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李慕回到县衙,半个时辰之后,才看到吴波一脸阴沉的回来。

他的衣服有些破烂,走路一瘸一拐的,半边脸呈青紫之色,明显是中了毒。

他一边走,一边怒骂道:“该死的蛇妖,别让我再遇到,否则我扒了你的皮,取你的肉煲汤喝!”

君子报仇,从早到晚。

看到吴波的惨状,李慕心中舒服了不少。

这死胖子敢对他下黑手,还敢和他抢

李慕咳了一声,连忙将那种想法抛之脑后。

周捕头从房内走出来,看到吴波时,大吃了一惊,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落得如此狼狈?”

吴波阴着脸,说道:“遇到一只化了形的蛇妖,我追到城外,和她斗了半天,最后还是让她给跑了!”

周捕头知道吴波的实力,不由惊道:“那蛇妖有什么厉害之处,竟能在你的手下逃脱?”

“先不说这个。”吴波看向周捕头,说道:“那蛇妖的蛇毒非同一般,就算是我也不能硬抗,衙门里还有没有祛毒疗伤的丹药,那蛇妖也被我打成了重伤,跑不了多远,必定躲在某个地方疗伤,等我驱除了体内的蛇毒,再去寻它,寻到它后,一定要亲手将它抽魂炼魄!”

那蛇妖竟然能从吴波手中逃脱,倒是有些出乎李慕的预料。

他回到值房,仔细分析那蛇妖查到他身上的可能。

虽说他杀那蜥蜴精的事情,只有苏禾知道,但既然蜥蜴精能通过赵家的事情,最终查到他身上,这蛇妖也未必不可。

李慕可没有吴波的本事,在苏禾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是化形蛇妖的对手。

俗话说,趁她病,要她命,那蛇妖被吴波打伤,正是虚弱的时候,如果李慕能找到她,既能为民除害,也能为自己清除隐患,还能取了她的魄力修行,简直是一石三鸟

吴波打架,李慕捡漏,以免等到吴波伤好之后,便宜了他。

全盛状态下的蛇妖,李慕自然不是对手,但重伤的蛇妖,可就不一定了。

就算是打不过,李慕还能跑。

检查了一下神行符的库存,李慕溜出了衙门,沿着刚才蛇妖逃跑的方向,一路追出了县城。

他手中的觅妖符发出淡淡的的光芒,引导李慕来到了城外的一处树林。

树林中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倒下的大树,地面上则是有无数的大坑,还在冒着丝丝黑烟。

很显然,不久之前,这里刚刚发生一场激烈的大战。

这张觅妖符到这里就没有了作用,再往前,便是绵延百里的深山,山中低阶妖物无数,普通的觅妖符,无法精确的找到受伤的蛇妖。

李慕在地上寻找了一番,最终被他找到了一片白色的鳞片。

这鳞片十分细小,李慕将这片蛇鳞包裹在觅妖符中,将符叠成纸鹤形状,抛在空中,纸鹤便缓缓扇动翅膀,向山中的某个方向飞去。

没有蛇妖的鳞片,在这种低阶妖物众多的地方,觅妖符会失去效用。

但有了蛇妖鳞片之后,它就能锁定蛇妖气息,找到她的位置。

李慕跟随着觅妖符,穿行在山林间,只要不太过深入,就不担心会遇到厉害的妖物。

根据吴波所说,那蛇妖被他重伤,跑不了多远,如果不是吴波中毒,不敢耽搁,今天这漏也轮不到李慕捡。

觅妖符只飞了一刻钟,便悬停在山间某处。

李慕脚步顿住,心中打起十二分警惕,将两张神行符悄然的贴在腿上。

他站在一棵树上,目光向下打量,扫视数圈之后,终于在草丛中发现了一道白影。

李慕小心的走过去,看到刚才见过的那名少女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

他紧握白乙剑,一小步一小步的挪过去,草丛里的少女还是一动不动。

李慕举起剑,却久久没有落下。

虽然知道对方是一只蛇妖,但眼中看到的,却是和晚晚差不多大的少女,李慕手中的剑怎么都无法落下去。

人的性命是性命,妖的性命也是性命。

李慕作为捕快,不能草菅人命,同样也不能草菅妖命。

他还是决定问清楚再说。

如果她真是作恶多端的恶妖,再除也不迟。

李慕重新捡起那根树枝,戳了戳少女的屁股,说道:“醒醒”

少女秀眉蹙了蹙,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李慕时,表情愠怒,大声道:“原来是你,你骗我!”

她用双手支撑着身体,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又跌落在草丛里。

见她真的是受了重伤,连站起来都难,李慕松了口气,说道:“我问你个问题。”

少女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李慕,冷冷道:“要杀就杀,少废话!”

李慕想了想,威胁道:“你要是不说,我就先脱光你的衣服”

这句话,显然比杀她的威胁还要大,少女脸上浮现出一丝惧色,怒道:“你敢!”

李慕没有和她过多废话,直接问道:“你找那侏儒和蜥蜴精干什么?”

“你果然见过他们!”少女银牙紧咬,恨恨说道:“父亲说的没错,人类都是骗子,我不应该信你!”

李慕瞥了她一眼:“快说!”

少女显然担心李慕会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闭上眼睛,说道:“他们是我的手下,却坏了我手下的规矩,到处害人,我要找到他们,清理门户”

李慕愣了一下,说道:“你还想骗我”

少女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只有你们人类才会骗人。”

李慕狐疑道:“你真没骗我?”

少女冷哼一声:“骗你我是狗。”

李慕道:“你发誓。”

担心李慕真的脱她的衣服,少女抬手指天,说道:“我刚才说的如果有一句假话,就让我变成狗。”

人有七魄,修行炼化之后,七魄和七情才会隐匿在身体中,不显于外,妖物虽然也有魄,但因为它们不懂炼魄,即便是化形妖物的情绪,李慕也能看到。

少女发誓的时候,李慕施展天眼通,没有发现她的情绪有任何波动。

这说明她没有说谎。

李慕尴尬的收起白乙,吞了口唾沫,说道:“姑娘,如果我说,这都是误会”

少女没有回应,和李慕说了这几句话之后,她便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再次晕了过去。

“造孽啊”

险些冤枉了好妖,李慕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轻叹口气,走过去,将那少女抱起来,缓缓向山外走去

碧水湾,被幻境遮盖的小屋中。

苏禾正在看书,看到李慕抱着一名女子进来,惊讶道:“你把这条蛇怎么了?”

第83章 误会

“别提了”

李慕将这少女放在床上,说道:“都是我事先没有调查清楚,差点害死了她。”

苏禾走过来,看了那少女一眼,说道:“她受了很重的伤。”

李慕握着少女的手,默念心经,将佛光渡到她的体内,心经所引动的佛光,和其他法经不同,对疗伤有着某种奇效。

源源不断的佛光涌入身体,少女紧促的眉头逐渐舒展开,睫毛颤了颤之后,眼睛缓缓睁开。

睁眼便看到李慕,她吓了一跳,蜷缩着身体,退到墙角,双手护着胸口,目光惊恐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李慕一边后退,一边摆手,说道:“放心,我不是许仙,对蛇不感兴趣。”

少女依然没有放下警惕,咬牙道:“你们人类都是骗子!”

李慕叹了口气,这次的确是他给人类丢脸了。

黑袍人一事,就是因为太过谨慎,担心误杀人命,差点让他被心魔入侵,陷入陷阱。

这次的蛇妖,偏偏又是因为不够谨慎,差点误杀好妖,还让她因为自己,误解了整个人类

李慕站在床边,看着她,解释道:“那侏儒想要杀我,被我所杀,蜥蜴精想要为侏儒报仇,也死于我手,我以为你和那蜥蜴精一样,都是恶妖,才骗你去招惹那人,这一切都是误会。”

两人之间的信任早已崩塌,少女对李慕依旧警惕:“我不信!”

李慕单手结印指天,说道:“我可以发下道誓,如果刚才所言,有半句虚假,就让我变成狗!”

少女怔怔看着他,眼中警惕之色消散了一些。

她虽然是妖,但也知道,人类修行者,不敢违反道誓,更何况他发下那么重的誓言,应该不是在骗自己。

李慕见她有所相信,趁热打铁道:“把手给我,我先帮你疗伤。”

少女想了想,有些回味刚才的感觉,试探的伸出了手,李慕重新握住,她的手十分冰凉,李慕再次引出佛光,继续送进她的身体。

少女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发觉体内的伤势也在缓慢的恢复。

片刻后,李慕松开手,说道:“这下你应该相信,我不是想害你了吧?”

“想让我相信”少女眼珠转了转,说道:“除非你继续给我疗伤。”

李慕体内,佛门法力不多,刚才已经用了大半,此刻有些疲惫,但这少女开口,他还是再次伸出了手。

毕竟,祸事是他惹出来的,差点让她丢了性命,李慕对她的亏欠太多,哪怕是榨干他的最后一丝法力,也要让她满意。

“好舒服。”

“暖洋洋的”

“继续,不要停”

片刻后,少女沐浴在佛光中,香甜的睡去。

李慕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站起身时,脚下一软,险些摔倒。

苏禾及时扶住他,说道:“你就是太善良了。”

“自己惹下的祸,含着泪也要对她负责。”李慕叹了口气,看着苏禾,问道:“方不方便让她在你这里养伤?”

苏禾摆了摆手:“有什么不方便的,一个人待久了,我正想有个伴儿。”

李慕又问道:“不会有人凭借觅妖符找到她吧?”

苏禾道:“放心吧,这幻境有遮掩气息的作用,就算是有她身上的物体,也找不到这里来。”

有苏禾在,李慕就彻底放心了。

天色已然不早,他和苏禾告别,使用神行符,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家中。

这两日发生的事情,给了李慕很多警示。

权力如果不加约束,便等同于洪水猛兽。

作为大周吏,能够间接的左右别人的生死,他必须时刻谨小慎微,并且对任何生命都保持敬畏。这么做,并不单单是为了捍卫律法,更是为了捍卫李慕的内心。

任远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当一个修行者不再敬畏生命的时候,便很容易走上和他相同的道路。

不管是人命还是妖命。

第二日一早,李慕醒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他体内的法力又有了小幅的增长,几乎抵得上他一个月的苦修。

早上惯例性的在街上巡查一圈,才回到县衙。

李慕一进前衙,就看到吴波像一堆肉山一样,站在前衙的院子里,脚下是一堆花花绿绿的蛇尸。

更远处的角落里,还扔着一条死去的巨蟒。

韩哲说的没错,这家伙果然睚眦必报,很显然,他没有找到那蛇妖,就抓了一些普通的蛇撒气。

他拎起一条蛇,取出蛇胆扔进嘴里,怒骂道:“该死的,那蛇妖被我重伤,不可能逃走,难道是有人捡了我的便宜?”

李慕默默的回到了值房,值房内没人,他溜达了一圈,来到了老王那里。

老王的博学告诉李慕,多读书是没有坏处的,他值房的书架上藏书众多,虽然其中的大部分都没有什么用,但李慕偶尔也能淘到好东西。

修行法门,浩如烟海,没有人能知晓全部,道法存于天地,如今的修行者们,不过是在沿着前人的路不断摸索,知道的越多,便越清楚自己的无知。

在老王这里看书到下衙,李慕做了一桌饭菜,留了一部分,等晚晚吃完后,将另一部分装在食盒里,出城来到碧水湾。

有了神行符之后,他往来县城与碧水湾,比以前方便了许多。

蛇妖少女对李慕已经放松了警惕,昨天李慕透支了法力帮她疗伤,今日她已经能够下床,正用手抓食盒里的东西,仰头塞进嘴里。

李慕看着她,问道:“味道怎么样,不合口味的话,要不要我帮你抓些蛤蟆、青蛙,老鼠之类的”

“呸!”蛇妖少女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才吃那些恶心的东西!”

李慕将她用手抓过的那道菜拿出来,将另外几道端到桌上,少女一会儿的功夫就吃完了自己那道,爬到矮桌旁,又伸手去抓其余几道。

李慕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递给她一双筷子。

她用一只手抓着筷子,却不知道怎么使用,学着李慕和苏禾的样子,还是一口都没有夹上来,生气的将筷子扔在一旁,怒道:“人类就是麻烦!”

李慕将一部分菜拨到她的碗里,让她自己用手去抓,然后道:“你快点吃,吃完了我帮你治伤,伤好之后,你就离开这里”

她的伤是因李慕而受,李慕有义务也有责任帮她治伤,等到她伤好之后,李慕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一人一妖便再无牵扯。

少女轻哼一声,说道:“我才不离开这里,我好不容易才从家里逃出来”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你不是说你出来是为了清理门口的吗?”

少女瞥了他一眼,冷哼道:“我顺便清理门户不行吗?”

李慕耸了耸肩,说道:“到时候你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和我没关系。”

少女放下碗,舔了舔手指,看着李慕,说道:“我没吃饱,还要。”

李慕默默的去河里抓了两条鱼,架在岸边烤。

苏禾站在他身后,语气酸溜溜的说道:“平时也不见你往碧水湾跑的这么勤快,你们男人,果然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这不是我欠她的吗”李慕无奈道:“什么新人旧人的,她只是一个外人外妖,等她伤好之后,就立刻赶她走。”

蛇妖少女从窗户里探出头,冷哼道:“我都听到了!”

苏禾一挥手,窗户从外面关上,少女似乎是磕到了脑袋,“哎呦”一声没了动静。

苏禾这才重新看向李慕,满意道:“她是外人,那我就是内人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内鬼,但这个词听起来不怎么好听,李慕并没有接着苏禾的话,二十年的单身女鬼,撩起人来一套接着一套,一般人根本招架不住。

李慕诚恳的说道:“我们可是生死之交,是那条小蛇能比的吗?”

小屋窗户从里面打开,蛇妖少女不服气道:“说谁小呢,我变成原形,比你都大!”

第84章 “幽都”

再一次透支法力帮蛇妖疗伤之后,李慕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

她受的伤虽然不轻,但妖物的身体,恢复力本就惊人,再加上李慕的悉心疗伤,短则半月,长则一月,她就能恢复到受伤之前的样子。

这样李慕心里的愧疚也会少很多。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慕一边和柳含烟筹建鬼屋,一边抽时间来碧水湾帮那蛇妖疗伤,县衙那边,倒是没怎么顾得上。

好在有李清罩着,周捕头那里也不会说什么。

在李慕与柳含烟没日没夜的忙碌之下,半个月后,鬼屋的一应事宜,已经筹备完毕。

“四海书铺”的牌匾已经被撤下,换成了“幽都”两个大字。

“幽都”这两个字,是柳含烟专门请人写的,字体邪魅妖异,让人看上一眼,心里便有些发毛,也引得不少百姓驻足。

大多数百姓,对“幽都”这两个字都是不陌生的。

毕竟,他们从小到大听的神怪故事里,“幽都鬼域”,是出现频率极高的一个地名。

传闻,在祖州西北方向,地势趋于低下的三千六百里处,太阳落下之地,有个八方阴暗的地方,叫做“幽都”,幽都二十万里见方,常年被鬼雾笼罩,是鬼中之国。

关于幽都的描述,无论是百姓口中代代相传的鬼怪故事,还是坊间流传的志怪,都有提及。

店铺敞开的大门内,一片漆黑,似乎真的通往那阴鬼之地,配合那诡异的“幽都”二字,很多人看了一眼,便会心中发憷。

看热闹是人的天性,街上新开了一家奇怪的店铺,自然吸引到了不少视线。

不少人聚集在店铺门口,一边向里面张望,一边小声议论。

“这是什么店,以前怎么没见过?”

“好好的店铺,怎么起这么个邪门的名字”

“我记得这里以前是书铺,后来书铺老板死了儿子,就把书铺卖了”

“这家店到底是干什么的,有人知道吗?”

众人议论间,几名伙计从里面搬出了一张桌子,又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对众人说道:“你们有谁敢进店走一圈,这锭银子就是你们的了。”

此言一出,人群再次哗然。

“当真?”

“真的假的?”

“这银子怕是有十两,进店转一圈就给十两银子,这店铺掌柜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十两银子不是小钱,足够寻常百姓一年的开销还多不少,有不少人当下便眼热起来。

只不过,心动归心动,谁也知道,这钱不是那么好拿的,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将这么一大笔银子送人,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那一锭白花花的银子,吸引到了不少人,使得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却依旧没有一个人敢进去。

“我来!”

某一刻,一名壮汉分开人群走出来,问门口的伙计道:“我从里面转一圈,这十两银子就是我的?”

伙计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们掌柜的说的。”

壮汉回过头,对众人道:“这可是他们亲口说的,只要我从里面走出来,这十两银子就是我的,请大家给我做个见证!”

“进去吧,进去吧!”

“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壮汉大步的走进了店铺。

店铺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众人在外面瞧不出什么门道,只听得里面时不时传来大汉的叫喊,连带着让他们的心也揪了起来。

虽然知道这十两银子不好赚,但里面到底有什么,能让七尺壮汉惨叫连连,众人心中好奇的紧,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看看。

片刻后,大汉颤颤巍巍的从里面走出来,脸色极为苍白,扶着桌子才能站稳。

他有气无力的看着那名伙计,问道:“这十两银子我能拿走了吗?”

伙计耸了耸肩,说道:“它是你的了。”

大汉拿着银子,立刻被激动的人群包围。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说说呗”

“你刚才叫什么?”

“里面到底有什么啊”

大汉被众人围住,挺直了腰板,说道:“没什么,几个装神弄鬼吓人的伙计,也就吓吓那些胆小的”

有人不信问道:“真的没什么吓人的?”

大汉摇头道:“没有。”

“没有你腿哆嗦什么?”

大汉拿着银子挤出人群,扬长离去,走到云烟阁戏楼时,左右四顾,见无人注意,立刻闪身进去。

“幽都”门口,众人留在原地,打量着店铺里面。

终于有胆子大的走上前,问那伙计道:“我进去转一圈,还有十两银子吗?”

伙计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十两,第一个之后进去的,只要能自己走出来,奖励一。”

“切,才一钱!”

“看不起谁呢!”

“走了走了!”

听说没有十两银子的奖励,大多数人都一哄而散,刚才那大汉叫的那么惨,他们心里也怵,十两银子还值得冒险,一钱还是算了

大部分围观的百姓散去,但也有一小部分留了下来。

他们倒也不是贪图那一钱,纯粹是好奇心作祟,平日里除了看戏听曲儿,就没有多少消遣的项目了,这名叫“幽都”的店铺,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给人新奇感十足。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心头的好奇,走进了店铺,店内的窗户早就被封住,即便是白天,店铺内也是黑暗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每隔几步的一个烛台上,散发着淡淡的微光。

一人怀着好奇的心,走了两步,忽有一张鬼脸出现在眼前。

那鬼青面獠牙,生的狰狞恐怖,舌头伸出三寸,险些将他的魂儿吓掉,惊慌中,当即一拳打过去,砸在那青面鬼的面门,只听那鬼“哎呦”一声,抱着脸哀嚎不止。

那人愣了一下:“是人?”

青面鬼捂着脸,说道:“客官,您这下手也太重了”

那人这才想起刚才那汉子说的话,恍然道:“原来是假扮的鬼”

明白了这店中都是假鬼,他的胆子立刻就大了许多,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不一会儿,就又遇到了吊死鬼,淹死鬼,无头鬼,还有嘴角爆出獠牙的僵尸

即使是心里早有准备,但当这些“鬼怪”从黑暗里跳出来时,他还是被吓了一跳,走出店铺时,已经有些脚软。

一名伙计站在门口,笑问道:“客官,感觉怎么样,刺激吗?”

那人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真他娘的刺激”

虽然他被里面一惊一乍的鬼怪吓到了很多次,但也不得不承认,同样是一哆嗦的事情,在这“幽都”里走一圈,的确体会到了青楼妓院等地体验不到的刺激。

以前听到鬼怪妖魔,谁不是心惊胆战的,他们平日里对妖鬼之物敬而远之,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虽然知道那些都是假的,但被吓到的瞬间,依旧有一种新鲜的刺激感。

“幽都”之内,李慕身穿白衣,披头散发,将一名客人吓得跑丢了鞋子之后,苍白的“鬼脸”上浮现出笑容。

他的体内已经聚集了不少惧情,说明用扮鬼吓人的方法来吸收惧情,是可行的。

虽然今日的客人不多,但只要店铺再多宣传宣传,喊出开业大酬宾,免费游“幽都”的口号,相信用不了几天,他的惧情就能圆满。

届时,只要拥有足够的魄力,他就能直接凝魄,彻底摆脱那街头老道的死亡诅咒。

一想到这里,李慕便干劲十足,身影一晃,出现在一名刚刚进入鬼屋的少女身旁,咧嘴一笑,森然道:“我死的好惨啊,还我命来”

“哇!”

少女被吓的崩溃大哭,身体一阵哆嗦之后,李慕的脚面湿了一片

第85章 二妖

“幽都”的生意,比柳含烟预想的好了太多太多。

她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寻求刺激,愿意让别人扮鬼吓他们,她和晚晚只进去过一次,就再也没有靠近那个地方。

在那种恐怖的地方走一次,哪怕是给她钱,她也不愿意尝试。

隔壁传来李慕练剑的声音,柳含烟脚步轻点,整个人便飘飞而起,越过院墙,稳稳的落在李慕的院子里。

李慕教她跃岩轻身之术后,她就不怎么喜欢走门了。

柳含烟站在院子里,看着李慕问道:“你的惧情收集的怎么样了?”

李慕收起剑,说道:“差不多了。”

“幽都”开业大酬宾,整整免费了十天,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客人,普通人的情绪之力虽然微弱,但胜在数量多,李慕体内积攒的惧情已经足够,如果不是韩哲送给他的魄力不够,不足以炼化他收集到的惧情,他现在就可以凝聚第四魄。

“那是不是可以收钱了?”柳含烟眉梢一挑,说道:“这些天,店铺看着生意很好,但其实一直在赔钱”

李慕收集情绪的目的已经达到,对此无所谓,说道:“你是老板娘,你决定。”

他回房换好衣服,对柳含烟道:“我有事出去一趟,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柳含烟看着他走出门,撇了撇嘴,说道:“男人都是没良心的,店铺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吸够了惧情就跑,连句谢谢都没有”

晚晚站在她身旁,小声说道:“那是公子没有将小姐当外人”

“我又不是他什么人,他凭什么不把我当外人?”柳含烟轻哼一声,说道:“走,去店铺看看,男人都一样,还是银子靠得住”

晚晚道:“不一样的,公子靠得住”

柳含烟在她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提醒道:“以后就算你嫁给他了,也要留一个心眼,你这么笨,被人卖了也会帮着别人数钱”

“公子不会卖我的。”

“你个死丫头,没救了”

李慕离开家,出了城,贴上神行符,惯例性的向碧水湾而去。

这些日子,他又要在鬼屋扮鬼,又要来碧水湾给那蛇妖疗伤,晚上回到家里时,法力枯竭,精疲力尽,动也不想动。

好在功夫不负苦心人,那蛇妖恢复的很快,最多两三天,就可以赶她走了。

李慕飞速的靠近碧水湾,远远就感受到了三股强大的法力波动。

其中一道李慕十分熟悉,属于苏禾,另外两道,气息上与苏禾不分上下,散发着冲天的妖气。

第四境妖物!

李慕面色一变,速度再次暴涨,片刻后,三道身影便出现在他的眼中。

苏禾手握两柄骨剑,和另外两人战在一起。

那两人皆是身材魁梧的壮汉,一人手持两只钢圈,另一人则使一把大刀,与苏禾手中的骨剑碰撞,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显然也不是寻常兵器。

李慕施展天眼通,却只能看到两人身上妖气弥漫,看不穿他们的本体。

此二妖道行不比苏禾差,两人联手,苏禾与他们相斗,近乎是节节败退。

李慕面色一沉,一边向苏禾的方向疾驰,一边大声道:“苏姐姐,这里!”

苏禾丢出两把骨剑,暂时击退二妖,身形疾速后退,至李慕身边时,迅速和他合二为一。

这一瞬间,李慕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充实的力量。

轰!

两妖愣在原地,还未回神,头顶之上,忽然有无数雷霆炸响。

这雷霆带着紫色,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其中一名壮汉,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钢圈扔到头顶,那钢圈形成一个护罩,将二妖死死的护住。

轰隆隆!

一道道雷霆降下,二妖的周围,彻底成为雷霆的海洋。

两只妖物眼中皆是闪过骇然之色,这一式雷法,让他们从心底感受到恐惧,尤其是那其中的紫色雷霆,气息更是骇然,若是被其击中,不死也得重伤。

那钢圈居然是一件不错的防护法宝,李慕收了雷法,心念一动,白乙剑嗡鸣一声,向二妖斩去。

两只妖物仓促的拿起兵器阻挡,却根本跟不上李慕以心念御剑的速度,身体上瞬间就被割开了几道口子,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第四境妖物的身体果然强悍,白乙这种法器,竟然只能划伤它们的表皮。

两妖对视一眼,同时大吼一声,身形迅速的发生变化。

李慕定眼一看,只见那手拿钢圈的壮汉,化成了一只体型巨大的青牛,而另外一名汉子,则是变成了一只斑斓猛虎,气息比玄度打死的那只强大的多。

李慕问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苏禾冷哼一声,传音道:“不知道,他们来到这里便直接和我动手,别和他们废话,先打服了再说!”

李慕也没有再多说,默念法决,白乙剑化成万千,将二妖团团围住。

二妖的所有退路都被封死,感受到那些剑影上的强大气息,硕大的妖目中,终于浮现出绝望之色。

毫无疑问,那女鬼和忽然出现的年轻人合体之后,有斩杀它们的实力。

“别打了!”

一道白影从树林中跑出来,看到那两只妖物时,惊喜道:“两位叔叔,你们怎么来了!”

见那蛇妖似乎认识两只妖物,李慕收了道法,二妖又变化成人形,看着那蛇妖,大喜道:“小姐,你没事!”

“我当然没事。”少女看着他们,问道:“是爹爹让你们来找我的吗?”

那牛妖点了点头,说道:“这次你忽然离家,你爹爹很担心,你不懂外面的世界,人类的用心最为险恶,很容易就会被他们欺骗,要是你出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蛇妖少女瞄了李慕一眼,无比同意的说道:“人类最坏了!”

苏禾从李慕身体里出来,一阵空虚感随之袭来,让李慕感觉到一切都索然无味。

蛇妖少女跑到苏禾身边,介绍道:“苏姐姐,这两位是我家里的叔叔。”

她又对二妖说道:“这是苏姐姐,我这些天,就是在她这里养伤的。”

两妖对苏禾拱手施了一礼,虎妖歉意道:“刚才是我们鲁莽,得罪了夫人,还请夫人不要见怪。”

苏禾脸色冷下来,并未理会他。

那青牛精瞪了虎妖一眼,笑着说道:“小姐在姑娘这里养伤,多有叨扰,如果有什么得罪之处,万望姑娘见谅。”

李慕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奇。

这妖和妖,还真的不一样。

前有蜥蜴精和那白虎精,让李慕以为妖物就是那样,生性凶恶,性格粗犷。

这青牛精和虎妖,彬彬有礼,心思细腻,比有些人类还像人类。

虎妖忽而想起一事,看着蛇妖少女,问道:“你刚才说有人伤了你,到底是何人?”

少女气愤的说道:“是一个胖子捕快。”

“岂有此理!”虎妖面露怒容,说道:“我们和官府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小小的阳丘县衙,竟有人敢伤你,我去找他们的县令理论!”

“算了!”少女轻哼一声,说道:“这次是我技不如人,我要回去好好修炼,等我修炼好了,再自己报仇!”

青牛精感慨的说道:“小姐,你终于知道要好好修炼了,以前你总是各种偷懒,要不然,以你的血脉天赋,早就凝成妖丹了”

少女脸色一红,不再理会二妖,瞥了李慕一眼,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去房间给我疗伤”

第86章 水底祭坛

水边小屋内,李慕握着蛇妖少女的手,将佛光引渡进她的身体。

少女舒服的躺在床上,脸上露出满足愉悦的表情,嘴里甚至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李慕严重怀疑她的伤已经痊愈了,现在是在白嫖自己。

心经所引发的佛光,对妖鬼之物,似乎是有好处的,金山寺的妖鬼,跟在玄度身边,常年修佛,体内的妖气鬼气被完全净化,一些克制妖鬼的神通术法,对它们便没有用处了。

李慕看着蛇妖少女,问道:“舒服吗?”

少女点了点头:“舒服。”

“你的伤已经痊愈了吧?”

“早就痊愈了”

李慕收回了手,感受到身体里面那种酥酥麻麻,暖洋洋的感觉忽然消失,少女睁开眼睛,皱眉道:“你干嘛停下?”

李慕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我这么做是为了帮你疗伤,既然你已经痊愈了,我就不用再这么做了。”

已经习惯了这种舒服的感觉,一想到以后再也无法体会到,少女心中没来由的烦躁。

她眼珠转了转,灵机一动,忽然道:“要不,你做我相公吧,就像许仙和白素贞那样,这样你就能天天帮我这么弄了”

经过了十多天的相处,李慕对她已经很了解了。

这小蛇妖的道行虽然不浅,但社会阅历基本为零,她可能根本不知道,做她相公意味着什么。

“不要。”李慕想也没想,果断干脆的拒绝。

“为什么?”少女皱起眉头,质问道。

“因为我不喜欢你啊”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是人,你是妖。”

“那许仙和白素贞为什么可以?”

青牛精已经在门外等了许久,再也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探头进来,说道:“小姐,我们该走了。”

少女一指李慕,说道:“要我回去也可以,把他给我一起抓回去。”

青牛精和虎妖看向李慕,身体同时哆嗦了一下。

刚才被万道剑光包围的那一刻,他们差点以为要魂飞魄散,百年道行毁于一旦,以至于现在看到那年轻人,心里还有些发怵。

青牛精无奈道:“小姐,别闹了”

意识到她无法带李慕回去之后,蛇妖少女终于接受了现实。

她重新看向李慕,说道:“我要吃上次吃的,很多菜放在锅里煮的那种。”

这半个月来,李慕几乎是将她当做姑奶奶在伺候,得知她马上要走,心中喜不自胜,立刻回到县城,给她买来了火锅的配菜。

上次三人一起吃火锅的厨具还在这里,李慕特意买了一套,没有带回去。

吃过一次火锅之后,蛇妖少女已经可以很熟练的使用筷子,在苏禾的控制下,铜锅缓缓的漂浮在空中,一团火焰在锅底平静的燃烧。

少女用筷子在锅里翻来翻去,不满道:“哎,今天怎么没有牛肉?”

站在门口的青牛精轻咳一声。

虽然李慕邀请过,但两妖却并未上桌,只是站在门口等待。

三人坐在席子上,围在一张矮几旁,李慕和苏禾盘膝而坐,蛇妖少女侧躺在李慕对面,腰部以下,不安分的扭来扭去。

李慕看的心烦,说道:“你能不能别扭了?”

蛇妖少女瞪了他一眼,“我喜欢扭,你管我!”

李慕懒得和她的吵架,反正这一顿已经是散伙饭,吃完饭后,他和这蛇妖,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吃完饭,蛇妖少女即便是再不情愿,也还是得和二妖离开。

临走之前,她拉着苏禾的手,说道:“苏姐姐,等我修为有成,我会回来看你的。”

那虎妖对李慕笑了笑,说道:“这位小兄弟,以后来我虎头山,我摆下宴席招待你。”

青牛精也对李慕露出笑容,“以后小兄弟如果到青牛山,可以来找我。”

虎头山,青牛山,李慕听也没有说过,可能并不在北郡。

蛇妖少女恶狠狠的看了李慕一眼,说道:“骗子,我叫白吟心,你给我记住了,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李慕对她了挥手,说道:“再见。”

虽然嘴上说着再见,但李慕巴不得她永远都不要回来。

化形期李慕就已经招架不住了,等到她成功凝成妖丹,晋级中三境,岂不是会上天?

二妖带着小蛇妖远去,最终消失在李慕的视线中。

苏禾叹了口气,说道:“有她在的时候,其实挺好的,身边起码有个人可以说话”

李慕瞥了瞥她,“我不是人吗?”

苏禾扯了扯嘴角,问道:“她走了以后,你还会天天来吗?”

她这是在怪李慕,那蛇妖在的日子,天天都来。

二十年道行的女鬼了,居然连一条蛇的醋都吃,李慕解释道:“我天天来这里,是因为她受伤是我害的,再说,我让你跟我走,你也不愿意啊”

苏禾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愿意,是我没有办法离开。”

李慕诧异道:“为什么?”

苏禾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向远处走去,李慕疑惑的跟在她的后面。

她走到远离碧水湾的某处,脚步停下,缓缓的向前伸出手。

她的手指,在越过某处空间之后,缓缓消失。

李慕面色震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禾收回手,手指重新凝聚,她转身向小屋走去,解释道:“我不能离开这里太远,否则,我的魂体会消散。”

李慕看着她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以苏禾第四境的修为,天下之大,尽可去得,她不能离开碧水湾,一定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

苏禾走到水边,说道:“你去水下看看就知道了。”

道门有一式神通,名为“入水”,可潜渊而不溺,在江河湖海中自由穿行,只是这是神通境修行者才能掌握的神通。

符派虽有避水符,但他身上却没有。

不过,以李慕现在的修为,闭气半刻钟,还是很简单的,他脱掉外袍,纵身跃入水中。

碧水湾是由某条河流转弯处在这里汇聚的一汪深潭,潭水一片幽绿,最深处有十几丈,李慕潜到潭水中,发现这里的水刺骨的冰寒,他运转法力,才堪堪抵抗住这寒冷。

潭水清澈,但可见度并不高,李慕向潭中心的深水处潜去,发现前方水底,隐隐约约有一座奇怪的建筑。

那似乎是一座高台,约有数丈方圆,大部分被掩没在水底的泥沙中,只有一部分露出。

高台之上,有着纵横交错的沟壑,像是某种符,一道道流光在沟壑中流动,李慕很快就意识到,那竟然是凝成实质的天地灵气!

难道这隐藏在水底的高台,竟然有凝聚天地灵气的作用?

说是石台,其实像是一座祭坛,只是不知道是何人所布置,又有何用。

李慕目光打量着祭坛,很快的,视线就被祭坛上的一道白影所吸引。

那似乎是一名女子,静静的躺在祭坛上,隔得太远,李慕看不清楚,他游近了一些,勉强能看清楚那女子的样子。

咳!

看清那女子面容的瞬间,李慕面色大变,呛了口水,险些被淹到。

那祭坛上女子的面容,赫然和苏禾一模一样!

随着李慕视线望去,下一刻,那双目紧闭,似乎是陷入了沉睡的女子,双眼猛然睁开。

第87章 阵法

水底祭坛,和苏禾有着同样面容的女子,猛然睁开双目,看着李慕,轻轻吸了吸鼻子。

李慕脑海轰鸣一片,他感觉他的血液,他的灵魂,以及他刚刚凝聚的三魄,都快要被吸出体外。

下一刻,一股吸力从上方传来,他的身体飞速上升,冲出水面的那一瞬,李慕看到祭坛上的女子,双目又缓缓闭上。

李慕狼狈落地,看着苏禾,难以置信道:“她是”

“是我。”

苏禾看了一眼潭水,淡淡道:“确切的说,是我的肉身,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我的魂体。”

李慕以为苏禾只剩下魂体了,没想到她的肉身还在,而且还诡异的出现在水底的祭坛上,刚才那恐怖的一眼,似乎要将他的精血魂魄全部吸走,李慕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这让他不由想起了十洲妖物志中关于僵尸的记载。

跳僵通过咬人,来吸取人的精血和魄力。

一旦跳僵进化到飞尸,也叫飞僵,就能隔空吸人精血魂魄,水底的“苏禾”,绝对是一只成了气候的飞尸。

人死之后,魂魄消散,尸体在一定的概率下,会变成僵尸,低级僵尸没有灵智,但进化到飞僵,就能诞生属于自己的灵智。

诞生灵智的僵尸,已经和原身没有任何关系,属于独立的个体。

便比如苏禾和那水底的女尸,虽然同根同源,但一个继承了苏禾的精神和意志,以及所有的记忆,情感,另一个,则只继承了她的肉身。

当然,根据人们普遍的观念,此刻站在李慕面前的,才是真正的苏禾,水底的那位,只是没有人性的邪物而已。

他看着苏禾,问道:“她已经产生灵智了?”

苏禾点了点头,说道:“二十年前,我死的时候,肉体沉入河里,被那奇怪的石台吸引,灵魂机缘之下才逃了出来,却从此不能离开碧水湾太远,而我的身体,在这二十年间,被石台蕴含的灵气不断滋养,逐渐诞生了灵智,如果不是她不能离开这石台,我已经被她吞噬了”

李慕眉头微皱,苏禾不能离开碧水湾太远,应该就是因为这石台的缘故。

他看着苏禾问道:“那石台上的沟壑纹路,你还记得吗?”

苏禾点头道:“我画给你。”

李慕离开碧水湾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他打算明天去衙门的时候,问问老王,或许他知道这祭坛的玄妙。

内事不决问李肆,外事不决问老王,这是李慕和他们混熟了之后总结出的经验。

感情上的问题,李肆总能有独到的见解。

而老王的博学,不管是母猪的产后护理,还是修行过程中所要注意的问题,他都能娓娓而谈。

心里惦记苏禾的事情,第二日一早,李慕早早的来到衙门,找到老王。

老王正在户房整理户籍,李慕将一张画着各种纵横交错符的纸递给他,问道:“老王,你能看出来这是什么吗?”

老王放下户册,拿过那张纸,横看竖看,左右右看,许久之后,才看向李慕,问道:“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