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没去紫云峰,刚才和韩哲聊起她的时候,他说她不在宗门。”

在柳含烟面前,李慕也没有刻意避讳什么,两人的关系只差最后一步,过分的掩饰,反倒说明他问心有愧,倒不如坦然一些。

李慕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道:“韩哲说,四个月后,宗门会有一次大比,你会参加吗?”

柳含烟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那都是小辈的比试,我去做什么”

李慕差点忘了,柳含烟的身份,和诸峰长老等同,而以她的实力,参加这样的比试,也是有点欺负人。

大比的要求是二十五岁之下的年轻弟子,在这个年纪,能够聚神,就算是杰出,能踏入神通的,已是顶级天才,要么是有极强的天赋,要么是有无比的毅力,这样的人,在整个符派祖庭也不多。

修行之道,虽然天赋很重要,但只有天赋,没有自身的努力,以及修行年限的积累,也很难成为强者。

聚神境界,年轻人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

但李慕见过的第五境,基本都是中年人,或是老者,小玉的情况特殊,他见过最年轻的造化,是上官离,但她的年纪,也比李慕大上五六岁,若不是常年跟在女皇身边,根本不可能早早踏入强者之列。

女皇让他赶在科举之前回神都,科举还有两个月,算上准备时间,也很充足,李慕打算在北郡多留几日,好好陪陪她们。

他在白云山留了三日,和柳含烟先去了郡城。

离开北郡郡城之后,柳含烟就将云烟阁交给了张山打理。

他做捕快没做出什么名头,做生意却极有天赋,倒也没有辜负柳含烟的托付,云烟阁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张山忙的整个人都瘦了许多,精神却更加的好,眼睛里面都泛着光。

李慕如今不缺修行资源,花了些精力,将他也引入修行之路,又给了他一些符和法宝防身。

他虽然不用再做危险的差事,但也可以修行防身,最不济,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在郡城,李慕又陪了柳含烟三日,本来想找白妖王喝上几杯,顺便看看他的两个侄女,但只见到了青牛精,从他口中得知,白夫人从那冰棺中出来之后,白妖王一家,就出门游玩了,至今都没有回来。

李慕只能返回郡城,最后和柳含烟回了阳丘县。

这里是她们认识的地方,也是李慕初到这个世界,生活最久的一个地方。

这几天里,两个人都十分珍惜这场久别的重逢,每天近乎十二个时辰都在一起,关系的进展,也只差最后一步。

李慕并不怎么着急,对于女子来说,这件事情,神圣且具有仪式感,是必须留到大婚之夜的。

他们原本的打算,是将这一天,留到破境之日,借助对方的元阳和元阴,突破到中三境,但谁都没想到,柳含烟拜入了符派,李慕遇到了女皇,两个人都早早的突破到了神通,必然等不到下一次突破之前。

回到阳丘县的第二天,李慕便出城前往碧水湾。

这次回北郡,除了看看柳含烟和晚晚之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

那便是带苏禾回神都,送崔明上路。

出城之后,李慕御剑而行,碧水湾瞬息便至。

落在熟悉的小屋之前,望着周围的景象,李慕面色愕然。

苏禾布置的幻境不见了,岸边的小屋也已经坍塌,周围的树木,东倒西歪,有的甚至被连根拔起,更重要的是,原本存在于这里的那一汪深潭,居然干涸了!

水底的祭坛还在,但已经近乎摧毁,祭坛上女尸,也不见了踪影。

李慕沉着脸,在周围搜寻了一番,不仅没有察觉到苏禾的气息,也没有发现那两只女鬼,只是找到了祭坛所在的那处深潭干涸的原因。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流经碧水湾的那条河流,在流经碧水湾之前两里处,忽然改道,将碧水湾绕过,这样一来,失去了水脉的镇压,那水底祭坛上的阵法,便会立刻失效,无法困住水底的女尸

李慕环顾四周,看着碧水湾畔的一片狼藉,难道这是那女尸脱困之后,和苏禾的战斗造成的?

她们虽然同根同源,但一个是魂体,一个是肉身,都想吞噬彼此的意识,来达到圆满,两者同时出现,避免不了一场大战。

李慕仔细想了想,稍稍放下了心,炼化了千幻上人的部分魂力之后,苏禾的实力,超出那灵尸不少,待在阵法中,她还有机会保留灵智,一旦离开祭坛,只会被苏禾抹杀,占据身体,李慕根本不用为苏禾担心。

此刻他在意的是,苏禾去了哪里?

第85章 树妖

碧水湾畔。

李慕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的痕迹,确定是打斗所致,流经碧水湾的河流改道,也是因为剧烈的战斗崩碎了山崖,堵塞了原有的河道,导致碧水湾处的祭坛,失去了水脉维续。

逐渐的,李慕又发现了一些问题。

按照他最开始的推断,应该是河流改道,导致祭坛阵法减弱,水底的灵尸破阵,与苏禾大战了一场,但仔细探查过之后,李慕觉得,应该是先有两位第五境以上的强者,在这里发生战斗,崩碎山崖,迫使河流改道,才造成了水底的女尸破阵而出。

一位第五境强者必然是苏禾,另一位又会是谁?

是路过强者的可能性不大,很多修行者,的确喜欢不分青红皂白的斩鬼杀妖,但就算是除魔卫道的修行者,也会掂量自己的实力,必然不会和自己同等级的强者动手。

和实力相差不大的强者以命相搏,往往会两败俱伤,修行不易,谁都不想受伤导致境界跌落,除非他的目标,明确的就是苏禾。

又有什么人和她有如此的深仇大恨,答案已经呼之欲之。

崔明!

李慕能想到苏禾,崔明又怎么会想不到,侥幸逃过楚夫人的劫难,他必然会想着斩草除根,彻底消灭对他的所有威胁。

蓦然间,李慕忽然觉得浑身汗毛直竖,警兆大起。

他猛地转过身,望向后方。

后方是一片狼藉的树林,几棵树被掀翻在地,还站在地面上的,也是东倒西歪。

不知为何,这一片树林,给了他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

然而,无论是他用天眼通,还是开启眼识,都看不出这树林有任何异常,李慕目光微闪,转身背对此林,缓缓向已经干涸的水潭走去。

咻!

一道破风之声,从身后传来,距离李慕最近的一颗杨树上,某根树枝忽然暴起,向着李慕的后心刺来,这树枝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李慕下意识的躲避,躲开了身体,却还是被刺到了手臂。

那树枝刺到李慕手臂之后,直接崩溃,然而李慕的手臂上,却没有伤口,也没有任何血迹。

砰!

反而是那棵杨树,树干之上,忽然传来一声异响,木屑纷飞,一个大洞浮现在树干上。

“皆”字诀,为替身之术,李慕晋级神通之后,已经能熟练掌握。

此术能够转移一部分致命伤害,这种攻击,更是能全部转移。

一击无果,那棵杨树上疯长出更多的树枝,以飞快的速度,攻向李慕,李慕手中白乙出鞘,迎向攻击他的树枝,竟然发出了类似于金铁交击的声响,白乙砍在这树枝上,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未曾想到这树枝居然这么坚硬,不输法器,李慕也从未见过这种神通,他手中青光一闪,白乙消失,青玄剑被他握在手中。

李慕抬剑砍向树枝,这一次,那些攻击他的树枝,像是豆腐一样,被轻易的斩落,很快的,那颗杨树,就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

下一刻,李慕忽然觉得双脚一紧,低头看去,发现他的双脚,被两根从地底伸出的藤蔓缠住。

他挥动青玄剑,又是两道青光闪过,两根粗壮的藤蔓,便断在了青玄剑下。

李慕手握青玄,转身四顾,发现就在刚才这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周围,已经满是树影,这林中的树木,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围了起来,还在不停的变换着位置,暗含某种阵法之道。

如果任由它们组成阵法,他要破阵,就十分困难了,更何况,那背后操控之人,至今还没有现身。

李慕没有多想,从怀里摸出一张符,扔向空中。

轰隆隆!

天空之上,雷霆之声大作,一张巨大的紫色雷网,凭空罩下。

李慕周围的这些树木,触碰到这紫色雷网之后,直接化为一团团黑色的灰烬,唯有一颗粗壮的柳树,依然挺立在原地。

那棵柳树上,浮现出一张人脸,那是一个老者的样子,正用惊悚的目光盯着李慕,嘴角有绿色的汁液溢出。

这名神通境界的修行者,法宝之利,符之强,神通之古怪,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

身受重伤的他,本想趁机偷袭这名人类修行者,吞了他的精血魂魄,来恢复一些伤势,却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吃了一个暗亏,伤势不仅没有恢复,反而还加重了一些。

这次的北郡之行,事事都出乎了他的预料。

先是发现驸马让他找的女子果然魂魄尚在,而且已经成为第五境的鬼修,即便只是刚刚进入第五境,也让他吃了不小的苦头。

最终,就在他凭借法力的深厚,重伤那女鬼,快要将她诛杀时,又生出了变故。

两人的战斗,崩碎了一座山崖,那倒塌的山崖,使得这条河断流,此后,从这水潭之中,又飞出了一只女尸,那女尸和女鬼长得一模一样,虽然实力只有第四境巅峰,但距离第五境,也只差一线。

那女尸出现之后,先是攻击那女鬼,他本想坐享其成,没想到,转瞬之后,两者就联起手对付他来。

他的实力虽然强大,但也架不住这一尸一鬼联手,重创两者之后,被她们逃脱,他也无力去追,只能在原地调养疗伤。

今日好不容易看到一名人类修行者,想要吞噬了他,来恢复一些伤势,却没料到,此人的实力,有些超乎他的想象,反而为他惹来了麻烦。

“第五境树妖”李慕面色阴沉,看着那颗柳树上的人脸,沉声道:“是崔明派你来的,苏禾呢?”

此人一言便指出了崔驸马,老者脸上的表情一变,瞬息间就明白了什么。

驸马猜测的没错,果然有人想要借着女鬼生事,既然如此,今日就更不能轻易放过他了。

那柳树一阵变幻,化成为了一位枯瘦的老者,他的双脚根植于地面,一根根树枝藤蔓,从地底迅速钻出,将李慕所处的密林围的密不透风。

无数道树枝藤蔓,从四面八方,向李慕激射而来。

李慕虽有宝甲护体,但宝甲主要防的是术法攻击,这种无死角的物理攻击,宝甲也难以护的他周全。

李慕单手结印,默念法决,青玄剑化成万千剑影,围绕在他身体之外,四散而去,剑光所到之处,这些藤蔓枝条,被尽数搅碎。

噗!

老者身体一颤,闷哼一声,口中再次喷出绿色的汁液。

李慕看着他,冷冷问道:“说,苏禾在哪里!”

老者气息再度萎靡,面露骇然,经历了刚才的短暂的战斗,他几乎可以确定,就算是他全盛之时,也未必是这名神通修行者的对手,更何况他现在的实力只恢复了三成不到,继续与他缠斗,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他不再恋战,飞速的向着树林深处遁去。

苏禾下落不明,李慕自然不会放过这只树妖,身上贴了一张神行符,向密林深处追去。

受伤的树妖在疯狂的逃窜,和驸马的安危相比,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性命。

修行百年,他经历了不少危难,但晋入第五境之后,还从未被第四境追杀过,也没见过这么强大的第四境,还好这里是他的主场,摆脱后面那修行者不难。

他一边逃离,一边回头望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亡魂大冒。

只见那人类修行者的速度,居然比他还快,追击的过程中,在不断的拉近和他之间的距离,恐怕很快就将追上他。

树妖心惊之下,不敢大意,全力释放神通。

他所过之处,树木飞速生长,枝丫交叠在一起,彻底封死了后路。

李慕追击受阻,索性飞到密林上空,从上向下看去,郁郁葱葱的树林,仿佛成为了一个整体,忽然变的安静下来,林中再也没有任何异动。

那树妖显然隐匿住了全身的气息,彻底融入在森林中,任李慕用天眼通还是开启眼识,都无法发现。

第五境的妖物,可以收敛自身妖气,觅妖符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能够肯定,此妖还在林中,却不知他具体在何处。

李慕的身体缓缓落下,在林中仔细搜寻起来。

林中十分寂静,静的他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许久,搜寻无果,李慕环顾四周之后,确认没有危险,背对着一颗巨树,短暂的休息。

而他身后的那棵树上,逐渐的浮现出一张人脸。

一只枯爪,从树干上无声的伸出,然后以迅雷之势,猛地抓向李慕后心。

如此短的距离,根本来不及反应。

那只枯爪,瞬息就触碰到了李慕的身体,然而却并未如同树妖预想的那样,一爪穿透李慕的身体,抓住他的心脏后,狠狠捏碎。

那只爪子速度极快,在触碰到李慕身体的那一刻,像是撞到了铜墙铁壁,“咔嚓”一声,直接折断。

李慕迅速转身,抓着那枯爪的腕部,将一张符贴在其上,淡淡道:“定。”

那枯爪保持伸出的姿势,巨树上的人脸,也变的呆滞起来。

第86章 救美【为盟主“仓鼠王牛逼”加更】

趁着树妖被定身符定住的一瞬,李慕伸出手,手上出现一条锁链,捆在了这棵树上。

他眼前的这棵树,被锁链锁住之后,逐渐幻化成一个枯瘦的老者,脖子上套着一根铁链。

这是朝廷特制的刑具,用来捉妖捆鬼,无往不利,被锁住的妖鬼之物,修为也会被随之封印,这位第五境的树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

幸亏他受了重伤,实力恐怕连三成都没有恢复,否则李慕虽然正面斗法不怕他,但想要生擒他,也几乎不可能。

李慕取走定身符,老者逐渐恢复了灵智。

感受到脖子上冰冷的铁链,以及体内被封印的法力,他面色大变,想要逃脱,却被李慕轻轻的拽了回来。

李慕看着那老者,直接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苏禾哪里去了?”

老者看了李慕一眼,并不说话。

李慕从怀里取出一张符,在那老者眼前晃了晃,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老者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紫霄雷符,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李慕问道:“你猜,现在的你,扛得住几道雷?”

老者低下头,脸色苍白至极。

李慕将紫霄雷符收起来,又拿出来几张,说道:“除了紫霄雷符,我这里还有几样好东西,这是剑符,一下灭你的妖躯,第二下灭你的妖魂,这把剑是天阶神兵,能死在这把剑下,也不算埋没了你”

老者身体颤抖,连忙道:“逃了,那女鬼和女尸逃了”

李慕能够感应到这树妖的情绪,他说谎的可能性不大,这让李慕稍稍放下了心,苏禾真要在这老妖手里出什么事情,就算是把他劈了烧柴,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李慕沉着脸,看着那老者,说道:“说,碧水湾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半句假话,别怪我劈了你去烧柴!”

妖生性命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这树妖不敢有半点隐瞒,将碧水湾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很早就奉崔明之命,来北郡寻找楚夫人和苏禾,以寻鬼之术,找遍了阳丘县,没有找到楚夫人,却找到了刚刚出关的苏禾。

一妖一鬼,当时就爆发了一场大战,他晋入第五境已久,苏禾的道行不及他深厚,但后来两人的战斗,崩碎了山崖,使得碧水湾断流,放出了水底的女尸。

那女尸起初攻击苏禾,但很快的,两人就达成了共识,开始攻击这树妖。

树妖以一敌二,力有不逮,以秘术重创了她们,逼退了苏禾和那女尸,但他自己也受了重伤,只能在碧水湾原地养伤,直到遇上李慕

李慕冷冷的看着他,问道:“是崔明派你来的吧?”

老者低着头,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李慕重新将他定住,送入了壶天空间。

壶天空间是超脱以上强者开辟出的小空间,依附于现实空间,里面可以储物,也可以藏人,古时的一些大能,甚至会将自己开辟出来的广阔空间,当成是洞府居住。

李慕的戒指,空间很小,只相当于一间小屋子,但也足够装下一只树妖。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苏禾,虽然有这树妖在,已经不需要苏禾提供人证,但她被此树妖所伤,那女尸又在她的身边窥伺,李慕还是担心她的安危。

可北郡如此之大,没有一点线索,他应该去哪里找她?

思忖片刻后,他打算先去县衙问问,若是县衙没有消息,就再去一趟郡衙。

心事重重的走出碧水湾,某一刻,李慕心生感应,目光望向侧方,下一刻便御风而起,飞进左侧的一处密林。

“救命啊!”

林中,一名女子挎着竹篮,竹篮中是一些新鲜采摘的蘑菇,此刻,少女正被几只灰狼逼到一处角落,俏脸上满是惊慌。

一只灰狼咧了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向女子扑了过来。

女子手中的竹篮掉落,身体缩成一团,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等了很久,她的身上,也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到一道身影站在她的身前,那几只灰狼,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显然已经死了。

看到眼前的一幕,女子愣了一下之后,就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连忙道:“感谢公子救命之恩!”

几只山间的野狼而已,李慕抬手便灭了,他俯下身,帮助这女子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蘑菇,将之放进竹篮,又将竹篮递给她,问道:“你没事吧?”

女子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她上前一步,正要接过竹篮,脚下却忽然一崴,身体险些摔倒,李慕急忙出手扶住她,靠近这女子的时候,闻到她身上的一种淡淡香味,忍不住多吸了几下鼻子。

女子察觉到李慕的动作,脸上泛起红晕。

李慕轻咳一声,问道:“你受伤了?”

女子低头看了看,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之色,说道:“好像崴到脚了。”

李慕想了想,说道:“我是修行者,若是姑娘不嫌弃,我可以为你医治一下。”

女子道:“小女子的命都是公子救的,又哪里敢嫌弃,小女子的伤,就拜托公子了”

“冒犯了。”李慕俯下身子,一只手泛着金光,轻轻握着那女子纤细的脚踝,脚踝处传来一阵酥麻的异样感觉,让女子面色更加泛红。

很快的,李慕就收回手,站起身,说道:“姑娘可以再试试了。”

女子点了点头,尝试着走了几步,惊喜道:“不疼了,公子你真厉害!”

李慕笑了笑,说道:“这山里不安全,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女子道:“我家就在那边山脚下的村子里,麻烦公子了。”

李慕再次一笑,说道:“不麻烦,我们走吧。”

女子挎着竹篮,和李慕并肩而行,好奇的问道:“公子是修行者,小女子听说,我们北郡有一个符派,里面的修行者都很厉害,公子是符派弟子吗?”

李慕摇头道:“我只是一个山野之修,哪里有资格拜入符派门下。”

女子微微一笑,说道:“公子谦逊了,您这么高的本事,能那么容易的杀死那几只饿狼,治好小女子的伤,公子一定不是普通的修行者”

李慕摆手道:“几只饿狼而已,姑娘若是愿意,你也能轻松的除掉它们。”

那女子愣了一下,摇头道:“公子说笑了,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公子这么厉害,又怎么能对付得了那些饿狼”

李慕看着她,笑道:“对付几只饿狼算什么厉害,比不得姑娘你可以偷天换日,鱼目混珠”

女子看着李慕,微微愣了一下,愕然道:“公子,您在说什么?”

李慕冷声道:“你这只狐狸精,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女子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李慕,脸上的慌乱之色逐渐变得平静,但还是有些意外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以你的道行,不可能看穿我的原形”

李慕道:“还用看吗,隔着很远,都能闻到你身上的味道。”

女子脸色顿变,羞怒问道:“我身上有什么味道?”

李慕道:“香味。”

这女子的身上的香味,是李慕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不是花香,也不是香草香料,这是一种独特的体香,在神都时,李慕每天晚上闻着这种体香入睡,又怎么会不知,她是和小白一样的天狐一族?

两人身上的香味,虽然有着很大的差异,但给李慕的感觉,绝对不会错。

女子脸色缓和了一些,美目流转,说道:“我不相信,你仅凭香味,就能猜出我有问题”

李慕指着她竹篮里色彩斑斓的蘑菇,说道:“想要扮演采蘑菇的小姑娘,也麻烦你专业一点,有谁会特意跑到山里采毒蘑菇?”

第87章 幻姬

被李慕拆穿之后,那女子干脆不再演下去了。

她将那竹篮扔掉,瞥了瞥嘴,说道:“这什么破林子,长得蘑菇都是有毒的”

李慕的面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和这狐妖保持距离,厉声问道:“大胆妖孽,你装作人类女子,引诱我来此,到底意欲何为?”

这狐妖的修为,李慕竟然无法看透,她身上散发出的妖气,十分强大,至少也是五尾的境界。

勾引男子,吸取阳气,都是三尾妖狐常用的伎俩,五尾灵狐,已经可以比拟人类第五境修行者,人类阳气和精血魂魄,对她们修炼的作用,微乎其微。

女子魅惑的一笑,说道:“有人请我来杀你,瞧你这俊俏的脸蛋,细皮嫩肉的,我都不忍心下手了呢,要不这样,你加入我们魅宗,我就能不杀你了,回去也能交差”

听到“魅宗”之名,李慕面色微变。

与千幻上人的尸宗,幽冥圣君的魂宗一样,魅宗也是魔道十宗之一,据说魅宗之人,皆是俊男靓女,且都擅长魅惑神通,是魔道用来收集、打听情报的重要组织。

与李慕有仇之人,全在神都,神都到底是谁和魔道有勾结,能请动魅宗的杀手?

崔明,周庭,吏部侍郎,户部员外郎

李慕数了数,发现他得罪的人太多,根本没办法确定谁是幕后指使,除非问眼前这只狐狸。

然后他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是谁请你来杀我的?”

女子轻轻摇了摇头,遗憾道:“这个不能告诉你呢,除非你跟我回去”

李慕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女子妩媚的一笑,说道:“那就让你见识见识姐姐的本事吧”

随着她脸上露出笑容,李慕的心神瞬间一荡,但他久经小白的考验,很快就回过神来,默念清心诀之后,狐妖的媚术,便对他彻底无用。

媚术失效,女子意外道:“难怪你胆子这么大,果然有些本事。”

她双手上出现两把短剑,笑道:“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打到你愿意”

话音落下,李慕的眼前,就失去了她的身影。

他立刻施展斗字诀,身体本能的抬剑阻挡,和这使短剑的狐妖斗在一起,她手里的两把短剑,显然也不是普通兵器,竟能和青玄剑硬碰,而丝毫不损。

不仅如此,她的近身战斗能力,也十分出众,身法灵活,速度极快,若不是斗字诀的作用,近身之下,李慕一定不是她的对手。

李慕心中惊诧,这狐妖心里更是震惊。

她的攻击虽然凌厉,但李慕的防御,同样惊人,无论她从什么方向攻击,他都能轻易的拦下,竟给了她一种密不透风,毫无破绽的感觉。

不仅如此,他只是一个神通境的修行者,体内的法力却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此长时间的催动天阶法器,他体内的法力,却没有一点消耗的样子,简直诡异。

和这狐妖近战,李慕虽然吃不了亏,但也很难占到便宜。

于是他主动退开,扔出几张符。

紫霄雷符,剑符齐出,狐妖手捏法决,身体之外,出现了一个法力护罩,不管是紫霄神雷还是剑符,都无法突破她的防护。

李慕又使出一招万千剑影,也依旧被她防了下来。

虽然已经晋入神通,但李慕在法力上,还是不能和第五境相比,全力出手,也只能战平实力一般的第五境,对于第四境修行者来说,这已经是不可思议的战力,但无论怎么样,他还是不能战胜眼前的狐妖。

李慕倒是有致胜之招,他还有一张天阶符,可以召唤一位金甲神兵,轻易就能镇压此妖,但那张符是一次性的,用在她的身上,无异于大炮打蚊子,杀鸡用牛刀,白白浪费了一张保命底牌。

狐妖站在远处,用看珍宝的眼神看着李慕,说道:“我承认我小看你了,你若是加入魅宗,我便告诉你,是谁想杀你”

李慕没有理会他,心念再次一动,青玄剑从他手中飞出,化作一道流光,向着狐妖激射而去。

狐妖扔出两把短剑,在空中和青玄剑缠斗在一起,对李慕笑道:“没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

她话音刚刚落下,李慕手中,一道金光再次射出,瞬息便飞至她的身前。

那金光化作一道金色的绳子,根本没有给那狐妖反应的时间,就将她捆了个结实。

被那绳子捆住的瞬间,狐妖体内的法力,便再也无法运转了。

哐当!

失去了主人的控制,那两把短剑,从空中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狐妖面色一变,费力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这绳子越挣扎越紧,已经让她感到疼痛,她吃痛之下,立刻停止了挣扎。

李慕收回青玄,拍了拍手,从远处走过来,说道:“别挣扎了,这是捆仙索,你一只五尾狐妖,是挣脱不开的,你越挣扎,它捆的便越紧”

狐妖怒视着李慕,说道:“暗中偷袭,算什么英雄?”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没说我是英雄。”

女皇给他的这东西,本来就不是让他逞英雄的,这捆仙锁的速度虽快,但正面捆人,却很容易被避开,只有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才能起到奇效。

这只狐狸,还是不够小心谨慎。

李慕走到她面前,说道:“说,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女子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你最好马上放了我。”

李慕手中掐诀,捆在她身上的绳子,就越来越近,也不知道这绳子是不是故意的,正好捆在她的胸口,这样一缩紧,本来挺恢弘的规模,很快便被勒的变了形状。

女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看向李慕的眼神更加愤怒。

李慕站在她面前,心中有些为难。

这绳子绑着的位置有些不太对劲,绳子缩紧之后,就会作用在她的身体上,将她的某个部位勒的变形,导致他现在的样子像个变态,有着某种恶趣味的变态。

李慕将绳子放松了一些,想了想,从地上捡起来一根藤条。

他用藤条指着此女,说道:“说不说,不说我抽你了。”

女子咬牙道:“你敢!”

咻!

李慕以藤当鞭,在她身上抽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道:“说!”

女子已经失去了淡定,面色羞愤,大声道:“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咻!咻!咻!

李慕又是几鞭,而且越抽越顺手,甚至有点能体会到女皇陛下的快乐。

虽然这狐妖长得还不错,却想要他的命,怜香惜玉是不存在的,李慕只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她,然后回神都取他狗命。

这可是真正的勾结魔宗,在大周,是抄家灭族的重罪。

女子的脸色极度羞愤,那藤条上带着法力,抽在身体上,便是一阵疼痛,但身体上的疼痛,和她心里的屈辱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她死死的盯着李慕,原本清澈灵动的双眸中,像是充满了火焰。

“你这么看我也没用。”李慕道:“快说,是谁指使你的,只要你听话一点,就能少受些皮肉之苦。”

女子深吸口气,眼中的怒火逐渐熄灭,平静的说道:“我叫幻姬,记住我的名字,今日之辱,来日必将百倍奉还!”

说完,她握住腰间悬挂着的一块玉石,猛地捏碎。

下一刻,她的身影,就在李慕眼前,凭空消失。

捆仙锁失去了目标,飞速收缩,最终缩成一团,掉在地上。

“空间法宝!”

眼睁睁的看着狐妖在他眼前逃脱,李慕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狐妖居然有这等法宝,和壶天法宝一样,这种具备传送之力的空间法宝,也是只有第七境的强者才能制作,最远可以将人传送到千里之外。

李慕在周围搜寻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发现这狐妖的气息,最终只能走回来,将她来不及收回的两把短剑捡起,收到戒指中,然后向县城的方向飞去

第88章 踪迹

九江郡。

十万大山。

山中一处隐蔽的宫殿中,一阵空间波动之后,幻姬的身影凭空浮现。

盘膝坐在宫殿中的几道身影,缓缓睁开眼睛,一名身材佝偻的老者问道:“什么人竟然逼你损耗了一枚传送符,此符天君大人也祭炼出了一枚,难道你遇到了第六境强者”

“一个可恶的人类修行者。”幻姬绝美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愤怒,说道:“竟敢如此对我,下次再遇到,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她并没有说,逼迫她用出保命底牌的,只是一个神通境的小修,栽在一名第四境修行者手里,还弄丢了兵器,这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而她到现在都不明白,一个第四境的神通修行者,哪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神通,令人防不胜防的法器,高阶符扔起来,更是一点儿都不心疼

她走出宫殿,宫外的几人躬身道:“参见幻姬大人。”

幻姬沉着脸,说道:“告诉崔明,任务失败了,让他自求多福吧”

北郡。

李慕走进阳丘县城,依然没有猜出,到底是谁请动了魔宗的人,千里迢迢来追杀他。

崔明和周庭,是最有可能的。

毕竟他杀了周庭的儿子,坑没了崔明的官位,还害得他被抄家,这次回北郡,目的就是早一点送他上路。

可惜让那狐妖跑了,如果刚才绑的不是她的胸,而是她的手,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要怪就怪这条不正经的法宝。

不过话说回来,那狐妖的传送法宝,当真逆天,只要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捏碎,就能立刻脱离险境,比任何攻击和防御的法宝都有效。

这次回神都后,他得从陛下那里旁敲侧击的问问,能不能给他也搞一件。

让他无奈的是,原本他的仇人就就不少,现在又多了一只第五境的狐妖。

天狐一族,对于报恩和复仇,可是有着极大的执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狐狸报仇,百年不多。

她们不仅有仇必报,而且非常隐忍,为了报仇,能吃常人不能吃之苦,能忍常人不能忍之痛,时常有狐妖为了报仇,卧底在仇人身边,一跟就是十年几十年,只为寻找报仇的机会。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如果下次有机会见到她,恐怕得辣手摧花,斩草除根才是。

回到家中后,柳含烟站在院子里,问道:“你去哪里了?”

柳含烟早就知道了苏禾的存在,李慕也不用隐瞒,说道:“去找苏姑娘了,我这次回北郡,还要带她回神都作证,让朝廷处置驸马崔明”

柳含烟瞥了他一眼,说道:“原来你不是来看我和晚晚的。”

李慕看着小白,说道:“小白,你帮我作证,我们是不是刚到北郡,就去白云山找她们了?”

小白跑过来,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和恩公一回来,就去找柳姐姐和晚晚姐姐了。”

她说完之后,像是发现了什么,轻轻吸了吸鼻子,然后看了李慕一眼,默默低下头。

柳含烟这里算是解释过去了,但是李慕发现,自从他回来之后,小白就表现的很奇怪,看上去有些失落,而且时不时的看他一眼,被李慕发现之后,又飞快的低下头。

吃过饭后,李慕来到她的房间,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小白低下头,说道:“恩公,恩公身边有别的小狐狸精了,恩公不喜欢我了吗”

李慕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

没想到小白的感知那么敏锐,连李慕和别的狐狸精接触过都知道,刚才一人一妖除了斗法之外,李慕之前在她跌倒的时候,扶了她一把,为了试探,还故意摸了她的狐狸脚。

李慕没有提这件事,柳含烟和晚晚都不知道,却被小白感应到了。

他笑了笑,解释道:“哪有什么别的狐狸精,刚才回来的时候,和一只想要杀我的狐妖斗法,好不容易抓到了她,后来又被她跑了”

他拍了拍小白的脑袋,说道:“放心吧,我的身边,只能有你一只小狐狸精。”

小白听完,脸上又露出喜悦之色,随后又有些担心,问道:“那狐狸精厉不厉害,恩公有没有受伤?”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挺厉害的,是一只五尾狐妖,应该也是天狐后代,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找我来报复”

小白坚定道:“我会努力修行,尽快变的厉害,如果她来找恩公报仇,我保护恩公”

李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好好待在家里,别胡思乱想,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对了,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柳姐姐,不要让她担心。”

小白乖巧道:“恩公去忙吧,我会保守秘密的。”

安抚好小白之后,李慕离开家,向县衙走去。

阳丘县衙,周捕头见到李慕,意外道:“李慕,你怎么回来了,我上次听张山说,你去了神都”

李慕笑了笑,说道:“有些公务,需要回北郡一趟。”

周捕头感叹道:“神都虽然俸禄高,但是也不好混,你在神都怎么样?”

“还好。”李慕和他寒暄了几句,问道:“两个月没回来,碧水湾怎么变成那个样子了,周捕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周捕头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据说是两位强者在碧水湾斗法,把我们阳丘县的水脉都影响了”

李慕问道:“县衙知道那斗法的强者去了哪里吗?”

周捕头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

李慕有些后悔,当时他思妻心切,回到北郡之后,直接去了白云山,并没有先找苏禾。

虽然那个时候,她和那树妖的大战已经发生,但时间却不久,或许还能循着一些痕迹找到她,但此时距离大战发生,已经过去了不少日子,有关她的踪迹全无,根本无处去寻。

从县衙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李慕又用高阶神行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郡衙。

以前他从阳丘县到郡衙,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如今他修为提升,在高阶神行符下,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

沈郡尉修为晋升之后,就离开了北郡,李慕和新来的郡尉不熟,直接找到了赵捕头。

前两天在郡城的时候,李慕刚刚请他们吃过饭,赵捕头看到他,笑道:“马上下衙了,要不要晚上一起喝酒”

“今天就不了。”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听到李慕这么说,赵捕头的表情也变的严肃了一些,说道:“什么事情,你说。”

李慕道:“阳丘县有两位强者大战,影响了水脉,赵捕头知道吧?”

赵捕头点了点头,说道:“知道,这件事情还是我亲自去处理的,从现场的痕迹来看,至少是两位第五境的强者斗法,而且很有可能是一鬼一妖,幸亏他们战斗的地方荒无人烟,没有百姓受伤”

李慕问道:“郡衙知不知道,那位鬼修后来去了哪里?”

赵捕头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倒是不知。”

李慕面露失望,这时,赵捕头又接着说道:“不过,玉县这两日,出了一桩怪事,会不会与此有关”

李慕立刻问道:“什么怪事?”

赵捕头道:“玉县的一座山,前两日,从山腰之上,起了一片浓雾,百姓进了浓雾,伸手不见五指,不管怎么走,最后都会从雾中绕出来,初步怀疑是有鬼物作祟,但那鬼物又没有伤人,地方官府探查,县衙的修行者,也无法进入雾中,玉县刚刚报上来,郡衙还没有来得及处理”

任何可能和苏禾有关的事情,李慕此时都不能放过,他想了想,说道:“玉县哪座山,我去看看吧”

第89章 相见

北郡。

玉县。

无名荒山。

此山古来就没有名字,山脚下几个村子的百姓,以在此山中打柴捕为生,三日之前,一夜之间,此山山腰往上,忽然起了一片浓雾,雾中白茫茫一片,走进雾中之后,难以视物,伸手不见五指。

百姓走进浓雾之后,没过多久,又会从雾中走出,宛如鬼打墙一般。

县衙的修行者进入,结局也和普通百姓一般无二。

很显然,这雾中布置了阵法,外人无法闯入。

一般而言,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此山被高人占据,好在雾中的强者,只是占据了山头,并没有伤害百姓,玉县官府不敢惊扰雾中之人,只能将这里的情况上报到郡衙,等待郡衙处理。

此山关乎山脚下百姓的生计,山下数百户百姓,也在关心着雾气中的情形。

三日来,这雾气一直平静,但在半个时辰前,却忽然开始剧烈波动起来,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使得一众百姓心中惴惴不安。

山腰,雾气之内。

十余道黑影,正在用各种鬼术和法宝,围攻一道阵法。

阵法之内,是两名女子,两女虽然衣着不同,但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一模一样,宛如孪生姐妹一般。

无论如何仔细的辨认,都分不出她们身上的区别。

唯一不同的是,两人的气质。

其中一人,面容虽然苍白,但眉宇间尽显柔和,另外一人,则是面若寒霜,身上没有任何生气。

那面色柔和的女子,似乎受了重伤,身体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像是下一刻就会消散。

另一位面色极冷的白衣女子,身上的气息也很萎靡,显然受伤不轻。

那十余道黑影,身上鬼气森森,明显都是鬼物,正在用尽各种方法,攻击眼前的阵法,这阵法在他们的攻击下,摇摇欲坠,距离攻破不远。

“想不到,这次还有这种收获。”

“没有调查出楚江王殿下的死因,但却发现了一位受了重伤的幽魂,不亏不亏”

“如果能吸收了她的魂力,我们距离幽魂境,也能更进一步。”

“还有一只飞僵,抓回去卖给尸宗,肯定能换回不少好东西,到时候大家平分”

十余只鬼物互相交流一番,攻击的速度更快,这并不强大的阵法,很快就要坚持不住。

阵法之内,苏禾的气息已经极度衰弱,她望向另一个自己,说道:“我的魂体快要消散了,趁着还没有彻底消散,你吞了我吧,吞噬我之后,你才有机会从他们手中逃出去,为我们报仇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那女尸看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目光望向阵法外的十余道黑影,两只森白的獠牙探出嘴角,十指的指甲,也伸长了一寸。

轰!

一阵气浪向周围扩散而出,这阵法在十余只鬼物的全力攻击之下,终于支离破碎。

十余只鬼物等这一刻已经等了许久,阵法攻破的瞬间,便立刻一拥而上。

那女尸速度极快,所到之处,掀起残影,十根手指的指甲泛出阵阵寒光,撕裂空气,她守在苏禾身边,这十余只鬼物,一时无法接近。

为首的一只鬼物见此,立刻道:“先擒住这女尸。”

其余的鬼物,放弃了接近苏禾,开始联手向她发出攻击。

飞尸的身体犹如铜墙铁壁,坚硬异常,他们手中的鬼兵,并不能对她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但若是被这女尸的指甲抓到,他们的魂体却会受损。

十余只鬼物配合默契,很快就转攻为困,手中的鬼兵,化成了黑气缭绕的鬼链,这鬼链宛如有生命一般,在空中游走不定,很快就缚住了女尸的手脚,纵然她力大无穷,也不能以一当十,立刻就被牵制住了行动。

鬼物的首领用尽全力牵制女尸,对身边另一只鬼物道:“先去杀了那幽魂,她受了重伤,无法反抗,取了她的魂力,再对付这飞尸”

那第四境的凶魂领命,走到苏禾身边,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这可是第五境的幽魂啊,圣君手下十殿阎罗,也不过是幽魂而已,这样的一位强者,他们平日里见了,须得顶礼膜拜,哪里敢和他们动手,更别说亲手杀死一位

他发出一声狞笑,举起手中的鬼叉,对着苏禾,狠狠的刺了下去。

轰!

一道紫色的雷霆,在他的头顶,直接炸响。

雷霆所过之处,白色的雾气消失不见,这雷霆落在他的头上,他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身体消散,化为精纯的魂力。

其余鬼物见此,心中大骇。

然而,没等他们从惊骇中回过神,他们的头顶,也出现了紫色的雷霆。

这些鬼物,大部分都是第三境的恶灵,只有几只第四境凶魂,在第五境强者才能施展的紫霄神雷之下,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升起,就被直接抹去。

唯有那鬼物首领,体内有什么东西闪了闪,生生的扛过了这一道雷霆,只是身上的气息有所衰弱。

雾气中雷蛇乱舞的时候,他就被吓破了鬼胆,紫霄神雷,是道门造化强者的独门手段,那是和他们的主子,十殿阎罗一般强大的存在。

他放弃了那女尸,毫不犹豫的想要逃跑,但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一道青色的剑影,从他的胸口穿过,他的身体定在原地,化作黑雾消散。

雾气翻滚,一道人影从翻滚不定的雾气中走出,青玄剑重新飞回他的手中。

这些鬼物被诛杀之后,那女尸就恢复了行动,她望向那人影的方向,双臂抬起,身体化作残影,却在中途显现出身形。

她记得此人。

在她还被困在水底的祭坛时,见过他不止一次。

李慕一眼就看到了苏禾,她的身体虚幻至极,似乎随时都会消散,李慕顾不得那女尸,身体瞬息出现在苏禾身边,将她扶起。

苏禾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你来了啊。”

李慕抱着她,说道:“你先别说话。”

他默念心经,身体发出耀目的金光,那女尸伸手遮挡,被金光逼退数步。

这一次,从李慕身体中发出的,无往不利的金光,却没有融入苏禾的身体,而是从她的体内穿过。

李慕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种情况,他曾经遇到过一次。

几个月前,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白的姥姥,在她怀里死去。

苏禾和小白的姥姥一样,她们的魂体,已经遭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苏禾看着李慕,有些遗憾的说道:“我本来想等你回来,和你一起吃火锅呢”

李慕道:“火锅日后有的是机会吃,救你要紧。”

“我没有救了。”苏禾对李慕笑了笑,说道:“不要难过,二十年前,我就应该死了,也不算吃亏”

李慕瞥了她一眼,说道:“你别说话了,我先救你。”

他心念一动,手上出现了一个玉瓶。

正是女皇赏赐给他那枚造化丹。

只要她灵魂的还没有彻底散去,这枚造化丹,就能将她救回来。

李慕正要让她服下此丹,却发现她的体内,魂力正在快速流失,低头看去,苏禾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心中暗道不好,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无法化开药力。

造化丹是罕世珍宝,为了避免误服浪费,需要主动的用法力炼化,只要一丝法力,就能激发出其中的药力,可现在苏禾,已经没办法再动用一丝法力了。

李慕来不及多想,当机立断,将造化丹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然后他俯下身,吻住了苏禾的唇。

李慕用一丝法力化开丹药,然后将药力尽数度进苏禾体内。

时间仿佛有一瞬的静止,苏禾的体内,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气息,刚才她流失的魂力,开始迅速的回归她的身体,不仅如此,被李慕斩杀的那些鬼物,还残留在此地的魂力,也被她吸入体内。

苏禾依旧没有醒来,这是因为她受伤太重,险些魂飞灵散,造化丹的药力,会缓慢修复她的魂体,这需要一个过程。

李慕怀中,苏禾的魂体已经重新凝实,造化丹,果然不负造化之名。

他长舒了口气,抬头望天,真诚的说道:“赞美陛下”

若是没有女皇赏赐的造化丹,今日,他恐怕就要失去苏禾,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的怀里,这将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