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明明我才是你未来的妻子,却只能看着白姑娘去救你”

“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不管遇到什么危险,我想和你一起面对”

李慕看着柳含烟,却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

这一刻,他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

李慕并没有趁机吸取她的爱情,而是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问道:“可是这样,我们就不能经常见面了”

柳含烟抬起头,说道:“一年,我只跟着玉真子道长修行一年,一年之后,等我学会了纯阴之体的修行方法,我就会下山找你,那个时候,你娶我”

李慕道:“可是这一年,我们也不能每天晚上双修”

柳含烟将脑袋枕在他的胸口,轻声道:“一年而已,忍一忍,没什么的。”

李慕心中清楚,要说对双修的渴望,柳含烟其实比他更难以把持。

但主动提出去白云山修行的,却也是她。

她身上爱意弥漫,这一刻,李慕终于明白,李肆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喜欢是喜欢,爱是爱,喜欢是占有,爱是付出,喜欢是放肆和任性,爱是克制和包容

李肆曾经说过,李慕需要和柳含烟成婚之后,再相处几年,才会明白爱情的真谛。

楚江王所带来的生死危机,将这个时间,提前了几年。

李慕低下头,笑着问道:“你不怕你不在这一年,我在外面沾花惹草,喜欢上别的狐狸精吗?”

柳含烟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在李慕腰间狠狠的拧了一下,怒道:“你敢!”

李慕一翻手掌,手心处便出现了一个玉盒。

在柳含烟惊奇的眼神中,他将玉盒打开,取出里面的彩凤戒指,单膝跪地,抬头看着她,问道:“柳含烟姑娘,你愿意嫁给我吗?”

ps:写到这里,如果还有人觉得,这段情节,是在给你们喂屎放毒,那么真的不用再看下去了,作为作者,我发自内心的建议,真的发自内心,没有一点嘲讽或者别的意思,不要再看下去,不要再看下去,不要再看下去,这本书不适合你们,大家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去订阅不喂屎不放毒的书,它难道不香吗?

至于那些自己去臆测后面的情节和设定,反过来嘲讽作者的,消停些吧,最大的愚蠢,莫过于此

第80章 道钟【为盟主“古怪的火车”加更】

柳含烟怔怔的看着李慕,她还从未见过有人用这种方式求亲。

李慕半跪在地上,催促道:“快说你愿意啊”

柳含烟红着脸,小声道:“哪有你这样催的”

“你如果不愿意,我再去问问别人。”

“要死啊你”

片刻后,柳含烟依偎在李慕怀里,李慕揽着她纤细的腰肢,问道:“不去行不行啊?”

两个人的感情才刚刚升级,李慕实在是不舍得分离。

“我也不想去。”柳含烟轻叹口气,说道:“洞玄巅峰的强者,不是很厉害很厉害吗,如果能跟她修行一年,一定能学到很多在外面学不到的东西,到时候,说不定就是我保护你了”

这句话倒是没错,符派是道门六宗之一,传承底蕴深厚,有很多不传之神通,都是只有门内弟子才能修习的。

李慕和他阴阳双修,修行速度虽然不慢,但只有在名门大派,才能得到系统的修行指导,李慕目前,也只不过是野路子修行者而已。

只不过他的路子太野了,野到总是遭天谴,野到名门大派的弟子见了,也要绕着走。

还有一点,是李慕比较担心的。

柳含烟的修行速度,比李慕还要快一点,要是有一个洞玄巅峰的修行者,每天在身边指导她修行,一年之后,她超越李慕是必然的事情。

或许一年后她已经迈入了神通,李慕还在聚神徘徊。

那时候,他的家庭地位,可能会下降一位。

他舍不得柳含烟,却也知道,改变不了她的这个决定。

她本来就不是甘愿躲在男人背后受人保护的性子,楚江王一事,深深的刺激到了她,甚至让她不惜做出暂时和李慕分离的决定。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既然无法改变,李慕想了想,说道:“那我每个月去白云山看你一次。”

郡城距离白云山不算太远,一来一回,在算上温存的时间,最多三五日,每月三五日的假,郡丞大人是不会不批的。

柳含烟捏碎玉符,瞬息之后,玉真子便出现在院中。

她看着柳含烟,问道:“想好了吗?”

柳含烟问道:“成为符派弟子,可以成亲吗?”

玉真子点了点头,看着李慕,说道:“可以,你甚至可以和他一起进入宗门,可惜,大周朝廷应该不会同意。”

以前玄真子曾经邀请过李慕,但李慕拒绝了。

那个时候,他若是辞去公职,拜入符派,还是没有什么阻力的。

今非昔比,经过小玉一事之后,现在的李慕,是朝廷的形象宣传大使,不可能再这么随随便便的加入宗门。

了解到这些之后,柳含烟又对玉真子道:“我可以再留几天吗?”

玉真子道:“你想什么时候走,便什么什么走。”

玉真子对柳含烟十分宽容,她自己也是纯阴之体,对这种体质最熟悉,柳含烟跟着她修行,自然是最好的,她几十年的经验,可以让柳含烟少走很多弯路。

跟着她修行,甚至比和李慕双修更适合她。

当然,最好的情况还是,她跟玉真子修行一年,打好基础之后,再回来和李慕双修。

短暂的离别,只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一年而已

李慕只能用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

玉真子离开之后,柳含烟牵着李慕的手,说道:“这几天,你尽可能的吸收我的情绪,凝聚出最后一魄。”

李慕这才知道她强留几天的目的。

他抱着柳含烟,叹道:“你怎么这么傻”

柳含烟摇头道:“你一个人面对楚江王的时候,不也很傻吗?”

三天之后,柳含烟就要和玉真子去白云山,柳含烟给了晚晚两个选择,晚晚犹豫了很久,还是打算跟她一起去。

柳含烟也给了小白选择,她选择留在李慕身边。

李慕抱着小白,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以后的一年,就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小白用脑袋在李慕的胸口拱了拱,说道:“我会一直陪着恩公的。”

小白除了陪伴李慕之外,还有一个任务。

就是保证李慕的身边,除了她自己以外,不能有别的狐狸精。

这是柳含烟给她的任务。

柳含烟离开之后,云烟阁的事情,便要由张山一手负责。

这些日子来,他已经彻底融入了掌柜的角色。

据柳含烟所说,张山很有经商的天赋,对于账目,更是格外的敏感,明明没有读过书,在这方面的嗅觉,却比最高明的账房先生还要敏锐。

和张山李肆一起喝酒的时候,李慕从李肆口中意外得知,陈妙妙也要去符派修行,她凭借的是陈郡守的关系,据说陈郡守和第三脉的一名长老相交莫逆。

李慕诧异道:“她舍得离开你?”

平日里陈妙妙任何时候可是都腻着李肆的,听到这个消息,李慕甚至比听到柳含烟要去白云山还意外。

李肆摇了摇头,说道:“那天晚上,在楚江王面前,我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妙妙说,她要好好修行,以后回来保护我。”

张山啃着猪肘子,摇头道:“这姑娘真傻啊。”

“吃你的肘子吧。”李慕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懂什么,这叫做爱”

李肆可怜的看了张山一眼,摇头道:“和他说这些做什么,他这辈子应该是不会懂了”

四日后,白云山,白云峰。

白云峰是符派祖庭第一脉,也是实力最强的一脉,白云峰首座玉真子,修为已至洞玄巅峰,同辈之中,只是略逊色于掌教真人。

李慕此次也跟着玉真子一同过来,这是他第一次来符派祖庭,认清山门之后,日后再来,就轻车熟路了。

“见过首座师伯。”

白云峰顶,一座道宫之中,几名老者老妪,纷纷向玉真子行礼。

李慕站在殿中,看着这些造化高手,再看向玉真子时,几乎可以确定,她的年纪,绝对在百岁以上。

玉真子牵着柳含烟的手,对众人道:“这是本座此次下山,新收的弟子。”

说完,她又对柳含烟道,“这些都是你的师兄师姐。”

柳含烟看着白发苍苍的几人,行礼道:“柳含烟见过几位师兄师姐”

几人愣了一瞬之后,立刻道:“柳师妹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李慕来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玉真子在符派的辈分极高,和掌教平辈,还在各峰的造化境长老之上。

成为玉真子的弟子,意味着她和各峰长老平辈,比李清和韩哲这些年轻弟子,高了整整一辈,若是韩哲和李清以后遇到她,还得称呼一声师叔。

互相介绍一番之后,玉真子道:“含烟初来白云峰,你们谁有时间,带着她在峰上熟悉熟悉。”

一名老妪道:“弟子正好闲暇。”

柳含烟和这些比她大了不知多少岁的师兄师姐一起,显然很不习惯,匆匆的拉着李慕走出道宫。

一名年轻弟子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她时,愣了一下,疑惑问道:“这位师妹是新来的吗,看着有些陌生”

“放肆!”

一道厉呵从里面传来,那年轻弟子看着一名老者,颤声道:“师,师父”

老者沉着脸,大步走出来,说道:“不得无礼,这是柳师叔,还不快快行礼。”

年轻弟子愕然一瞬,便立刻低头道:“见过柳师叔”

“免礼免礼”

柳含烟挥了挥手,逃也似和拉着李慕走出去,徒留那年轻弟子在原地,表情茫然又震惊。

两人被那老妪领着,在白云峰转了一圈,熟悉此峰之后,老妪又指着前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说道:“那是我符派的主峰,柳师妹要不要去主峰看看?”

在白云峰上,被众多和她同龄,或是比她还大的弟子称作师叔,柳含烟浑身不自在,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便去主峰看看吧”

老妪招来一片祥云,李慕和柳含烟踏上祥云,缓缓的飞上了主峰。

李慕落地之后,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只悬在空中的巨钟。

那巨钟之上,有着古朴的花纹,一看便是有些年月的旧物,一道深深的裂纹,横亘钟体,李慕瞬间就意识到,这恐怕就是符派的那只道钟。

他正要跟着那老妪和柳含烟去前面的大殿,刚刚迈出一步,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鸣响。

李慕抬起头,看到那道钟开始剧烈的摇晃,似乎是在颤抖。

大殿前的广场之上,很快有弟子发现了这一幕。

“道钟又怎么了?”

“怎么晃得这么厉害?”

“我怎么觉得,道钟是在颤抖,它在害怕什么吗”

“不可能吧,什么东西,能让道钟害怕?”

李慕心里有些发虚,他总觉得,这道钟的晃动,好像和他有关系。

他试探性的抬起脚,还没有迈出去,便看到了让他惊愕万分的一幕。

那悬在空中的道钟,在李慕抬脚的一瞬间,颤抖更加剧烈,忽然挣脱了钟架,径直飞向云雾深处。

众弟子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许久,才有人愕然开口。

“道钟,跑了?”

第81章 赠礼

白云山主峰之上,道钟颤抖一番,直直的飞进了云雾深处,李慕整个人都看傻了。

广场前的符派弟子也傻了。

他们入派数年,数十年都没有见过的场景,在这近半年内,全都见过了。

道钟逃跑的瞬间,符派的各峰之上,就有流光冲天而起,隐入云雾,李慕连忙走到柳含烟和那老妪身边,“震惊”道:“发生什么事情,那口钟怎么跑了?”

老妪面色肃然,说道:“道钟有灵,不可能无缘无故生出异象,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让它害怕的东西,何方妖孽,胆大包天,竟敢闯入白云山”

她话音落下,云雾中一阵翻滚,那道钟再次出现。

几道人影护在它的身边,其中就有李慕见过一次的玄真子,以及玉真子,其余几人,身上气息晦涩,显然也是祖庭的至强者。

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从主峰的道宫中飞出,飞至道钟旁,轻抚道钟,似乎在小声说着什么。

这种感觉,像是小辈受了欺负,找到自家长辈撑腰一样。

李慕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悄悄躲在了老妪的身后。

仙风道骨的老者,和道钟说了几句之后,目光忽而望向下方。

视线的尽头,正是李慕。

那几名洞玄强者,视线也在李慕身上汇聚。

玉真子看了看李慕,又看了看道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对那仙风道骨的老者传音几句,老者目中浮现出了然之色,点头道:“道钟因他而裂,想必是钟灵察觉到了他的气息,心生惧意”

李慕被这些人盯的浑身发毛,心中暗自担心,到了符派的地盘,他们会不会逼自己赔钟,这里可不是郡衙,没有人在他背后撑腰

众人从天空中落下来,那老妪立刻躬身道:“见过掌教师伯,见过几位师叔。”

玉真子看着柳含烟,对众人介绍道:“这是我此次下山新收的徒儿。”

柳含烟连忙行礼:“柳含烟见过掌教师伯,见过几位师叔。”

仙风道骨的老者看向玉真子,笑道:“恭喜师妹终于得偿所愿,找到衣钵传人。”

另外几人也纷纷恭贺:“恭喜师姐。”

玉真子扫视他们一眼,问道:“就只是恭喜吗?”

一名中年人愣了一下,随后便意识到了什么,右手一翻,手心处出现一张符,他笑着将符递给柳含烟,说道:“初次见面,这是师叔的见面礼,柳师侄收下吧。”

这符之上,灵力运转,恐怕比吴波用过的那张符还要高级,

柳含烟看了看玉真子,玉真子点头道:“这金甲神兵符,可唤出第六境的神兵,虽然只是消耗品,但也是正阳子师叔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柳含烟收下符,说道:“谢谢正阳子师叔。”

玉真子看向另外一名年轻女子,说道:“这是丹霞峰的丹阳子师叔,丹阳子师叔的炼丹之术登峰造极,不逊色于丹鼎派。”

年轻女子伸出手,手心处出现了一个玉盒,这玉盒晶莹剔透,隐约可见其中躺着的一枚丹药。

她微微一笑,说道:“此丹是我近日练成,服下之后,可使容颜永驻,青春不老,又有淬体之用,能排出体内后天杂质,此后百毒不侵,万邪不扰”

玉真子接过玉盒,放在柳含烟手中,说道:“丹阳子师叔,一年也炼制不了几颗天品丹药,还不快谢谢她”

柳含烟收下玉盒,不好意思道:“谢谢丹阳子师叔。”

玉真子看向另一名老者,说道:“这位是紫云峰的玉泉子师叔,听说他前些日子,得到了一件天阶宝甲”

玉泉子苦笑一声,手上白光一闪,手心处出现了一件银丝软甲,说道:“此甲取自万妖国苦寒之地的千年蚕妖,可抵挡第六境全力一击,送给柳师侄防身”

虽说送出此甲,他心里也十分肉疼,但师姐已经点名要了,他也不能不给。

万一惹恼了她老人家,有事没事的叫自己出来,检验检验他的修为进境,当着所有弟子的面,时不时揍他一顿,他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玉真子师姐为了衣钵弟子,可是耗费了不少精力,这些年,找了不少纯阴之体,不是性别不符,就是年纪太大,更多的,是被父母弃养和溺死,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位,今日便是忍痛也得割肉。

柳含烟收下软甲,说道:“谢谢玉泉子师叔。”

玉真子又看向玄真子,说道:“这是青玄峰的玄真子师叔,玄真子师叔是为师的嫡系师弟,为师是看着他长大的,也是为师引他进入的修行之路”

玄真子本来已经掏出了一张符,听到玉真子此言,又默默的将之收了回去,指节白光一闪,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长剑。

玉泉子吃惊道:“你打算将青玄宝剑送出去!”

玄真子留恋的看着青玄剑,说道:“师姐觅得佳徒,师弟为她高兴,一把剑,算得了什么”

玉真子从他手中拿过青玄剑,说道:“算你还有些良心,含烟,还不快谢谢玄真子师叔?”

柳含烟接过宝剑,说道:“谢谢玄真子师叔”

李慕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这几人送的几样东西,愣是没有一样低于天阶的,李慕从郡衙地字阁里搬走的所有东西加起来,恐怕也抵不上其中一件。

这一趟白云山,果然没有白来。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酸涩。

符派重女轻男,也未免太过明显,当初玄真子邀请他的时候,只是随口一问,被李慕拒绝之后,也就没有下了。

若是李慕当初有柳含烟的待遇,恐怕他现在已经光荣的成为了一名符派弟子。

可惜符派没有一名纯阳之体的首座,需要他来继承衣钵,纯阳之体和纯阴之体诞生的概率虽然差不多,但因为民间重男轻女的思想,以及八字纯阴便是天煞孤星,会克父母亲人的愚昧观念,纯阴之体的女童,很少能存活下来。

玉真子最后看向那名仙风道骨的老者,说道:“这位是掌教师伯,他是一宗掌教,出手肯定会比首座师叔们大方”

老者摇了摇头,取出一枚玉石,说道:“这里面拓印了一页道页,看过一遍之后,就会消失,能不能领悟出道术,就看她的造化了”

道页,李慕心中暗自心惊,如今的道门六宗传承,全都来自于一本道经,道页,便是道经中的书页。

符派掌教说这张道页可以领悟出道术,想必应该是道经内卷的书页。

道术和神通虽然都是法术,但却有本质上的区别,神通需要修习领悟,是以自身的法力为基础,资质差些的,就算给他修行神通的方法,也无法学会。

道术是天地之力的运转,不需要修行,只要掌握真言手印,便拥有了打开天地大门的钥匙。

能让柳含烟领悟道页,说明他真正的将她当成了符派的内门弟子。

玉真子收下玉石,对柳含烟道:“还有几位师叔云游在外,等到他们回来了,我再带你一一拜见。”

柳含烟和几位首座一一认识之后,众人抬头望向那道钟,此钟还悬在天上,感受到李慕的视线,又向后躲了躲。

李慕伸出双手,说道:“我可什么都没干”

那老者无奈的一笑,说道:“道钟在这里近千年,早已孕育出了灵智,它因你所伤,自然也会惧怕你,你对它和善一些,他便不会再怕了”

“我试试吧”李慕点了点头,看着那道钟,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嗡!

道钟颤抖几下,再次飞起,隐没在云雾之中。

李慕脸上的笑容凝固,那老者摇了摇头,说道:“罢了,随它去吧。”

他们不再理会那道钟,反而将目光望向李慕,目光中蕴含奇异之力,这让李慕感觉,他好像被扒光了衣服,赤裸裸的站在人前一样。

“怎么会有这种天谴体质,简直闻所未闻。”

“他还是纯阳之体,莫非纯阳之体骂天,会遭到天谴?”

“既是天谴,为何会引动道钟鸣响,甚至让道钟裂纹”

“掌教师兄不是说,道钟的确感受到了新的道术,它承受不了那道术引动的天地之力,才会碎裂”

众人看着李慕,议论不休,最终还是符派掌教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天地之事,玄妙难懂,即便是我们,也只能窥到一丝,道钟裂纹,自会修复,无须在议论此事了。”

众人闻言,纷纷闭口。

天威难测,修道之人,感悟天道,顺应天道,这也是北郡那凶灵诞生之后,符派不愿出手的原因。

道钟裂纹,自然有其原因,背后或许暗含某种天道规律,不可妄议。

几位洞玄强者,看着李慕的目光,都颇为讶异。

即便是修行数十年,修为通玄,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

虽说他每次骂天都会遭到天谴,但这也算是天地对他的回应。

而这,是他们这些洞玄修行者梦寐以求的。

当他们也能如他一般,随随便便就能创造出道术,引来天地回应的时候,就是他们晋级超脱之时。

天谴,他们也想要啊

第82章 暂别

掌教真人开口之后,这些人似乎并没有让李慕赔钟的意思,也没有再研究他为什么总是遭到天谴。

李慕为自己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用再为柳含烟担忧。

柳含烟在白云山的情况,和李慕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预想到纯阴之体会比较吃香,却也没想到这么吃香。

她摇身一变,就成了年轻一辈弟子的师叔,收礼收到手软,连李慕看到都羡慕不已。

白云峰上,柳含烟将那张金甲神兵符,冰蚕软甲,以及那把青玄剑一同塞进李慕手中,说道:“我在门派,这些东西用不到,都给你吧。”

还是自己的女人知道心疼自己,不过李慕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是诸峰首座送给你的礼物,我拿着不太好。”

柳含烟道:“既然是送给我的,我就有处置它们的权力,我在宗门修行,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你不一样,整天和那些妖呀鬼呀的打交道,我不放心”

为了让柳含烟放心,李慕收下了那张符和软甲,将青玄剑留下,说道:“这把剑好像很贵重,你留在身边吧,你正好却缺一把佩剑”

李慕送给柳含烟的玉钗,不过是玄阶法宝,这青玄剑,显然是天阶之物,连玄真子送出都要肉疼不已,李慕若带走,被他知道,总归不好。

柳含烟看了看李慕手中的白乙,不满道:“不要我送你的剑,却要李捕头送你的”

李慕解释道:“这把剑我用的顺手了,再说,它里面还有剑魂,青玄剑太贵重,是符派宝物,我如果拿走,被玄真子道长知道,会怎么看?”

柳含烟不再坚持,却又说道:“正好有机会来符派,你不去看看李捕头吗?”

李慕道:“他早离开门派了。”

柳含烟目光望向他,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李慕解释道:“上次韩捕头下山,顺便提了一句。”

柳含烟撇嘴道:“李捕头的事情,你总是记得那么清”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顺着这个话题,李慕立刻道:“你和晚晚先去看看住处,既然来了白云山,我总得见一见韩哲”

韩哲在第五脉,所属青玄峰,走出白云峰道宫,李慕对那名老妪道:“晚辈在青玄峰有一位故友,前辈可不可以带我去青玄峰?”

老妪点了点头,架云带李慕来到另一座山峰。

带领李慕和柳含烟熟悉门派的老妪,也有造化修为,和郡守郡丞同阶。

符派作为道门六宗之一,门内强者无数,仅祖庭白云峰的造化强者,就有近十位。

七峰的首座,无一不是洞玄,掌教真人,更是第七境超脱,门内隐藏的强者,还不知有多少。

更别说,这只是符派祖庭,祖庭之外,还有众多分支,与祖庭同宗同源。

比之大周朝廷,这样的实力,稍显逊色,但无论是如今的大周还是前朝,都不愿意轻易得罪这些宗门。

来到青玄峰后,老妪遣了一名弟子通传,不一会儿,韩哲便从一座道宫内跑出来,秦师妹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你怎么来这里了?”看到李慕时,韩哲一脸喜色,问道:“难道你终于想通了,要拜入我符派?”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来送含烟的,顺便来看看你。”

“难道是柳姑娘拜入符派了?”韩哲诧异道:“她拜在哪一峰,哪位长老的门下了?”

李慕道:“白云峰,玉真子道长门下。”

“玉真子”韩哲摸了摸下巴,疑惑道:“白云峰的几位长老,我都听过啊,哪里有个叫玉真子的”

秦师妹惊愕的嘴唇微张,说道:“玉真子,白云峰的首座,不就是玉真子师伯祖?”

韩哲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看着李慕,震惊问道:“柳姑娘拜了玉真子师伯祖为师?”

李慕点了点头。

韩哲一脸的难以置信:“那她岂不是就是我们的师叔了?”

“理论上是这样。”

韩哲愣了好一会儿,才接受了这个事实,随后道:“原来他们说的,你傍上的那位有钱女子,就是柳姑娘,你终究还是选择了柳姑娘”

他长叹一声,说道:“想当年,我们三个还是一样的,现在李肆有妙妙姑娘,你有柳姑娘,唯独我身边”

李慕看了秦师妹,说道:“是身边不是还有秦师妹吗?”

秦师妹脸色一红,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说起这个,韩哲便有些苦恼,对秦师妹说道:“秦师兄曾经说过,让我监督你修行,你每天都这样跟在我身边,还哪有时间修行,这不是让我辜负秦师兄的托付吗?”

秦师妹生气的瞪了他一眼,咬牙道:“我这就去修行!”

看着秦师妹离开的背影,李慕无奈摇头。

那老妪看了韩哲一眼,面有异色。

好歹朋友一场,李慕终是不忍心看到他孤独终老,提醒道:“我的意思是,秦师妹做你的双修道侣怎么样?”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韩哲摇了摇头,说道:“秦师兄让我照顾她的,我怎么能找她做双修道侣,而且,就算我愿意,秦师妹也不一定愿意”

李慕道:“你不问问怎么知道她愿不愿意?”

韩哲愣了一下,问道:“这还能直接问吗?”

“为什么不能?”

“直接问的话,会不会太唐突了,难道你们平时都是直接问的?”

“不然呢?”

韩哲的感情经历一片空白,听了李慕的话之后,若有所悟,想了想,说道:“那我去问问郑师姐,看看她愿不愿意”

李慕改变了主意,让韩哲找到双修道侣,是对其他情商正常之人的最大不公。

李慕不打算再掺合他们的事情,接下来的两日,他在韩哲和秦师妹的作陪下,陪柳含烟游玩了两日,第三日一早,便准备下山回郡城。

他毕竟不是符派弟子,不好在这里久留,衙门那里,也有其他的公务。

白云峰上,柳含烟牵着李慕的手,说道:“我不在身边的时候,不许在外面沾花惹草,我会让小白看着你的。”

李慕保证道:“放心吧,除了你,别的花花草草,我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

柳含烟抱着他,说道:“我舍不得你”

李慕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说道:“我很快就会来看你的。”

虽然李慕也希望两个人能天天晚上双修,但她显然不想永远躲在李慕背后,纯阴之体,再加上良师的指导,符派的修行资源,能让她以后在修行路上,走的更远。

和依依不舍的柳含烟告别,李慕乘着飞舟,远远的看着她和晚晚站在白云峰上,最终消失在云雾里。

第83章 傀儡

郡城。

李慕推门而入,院子里空旷无比,少了柳含烟和晚晚,家里瞬时便少了一些生活的气息。

她们在的时候,李慕的感受还没有这么强烈,她们走了以后,李慕才发觉,家中有一位女主人,是多么的重要。

“恩公”

一道白影从内院跑出来,李慕俯下身,摸了摸小白的脑袋,说道:“以后你可以变回人身了。”

考虑到柳含烟的感受,小白在李慕面前,大多数时候,都是以原形出现,其实李慕知道,她很喜欢化成人形,穿漂亮衣服,戴漂亮首饰。

人类是万物灵长,这是这个世界所有族类的默认的事实。

因此,不管是什么妖物精怪,修行的最初目的,大都是化成人形。

小白化成人形,穿好衣服后,李慕道:“你去修行吧,我去做饭。”

小白走上来,说道:“我和恩公一起,等我学会以后,就可以自己给恩公做饭了。”

从一开始,小白对她的定位就很清楚。

她是来偿还李慕恩情的,洗衣做饭,暖床叠被,这些都是她应该做的。

李慕其实不习惯被人这么面面俱到的伺候,但这种报答恩情的习惯,根植于天狐一族的血脉中,小白什么都听他的,唯独在这些事情上一意孤行。

时间久了,李慕也就随她去了。

晚上的时候,李慕回到房间,小白已经帮他暖好了被窝,李慕走进房间,她才化为原形,将衣服叠好放在床头。

她化形不久,情商虽然还比不上成年人类,但似乎也知道,她化为人形的时候,是不能和李慕睡在一起的,柳姐姐会不开心,但只要化成原形就可以,哪怕是被恩公又摸又抱都没关系。

李慕早上醒来,小白早就起床了。

她将热水放在李慕的床头,说道:“恩公洗漱之后,就可以来吃早饭了。”

半年多以前,李慕从人手下救下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会有今日这一幕。

如果说晚晚是柳含烟的丫鬟,小白就是他的丫鬟,而且还是贴身的,洗衣做饭,暖床侍寝,只要是她能想到的,李慕都不用操心。

吃过早饭之后,小白主动的收拾碗筷,李慕则是去往郡衙。

阳县之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郡衙的奖励,李慕已经挑过了,朝廷答应的奖赏,却还迟迟没有下来。

一开始,为了消灭小玉,旧党之人,可是开出了天阶符和天阶丹药的至高悬赏,后来女皇陛下亲自下旨,免去了小玉的罪责,旧党的悬赏,自然也就作废。

但小玉能迷途知返,李慕在其中,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而且新党未经李慕同意,就将他打造成大周官场的形象大使,在三十六郡处处宣扬,招揽民心,凝聚民意,这代言费怎么也得结一下吧?

这还只是阳县的事情。

之后李慕智斗楚江王,身受重伤,救下了北郡郡城数万百姓,挽救了数万生命的同时,也为北郡,为朝廷,避免了一件极大的恶性事件发生,立下了不世之功。

若是楚江王的计划成功,必定会在三十六郡范围内掀起波澜,甚至会动摇当今女皇的根本地位。

如此功劳,李慕都替女皇陛下担心,她到底会赏自己什么好?

走在去郡衙的路上,李慕心里想着这些事情,忽而转过身,望向身后。

就在刚才,他忽然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像是被某种猛兽盯上一般,当他回头的时候,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他抬起手臂,看到手腕上寒毛直竖。

李慕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只不过,他并未前往郡衙,而是在街上巡逻了起来,一刻钟后,李慕巡逻到城门口,走出郡城,偏离了官道,走进荒野之中。

又一刻钟,他已经身处山中,周围没有一道人影。

李慕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后方,淡淡道:“出来吧。”

前方的空间一阵波动,一名背后背着三把长剑的消瘦老者站在不远处,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李慕其实并没有发现,只是他身体对于危险本能的警觉。

他离开郡城,来到这里,只是为了确定。

现在看来,他的警觉没有出错,果然有人在暗中窥视他。

李慕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老者咧嘴一笑,说道:“死人是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的。”

话音落下,老者身后的空间一阵诡异波动,出现了四名黑衣人影。

这四人身上穿着奇异的甲胄,表情木然,给李慕的感觉,不像是人类,反而像是野兽,并且是没有感情的野兽。

老者口中发出奇怪的声响,那四道黑衣人影,忽然向李慕冲了过来,四人的速度极快,甚至在原地出现了残影。

这种速度,已经超越了一般的神通修士。

这四人似乎没有灵智,除了速度快些之外,攻击手段十分单一,不过,从他们攻击的气势来看,李慕也不能硬接。

他以“者”字诀游走在四人之间,脑海中飞速运转。

李慕起初以为这是四只飞尸,但从他们的身体里,又没有感受到丝毫尸气。

他有千幻上人的记忆,很快就想到了这四人是什么东西。

“傀儡!”

傀儡和僵尸很像,但又有本质上的不同,僵尸没有灵魂,是死物,傀儡拥有灵魂,被封存在体内,僵尸可以凭借本能攻击,傀儡则需要主人操控。

僵尸诞生出灵智之后,也会有人类的情感,知道畏惧。

但傀儡不同,他们虽然有灵魂,但却没有自己的意识,无畏无惧,悍不畏死,魔道十宗,便有一宗,名为傀儡宗,善于炼制各种傀儡,外人很喜欢从他们手中购买傀儡,当成死士豢养。

身材消瘦的灰衣老者站在远处,意外道:“年纪不大,知道的不少啊”

这些傀儡的身体,经过特殊的炼制之后,本身就堪比法宝,白乙只是玄阶法宝,很难伤到他们。

四只傀儡,都堪比神通修士,以李慕目前的真实实力,要战胜他们,较为困难,更何况,还有一位境界不明的老者,站在远处虎视眈眈,李慕不打算过度的消耗法力。

不到万不得已,生死危机,他也不打算借助楚夫人的法力,使用道术。

他取出一张符,用法力催动之后,那符化作一个金光小剑,斩向灰衣老者。

这傀儡由老者操控,操控者身死,傀儡便会失去行动能力。

此符是李慕抢劫郡衙藏宝阁得来的,威力大概相当于造化境强者一击,可斩第五境以下的敌人。

这是李慕对着老者实力的试探。

“高阶剑符!”

老者没想到,北郡一个小小的捕快手中,竟然有如此重宝,这剑符的速度极快,且非常灵活,他狼狈闪躲了几下,金色小剑还是紧追不舍。

最终,老者一咬牙,一手掐诀,在那小剑追上来的时候,猛击自己的胸口,从他口中喷出一口血雾,血雾包裹住剑符,金色小剑上的光芒迅速暗淡,最终完全消失。

老者的脸色变的极度苍白,气息也萎靡了大半。

他低喝一声,两手结印,背上的三把长剑,忽然飞出,闪烁着灵光,向李慕绞杀而来。

李慕已经摸清了这老者的实力,最多只是神通,不到造化,他不慌不忙的又取出一张剑符,催动符,空中又出现了一把金光小剑,只听“锵”“锵”“锵”几声响,老者的三把飞剑灵光暗淡,倒飞而回,老者的气息又萎靡了几分。

老者大惊:“你还有剑符!”

金色小剑已经飞到他的面前,老者来不及犹豫,咬破舌尖,再次喷出一口精血,金色小剑上染了血污,金光暗淡,最终崩溃来开。

而那老者,在连续两次喷出精血后,身上的气息已经萎靡到了极点,他干脆坐在地上,全力驱使那四只傀儡。

四只傀儡速度暴增,以他们强悍的身体,若是抓住了李慕,恐怕会将他直接撕碎。

老者咬牙道:“我倒要看看,你的地阶符还有几张!”

李慕一翻手,手心处出现了一沓符,他扔出一张,头顶忽然出现一只虚幻的巨手,巨手向着四只傀儡按下,直接将四只傀儡按进了地底。

老者口中鲜血狂喷,用惊恐至极的目光看着李慕。

他心中怒骂,谁说这次的目标只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修为最高只是聚神的小捕快。

聚神倒是聚神了,但这聚神,也未免太财大气粗了。

地阶符一张又一张的扔,哪怕是符派的核心弟子,也不会这么浪费

李慕手上重新捏了一只剑符,看着那老者,问道:“是谁指使你来的?”

李慕是第一次见到这老者,自然也不可能得罪他,此人一见面便要他性命,背后一定有人指使。

目标信息有误,对其实力判断严重不足,老者不再恋战,身形疾退,李慕心念一动,白乙剑脱手而出,楚夫人的身影出现,飞快的追了过去

第84章 升职

楚夫人如今的修为,已经彻底稳固在魂境。

那灰衣老者,或许已是第四境巅峰,但在李慕两张地阶符的消耗下,精血大损,体内法力十不存一,楚夫人足够应对。

李慕将手里的一沓符又收回去,这其实就是其他宗派的修行者很少招惹符派弟子的原因。

数百上千年来,符派对于符的研究,已经登峰造极。

他们懂得如何用符引动天地之力,或是将长辈的神通,封印在符中,关键时刻拿出来对敌。

这样一来,敌手看似对阵的是符派弟子,实则对阵的是符派强者。

如果不是越高级别的符,需要的材料越珍贵,成符率越低,即便是符派集全宗之力,一年也画不出几张天阶符,道门六宗之首的位置,也轮不到玄宗来坐。

楚夫人很快就回来,而那灰衣老者,也只剩元神。

老者元神涣散,惊恐至极,不住道:“饶命,大人饶命!”

李慕再次问道:“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老者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接到任务,不知道幕后的雇主是谁”

李慕一直都在北郡,要说得罪过什么人或势力,魔宗算一个,毕竟,千幻上人和楚江王,或直接,或间接的死在他的手里,可这两件事情,只有少数几人知道,魔宗要算账,也是找郡守郡丞和郡尉,找不到李慕头上。

除此之外,他得罪的,就只有朝廷的旧党了。

那阳县县令之妻的兄长,吏部某侍郎,就是旧党中人。

阳县一事,因李慕而起,又因为李慕,使得旧党的阴谋落空,旧党中人记恨在心,暗中派出杀手来解决李慕,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只是询问的话,从这老者的口中,问不出什么消息。

李慕看了他一眼,对楚夫人道:“搜他的魂。”

楚夫人摇头道:“他的道行比我高深,我搜不了他的魂。”

李慕道:“无妨,我会教你的。”

正常情况下,搜魂这种事情,只能修行者搜凡人,高阶修行者搜低阶修行者,但也不是绝对,用一些邪道方法,也能做到例外。

对于想杀自己的人,李慕绝不会手软。

他直接抹去了这老者元神的神智,将千幻上人记忆中的魔宗搜魂之法,传给楚夫人。

楚夫人深吸口气,这老者没有灵智的元神,就被她吸进了体内,楚夫人进入白乙,李慕看了一眼已经不能行动的四名傀儡,将他们收入壶天世界,然后向郡城的方向走去。

快要走到城门口的时候,楚夫人通过白乙,将搜魂得到的一些信息传给李慕。

李慕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画面是灰衣老者的视角,一道穿着黑袍的身影,站在老者身前,嘶哑着声音道:“这名北郡的小捕快,让我家主人很不满,你要的东西,先给你一半,事成之后,再给你另一半”

李慕看不清那黑影的面容,只看出他的背有些佝偻,声音较为苍老。

仅仅通过这些信息,无法得知他的身份,但楚夫人却从这灰衣老者的记忆中,搜寻出了他的来历。

这灰衣老者来自中郡神都,大周朝堂所在,他幕后是何人指使,已经不言而喻。

郡衙。

李慕将四具傀儡摆在院子里,三位大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今日不知是何原因,林郡守,陈郡丞,以及沈郡尉都在郡衙。

林郡守问道:“问清楚是什么人所为了吗?”

李慕摇头道:“这只是几具没有意识的傀儡,真正的杀手已经死了,没有问出来谁是幕后指使,只知道那人来自神都,受人指使,来北郡暗杀我。”

“神都”陈郡丞阴着脸,说道:“他们已经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了吗?”

沈郡尉悠悠道:“看来,阳县一事,陛下民意攀升,让旧党的一些人很不满啊,不惜派人,数千里暗杀,幸好他们小看了你,没有派出造化境的杀手”

去了一趟白云山,此刻的李慕,身怀金甲神兵符,就算是造化境的高手前来,也只是送人头而已。

不过,旧党虽然有人对他不满,但说到底,李慕也只是一个小捕快,那些人不会舍得在他身上浪费更多的资源,不太可能会派出造化强者。

林郡守道:“此事,我会上书禀报陛下的。”

说完,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瓶,递给李慕,说道:“陛下的使者刚刚来了北郡,这瓶中有一枚造化丹,是陛下给你的赏赐。”

造化丹之名,李慕在各种典籍上已经看到过数次。

此丹为天阶上品,夺天地之造化,活死人,肉白骨,无论身受多么重的伤势,也无论伤的是身体还是魂魄元神,只要有一息尚存,服下此丹,便可修复肉体和元神的所有伤势,是最顶级的几种丹药之一。

拥有此丹,就等于拥有第二次生命。

若是当日李慕拥有此等丹药,小白的姥姥,便不会离她而去了。

只不过,此丹虽然功效逆天,但炼制此丹的材料,却十分珍稀,很多天材地宝,祖洲根本没有,有的生长在幽都鬼域,有的生长在万妖之国,还有的生长在四海水底,或是其他各洲才有的独特之物,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和代价,才能集齐。

不仅材料难以集齐,炼制此丹的难度也极大,丹鼎派顶级的炼丹大师,十次炼制造化丹中,能成功一次,已经十分难得。

种种原因的限制,导致造化丹十分稀少,说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李慕只是在书中听说,从未见过。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玉瓶,一阵沁人心脾的药香,从瓶中溢出,李慕注意到,林郡守三人,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李慕立刻将之收到壶天空间,这枚造化丹,是目前他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让他们吸一口丹香,李慕都觉得亏了。

女皇陛下果然大方,仅仅是阳县的事情,就赏赐了他一枚造化丹,他为郡城立下的功劳,可比阳县大了百倍千倍,她又会赏赐自己什么?

李慕想了想,发现以他的见识,根本想象不出来。

他看着林郡守,等着他揭晓答案。

林郡守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问道:“本官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那你为何盯着本官?”

李慕问道:“楚江王一事,陛下没有什么赏赐吗?”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