为气愤而剧烈起伏的胸口,李慕解释道:“那个时候不是年少无知吗……”

那个时候的他,遇到感情,优柔寡断,唯唯诺诺,这两年的经历,李慕已经想清楚了很多事情,所以再次遇到苏禾时,他才会如此的果断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就是不愿重蹈覆辙。

他之所以会有这些改变,跟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幻姬和女皇的出现,才有了遇到苏禾,快到斩乱麻的李慕。

看着她生气不忿的样子,李慕将她揽在怀里,说道:“好了好了,等到出去以后,我帮你成为鬼域之主,这样你在身份上也不弱于她们……”

苏禾虽然脸色缓和,但还是撇了撇嘴,说道:“就凭你,一个小小的洞玄?”

李慕牵着她站起来,说道:“走吧,是时候离开这里了,也让你见识一下,你未来相公的本事。”

听到李慕的自称,苏禾嘴角漾起笑意,随后便看着不远处的风暴之墙,问道:“我们怎么出去?”

李慕微笑道:“还是和以前一样,你附身在我身上,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草坪上,苏禾迈出一步,进入李慕的身体,李慕唤出道钟,再次形成铠甲,覆盖全身,随后,他便迈入了那堵风暴之墙。

体内的法力早已恢复,空间风暴再也不能对他产生阻碍,李慕心情大好,大步向前走去。

神陨之地,巨大的空间漩涡之外,正在盘膝疗伤的白衣女子,眼睛猛然睁开。

前方,有一道人影,从风暴中缓缓走出。

她站起身,望着李慕,淡淡道:“你终于出来了。”

李慕看着她,表情同样淡然,说道:“你想要我的天书,我对你的天书也有些兴趣。”

白衣女子罕见的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天书就在我身上,你若想要,自己来拿。”

白衣女子并未有所动作,在她身后的魂殿之人已经按捺不住,溟一率领秦广王等鬼修,向李慕包围而来。

就在这时,李慕身上出现了一道重影。

苏禾出现在李慕身旁,与他并肩而立,伸出双手,结了一个奇怪的法印。

溟一手中已经凝聚出一团魂火,面色忽而一变,身体向一侧横移十丈。

轰!

数道法术神通轰击在他刚才的位置,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坑。

溟一回头看着秦广王等几名魂殿的第六境鬼修,大怒道:“你们疯了吗,竟然攻击本座!”

这时的秦广王等人,像是游魂一般,眼神中没有了灵动,竟然再次向溟一发动了攻击。

溟一顿时大怒,体内气势轰然爆发,以他第七境的修为,瞬间便将这些人压制,可他依然无法理解秦广王等人的行为,厉声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唯有那白衣女子脸色发生了变化,目光盯着苏禾,低声道:“你居然参悟了天书之秘!”

话音落下,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望向李慕,开口道:“七窍玲珑心……”

李慕注意到了白衣女子的变化,心中已然确信,魔道的确知晓鬼道天书的秘密。

上次妖族天书出现,他们也没有派出这种老怪物,这次鬼道天书重现,连五祖都亲自来了。

李慕也是解读过这页天书才知道,鬼道天书中,蕴含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鬼修的修行方式,原本和人族是一样的,他们用修行元神的方式来修炼魂体,后来一位鬼修强者创出了独属鬼道修行之法,加快了鬼修的修行速度,也增强了他们的实力,让鬼修在缺少肉身的情况下,以魂体就能抗衡人类修行者和妖族。

创造出这种修行方法的鬼修,无疑是最了解鬼修的,他在创造出此修行方法之余,还自创了一式神通。

这一式神通,名为役鬼,作用是驱使魂体,为自己所用。

以苏禾的修为,能够同时驱使几名和她修为相近的鬼修,足见此神通的霸道,也难怪魔道对这一页天书如此重视。

得鬼道天书者得鬼域,凭借这一式神通,就能掌控天下鬼修,成为众鬼之主。

就在溟一气急败坏的对付秦广王等人时,远处的雾气也开始剧烈涌动,一道道游魂从中飞出,呼啸着飞向那白衣女子……

大周仙吏

第209章 攻守易位

施展役鬼之术,有两个先决条件。

其一,施术者必须为鬼修,这式神通太过霸道,一旦施展,同阶鬼修也难逃其控制,倘若落入他族之手,那么几乎所有鬼修一族,都会沦为别人的奴仆。

那名创造此术的强者是鬼修,自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这一限制,从根本上杜绝了这种事情发生。

其二,“役鬼”之术并非一个单独的神通,想要施展此术,必须借助天书,也就是说,得到天书,并且参悟了其中奥秘的鬼修,就是名副其实的万鬼之主。

苏禾以鬼修之身,轻而易举的便控制了秦广王一等,在她的召唤之下,更多的游魂从雾气中飞出来,全都扑向那白衣女子。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