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刻钟之后,面色略有苍白的李清,收回了抵住李慕额头的手指,说道:“我已经留了一丝法力在你的体内,以后你要勤加引导,修行不能有半点懈怠,只有这样,你才有一线生机”

看着虚弱的李清,李慕抿了抿嘴唇,说道:“头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李清摆了摆手,说道:“我走了,你好好修炼,虽然我已经教给你炼化七情的方法,但如何收集七情,我也帮不了你”

李清正要离去,李慕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头儿,等一下”

李清回过头,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李慕从床上下来,不好意思道:“我忘记自己把攒下的俸禄放在哪里了,头儿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想起以前的事情?”

李清想了想,问道:“有黄纸和朱砂吗?”

李清已经离开了,李慕拿着一张黄色的纸符,细细的端详。

家里没有黄纸和朱砂,李慕特地花了几十钱在外面买了一些回来。

李清在说这两样的东西的时候,李慕就知道她是要书符。

道门是一个宽泛的范围,其中的流派各不相同,有的门派善于炼丹,有的门派善于书符,还有的门派精于阵法,从前几两次的经历来看,李清似乎对于符很精通。

李慕将这张符贴在额头,霎时间便感觉一阵凉意涌入,让他的脑海前所未有的清明。

他只是略一回想,便有无数的记忆片段从脑海中一一闪过。

他看到两天之前,自己起床洗漱之后,坐在院子里发呆。

他看到一个月前,自己身穿青色捕快服,和张山李肆一起在街头巡逻。

更早一些时候,他看到另一个自己,将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藏在了米缸之下。

厨房,李慕费力的挪开米缸,撬开一块青砖,从青砖下取出一个布包,打开之后,看到里面一堆散碎银子,少说也有四五两之多。

这几天李慕一直好奇,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单身捕快,除了吃饭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多余花钱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积蓄,原来他是把钱藏在了这里。

有了这些银子,他便不用每日白粥咸菜,还能还清张山李肆的欠款。

美滋滋的收好银子,李慕尝试着回忆身死的那个晚上,脑海中逐渐有画面浮现。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他像往常一样,巡逻完之后,准备回家睡觉,走到某条街巷时,一处漆黑的街巷中,忽然传来异动

“什么人在里面!”

作为一名捕快,在责任心的趋势下,他抽出佩刀,慢慢走近了暗巷

记忆到这里便没有了。

李慕揉了揉眉心,看来捕快李慕的死,应该就是他走进暗巷之后发生的事情。

他不仅死了,三魂离体,七魄也反常的消散,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不是撞到了什么妖邪。

这个世界,修行之人炼化天地灵气修炼,也有部分邪魔妖鬼,专做摄人魂魄的事情,在这里,不该好奇的事情不要好奇,不该凑的热闹,最好不要凑。

这张符的效用,可以持续整整十二个时辰,只用来找银子太浪费了,李慕匆匆走进书房,取来纸笔,在另一世的记忆中搜寻一番之后,开始落笔。

“予姊丈之祖宋公,讳焘。一日病卧,见吏人持牒,牵白颠马来,云:“请赴试”

存了抄书赚钱的想法之后,他就一直惦记这件事情,本来需要自己重新编写的内容,有了这张符之后,则变的十分简单。

妖鬼精怪,神仙志异类型的,李慕看过不少,其中最经典的,当属聊斋。

这个世界各种类型的志怪层出不穷,彼此间竞争不小,李慕倒也没想着依靠抄书发家致富,只是底层小吏的俸禄实在微薄,在律法允许的范围之内,能多赚一些是一些。

写了一个时辰,李慕揉了揉酸涩的手腕,将额头上的符摘下来。

这种符并不是一次性的,在它上面的灵气耗尽之前,还可以再使用几次。

李慕将书稿整理了一下,放在一边。

和赚钱相比,修行对他更重要。

李清说七魄生于七情之中,要想重新凝聚七魄,就要先炼化七情,不仅如此,这七情,还必须和他自己有关

七情者,喜、怒、哀、惧、爱、恶、欲,也就是说,需要有人对他或因他产生这七种感情,他才有重新凝聚七魄的希望。

难怪李清说这条路十分艰难,一个人可以让很多人讨厌,让很多人惧怕,但要获得许多人的爱,甚至是欲,这谈何容易?

除非他靠这张长得还算俊俏的脸,不行,出卖肉体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将心中的重重烦忧压下,李慕盘腿而坐,调整呼吸,开始练习李清交给他的导引之术。

导引之术,便是练气吐纳之法,是最基础的修行法门,能引诸如灵气,阴气,怨气等天地间各种能量入体,想要炼化七情,也离不开此术。

他刚刚引导李清留在他体内的法力在周身游走一圈,外面便传来敲门声。

李慕从床上下来,走到院门前,打开大门。

张山站在门外,说道:“头儿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你没事吧?”

“没事。”李慕挥了挥手,然后又道:“你来的正好,我在家里找到了一些银子,早上找你借的钱可以还你了。”

张山愣了一下,早上刚刚借出去的银子,他原以为李慕要好几个月才能还清,谁知道惊喜来的这么突然

李慕也愣了。

就在刚才,就在他说要还张山银子的时候,张山整个人,在李慕眼里,忽然散发出微弱的红光。

七情七色,“喜”为红色。

那是喜悦的情绪!

张山的喜悦,来源于李慕,也只有李慕能够看到。

这正是他需要的七情之一!

回过神之后,李慕立刻展开导引之术,随后,他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牵引着,进入了他的身体。

只是这东西太过微弱,进入李慕身体之后,他并没有特别明显的感受。

这也说明,他想要凝聚第一魄,需要炼化的喜悦之情,是多么的庞大

张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李慕,李慕正打算取出银子,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道亮光,说道:“那些银子有足足五两,可是我刚才出门不小心,又弄丢了”

“啊!”张山闻言,大失所望。

李慕又看着他,话音一转,“幸运的是,有一个孩子捡到了银子”

张山拍了拍胸口,长舒口气,嘴角又露出笑容。

李慕又感受到了那种喜悦,牵引着它们进入体内,他看着张山一眼,又道:“但他捡的不是我的银子”

“”

“后来才发现是我出门忘记带了”

“还好,还好,后来呢?”

“后来我就醒了,发现这只是一场梦。”

“梦!”

“然后我去梦里的地方找,果然找到五两银子”

尸狗作为第一魄,主警觉,从喜悦的情绪中诞生,吸收了大量的喜悦之情,李慕已经感受到身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正要再次开口,张山急忙摆了摆手,他面色苍白,扶着墙,有气无力的开口。

“银子的事情一会儿再说,先让我进去歇会,我感觉头有点儿晕,身体好像被掏空了”

第七章 白日见鬼

李慕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收割张山的喜悦之情,就算是薅羊毛也不能总抓住一只羊不放,更何况是人。

为了弥补他的精神损失,李慕特地多还了他几钱,张山欢天喜地的走了,于是李慕又趁机收割了一波。

从张山身上的收获,让李慕对于如何收集七情,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这似乎不是什么非常玄妙的事情,张山爱财,李慕还了他的钱,张山心生愉悦,这种喜悦,因李慕而起,所以能够被他吸收

如果他能让更多的人产生喜悦的情绪,岂不是很快就能凝聚出第一魄?

还钱之喜,受助之喜,感激之喜,这些或许都可以让他吸收

想通了这一点,李慕便有些坐不住了。

虽说衙门放了他一个月的假,这一个月里,他完全可以在家休养,但对他而言,时间比任何东西都宝贵,寿命只有不到半年,那里容得了半点浪费?

让别人产生喜悦的情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助人为乐。

活了两辈子,李慕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正能量过,一心只想帮助他人,虽然目的不太纯粹,但过程却满满都是真善美。

眼下对他来说,最容易继续获取喜悦之情的,就是还钱。

还清了张山的债,还欠李肆一钱多银子。

李慕没有半点耽搁,换上捕快的制服之后,便来到了大街之上。

李慕家门口这条街道,名为“未央街”,未央街纵贯阳丘县城,是李慕负责的辖区,这条街上发生的事情,都归李慕管理。

前几天他因工伤请假,这条街现在是由李肆代为管辖的。

李慕很容易就找到了李肆,他正要走进一座青楼,被李慕在门口拦下。

李慕将欠李肆的一钱多银子还给他,为了收割他的喜悦之情,还多还了他十几。

“谢了。”李肆收起银子,对他挥了挥手,说道:“既然你身体没事,这条街以后就你自己来管,我还有事要干,先走了”

看着李肆大步走进青楼,李慕满脸疑惑。

事情的发展,和他预料的,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出入。

按理说,他还钱给李肆,他就算是不像张山那么高兴,也不至于连一点儿暗喜都没有。

除非他不喜欢钱。

李慕回忆之后才想起来,他身边这两位同僚,张山贪财,李肆好色,银子对于李肆的诱惑,远不及对张山。

这下可麻烦了,李慕总不能请他逛青楼,他的那先俸禄,到了青楼,连个水漂都打不起。

更何况,李肆逛青楼,从来都是不掏钱的,有时候还能倒赚些银子。

从李肆这里薅不到羊毛,只能找其他的对象。

李慕在街上转了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里,他帮两个熊孩子取下了挂在树上的纸鸢,送一位迷路的老妪回到家,给一只在烈日下吐舌头的土狗送了一碗水,结果悲哀的发现,他从那只狗身上获得的喜悦之情居然是最多的

这也只是相对而已,整体来说,他吸收的喜悦之情,还是少的可怜。

这样下去,他到猴年马月才能凝聚出第一魄来

“看来你已经找到办法了。”一道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李慕转过头,惊讶道:“头儿”

李清依旧一身青衣,看着李慕,目光逐渐转为惊讶,说道:“你引气不过几个时辰,就已经能够感知七情,进境怎么会这么快”

李慕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李清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你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李慕略一回忆,说道:“戊辰,庚午,丙午,壬辰。”

李清面色恍然,说道:“四柱纯阳,难怪”

李慕没听清楚,问道:“什么纯阳?”

李清解释道:“四柱纯阳者,乃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所生的纯阳之体,自身便能吸引聚拢灵气,学会了导引之术,踏入修行之路以后,修行速度便会远超常人。”

李慕听的一知半解,但勉强明白,他在修行上,好像颇有天赋,天赋越好,他就能早日凝聚七魄,这自然是一件好事。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李清又看了他一眼,说道:“先别高兴的太早,纯阳之体固然适合修行,但也不尽然都是好事,纯阳、纯阴、五行之体,对于妖邪是大补之物,同样也会引得邪修觊觎,一旦暴露,便会有性命之危”

李慕心里的那一点得意早就不见了,心中忍不住猜测,前身的死,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纯阳之体的魂魄是妖邪的补品,他来之前,李慕的三魂七魄也都无故消失,百分百是遇到了妖邪。

他忍不住向李清身边靠了靠,说道:“头儿,那我应该怎么办”

李清看着他,安慰道:“放心吧,只要你不将生辰八字告诉别人,没有人能看出你是纯阳之体,而且这里是县城,那些妖邪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里作祟”

李慕心中吐槽,明明已经有妖邪作祟过一次了,谁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二次。

当然这句话他不能说出来,毕竟,承认妖邪吞了李慕的三魂七魄,就等于承认他不是李慕,一旦被县衙知道,恐怕他也会直接被当做妖邪处理。

李清最后看了他一眼,说道:“好了,去巡逻吧,等你炼化了足够的七情,我再教你凝聚七魄的方法”

走在街上,李慕的心情比一开始轻松了许多。

虽然他七魄尽失,性命受到威胁,但也已经有解救之法,有了努力的方向。

七情之中,喜悦之情最容易获取,助人为乐,收集喜悦之情,凝聚第一魄,便是他的短期目标。

李慕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不准备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某一刻,他的眼前忽然一亮,找到了下一个目标。

那是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她站在街道中央,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她一个个的拦住路人,像是想要寻求他们的帮助,但身边的过路之人,却都对她视而不见

她站在人潮拥挤的街头,看上去十分的无助,且悲伤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看着冷血无情的路人,李慕叹了口气,快步走上前,问道:“这位大姐,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妇人猛地抬起头,看着李慕,难以置信道:“大人,您,您是在和民妇说话吗?”

李慕无语道:“除了你,还有谁?”

妇人脸上露出高兴之色,李慕正要开口,一名路人从他的眼前走过,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非常古怪。

李慕正疑惑间,便看到那路人从妇人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炎炎烈日,李慕站在人潮拥挤的街头,忽然感觉脊背发凉。

妇人看着李慕,欣喜的问道:“大人,您看得到民妇?”

“看不到!”李慕抬头望了望天,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摇头说道:“今天的太阳太刺眼了,刺的我什么都看不到”

第八章 阴灵求助

“大人,求您帮帮民妇吧,只有您能帮民妇了!”

妇人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想要抓住李慕的手臂,双手却从他的身体一穿而过,李慕见状打了一个寒战,想都没想的向李清消失的方向追去。

知道这个世界有妖鬼,和自己遇到完全是两回事,李慕自己还麻烦缠身,不认为他能帮鬼什么忙,一口气跑了好远,他鼓起勇气回头一望,发现远处的闹市街头,那妇人已经不见了。

远远的看到李慕跑过来,李清走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

看到李清时,李慕莫名心安,却还是心有余悸道:“头儿,我刚才看到鬼了!”

李清目光一凝,问道:“在哪里?”

“就在那里!”李慕指了指远处,说道:“刚才还在的,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李清目光望向他所指的方向,说道:“她还在那里。”

“什么?”李慕大吃一惊,“我怎么看不到了!”

李清道:“将法力运行到眼睛。”

李慕这才想起,刚才他看到那妇人的时候,法力似乎正好运行到眼睛,他再次导引法力运行到眼部,果然又看到了那名妇人。

她像刚才一样,不断的试图阻拦路人,却只能从他们的身体中穿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李清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用害怕,她只是最低级的阴灵,应该是刚刚死去不久,不能伤人,也不能显现于人前。”

李慕顿时放下了心,解释道:“我没有害怕,只是,只是有点突然”

李清低头看了看她的手腕,李慕立刻放开了手,转移话题道:“头儿,人死后都会变成阴灵吗?”

李清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所有人死后都会变成阴灵,若是自然老死或是病死,三魂缓慢的被肉体拖累,没有力量再凝聚成为阴灵,除非是她生前有莫大的执念未平,或是心愿未了,才有一丝成为阴灵的机会。”

李慕想了想,问道:“她刚才在求我帮忙,难道是有心愿未了?”

李清向那妇人的方向走去,说道:“过去问问就知道了。”

对方毕竟不是人,李慕虽然心里还是有着一丝天然的恐惧,但还是跟在了李清身后。

那妇人见他再次走近,无声的跪在地上,哀求道:“大人,求求您帮帮民妇,民妇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大人的大恩大德!”

有李清在身边,李慕心中安定了不少,站在远处,看着那妇人问道:“你要我帮你什么?”

妇人连忙磕了几个头,说道:“求大人救救民妇的孩子”

阳丘县城,城北,一处破败的民居。

床上的荆裙妇人已经没了气息,几个月大的婴儿躺在她尚有一丝体温的怀抱中睡的香甜。

李慕站在床前,转头看了看李清,问道:“头儿,她还有救吗?”

“她和你不一样。”李清摇了摇头,说道:“她已经死了,她的三魂,也只是靠着一股执念在支撑,当这股执念散去之时,就是她消散的时候。”

一道虚幻的身影站在床头,用怜爱的目光看着熟睡中的婴儿,她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婴儿的脸,手掌却穿过了他的身体。

李慕看着这一幕,在心里叹息口气。

这一家孤儿寡母,母亲意外故去,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孩子也活不了多久。

这就是她焦急的阻拦路人,寻求李慕帮忙的原因。

面对她的阴灵,李慕心底已经没有了一丝恐惧,看向那虚幻的身影,问道:“你的丈夫呢?”

妇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想来她的丈夫应该也不在了,李慕又问道:“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那妇人道:“公公婆婆半年前去世了,家里只有民妇和小儿,民女有位兄长,名叫王东,家住城西王家村,烦请大人将消息带给他,民妇感激不尽”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帮你把消息带到的,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妇人摇了摇头,说道:“民妇牵挂的,只有尚在襁褓中的小儿,现在已经可以安心的去了”

她说话的时候,身影越发的虚幻。

李慕叹息一声,“一路走好”

“民妇张王氏,感谢大人大恩大德,大人的恩情,民妇来世再报”

妇人最后对他施了一礼,目光深情的望向床上的婴儿,身影彻底的消失的天地之间。

一丝红芒,从她消失的地方凭空出现,涌入了李慕的体内。

李慕精神一震,再次感受到了喜悦的情绪,来自这妇人的喜悦之情,要远超李慕之前收集到的所有喜悦之和!

李清站在他身旁,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缓缓说道:“这是她的感恩之喜,源自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爱护,就算她身死,也不能放下这种执念,你完成了她的心愿,她赠予你感恩之喜,已经报答你了”

李慕看着床上的母子,叹了口气,说道:“我去通知她的兄长”

王东是一个看上去很淳朴的汉子,听闻妹妹的死讯之后,悲伤不已,李慕将那婴儿交给了他,便离开了那里。

本以为鬼魂之类是很可怕的东西,没想到他第一次见识到,居然是这样的情形。

现实中的鬼魂,和他想象的,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李慕问一旁的李清道:“头儿,阴灵和鬼魂不怕阳光吗?”

李清道:“谁说它们怕阳光了?”

“我从书上看到的”

“荒谬之言,不足为信。”

李慕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回想了一番今天的事情,又问道:“头儿,你刚才说张王氏是最低级的阴灵,难道鬼也有等级?”

“当然。”李清看着他,提醒说道:“你不要以为鬼物都是你今天见到的那样,如果你遇到的不是阴灵,而是怨灵,或是恶灵,今天你不一定有命在,怨灵已经可以使用阴气攻击,恶灵更是能够凝聚实体,法力低微的修行中人也未必是它们的对手”

李慕暗暗记在心中,以后遇到妖鬼之物,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好。

李清提醒他一番之后,又道:“不过妖鬼也不全是害人的邪魅,其中不乏有良善者,你无法分辨它们对你是否有恶意,平日里遇见,敬而远之便是。”

就算她不提醒,李慕也要对这些东西敬而远之,怎奈何他总是无意中遇上,张王氏的阴灵,还有那只会说话的狐狸

这时,李清又道:“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收集七情的方法,今日正是月望,每月月朔,月望,月晦之夕,乃是炼化七魄的最好时机,我现在教你制魄的口诀,从今夜开始,你便可以尝试凝魄”

李慕心中一喜,忙道:“谢谢头儿”

是夜,子时。

李慕盘膝坐于床上,五心向天,一边引导法力运转,一般低声喃喃:“素气九回,制魄邪奸,天兽守门,娇女执关,七魄和柔,与我相安,不得妄动,看察形源”

他的身体之中,红光微微隐现,最终彻底的融于肉体,消失不见。

清晨,李慕睡得正香,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歌声,几次三番,就算是用被子蒙着头也无济于事。

昨天修炼到后半夜,才刚刚睡下不久,即便是那女子的歌声婉转空灵,悦耳怡人,在李慕耳中,也和噪音无异。

他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走到院子里,对墙那边喊道:“大早上的,鬼叫什么,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说完,他愣了一下,瞬间清醒过来。

自从丢失了七魄,肉体失去了警觉之后,他每天早上都是睡到大中午,外面即便是再吵闹,他也毫无察觉,今天还是第一次被人吵醒!

岂不是说,他的第一魄已经在逐渐凝聚了?

没等李慕高兴,墙外便传来一道羞怒的声音,“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你是猪吗!”

感谢弹壳,雪儿,封七月,唐凝凝的盟主打赏,秋去东来风惋惜,社会DJ胖,自酌自饮自逍遥,记忆式、空白的万赏,盟主会在上架以后加更,还有很多书友的打赏不能一一列举,在这里一并感谢大家

第九章 新邻居

除了那恼怒的声音之外,李慕还感受到了一股愤怒的情绪。

他立刻施展导引之术,将那一丝愤怒之情吸引了过来,第二魄伏矢主意识,从愤怒中诞生,针对他的任何情绪都有用处,不能浪费。

对方扰民还有理了,李慕对着墙的另一面,说道:“我想睡到什么时辰就睡到什么时辰,你管我?”

女人顺着他的话道:“我在我家院子里唱曲,你管我!”

李慕试图和她讲道理:“我睡觉没有打扰别人,你打扰到我了。”

“为什么别人没有被打扰,偏偏打扰到你!”

事实证明,他试图和这个女人讲道理,本来就是错误的,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李清那么通情达理。

他将那女人的愤怒情绪全部导引了过来,然后美滋滋的回房补觉。

凝聚七魄极难,他只是迈出了一小步,补足睡眠之后,他还得出门助人为乐,继续收割喜悦情绪,争取在一个月内,将第一魄彻底的凝聚出来。

他回到房间,关好门窗,盖上被子,很快便再次入睡。

一墙之隔的院子,一名身材婀娜的美貌女子跺了跺脚,咬牙道:“气死我了!”

梳着双丫髻的少女从房间里面跑出来,问道:“小姐,怎么了,你刚才在和谁说话呢?”

“和一头猪!”

对面已经没有声音传来,柳含烟忿忿的说了一句,也没有了练嗓子的心思,问小丫鬟道:“东西都送到了吗?”

少女点了点头,说道:“就剩下我们左边的邻居了,我现在就去送。”

柳含烟挥了挥手,生气道:“那家不送了!”

“啊,为什么啊?”少女一脸疑惑。

她们刚刚搬到这里两天,想着两个外乡的弱女子,这里人生地不熟,平日里生活上或许会有多方不便,于是便买了些糕点果脯之类的小礼物,给左邻右舍送去一些,顺便和他们熟悉熟悉,以后遇到了什么事情,也好请人家帮忙。

周围的人都送了,唯独不送距离最近的邻居,少女有些想不明白。

柳含烟面无表情道:“不为什么,我说不送就不送。”

为了不打扰邻居,她巳时才开始练嗓子,寻常人卯时便开始起床忙碌,哪想着居然会有人睡到巳时,还说她唱歌是“鬼叫”,这口气,她怎么都忍不下,怎么可能再去送他礼物?

“哦”见小姐似乎心情不好,少女偷偷看了隔壁的院墙一眼,也不敢再问了。

李慕一觉睡到午时,顿觉神清气爽,这是他近几天睡的最舒服的一个觉,如果中途没有被人吵醒,那就更加完美了。

说起那个大早上唱歌的女人,李慕记得,隔壁那栋院子,以前一直都空置,不知道什么时候住了人过来,而且看起来还是个不好惹的,泼妇一样,李慕在和她短暂的交手中处于下风,只希望以后别再和她有什么牵扯。

他先将聊斋的部分初稿抄录了几遍,分别投给了几个书铺。

这些书铺的规矩大同小异,自投稿之日起,七日之后,可来书铺询问书稿是否被选用。

穷富武,修行更是一件烧钱的事情。

符纸朱砂本身的价格就不便宜,修行用到的上了年纪的天材地宝,更是天价,更何况李慕还想生活的好一些,仅凭他每个月五百的俸禄是不能保证这些的。

投完稿之后,李慕惯例性的在街上巡逻,抓住一切收集七情的机会。

虽说凝魄之路开局进展顺利,但李慕却从来都没有因此而松懈。

喜、怒、哀、惧、爱、恶、欲,此七情中,最容易获得的就是喜,他利用捕快的身份,惩恶杨善,捉奸除恶,也是收集别人喜悦和感激的捷径。

但除了喜之外,其余六情要怎么获得?

又要帮助别人获得喜悦和感激,又要让人对他产生愤怒、厌恶甚至恐惧,这是互相矛盾的,而哀情,李慕还没有任何头绪,最麻烦的是欲,他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人对他产生强烈的,足够的欲望这些事情只是想想就让他头疼不已。

即便是喜悦情绪的收集,也没有李慕预想的那么顺利。

阳丘县只是一个小城,城内并不是每天都有大事发生,县内没有重大案件发生的时候,捕快们其实都很闲,每天在街上象征性的巡逻两圈,便算是没有玩忽职守了。

今天没有熊孩子放风筝,也没有迷路的老妪,巷子里的那条土狗倒是还在,李慕花了几钱,买了一只鸡腿送给它,才从它身上导引到了少的可怜的喜悦之情。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依照这样的速度,恐怕他到时候还是得做鬼。

在街上巡逻了许久,没有找到助人为乐的机会,也没有碰到一只心愿未了的鬼,眼看着饭点到了,李慕只好先回家做饭。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碰巧隔壁的院门有人走出来。

那是一名面容丽质的女子,有着小巧的瓜子脸,双眸剪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年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不仅容貌出众,身材曲线更是婀娜曼妙,处处透着成熟的味道。

女子端着一个木盆,本来没有注意到李慕,但见他站在隔壁门前,从怀里取出钥匙的时候,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俏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

哗啦!

她将木盆里面的水泼到门外,险些溅到了李慕的脚上,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从里面跑出来,急忙道:“小姐,这些活让我干就行了”

女子将木盆放到她手上,对李慕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回院子。

李慕虽然并不认识这名女子,但从她对自己的态度,也不难猜出,早上在隔壁院子骂他的,应该就是她。

经过了早上的事情,两人虽然还没有正式认识,但梁子倒是先结下了。

他走到院子里,听到隔壁传来那少女清脆动听的声音。

“小姐,原来我们的邻居是一个捕快大人,以后就不用怕坏人欺负我们了”

女子冷哼一声,说道:“你就不怕他欺负你?”

少女不信道:“怎么可能,他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坏人,而且他长得那么好看”

李慕心道小丫鬟眼光不错,耳边就传来那女子的冷哼。

“哪有人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晚晚你记住,越是好看的男人,就越会骗人,有些人看着人模人样的,其实早上连床都起不来”

少女乖巧道:“哦,我知道了”

“”

李慕显然高估了那女人的胸怀,她的胸怀和她的胸根本就不成正比。

仅仅是因为邻里之间的一点小矛盾,就在背后诋毁污蔑他,那少女看起来这么单纯,果然被他给骗了。

“小姐,我们下午吃什么?”李慕心中愤愤不平时,又听到了少女的声音。

那女子随后说道:“你出去买点东西吃吧,不用管我。”

少女担忧道:“小姐,你又不吃饭啊”

那女子道:“下午吃饭容易发胖,我要保持身材。”

少女没有再说话了,随后李慕便听到一阵欢快的脚步,以及那女子的叮嘱:“你在外面吃饱了再回来,别让我看到,也别让我闻到”

隔壁院子没有声音传来了,李慕走进厨房,准备做饭。

他本来打算随便煮点粥,临时又改了主意。

他找来一块石板,清洗干净之后,放在院子里,用几块石头垫着,准备烤肉

第十章 来日必报

腌制好的牛肉,接触到炽热滚烫的石板,发出滋滋的声响,待薄薄的牛肉开始翻卷,再撒上特制的香料,一口咬下去,肉汁在口中迸溅

以前生病的时候,李慕只能吃清淡的流食,火锅,烤肉这些美食,对他来说都是触不可及的梦。

为了病情痊愈后能弥补这一段时间的损失,他做了充足的准备,各种美食食谱看了一大堆,某站某音上面的美食主播,更是关注了几十个。

独门腌制手法,加上秘制蘸料,这石板烤肉的味道十分不错,他立刻便不心疼肉钱和香料钱了。

当然,以他的收入,在吃饭上面花这么多钱,不能不说是奢侈浪费,但李慕这么做,也并不是完全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他向某个方向望了一眼,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略一思忖之后,又拿起扇子将香味向那个方向扇了扇

一墙之隔的小小院落,柳含烟从房间里走出来,问那少女道:“晚晚,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少女吸了吸鼻子,惊讶道:“小姐,什么味道,好香啊”

柳含烟深吸口气,一股诱人的香味直入肺腑,她好不容易才忍下去的饥饿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喉咙不受控制的动了动,她立刻转身走回房间,关好门窗,但那一股香味,却似乎并未被隔绝,依然在她的鼻间萦绕。

柳含烟再次走到院子里,羞恼道:“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香!”

少女抬手指了指隔壁的院子,说道:“小姐,好像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李慕刚刚将一块五花肉放在石板上烤,忽然心有所感,转头望向院墙的方向。

不远处的院墙上长出了两颗脑袋,那名美貌女子和俏丽丫鬟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一道目光充满愤怒,另一双眸子充满好奇。

美貌女子看着李慕,大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李慕一边吸收她的怒气,一边说道:“吃饭啊,看不出来吗?”

柳含烟当然知道他是吃饭,只是他吃饭便吃饭,偏偏弄得香气四溢,肉香味都飘到她的院子了,这让已经几个月不知肉味的她情何以堪?

柳含烟俏脸含煞,不客气道:“你到别处去吃!”

“凭什么?”李慕摇头道:“这里是我的家,我在我家吃饭怎么了?”

“你影响到我了!”柳含烟更加生气,用李慕早上的话反击。

“为什么没影响别人,偏偏影响到你?”李慕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心中期盼她的气可千万别消,第二魄能不能凝聚,可全靠她了

“你混蛋!”

“你胡搅蛮缠!”

“你是故意的!”

“我在自己家吃饭也有错了?”

“你就是为了报复!”

“今天早上的事情算是我不对,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要不我今天请两位姑娘吃饭”

小丫鬟面露喜色,看着石板上的烤肉,高兴道:“好啊好啊”

李慕顺便将她的喜悦之情导引过来。

柳含烟愤怒的看着他,说道:“我柳含烟就算是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一口你的东西!”

柳含烟在院子里气的跳脚,胸口起伏不定,脸色也微微涨红,喘息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少女抬起头,无辜道:“小姐,可是我觉得他说的也没错啊”

柳含烟生气的看着她:“你到底帮谁!”

“我当然帮小姐了”少女连忙帮她轻轻拍打胸口,说道:“小姐别生气,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

柳含烟胸口持续起伏,显然气的不轻,忽然扶着额头,说道:“晚晚,扶我回房休息,我感觉头有些晕”

隔壁终于没有声音传来了,李慕也吸引不到一点儿怒气,缓缓停下了导引之术。

本以为愤怒之情要比喜悦之情更加难获得,没想到女人生气起来这么容易,如果那名叫做柳含烟的女子,每天都对他这么生气,他的第二魄,岂不是比第一魄还更早的凝聚?

当然,凡是都需有度,李慕也不能抓住她一个人猛吸。

七情虽然是人之常情,却也伤身,大喜大悲大怒,都对身体无益,以李慕这种不加节制的吸法,会大大透支她的身体,没几天就会将她榨干,让她连床都起不来

适度的导引是为了修行,过度的压榨就是采阴补阳,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只能委屈委屈那位姑娘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李慕特意烤了满满一盘的肉,敲开了隔壁的院门。

开门的是那个鹅蛋脸,下巴有一些婴儿肥的小丫鬟,她看着李慕手里的烤肉,吞咽了几口口水,才怯怯的问道:“公子,您有什么事情吗?”

李慕微笑道:“在下李慕,是特地向柳姑娘赔礼道歉的,这是一点小小的礼物,希望她可以收下”

将那盘烤肉递给小丫鬟,李慕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一墙之隔的地方,小丫鬟推开柳含烟的房门,说道:“小姐,那位叫李慕的公子刚才过来赔礼道歉了,这是他送我们的”

柳含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拿走拿走,我不想看到他的东西!”

“哦”

小丫鬟低声应了一句,一个人来到了院子里,坐在石桌前,尝了一块五花肉后,小脸上的表情便停滞了。

“好,好次”

她双手端起盘子,又蹬蹬蹬的跑回了柳含烟的房间,说道:“小姐,你尝尝吧,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柳含烟瞥了她一眼,说道:“我不吃,只要是能吃的东西你都说好吃”

小丫鬟将筷子递给她,说道:“是真的,小姐,你尝尝嘛,就尝一片,尝一片是不会胖的”

柳含烟想要继续拒绝,但右手却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拿住筷子。

她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腹中早就饥饿难耐,眼前之物的香味,又一直撩拨着她的心思,在这股香味的引诱之下,她在这一瞬间,甚至忘记了自己要保持身材,忘记了那个可恶的捕快

她缓缓的伸出手,夹起了一片烤肉。

然后是第二片。

第三片。

“小姐,小姐”

“小姐,你吃完了”

“呜呜,小姐,我只吃了一片”

直到小丫鬟委屈中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柳含烟才骤然醒转。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终于意识到,她好不容易坚持了几个月的计划,就在刚才,彻底宣告失败。

她捂着自己的小腹,悲愤道:“姓李的,我和你势不两立,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

李慕站在院子里,看着隔壁那冲天的怒气,将它们一丝不漏的导引了过来。

他为了收集喜悦之情,不知费了多少心思,才收集到微薄的一点,从柳含烟这里获得的愤怒,已经超过了喜之情绪的两倍还多。

伏矢诞生于怒情,主管意识,是七魄中最为重要的一魄,对他而言,意义重大。

李慕将柳含烟的怒意尽数吸引,平复心情之后,对着隔壁院子的方向拱手躬身,诚挚的说道:“姑娘大恩,来日必报!”

第十一章 夜遇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亮,李慕便早早的起床。

第一魄和第二魄已经开始凝聚,警觉和意识在逐渐恢复,他整个人已经不像前两天那么浑浑噩噩。

洗漱之后,李慕直接来到了县衙。

虽说周捕头允许他带薪休假,但时间对李慕来说就是生命,他现在需要的是能够获取到七情,进而凝练七魄的机会,阳丘县发生的各种事件,都会汇总到县衙,在县衙守株待兔,总比他一个人在外面瞎晃效率更高。

七魄之事宜早不宜迟,人生而有七魄,正是因为有七魄护体,一般的邪物才无法靠近,没有七魄的李慕,对那些妖邪是不设防的。

夜路走多了,谁知道会不会遇到鬼。

早一日凝聚七魄,他便早一日脱离危险。

进了县衙,李慕敲开左侧一处衙房的门,伏案处理卷宗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看到他时,诧异道:“李慕,你怎么来了?”

李慕笑了笑,说道:“周捕头,我来报道。”

周捕头站起身,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李慕道:“已经好多了,闲着也是闲着,我来衙门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周捕头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真的不再休养休养了,就算你不来县衙,这一个月的俸禄,衙门还是会正常发给你的。”

“不休养了。”李慕不好意思的说道:“无功不受禄,整天待在家里,这钱我拿的也不踏实”

白嫖固然爽,但小命更重要。

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这是眼下李慕境况的真实写照。

“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胆小怕事,遇到事情能躲就躲”周捕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如果不是验魂法器没有反应,你也有以前的记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被什么妖物给夺舍了”

李慕心中一惊,看来自己的表现还是有些异常,脸上却露出笑容,说道:“上次就是在外面出的事,衙门不是比我家更安全吗”

周捕头愣了一下,然后才道:“你果然还是那个李慕,想回县衙就回来吧,现在衙门没有什么事情,你先回自己的值房,有差事的话,清姑娘会传你的。”

县衙分为外衙和内衙,内衙是县令大人的内宅,未经允许不得进入,外衙则是各官吏办事的地方,有十余个面积不大的值房。

李慕走到自己的值房外面,还没进门,便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顿响。

“大,大,大,他娘的,怎么又是小”这是张山颓废无比的声音。

李慕走进去,看到张山李肆和一名老吏围在桌前,他看了张山一眼,说道:“你们又骗老王的钱,不怕被头儿知道?”

张山看到李慕,脸上的表情松懈下来,说道:“你不说,我不说,老王不说,头儿怎么会知道?”

李慕看了看那老吏,说道:“老王,还不快回去,一会儿我们的头儿来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老王是县衙的书吏,在县衙几十年了,主要负责户籍的编纂,以及一些案件卷宗的整理,他年纪虽然大了,一颗好赌的心却还年轻,经常来这里和张山李肆赌钱,十次有九次是输了钱骂骂咧咧的回去的。

老王捡起桌上的十几枚铜钱,笑道:“是李慕啊,身体好些了吗,我听张山说,你被妖邪勾了魂儿”

“好些了好些了。”李慕对他挥了挥手,又道:“对了老王,你就在值房别乱走,一会儿我找你有事”

张山看着老王,挽留道:“哎,老王别走啊,再来两把”

“见好就收。”李慕瞥了瞥他,说道:“老王年纪大了,腿脚还不方便,赚钱不容易,你们别总是赢他的。”

“什么叫我们赢他”张山一脸不满的说道:“刚才我输了整整十四,老王今天的运气太好了”

李慕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头儿呢?”

“头儿刚才出去了。”张山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找头儿干什么?”

李清不在,李慕挥了挥手,说道:“算了,我找老王也是一样。”

老王在县衙不止管户籍,阳丘县百姓报案的卷宗资料,也都会由他经手,李慕想从里面找一些简单,没有危险,且难度不大的事情做,以寻找收集七情的机会。

转身离开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正在无聊摆弄骰子的张山,说道:“我陪你玩两把怎么样?”

“你?”张山愣了一下,诧异道:“你以前不是从来都不玩的吗?”

李慕道:“今天忽然想玩玩”

“好啊!”张山大喜,问道:“玩什么?”

李慕道:“就比大小吧。”

不多时,值房之中,就频繁传来张山的笑声。

“哈哈,一二三,小,我赢了!”

“五五六,大,我又赢了!”

“六六六,哈哈,你输我两!”

不一会儿的功夫,李慕便输了十几钱。衙门里的捕快平日里玩的也都是一钱一钱的小数额,输也输不了多少钱,其他人都当这是消遣,偶尔玩之,唯独张山乐此不疲。

赢了钱的张山,心情大悦,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李慕又递给他一枚铜钱,问道:“还玩吗?”

“不玩了,不玩了”张山收起骰子,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怎么回事,和你玩多了头晕,脚也有些软,下次,等下次再玩”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说好了,明天再继续,我先去找老王”

片刻后,另一间值房,老王抬起头,诧异的看着李慕,说道:“今儿个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李慕你居然会主动找活干?”

李慕不客气道:“少废话,快点帮我看看有没有。”

县衙的捕快衙役中,老王是和李慕三人厮混最多的,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李慕和他说话的语气也十分随便。

老王也并未察觉到异常,一边翻阅桌上的卷宗,一边道:“你等等啊,我找找”

翻了几页,他抽出一张纸,说道:“这里有一个,张家村出现了一桩怪事,几个村民家里的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死了,浑身一滴血都没有,县衙还没有派人去查,你要去吗?”

李慕毫不犹豫的说道:“下一个”

家畜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而死,这明显是妖鬼之类的东西干的,李慕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犯不着为了一点喜悦的情绪而把自己的命搭上。

老王继续搜寻,片刻后,又抽出一张纸,说道:“这儿还有一个,碧水湾附近的几名渔夫上报县衙,说碧水湾中有水鬼作怪,你要不要去看看”

“下一个!”

“张员外老爹刚下葬七天,坟就被人掘了,尸体也不翼而飞,你要不帮忙找找”

“停停停”李慕对老王做了一个手势,问道:“别总是妖啊鬼啊尸体的,你这里就没有正常人能查的案子吗?”

“这已经算是很正常的了。”老王摊了摊手,说道:“隔壁周县闹僵尸,一整条村子的人都尸变了,郡守大人正在召集附近各县修行者前去镇压,你要去吗?”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