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律法之下,一视同仁,并不会因为此人年迈,就免去他的罪责。

行刑的捕快,都是修行者,知道怎么能让他最大程度的感受痛苦,但又不至于重伤致死。

“住手!”

最后一杖打完,才有急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李慕刚刚见过的两名刑部差役,陪同着一名中年人跑进来,中年人径直走到那老者的身边,发现老者已经晕了过去。

中年人脸色阴沉,说道:“是谁抢了我刑部的人?”

两名刑部差役指了指李慕。

中年人冷声道:“阻拦刑部办案,给我带走!”

张春走过来,问道:“你是何人?”

中年人倨傲道:“本官刑部主事,徐忠。”

“几品?”

“什么?”

张春脸色一沉,问道:“本官问你,你是几品官?”

徐忠愣了一下,说道:“九品。”

张春厉喝一声,问道:“九品小官,有何资格在本官面前称本官?”

徐忠怔立原地,虽说神都衙门,在神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但神都令,是正五品官员,神都尉,也有从六品,的确比他一个九品主事高得多。

没想到这个神都尉竟然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刑部,徐忠再次开口的时候,气势上先弱了两分,说道:“这是刑部先查的案子”

“此案本官已经审理完毕。”张春一指那晕过去的老者,说道:“此人为老不尊,当街猥亵女子在先,扰乱公堂在后,本官已经罚他二十杖,刑部若是觉得不够,可带回刑部再判”

徐忠张了张嘴,说道:“此案还有疑点,都尉大人这么快就判完,不觉得有些草率吗?”

张春一指院中百姓,问道:“本官审案之时,这些百姓皆在,你问问他们,此案可有疑点?”

徐忠沉着脸看向周围百姓,众人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不过下一刻,人群之中,就有声音传来。

“没有疑点!”

徐忠目光望过去,还没有找到开口之人,另一个方向,又有声音传来。

“我亲眼看到这老不死的轻薄那位姑娘!”

“这老家伙已经是惯犯了!”

“大人判的好,早就该这么判了!”

人群中传来数道声音,张春再次环顾众人,问道:“大家可有疑点?”

“没有!”

“没有!”

“没有!”

这一次,人群异口同声,声音整齐划一,似乎要将都衙的屋顶掀翻。

都衙外的几条街上,行人们纷纷抬起头,疑惑的望向都衙方向。

群情激愤,徐忠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临走之前,还吩咐那两名刑部衙役,将已经晕过去的老者抬走。

“谢谢捕头大人,谢谢都尉大人!”

那女子和壮汉,跪在地上,激动的对李慕和张春磕头跪拜。

张春轻轻抬手,一股轻柔的力量将两人托起,说道:“无须客气,这是本官应该做的。”

这一刻,李慕从两人和围观百姓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念力气息。

看来,这果然是一条修行的正道,神都之内,乌烟瘴气,若是能继续取得百姓的信任与爱戴,他不仅能很快将七魄圆满,修行速度,也不会弱于在白云山的柳含烟。

百姓们散去之后,包括王武和孙副捕头在内,衙门里的捕快们,脸上还隐隐有些激动的潮红。

在都衙这么久,他们什么时候有过如此扬眉吐气的时候?

一想到百姓们刚才异口同声的画面,他们刚刚平息的心情,又开始澎湃起来。

张春看着他们,说道:“你们记住,当你们愿意站在百姓身后的时候,百姓就愿意站在你们身后,民心,才是衙门背后最强大的力量。”

这一刻,李慕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正道的光。

怂归怂,遇到大事的时候,他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

众捕快离去之后,李慕想了想,问道:“如果刑部问责怎么办?”

张春不屑道:“刑部一位尚书,一位侍郎,五位郎中,五位员外郎,十个主事,他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刑部那些官员,整天没事吃饱了撑着,会替一个小小的、不入流的主事出头?”

李慕这才明白,难怪他刚才一反常态,霸气外露又慷慨激昂,原来是算准了刑部不会替一个小小的主事出头。

他果然还是李慕认识的张县令。

这时,张春闭目一番,忽然睁开眼睛,惊愕道:“本官的念力呢,本官那么多的念力哪去了?”

第4章 女皇的赏赐

大周官吏,在主持公道,为民做主,取得百姓的信任之后,百姓自然就会对他们生出念力。

这是道门和佛门都不具备的优势,也是一个国家能稳压这些宗派一头的根本。

那些百姓身上产生的念力,已经被李慕全部吸收,李慕脸上露出不好意思之色,说道:“下次一定给大人留点”

张春怒视着李慕,说道:“本官忙了这么久,好处全让你得了?”

李慕道:“这次没控制住,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还想有下次?”张春连连摆手,说道:“念力本官不要,你也别再给本官惹事,这次本官还能兜住,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我尽量”

“本官不要尽量,本官要你保证!”

“好好好,我保证”

李慕对他敷衍的保证了一句,对柳含烟的保证是保证,对张大人的保证,李慕实在是不能保证一定能保证。

毕竟,他可以保证不惹事,但不能保证事不惹他。

作为捕头,替百姓鸣不平,惩奸除恶,为民伸冤,这是他的职责,根本不能算作惹事

张春想了想,还是说道:“不行,你初来乍到,很多事情还不懂,本官还是要提醒提醒你,这神都,有哪些人和势力,绝对不能惹”

李慕想了想,问道:“旧党?”

张春问道:“你以为什么是旧党?”

对于新党旧党之事,李慕是从赵捕头口中听说的,说道:“以萧氏皇族为首的权贵,一直想让女皇还位于萧氏,致力于让女皇失去民心”

张春摇了摇头,说道:“新党旧党,是非黑白,并没有这么的简单,本官和你说不清楚,你以后就会看到了,总之,不管谁黑谁白,这两党中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妙,尤其是前皇族宗室弟子,以及当今女皇所在的周家”

“除了这两者,三省六部九寺,这些衙门,都不是我们都衙能够招惹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绝对不能招惹的,就是四大书院,当今朝廷,一半以上的官员,都出自书院,招惹书院,就是与整个朝廷为敌”

李慕听着听着,终于明白,作为神都衙的捕头,他有两个不能招惹。

这也不能招惹,那也不能招惹。

难怪都衙之内,平日里神都令和神都丞都不见踪影,因为若是都衙不出事情,他们在这里也没用,若是都衙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大概率也扛不住,所以留下一个神都尉来背锅。

从张大人这里,李慕对于神都的局势,倒是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

旧党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这其中,有想重新夺回皇权的萧氏宗室,也有功勋卓著的元老重臣,以及某些思维激进的年轻官员。

他们都觉得女子做皇帝不妥,但所采取的方式,却截然不同。

有些人保守,有些人激进,保守者希望和平夺权,激进者,在神都和三十六郡挑起争端,试图用挑拨民心的方式,毁掉女皇的执政根基。

至于新党,则是以周家为首的朝中官员势力。

周家是女皇的母族,当初借势让女皇上位,周家便在背后出了不少力,女皇上位之后,更是一跃成为大周最为显贵的家族,一时间吸引了不少趋炎附势的官员,迅速壮大起朝中势力。

以周家为首的新党,除了绝对的拥护女皇之外,还想要女皇退位之后,将皇位传给周氏子弟,这是旧党与新党最激烈,也是最不可调和的矛盾。

李慕虽然对女子当皇帝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但武则天最后也是还位于李氏,当今女皇只不过是夺权,周家却是想要窃国。

得知这些之后,李慕反倒有些同情宫中那位女帝。

他虽然是大周掌权者,但朝中势力,基本被新旧两党瓜分,旧党反对她,新党支持她,但究其根底,是想要借她之手,从萧氏手中窃国

张春见李慕有些走神,重咳一声,问道:“记住本官刚才说的话了吗?”

李慕点了点头:“记住了。”

张春道:“那你说说,在这神都,哪些人和势力不能惹?”

李慕重复一遍道:“三省六部九寺,四大书院,皇族宗室,周家,都不能招惹。”

张春点了点头,心里暂时松了口气,但不知为何,李慕越是如此保证,他的心里,反而越是不安。

那刑部主事离开之后,都衙一片的风平浪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李慕心中疑惑,以旧党对他千里追杀的决心,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刑部算是旧党的激进派,如果北郡的刺杀之事,真的和旧党有关,李慕绝对是刑部的目标,就凭他对刑部之人亮出兵刃,就有无数借题发挥的角度。

但刑部什么表示也没有,他初来神都,本来想将此事当成是一个契机,试探试探旧党的同时,顺便摸一摸女皇的态度。

结果不仅旧党没有试探到,女皇也没摸到。

李慕仔细思考之后,猜测女皇陛下日理万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小事,她或许已经忘记了,刚刚将一个北郡的小捕快,调到了王都

这对想要抱大腿的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还需要等待机会,让女皇注意到自己的机会。

皇宫。

某处幽深的宫殿。

帘幕之后,有威严的声音道:“为百姓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公道开路者,不可令其困顿与荆棘,这是他说的?”

年轻女官站在帘幕前,说道:“他今日刚到神都,不过半个时辰,便从刑部手下抢了这桩案子,有不少百姓亲眼目睹”

“再看看吧,适当时候,可吸引他入内卫。”威严的声音顿了顿,问道:“北郡刺杀一事,查的如何了?”

年轻女官低下头,没有开口。

女皇问道:“查到了?”

年轻女官道:“查到了。”

一道视线从帘幕后射出,在年轻女官脸上扫过,片刻后,才有冷厉的声音缓缓传来:“告诉他们,再有下次,朕不会留情。”

年轻女官躬身道:“遵旨。”

帘幕后的声音沉默了片刻,再次问道:“那小吏叫李慕是吧?”

女官垂手道:“是。”

帘幕后的声音道:“不惧天地,不畏权势,朕希望,他能够是为百姓抱薪,为公道开路者,传朕口谕”

神都衙门。

偏堂之内,两人正在品茶。

张春沏了杯茶,问道:“味道如何?”

李慕虽不懂茶,但却知道,在张大人还是阳丘县令的时候,就喜欢喝茶,他的茶,自然不会是普通俗物,说道:“好茶!”

这神都衙门,有三位长官,但常驻的,只有神都尉。

这是因为,神都令和神都丞换的太频繁,后来干脆由其他官员兼着,这些官员平时忙着本职,不想也不会来这里,只留一个神都尉在都衙,处理一些日常的琐事。

神都尉,如果忽略神都二字,在其他郡,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县尉,县衙中的其他事情不用管,追凶捕盗,审案断案,这种累人的活,一般都是县尉来干。

阳丘县只是一个小县,没有县丞,也没有县尉,那时候的张县令,没有人分担职务,除了要管税收,教化,经济之外,还要管治安。

调到神都之后,不是一县主官,他就清闲了许多,有空拉着李慕一起品茶。

李慕一边喝茶,一边听他抱怨。

“这神都听着好,但其实不如阳丘县,在阳丘县,本官说什么就是什么,在神都,见了人就得装孙子”

“不仅要装孙子,这神都的东西,还贵的要命,一碗普通的素面,居然也敢要十钱,本官本来还想等干上几年,在神都买一座宅子,算一算才知道,以本官的俸禄,干上几年,只能买个茅房”

李慕对他表示同情。

在神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连柳含烟都买不起宅子,更别说只拿死俸禄的官员。

修行者想要弄到金银之物,并不算太难,但大周官吏,却被朝廷的条框所限制,只能断绝发财的念头。

李慕一杯没有喝完,孙副捕头忽然跑进来禀报,说是宫中来人。

两人不敢耽误,立刻走出偏堂。

都衙的院子里,站着一道身影。

正是送李慕来神都的那名风韵女子。

风韵女子看了李慕一眼,说道:“陛下口谕,好好听着”

张春和李慕挺直身体,站在院中。

李慕正疑惑,女皇陛下会传什么旨意,和他有没有关系,便听到那风韵女子道:“神都衙捕头李慕,惩奸除恶,为民伸冤,遏神都不正之风,赐宅院一座,婢女八名”

李慕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女皇陛下并没有注意到他,没想到此事才刚发生不到一个时辰,居然连赏赐都下来了

张春在也愣在了那里。

连作为捕头的李慕,都得到了这么重的赏赐,又是宅院,又是婢女的,他作为都尉,此案的真正功臣,岂不是会赏赐更多?

他屏息凝神,生怕漏掉了那女子的一个字。

然而,那风韵女子说完李慕之后,就没有再开口了。

张春抬起头,疑惑问道:“下面呢?”

风韵女子摇了摇头,说道:“没了。”

第5章 一石四鸟

张春有些难以接受。

下面怎么就没了呢?

神都尉是他,为百姓主持公道的是他,独自面对刑部压力的也是他,女皇却唯独赏了李慕,连提都没提到他,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就算是不要宅子,八名侍女也行啊

听了风韵女子的话,李慕心中一喜。

当然,他不是高兴那八名婢女,而是他刚来神都一个多时辰,就得到了这样的赏赐,说明他已经走进了女皇的视线,距离抱上这条大腿的路,又近了一步。

这次的赏赐是宅子婢女,下一次,或许就是修行资源了。

李慕拱手躬身道:“谢陛下。”

普通百姓见皇帝需要跪拜,修行者只敬天地,不跪皇权。

然后他才对风韵女子道:“这位姐姐,可不可请陛下收回那几名婢女?”

风韵女子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你不想要?”

如果让柳含烟知道,她在白云山刻苦修行,李慕在神都养着八名侍女,恐怕醋坛子会直接碎掉。

在神都这些日子,李慕身边,有小白一个就够了。

李慕不好意思说家里管得严,只好道:“我俸禄微薄,家里养不起那么多人。”

风韵女子问道:“宅子要不要?”

李慕立刻道:“要,当然要。”

没有宅子,以后柳含烟和晚晚来了,住在哪里,这个赏赐,为李慕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风韵女子点了点头,说道:“我回宫会禀明陛下的。”

李慕送她走出都衙,风韵女子脚步忽然一顿,压低声音道:“小心周家。”

李慕闻言一怔,正要再问,风韵女子已经走远。

“周家”

李慕喃喃一句,周家是女皇的亲族,是如今神都,权势最盛的家族,周家及仰仗周家生存的官员,与旧党博弈数年,牢牢的把控着整个朝堂。

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醒李慕,小心周家,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按理说,李慕得罪了旧党,以致于遭到暗杀,她就算是提醒李慕,也应该是提醒他小心旧党,而不是周家。

除非,北郡的暗杀,是周家或是新党做的。

李慕回想起那杀手记忆中的一幕,雇佣那老者来北郡杀他的黑袍人,口称“我家主人”,也就是说,那黑袍的主人,就是雇凶杀李慕的幕后黑手。

李慕起初以为这是旧党中人所为,毕竟,李慕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他们有足够的作案动机和理由。

风韵女子的提醒,让李慕的想法发生了一些改变。

如果那幕后黑手,是周家或是新党的人呢?

毕竟,经过那件事情之后,李慕在所有人眼中,都会是坚定的女皇党,若是他被暗杀,没有人会怀疑新党,不管是不是旧党所为,这口锅他们想背也得背,不想背也得背。

到时候,新党再借题发挥,很容易借着此事,给旧党一记重击。

李慕以前没有这么想过,经风韵女子提醒之后,他隐隐觉得,那件事情,或许更可能是新党的阴谋。

王武和张大人说的果然没错,神都的水,深不可测

李慕回到都衙院子里的时候,看到张大人还站在原地,表情木然。

看到他这副模样,李慕心中其实挺不好意思的。

毕竟,整件案子,其实他才是出力最多的人。

李慕只是将人从刑部手里抢回来,具体怎么判,却是他的事情。

到头来,他承受着最大的压力,却什么都没捞到,念力,宅子,侍女,都是李慕的,换做任何人,恐怕心里都不会平衡,心胸狭隘的,以后免不了要给李慕小鞋穿。

李慕走到他身边,安慰道:“大人不要灰心,下次陛下一定会想起你的”

张春转过身,说道:“本官想一个人静静,两个时辰之内,不要让本官看到你。”

都尉大人想要静静,李慕只好离开都衙,正好看到王武和一群捕快走出来。

众人纷纷对李慕躬身行礼:“头儿好!”

李慕问道:“你们去哪里?”

王武笑道:“我们准备出去吃饭,头儿要不要一起?”

“走吧。”李慕挥了挥手,说道:“今天我请客,地方你们选,多少都算我的。”

“头儿大方!”

“飘香楼,飘香楼!”

“必须飘香楼!”

众捕快发出一阵起哄声,孙副捕头把脸一沉,训斥道:“你们所有人的俸禄加起来,都不够去飘香楼吃一顿的,街口的面馆,爱吃不吃”

众人虽然嘴上嚷嚷着飘香楼,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街口的面馆。

一碗面十钱,比北郡的贵了不少,不过十几个人加起来,也不过一钱多。

李慕倒也没有大方的坚持飘香楼,不是他舍不得钱,而是相比于酒楼的气氛,街头的面摊,没有那么多约束,更能增进彼此之间的距离。

他来都衙的第一天,请众人吃饭,本来就是想要和手下的捕快们拉近距离的。

北郡郡城的捕头捕快加起来,有数十名,神都衙的实际管辖范围,比阳丘县还小,捕快人数和县衙差不多,有捕头一名,副捕头一名,捕快十六名,算上李慕和孙副捕头,有六名修行者,修为皆是聚神,其余十人,如王武这般,都是从小在神都长大,继承祖业,不曾修行过的普通人。

孙副捕头坐下之后,面露愧疚之色,对李慕拱了拱手,说道:“刚才对李捕头不敬,孙某在这里给李捕头赔罪,希望您不要介意”

一开始他对于朝廷空降一个捕头,抢了原本是他的位置,还心怀芥蒂,但亲眼看到刚才的一幕后,这份胆气,他不得不服。

换做是他,他一定会假装没看到,都衙和刑部,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李慕轻轻抚摸着怀里的小白,对孙副捕头笑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孙捕头端起碗,说道:“属下以茶代酒,敬李捕头一杯。”

周围的其他捕快,也纷纷喊起来。

“头儿真男人!”

“我们什么时候在刑部的人面前扬眉吐气过?”

“打那老家伙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啊,看的我都想动手!”

因为神都的官衙太多,都衙在神都,存在感极为薄弱,薄弱到很多人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衙门存在。

以前的他们,遇到事情,都是避之不及,从来没有体会过众多百姓站在他们身后,为他们助威呐喊的感受。

虽然这一切都不是因为他们,但作为都衙捕快,不妨碍他们共享这份荣光。

“面来了”

面馆的老板微笑着端来几碗面,王武拿起筷子,奇怪道:“今天的面分量怎么这么足?”

面馆老板笑道:“刚才小老儿在都衙,看到大人们惩治那恶徒,心里头开心,大人们尽管吃,今天这面不收钱”

隔壁卤肉铺的老板,端来一大盆卤好的牛肉,笑着说道:“光吃面,没有肉怎么行,锅里还有肉,大人们不够了再来拿,今天这肉也不收钱”

这处街口距离都衙很近,刚才进都衙看热闹的人不少,一群捕快坐在这里,很快就引起了周围摊贩的主意。

“大人,这是小店的糕点果脯,你们一定尝尝!”

“这框苹果,大人们一会儿走的时候分一分”

“小二,快去给大人们送几坛酒,那坛二十年的女儿红也带上”

众捕快们看着桌上堆着的满满的,周围百姓自己送上来的东西,面面相觑。

孙副捕头脸色尴尬,摇头道:“惭愧啊,这本就是衙门应该做的事情,在百姓眼里,反倒成了稀罕事”

李慕拿起筷子,说道:“吃吧,以后做事的时候,记得想想这些百姓。”

他看到的,不仅仅是桌上摆着的,百姓们的心意。

还有他们身上的念力。

为民做主者,民信之。

百姓的信念之力,才是修行最快的捷径。

众捕快低头默默吃面,没有一个人说话,表情若有所思。

李慕不期待经此一事,就让他们变成不畏强权的直吏,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是想让他们感受到,这种属于集体的荣誉,在他们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吃完了面,李慕坚持付钱,但没有一家店铺愿意收。

面摊老板摇了摇头,说道:“大人,今天这钱,小老儿真不能收,要不然,会被大家戳脊梁骨的”

李慕坚持无果,便没有再坚持,对众人称谢之后,抱着小白,回了都衙,临走的时候,还被酒肆掌柜硬塞了一小坛女儿红。

新旧两党三年党争,将神都搅的乌烟瘴气,受苦的,只是底层的百姓。

这份本应就有的正义,在他们看来,却是如此的珍贵。

作为神都衙的捕头,他必须做些改变。

为了正义和公道,也为了修行。

踏入聚神之后,即便是有灵玉的辅助,他的修行速度,还是慢了下来,直到今日,获取到这些神都百姓的念力,他原本运转晦涩的法力,才有了一丝加速运转的迹象。

不管新党,也不管旧党,他只做他作为神都衙捕头,应该做的事情。

为民请命,惩强除恶,维护正义与公道,这是他应该做的。

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能获得百姓爱戴,凝聚最后一魄。

在这个过程中,吸收念力,走上修行捷径。

顺便帮女皇陛下凝聚民心,抱上这条大周最白的大腿。

一石四鸟,岂不美哉?

第6章 李府

女皇陛下赏赐的宅子,也不知道在哪里,面积多大,什么时候给,今天晚上,李慕还是得和小白在都衙的小房间里挤一挤。

回到都衙,李慕刚刚走进院子,就看到张大人从偏堂走出来,看到李慕时,又扭头走了进去。

他是真正的英雄,没有他,李慕一个人是改变不了什么的。

虽然李慕心里,也为这位真正的英雄鸣不平,但圣心难测,这赏不赏赐的事情,他也不能替女皇做决定。

回到小院里,关上院门,小白回到房间,化成人形,在房间里忙忙碌碌,很快就铺好了被褥,将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

这本就是一个人住的房间,连床都是一张单人小床,只能勉强让一个人睡下。

好在小白睡觉的时候,就会变成本体,蜷缩在李慕身旁,不占地方。

李慕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道:“再委屈几天,我们很快就有大房子住了。”

小白依偎在他身上,小声道:“和恩公在一起,多小的房子我都愿意。”

小白还是天真,颇有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样子,天色已晚,来神都的第一天,李慕没有修行的心思,很早就抱着小白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李慕刚刚起床,洗漱完毕之后,在都衙再次见到了那名风韵女子。

她将一沓厚厚的纸张递给李慕,说道:“这是地契和房契,我现在带你去陛下赐你的宅子。”

李慕打开房契看了看,意外的发现,这居然是一座五进五出的大宅子。

神都寸土寸金,能在这里拥有一座三进三出的宅子,已经算得上是富商巨贾,五进五出,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拥有的。

这样的宅子,别说住他和小白,就算是加上柳含烟和晚晚之后,还能住下不少。

皇城位于神都正中,旁边是南北两苑,南苑住着皇室勋贵,北苑是朝中官员,环绕在皇城之外,是一百余坊,居住着普通百姓。

女皇赏给李慕的宅子,就在北苑。

李慕本想邀请张大人一起去看看,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走在街上,李慕问那风韵女子道:“请问您怎么称呼?”

认识也有几天,李慕和她说过的话,两只手都数的过来,到现在只知道她是女皇内卫,更多的就不清楚了。

风韵女子道:“你可以叫我梅大人。”

李慕微笑说道:“多谢梅姐姐一路护送。”

梅大人看了他一眼,意外到:“之前怎么没发现,你的小嘴还挺甜的”

一声“姐姐”,显然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梅大人看着他,问道:“陛下赏你的侍女,你真的不要?”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不要。”

梅大人道:“你可想好,那几名婢女,各个都是人间绝色。”

李慕道:“那就更不能要了。”

梅大人诧异道:“莫非,你不喜欢女子?”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美色会分散我对修行的注意,陛下的恩典,李慕心领。”

梅大人面有异色,说道:“年纪轻轻,就能抵抗住美色的诱惑,陛下果然没有看错人。”

认识柳含烟之后,李慕对美色就大为免疫,惦记着柳含烟的纯阴,他对别的女人,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即便是白送上门的,他也不舍得浪费元阳。

他想了想,问道:“梅姐姐昨天说的,让我小心周家,是什么意思?”

这一次,梅大人并没有再多言。

李慕继续问道:“北郡刺杀之事,是周家和新党指使的吧?”

梅大人依旧没有说话。

她此时的沉默,便代表默认了。

走了一段,见李慕沉默不语,梅大人想了想,又再次开口,说道:“陛下对你寄予厚望,只要你自身行的正,在神都,不管发生了什么,陛下都会护着你的,你是陛下的人,不管是新党还是旧党,都动不了你。”

李慕微微错愕,问道:“陛下对我寄予厚望?”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捕头,女皇陛下,能对他寄予什么厚望?

梅大人点了点头,说道:“无论是北郡之事,还是你刚来神都做的事情,都让陛下对你另眼相看,大周内忧外患重重,陛下希望你能成为百姓的抱薪者,公道的开路者”

李慕没想到女皇陛下对他居然如此重视,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抱上了这条大腿?

只要女皇还坐在那个位置,就没有人敢动李慕的位置。

如此一来,他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干了。

他抱了抱拳,说道:“李慕定不负陛下期望”

为了让李慕安心,梅大人继续说道:“只要你能坚守本心,忠于陛下,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能成为陛下的内卫,到时候,你将会拥有更大的权势,也能拥有数不尽的修行资源”

内卫是女皇的近卫,成为内卫,自然能在最大的程度获取她的信任,从而得到更多好处。

李慕想了想,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他所见的内卫,都是女子,没有男子,这让他有些担心,问道:“成为内卫,需要净身吗?”

风韵女子笑看着他,说道:“如果你愿意,也不是不可以。”

从梅大人这里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之后,李慕放下了心,内卫的权力更大,能做的事情也更多,如果能立下功劳,说不定有机会进入女皇的内库挑选赏赐,他对此期待不已。

他本以为来到神都,衙门的赏赐会更加高级,从张大人口中得知,都衙在神都地位极低,藏宝阁内,只有一些玄阶符,黄阶丹药,破损的法宝,以及低阶灵玉

没想到,神都衙是如此的穷困,甚至还不如李慕的身家丰厚,幸好他背后还有一位大周最富的富婆,出手大方无比,只要能让她满意,连造化丹这种天阶丹药她都毫不吝啬,更别说是其他东西。

来到位于北苑的这座宅院之后,李慕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她的大方。

称之为宅院,其实更像是府邸,以神都的地价,以及这府邸的位置,恐怕以李慕和柳含烟如今的全部身家,也买不下这样的一座宅子。

当然,在神都,北苑的宅子,几乎都是官邸,也不是仅仅用钱就能买到的。

这府邸的门上贴着封条,风韵女子挥了挥手,那老旧的封条便自己揭开,她看着李慕,解释道:“这里原本是一座官邸,后来那官员出事,府邸被朝廷查抄,至今已有十多年没有人居住了”

女皇陛下上位才三年,十多年前,应该是旧朝时的事情了。

梅大人道:“倒是巧了,你也姓李,这官邸的原主人也姓李,只不过他的下场不太好,希望你不要步他的后尘。”

李慕抬头看了看,发现这里的牌匾还在,只是已经生了很多尘土,上面写着“李府”两个大字。

梅大人站在府门前,说道:“好了,我先回宫,你不要那些婢女,就得自己打扫这么大的府邸了。”

送走了梅大人之后,李慕和小白走进府邸,长舒了口气,说道:“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李慕和小白都在打扫这里。

这宅邸荒废了十多年,院子里已经长满了杂草,屋内也满是灰尘,李慕让楚夫人驱使白乙除草,自己双手掐诀,院内忽然起了一阵微风,将各个角落的尘土打扫干净,之后再施展唤雨之术,将整座宅子洗刷了一遍。

小白拿着抹布,在房间里面忙活。

这宅子看着脏了一些,但却并不破败,朝廷贴在这里的封条,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这里不受风雨的侵蚀。

宅子中,各个房间所用的家具,也都是上等木料,十年不腐,擦过之后,如同新的一样。

如此倒是省的李慕更换,就连外面的牌匾,他都直接保留了下来。

和小白忙到晚上,连饭也没顾得上吃,才终于将府邸彻底打扫了一遍,府邸上下,焕然一新。

白天的时候,李慕外出了一趟,买好了锅碗瓢盆等厨房用具,又买了些米面蔬菜,晚上下厨做了几道小菜,又拿出那坛酒肆老板塞给他的女儿红,算是和小白庆祝乔迁。

小白平日里不怎么喝酒,今天晚上也破天荒的喝了一些,迷迷糊糊钻进李慕被窝时,忘记了变回原形。

清晨,李慕睁开眼睛,看到小白趴在他的胸口,睡的正香。

她平时比李慕起的更早,或许是因为昨天喝了酒的缘故,一直睡到现在。

李慕看着她熟睡的娇俏样子,不想吵醒她,正要悄悄下床,她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

她看了看李慕,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连忙道:“对不起恩公,我昨天晚上忘记变回去了”

李慕道:“好了好了,你不想变就不用变了。”

小白愣了愣,问道:“我可以这样和恩公睡在一起吗?”

李慕道:“这里房间这么多,你想睡哪间都可以,一会儿我们上街,再给你买一套被褥”

小白低下头,说道:“我晚上还是变回去吧,这样可以省下银子”

第7章 暗涌

在神都,五进五出的宅子中居住的,要么是是四品以上的官员,要么是人丁兴旺的豪门大族。

李慕和小白只有两个人,家里没有丫鬟下人,小白晚上也要和李慕睡,只占据了一间主卧。

家里白天没人,李慕在宅子四周,用灵玉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阵法,防止窃贼或是一些心怀不轨的人闯入,即便是修行者,只要不到中三境,也会被困在阵中。

有千幻上人的记忆,李慕倒是知道一些更厉害的阵法,最高可抵挡洞玄,如十八阴狱大阵,十鬼困神阵等,但限于材料,他目前无法布置。

不过,就算是能聚齐那么多的鬼物,他也不能在神都布置这种阵法。

防护阵法的威力有限,李慕不放心将小白一个人留在家里。

新党为了算计旧党,能对李慕出手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

而旧党,李慕也的确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以前没有对李慕动手,不代表以后不会。

李慕自己倒是不惧他们,他担心的是,他们绕过他,对小白出手。

只有将小白带在身边,他才能放心。

但这样一来,他就要给小白一个身份,他作为神都衙的捕头,身边总是跟着一只狐狸精,不成体统。

除非小白化成原型,作为李慕的灵宠出现,在神都,将妖物当成宠物豢养的事情,并不罕见,许多豪门大族,都会给家族子弟配备灵宠,让这些妖物陪伴他们的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保护。

李慕不愿意让小白以灵宠的身份出现,他知道小白更喜欢化成人形。

来到都衙之后,李慕从张大人那里申领了一套捕快的制服,让小白换上。

穿上这套衣服,她跟在李慕身边,就不那么的引人注目了。

神都衙捕快的制服,要比阳丘县和北郡好看了太多,色调并不单一,上面还绣着花纹图案,穿在小白身上,温柔乖巧的小狐狸,立刻就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女捕快。

这一刻,看着小白,李慕的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另一道身影。

穿上这身衣服的小白,和李清有几分相似。

小白捏着制服下摆,在李慕面前转了一圈,显然对这件衣服很满意。

李慕将某些情绪深藏,说道:“以后办差的时候,你就这样跟着我吧,在外人面前,可以叫我李捕头。”

小白挺胸抬头,认真说道:“是,恩公!”

她和李慕之间的关系,早已在心中根深蒂固,一时间难以改过来,李慕不再纠结称呼,说道:“和我出去巡逻吧。”

想要获得百姓爱戴与念力,就要深入百姓之中,坐在衙门里是没用的。

李慕走到前院时,张春从偏堂探出脑袋,问道:“你那宅子怎么样?”

“还行。”李慕笑了笑道:“位置在北苑,皇城边上,周围很清净,五进五出的院子,还带一个后花园,就是太大了,打扫起来不容易”

砰!

不等他说完,偏堂的门便猛地关上。

李慕摇了摇头,和小白走出衙门。

偏堂之内,一个妇人指着他的脑袋,失望道:“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你手下的捕头住五进五出的大宅子,我们一家挤在衙门,依依只有书房可睡”

张春靠在椅子上,说道:“人家背后有陛下,那宅子是用命换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偏堂内,张依依也劝那妇人道:“娘,我没事的,爹爹这个位置不好坐,如果陛下也赐他五进五出的大宅子,不知道有多少眼睛会盯着他,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

妇人道:“这神都一点儿也不好,还不如在阳丘县的时候”

张春叹了口气,说道:“谁说不是呢,我现在只希望,他们不要给我惹麻烦”

北苑。

这里远离主街,靠近皇城,是神都达官贵人们居住之地,宽阔的街道两旁,皆是高门大户,街上罕有行人,时而有华丽的马车驶过。

一辆车帘镶着金边的马车驶过某处宅邸时,忽有一双手掀开车帘,坐在车里的官员看着已经没有了封条,焕然一新的宅邸大门,诧异问道:“李宅住人了?”

赶车的车夫是一名老者,他看了那宅邸一眼,说道:“封条没了,宅内有阵法的气息,应该是换了新主人。”

那中年官员疑道:“牌匾怎么没换?”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或许,那新主人也姓李”

中年官员放下车帘,坐在车内,叹息一声,说道:“当年的李大人,也是朝中罕见的清流,只可惜,哎,如今旧宅换了新人,怕是再也没有人记得他了”

马车从李宅门口缓缓驶过,半日的时间,北苑之内,就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里的变化。

“这宅子荒废有十几年了吧?”

“没听说有人住进了这座宅子。”

“莫非是朝中某位大员,让人查一查”

北苑中居住的,都是朝中大员,荒废的李宅换了新主人,引起了不少人的猜测,尤其是李宅周围的几家,更是发动力量,打听此宅新任主人信息。

能居住在这里的人,手眼大都通天,神都对他们来说,鲜有秘密。

很快的,便有人打听出,此宅的新任主人是谁。

神都衙捕头,李慕。

对于很多人来说,听到神都衙的名字,还要稍微反应反应,这是神都哪座衙门,这个衙门的捕头,不入官员品级的小吏,有什么资格,居住在这里?

然而对于李慕这个名字,大多数人都不陌生。

窦娥冤的戏,在神都传唱已久,但凡朝中官员,有哪个没看过没听过,而凡是听过窦娥冤的,都知道李慕是何人也。

敢指着天地叫骂,暗讽朝廷黑暗的人,怎么不令人印象深刻。

因为他的一句戏言,引发了轰动朝野的凶灵事件,而陛下借着此事,在三十六郡,收揽了一大波民心,民意达到了登基三年来的巅峰。

他为陛下立下这么大的功劳,陛下将他调到神都,赏赐这样一座宅院,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虽然不少人都觉得,一个小吏,没有资格和他们住在一起,但这是陛下的安排,他们也无可奈何。

不过,想来这个地方,他也住不长久。

因为他的那篇戏,让旧党这两年的很多努力落空。

他若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北郡,或许还能相安无事,来了神都,在旧党的眼皮底下,连保住性命都难。

北苑,某处深宅。

有年轻的声音道:“那个废物,居然失败了!”

而后又传来苍老的声音:“少爷,要不要继续找人,在神都除掉他?”

“算了。”年轻人挥了挥手,说道:“在神都动手,肯定瞒不过内卫,或许还要将我牵连进去,只是可惜了这次嫁祸旧党的最好机会,父亲和伯伯他们不能借题发挥,打压旧党”

苍老的声音道:“就算我们不动手,或许旧党也会忍不住动手”

年轻人不屑道:“你以为旧党和你一样蠢吗,他们若动手,岂不是故意给我们机会?”

老者恭敬道:“公子睿智”

另一处官员府邸。

一名年轻人敲了敲某处书房的门,走进去,说道:“爹,你听说了吗,害死姑姑姑丈一家的那个捕快,被调到了神都,升了捕头,还住在北苑”

书桌后,中年官员低头看书,表情平静,像是没听到一样。

年轻人忍不住道:“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我这就去找人处理了他”

中年官员合上书,目光看向他,平静说道:“你让我很失望。”

年轻人愕然道:“为什么?”

中年官员道:“出去吧,等你自己什么时候想通了,自己来告诉我。”

年轻人不服气的走出去,很快又走回来,低头道:“我问过娘,娘说了,若是那捕快出事,即便不是我们做的,也会被新党嫁祸,被他们借机打压,如果新党找人暗杀了他,嫁祸给我们呢?”

中年人看着他,问道:“你以为内卫是做什么的,在神都,什么事情能瞒过她们?”

年轻人咬牙道:“难道姑姑的仇我们就不报了吗?”

“当然要报。”中年人站起身,缓缓说道:“但不是通过这种方式,杀死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刺杀是最低级的一种,只有蠢货才会这么做。”

他拿起桌上的一张纸笺,纸笺上写着一句话。

为百姓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公道开路者,不可令其困顿于荆棘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说道:“为百姓抱薪者,必将冻毙与风雪,为公道开路者,必将困死与荆棘,在这个世道,他想做抱薪者,想做开路人,就要先做好死的觉悟”

李慕自己并不知道,他来神都的第一天,就在城中引起了这些暗涌。

他刚刚给小白买了一串糖葫芦,带着她在街上巡逻,微笑的回应每一位和他打招呼的神都百姓。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