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李慕此时已经知道了此人的身份,他就是新任礼部侍郎,上次李慕被诬陷,此人是最大的受益者。

在礼部人手短缺,又面临科举,急需官员主持时,刚刚调任礼部郎中的他,破例被提拔为礼部侍郎,至少免去了十年的奋斗。

见他都吐血了,还是有官员不确信的问道:“刘大人,您真的没事吗?”

刘青擦拭掉嘴角的血迹,说道:“没事。”

众人见此,心中不由肃然起敬。

今日之前,他们提起这位礼部侍郎,还只认为他是碰巧走运,才侥幸爬到这个位置。

现在看来,此人对自己都如此之狠,能爬上今日的位置,绝对不是偶然。

李慕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狠人,不由的多打量了几眼,发现这位礼部侍郎,除了对自己狠之外,样貌居然也颇为俊朗。

虽然还不如崔明那般妖异,但也绝对算得上是美男子,比得上好几个张春。

礼部侍郎也注意到了他,拱手道:“这位是李慕李大人吧,失敬,失敬”

李慕对他抱了抱拳,说道:“刘大人为了朝廷,可真是呕心沥血”

刘青笑了笑了笑,说道:“本官做的只是分内之事,比不上李大人为朝廷做出的贡献”

两人互相恭维几句,忽然听到一旁传来争吵的声音。

“凭什么不让我考,把考引还给我!”

“走走走,别在这里耽误其他人”

李慕转头望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魏鹏被两名刑部差吏推出来,脸色涨红的和他们争辩着什么。

李慕很快就明白了原因。

若是魏鹏是来刑部审核科举资格的,他有很大的可能不会通过。

他的父亲,户部员外郎魏腾,刚刚被女皇免职,按照规矩,魏家三代以内,都不能参加科举。

魏鹏现在是罪臣之子,自然不可能通过刑部审查。

周仲走过去,看了魏鹏一眼,问那名刑部差吏道:“怎么回事?”

那差吏躬了躬身,说道:“回大人,此人是罪臣之子,依律不能参与科举”

周仲道:“户部员外郎获罪,是在他取得考引之后,刑部审查,只是审查心怀不轨之辈,他既有考引,便有资格参加科举,刑部无权剥夺他参加科举的权力。”

侍郎大人已经开口,那刑部差吏也不敢多言,乖乖的将考引还给了魏鹏。

魏鹏接过考引,对周仲躬身道:“谢大人。”

周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本官依律行事”

第105章 魔宗卧底

李慕倒是没想到周仲会为魏鹏解围。

原则上说,魏腾已经成为罪臣,魏家三代不能科举,作为魏腾的儿子,魏鹏连参加科举的资格都没有,刑部没收他的考引,有法可依。

周仲的理由,若是细究,有些站不住脚。

但谁让他是刑部侍郎,给出的理由,听起来又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他保下魏鹏,刑部差吏哪敢多话,吏部,礼部,宗正寺的官员,也不会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站出来反对他。

审核完毕之后,李慕和李肆便离开刑部。

随着刑部门口的队伍蠕动,又有一名考生踏入衙房,接受刑部官员的询问。

“姓名?”

“辛浩。”

“籍贯?”

“玉山郡。”

衙房之外,听到这个名字,礼部侍郎刘青目光微闪,忽然说道:“这是朝廷第一次科举,对大周意义重大,恐怕会有各方势力,意图搅乱科举,我等须得小心。”

宗正少卿道:“正因如此,才有刑部今日之审查。”

刘青微微摇头,说道:“依本官之见,刑部用来测谎的法宝,倒更像是一个摆设,心中坦荡之人,自是不惧,真正心中有鬼者,敢来刑部,也必定有所倚仗,不惧这件法宝。”

宗正少卿想了想,点头道:“刘侍郎言之有理,但也不可能对所有人都摄魂搜魂,这不仅难以施行,也很容易造成混乱。”

刘青摇头道:“自然不用严查所有人,只要对一些具有重大嫌疑之人,审查严格一些,就能扼杀大部分风险。”

吏部侍郎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说的轻巧,我们怎么知道,什么人应该怀疑,什么人不该怀疑?”

刘青看了他一眼,说道:“众所周知,魔宗卧底,一般都要求样貌俊美,崔明就是一个例子,科举事关重大,对样貌过于俊美的考生,审查严格一些,也不为过。”

宗正少卿思考之后,说道:“我认为刘大人说的有道理,科举关乎朝廷未来,就算是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若是事后发现,恐怕我等难辞其咎。”

几人互相商量之后,都同意了刘青的提议。

不过是多费一些功夫,若是能将以后可能爆发的风险扼杀一些,也值得去做。

刘青顺手指着从衙房中走出来的一名考生,说道:“你过来一下。”

那考生样貌生的周正俊俏,有些忐忑的走过来,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刘青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考生道:“学生辛浩。”

刘青看着周仲等人,说道:“这位考生的样貌,算是极为出众,不如便从他开始吧,本官近日修行受了伤,无法调动太多法力,恐怕要麻烦诸位大人了。”

周仲走出来,说道:“本官来吧。”

那考生脸上有着愕然和担忧,不明所以道:“大,大人,这是做什么?”

刘青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只是对你进行一个简单的摄魂而已,若是没有问题,自会放你离开。”

那考生面露迷茫,说道:“为,为什么,也没说过今日的审查要摄魂啊,别人怎么都不用”

刘青安慰他道:“别怕,周大人只是简单的问你几个问题,问完之后你就可以走了。”

名叫辛浩的年轻人,表情虽然淡定,但心中的惊惧,已经到了极点。

那位大人并没有告诉过他,刑部初次审查需要摄魂,他只是说,朝中有他们的人,会帮他们几人通过科举,并且躲过之后的审查,在事先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他不能保证自己在被摄魂时,不会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事情。

刘青看出了他的迟疑,问道:“怎么,有问题吗?”

辛浩摇了摇头,说道:“没,没有。”

他不抗拒,还有可能蒙混过关,只要稍微表现出抗拒之意,恐怕立刻就会露出马脚。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事先已经拿到了一份秘密卷宗,卷宗之中,详细记载了朝中大部分官员的信息,这刑部侍郎周仲,有第五境的实力,而他曾经为抵抗摄魂,刻意磨练过心智,以刑部侍郎的实力,应该不可能攻破他心中的防线。

想到这里,他便放心了许多。

他主动的走到周仲面前,说道:“这位大人,可以开始了。”

周仲点了点头,说道:“看着本官的眼睛。”

辛浩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只觉得对方的眼睛,忽然变成了一个漩涡,好像要将他的全部心神都吸引进去。

然而他的心志十分坚定,虽然眼中已经露出了迷茫,表现出已经被摄魂的样子,但其实内心深处,还一直保持着清醒。

辛浩以为周仲会立刻发问,但他很快发现,周仲的摄魂并没有停止,相反,他眼中的漩涡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到他用来保持神智的那一部分心神,也不受的控制的被那漩涡吸入

辛浩大惊之下,想要立刻移开视线,也是在这一刻,周仲眼中漩涡的旋转速度,达到了巅峰,将他的心神,彻底控制。

不知过了多久,辛浩才重新察觉到了意识的回归。

他看到周仲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站在他周围的几名官员,面露震惊。

辛浩已经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毫不犹豫的催动了早就藏在袖中的一件法宝。

他的身体在原地消失,下一次出现,已经是刑部之外。

他将一张符贴在身上,身影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疾驰而去。

“想跑?”

“果然是魔宗卧底!”

“他们好大的胆子!”

几道气息,从刑部院中,冲天而起,向着他消失的方向,疾掠而去。

突然发生的变故,让刑部内外,还在排队的考生,呆在了原地。

神都街头,李慕刚刚和李肆分别,正打算回家,忽然抬起头,看向后方。

天空之上,有一道身影,疾速飞过。

神都之内,除非特殊情况,是禁止御空飞行的,此人的身后,还有几道身影,穷追不舍,在那几道身影里,李慕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反应过来之后,他一抬手,一道金色的光芒从手中飞出。

咻!

一道破风声后,那飞在前面的身影,猛地一滞,身体被一根金色的绳子捆住,体内的法力也被迅速禁锢,直接从空中跌落下来,被摔晕过去。

李慕走到他的身旁时,另外几道身影也从天上落下。

他看了看周仲,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仲看了一眼地上那人,说道:“此人是魔宗卧底,被本官用摄魂之术问出之后,意图逃走,多谢李大人出手相助。”

李慕道:“顺手而已,我不出手,你们也能抓到他。”

然后他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们是怎么发现他是魔宗卧底的?”

周仲道:“此人样貌俊朗,引起了刘大人的怀疑,本官对他摄魂之后,果然发现他是魔宗卧底。”

吏部侍郎看着刘青,说道:“刘大人可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身份。”

刘青摆了摆手,说道:“本官哪有这本事,本官只是碰巧运气好而已。”

宗正少卿感叹道:“刘大人这些日子,运气的确很好。”

刚刚调任礼部,就遇到礼部侍郎出事,又恰逢科举礼部缺人,破格升为侍郎,这次审查提出建议,第一个就遇到魔宗卧底,他的这份运气,当真无人能及。

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周仲已经对此人完成了搜魂。

他沉声说道:“他还有三个同党在客栈,诸位大人,随本官一起前去,将这几名魔宗卧底拿下!”

刑部审核的第一天,就查到了魔宗的卧底,以考生的身份,妄图混入科举。

倘若让他们侥幸通过科举,又躲过审查,以后不知道会给朝廷带来多大的麻烦。

除此之外,通过对这四人的搜魂得知,大周朝廷,还有魔宗的卧底。

这个消息,在朝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但关于那卧底的身份,那四人也不知,朝廷只能等到此人主动暴露,才有发现的可能。

想那崔明卧底十多年,才意外的被发现,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崔明会是谁。

刚刚升任的礼部侍郎,在这次事件中,功劳无疑最大,若不是他的提议,这四名魔宗卧底,不会这么早被发现。

对于刘青升任礼部侍郎,朝中一直有些风言风语,认为他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是运气。

若是不前任礼部侍郎出事,礼部又实在确认,这个位置怎么都轮不到他。

这一次,这些人通通闭上了嘴巴。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为何偏偏每次具有好运气的都是他,已经能够说明一切。

这次的事情之后,刘青自己,虽然没有得到赏赐,但他的夫人,却获得了一个命妇的身份。

这意味着,这位新任的礼部侍郎,及其家人,真正的踏入了神都的权贵阶层。

刘府。

书房之中,刘青弹了一个响指,虚空中,凭空出现了一团火苗。

桌上的一只铜镜,缓缓飞起,被那火苗包裹之后,迅速融化,最终化为一团铜汁

第106章 科举

科举是大周官员的摇篮,李慕猜测,大周的敌对势力,应该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但也没想到,魔宗居然这么的明目张胆。

只可惜,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打通地方,将卧底送到神都,最终却输在了意想不到的地方。

卧底因为长得太帅而被怀疑,这次的事情过后,恐怕魔道几宗,很大可能会改掉以貌取人的恶习,长得越越漂亮越俊俏的卧底,越容易引起怀疑,也越容易暴露。

当然,这对朝廷来说,也未必是好事,魔宗若是改掉了以貌取人的习惯,朝廷找到卧底的难度,必然更大。

崔明和刑部审查一事,让李慕意识到,魔道对大周朝廷的渗透,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

这个遍布祖州的势力,宛如恐怖组织一般,在各国搅起风雨。

大周看似强大,但朝廷内部,被新党旧党割裂,内忧之余,外患也不少,鬼域,妖国想要走出幽都和蛮荒之地,龙族也不想永远待在幽暗的海底,周边诸国,看似臣服,背地里可能早已离心离德,乐于见到大周消亡崩塌

再加上魔宗的侵蚀,这繁荣昌盛的大国,其实已经千疮百孔。

女皇恐怕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不愿意做皇帝,却又不得不坐在那个位置。

整个大周,只有她坐在那个位置,才能让所有人信服。

一旦她放弃,新党和旧党,必然会掀起更大的纷争,到时候,内忧外患之下,大周江山,或许会止步于当朝,她也会成为大周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

女皇肯定不愿意成为亡国之君,所以她现在面临的,其实是两难的境遇。

李慕坐在院中的石桌旁,看着正在和小白在花园中浇花的女皇,心想一国兴亡的压力,都压在她一个女子的身上,她会出现心魔或是人格分裂的情况,也就不奇怪了。

科举一事,他还要再上心一些,只有通过科举,他才有资格,为女皇多分担几分压力。

在神都一片紧张的氛围中,大周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科举,如期而至。

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朝廷首次绕过四大书院,拥有选官的权力。

科举之制,是中书省耗时一个多月,才制定下来的,考生需在三天之内,完成四科的考试。

这四科,前三科是科,分别为算学,刑律,策问,最后一科,是武科,考察考生的修为。

其中,前三科最为重要,武科修为只作为参考,除了三十六郡地方主官,需要具有高深道行的官员镇守,朝中大部分官职,对官员是否修行,道行深浅是没有要求的。

算学一科,由户部出题,刑律则是由刑部出题,至于策问一科,题目出自中书令和六位中书舍人之手。

工部早在一个月前,就以最快的速度,在神都之内建造起了考院,考院内,可以容纳数千考生。

今日上午,进行的是第一场算学的考试。

考院之内,来自朝廷各部的官员,轮流监考,监考官员的修为,没有一位低于第四境,其中不乏第五境,第六境的中书令,更是亲自镇守考院。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够作弊。

考院,某一座号房内,李慕拿到了算学一科的试卷。

算学作为必考科目,单独成科,是他极力争取的,当时在中书省,甚至为此和几名中书舍人吵了起来。

那几名中书舍人认为,算学是偏门科目,不应该独占一科,后来李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才说服了几人。

这张算学考卷,对李慕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户部尚书就是按照他的考纲出题的,虽然变了形式和数字,本质还是一样的。

单论算学造诣,李慕可以笑傲大周。

算科的题量很大,就算是李慕,也用了小半个时辰,才写完了整张卷子,然后将考卷装进一个纸袋,贴上符封存。

算学一科,是户部尚书亲自出题。

考算学的时候,他就在场中巡视,以他的估计,两个时辰的时间,这数千考生,没有几个人能答完所有的题目。

然而只过了半个时辰,他就看到有人交卷离开考场。

他认出了李慕,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屑道:“不过是仗着陛下的宠爱,才能在朝堂上蹿下跳,遇到考验真才实学的时候,便要现出原形。”

刘仪就在他的身旁,问道:“尚书大人说的可是李慕?”

户部尚书道:“不是他还能是何人,本官的考卷,寻常人两个时辰,也难以解答,他半个时辰就离场,恐怕根本没算出几道。”

刘仪摇头道:“尚书大人可知,算学一科的考纲,是何人所出?”

户部尚书问道:“不是你们尚书省吗?”

刘仪道:“是李大人。”

户部尚书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本官所拿到的考纲,是他出的,算学一科,是他自己出题自己答?”

刘仪点了点头,说道:“也可以这么理解。”

户部尚书皱眉道:“焉有此理?”

刘仪道:“尚书大人不必怀疑算科的公平,李大人在算学一道的造诣,恐怕整个大周,无人能及,如若不然,中书省也不会让他出算科考纲,以李大人的能力,根本无需科举证明”

在中书省的那一个月,刘仪等人,对李慕有了深刻的了解。

别人对他的印象,可能只停留骂天骂地的愣头青上,但六位中书舍人却深知,李慕不仅精通算学,刑律,在策问一道上,谈及朝政大事,也时常有独到的见解。

他不需要用科举来证明他的能力,因为这场科举,就是以他所具备的能力为蓝本,来选取人才的。

科举的时间为三日,第一天上午考算学,下午考刑律,第二日考策问,最后一日考验修为。

算学对于李慕来说很简单,第二场的刑律则不同。

刑律是科举四科之一,极为重要,拿到试卷之后,李慕就知道刑部的出题之人,有点东西。

整张考卷,没有一道题目,是考大周律原的,所有的刑律题目,全是案例分析,且并不是简单的案例,所涉及的案情往往较为复杂,有时候还会涉及法律和道德的探讨,许多题目,李慕往往要思考很久,才能下笔。

考完离场的时候,李慕碰巧遇到刑部郎中,便多问了一句。

据刑部郎中所说,刑律题目,是刑部侍郎周仲所出,这和李慕的猜测相同,也只有他,才能想出这种稀奇古怪的题目。

第二天的策问对他来说,反而简单一些。

这一科,考的是治国理政之法,三大书院的学生,极其擅长这些,策问题目是中书省出的,那一个月里,李慕和六位中书舍人不知道探讨了多少遍。

算起来,考过的这三科,除了刑律有点难度,其余两科,几乎等于李慕自己出题自己答。

以后如果缺钱了,他完全可以出几套模拟试卷,开办一个科举考前冲刺班什么的,有资格接受教育,能参加科举的,大部分都是不差钱的富家子弟,几套卷子,就能让他赚的盆满钵满,这可比开店铺赚钱快多了,十足的无本买卖

第107章 谁是考官?

李慕仔细思索之后,还是打消了开办考前辅导班的想法。

科举是朝廷选官的渠道,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真这么做,未免有些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修行者若要追求钱财,再也简单不过,随手画几张符,卖给凡人,就能得到数不尽的金银之物。

前两天的三场考试已经考完,从现在开始,这次科举的所有考生,命运便已经注定。

试三场的成绩,决定他们能不能通过科举。

至于武试,并不会影响科举的最终结果,武试一科,单独排名,武试中表现优异者,会受到朝廷更多的重视,未来有更多的机会担任朝中要职。

最后一场策问,李慕没有提前交卷,而是等到锣响之后,在外面等李肆出来。

看到李肆走出来,李慕走过去,问道:“怎么样?”

李肆道:“有几道题目不知道怎么答,不过问题不大。”

说完,他才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慕,问道:“科举的考题,真的不是你出的吗?”

考过的三场中,他觉得难的,只有刑律。

他背了的律法条,几乎都没有用上,好在他在阳丘县,有着多年的捕快经历,就算是自己没断过案,也见张大人断过不少。

更何况,律法是用来维护社会公正的,很多题目,其实根本不用依照律法,一个正常人,凭直觉也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至于算学和策问,除了寥寥几道之外,大多数题目,他都轻而易举的答出了,不是因为他精通这两道,而是这些题目,都在李慕给他划的重点里面。

这让他不得不怀疑,科举考题,是不是根本就是李慕出的。

李肆没什么大问题,李慕也就不用管他了。

对李肆来说,只要不落榜就足够,以他的修为,明日的武试,也能获得至少是“乙”的评价,以后的发展,还在他的便宜岳父之上。

武试并不是考生间的比试,而是由考官根据学子的表现,对他们的实力做出评估。

武试成绩,从上到下,分为“甲”“乙”“丙”“丁”四大等,每一等,又细分为三小等。

第三日的午时,所有的考生,在考院的校场上集合。

未曾修行的考生,不用参与武试,可在周围观看,这次科举数千考生,修行者有近一千人的样子。

武试一科,由兵部举行,朝廷三省六部中,兵部是一个很特殊的部门。

大周立国以来,兵部存在的意义,就是抵御外族入侵,很少参与平常的国事,大周所有将领,归兵部统领,他们领兵镇守在大周边境,提防着鬼域和妖国,一般不会轻易离开。

这次科举改制,对其余三大书院影响甚大,但对白鹿书院,却没有多大影响。

白鹿书院培养的是将才,白鹿书院的学子离开书院之后,会前往边境镇守,而不是留在神都,自然也不会在朝中结党营私。

兵部官员,都有很深的修为。

兵部尚书,是白鹿书院的院长,也是朝廷官员中,唯一的第七境强者。

两位侍郎,都有第六境修为。

几位兵部郎中,修为是第五境,就连小小的员外郎,都是第四境巅峰。

主持这次武试的,是兵部左侍郎。

一千名有修为在身的考生,被分为十组,每组百人左右,每个组会有两名考官,对考生的综合实力做出评估,最后得出成绩。

兵部培养将才,十分注重考生的实战能力,武试的考核方法,也很简单。

在不用符,不用法宝的情况下,仅凭自身修为,攻击考官,在考官手中坚持的时间越久,得到的成绩就越高。

校场之上,李慕所在的一组,一名考官指向队列最前方的一名考生,说道:“你,出来,选一件兵器,全力攻击本官。”

那名考生看起来斯斯的,只有炼魄修为,而且是刚刚炼化两三魄的样子。

他从一旁的兵器架上,选了一把剑,直直的向那名考官劈去。

砰!

他刚刚靠近那名考官,就被踢飞了手中的剑,茫然的站在原地。

那考官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丁下。”

校场旁,一名令史将他的成绩记录下来。

那考官失望的摇了摇头,看向下一人,说道:“你,出来。”

第二位考生,已经炼化了五魄,显然学过跃岩之术,步法身形隐隐有着某种套路,在那考官手中,多坚持了几招。

一脚将他踢飞之后,那考官平静道:“丁上,下一个。”

“丙,下一个。”

“乙下,继续”

李慕站在人群中,看着排在他前面的考生,一个一个的接受考试。

他们取得的成绩,和修为有很大的关系,一般而言,若是炼魄境,便会被划分到丁等,至于到底是丁上,丁,还是丁下,要看考试中的表现。

武试可以用自身的法术神通,但不能借助符法宝等外物,李慕看的出来,兵部很在乎考生的实战能力,只有炼魄修为,但实战尚可,能在考官手下多走几招的,也有可能得到丙等的评价。

具有凝魂修为,但空有法力,一两招之内就落败的,只能得到丁等。

这考官倒也没有欺负考生,遇到炼魄修为的考生,他便只用出炼魄境的法力,遇到凝魂和聚神时,他又会将法力提升,和考生保持在同一水平。

不过,同等境界的修行者之间的差距,有时候也能大到无法想象。

这名考官,实战经验非常丰富,对上这些考生,即便是同等修为,也能将他们轻松碾压。

这必然是从百战的经验中练就的,他身上时而散发出的杀伐之气,不难猜测,他以前上过真正的战场。

不管是炼魄还是聚神,在他手中,都毫无招架之力。

至于神通境考生,在这一组,李慕暂时没有见到过。

这种碾压式的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很快就轮到了李慕。

那名考官看着李慕,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慕走出来,说道:“李慕。”

兵部官员若无要事,一般不会上朝,这名兵部郎中此刻才知道,眼前之人,就是这段日子,将神都搅得鸡犬不宁的李慕。

此人的修为,显然已经晋入了中三境,兵部郎中将自己的法力压到第四境,说道:“你选一件兵器吧。”

李慕道:“我习惯用拳头。”

兵部郎中也没有再废话,淡淡道:“那就开始吧。”

他话音落下,以前已经失去了李慕的身影。

砰!

他一拳挥出,两拳相撞,两人都后退出数步。

兵部郎中脸上露出异色,他原以为,李慕作为陛下的宠臣,修为是被陛下强行提上来的,怕是只有一个花架子,但这一拳让他意识到,他体内的法力凝实且深厚,也就是说,他真正拥有第四境的实力。

兵部郎中大笑一声,说道:“总算遇到一个有意思的!”

说完,他便主动向李慕奔袭而来。

见这考官没有施展神通的意思,李慕也懒得用神通法术,赤手空拳,和这兵部官员战在一起。

此人的战斗经验的确丰富,但李慕的“斗”字诀也不是吃素的,对方是用意识和经验在战斗,李慕则完全是用道术驱使身体本能。

砰!砰!砰!

校场上扬起尘土,两人都没有用神通,纯粹以肉体相斗。

兵部郎中和李慕越打越惊,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寻找李慕的破绽,却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李慕的战斗经验,比他丝毫不让,甚至还犹有胜出。

只要他露出一点儿破绽,他就会穷追猛打,逐渐的,作为考官的他,居然处在了下风。

兵部郎中心中震惊,周围的考生更是瞪大了双目。

尤其是刚才被考官完虐之人,十分清楚他有多么恐怖,然而这么恐怖的存在,居然被人压着打,只有被动防守的份儿

场边,另一名考官看了一会儿,大笑一声,说道:“郎中大人,我来助你。”

说罢,他便飞身加入战团。

以一敌二,两个人一个本就有神通境界,一个将实力压制在神通境界,本应压力大增,然而对于李慕来说,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道术之下,他的身体完全是凭借本能行动,多一个人,只不过是法力消耗速度会快一些。

见两位考官同时出手,也只能勉强挽回劣势,不仅周围的考生惊掉了下巴,连不远处,另外两组的考官也围了过来。

“此人是谁,竟然如此生猛?”

“以一敌二,竟然还能稳占上风”

“他的身上毫无破绽,必定拥有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

“军中的百战猛将,也不过如此,他若是在边境,必定是一员悍将”

校场之上,除了有兵部官员之外,礼部,吏部,宗正寺,以及中书省的官员,也在四处迅游监督。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官员们注意。

刘仪走过来,看到李慕压着两名兵部官员打的时候,差点以为他眼花了。

李慕在他的心中,一直是一个官。

他精于算学,精通刑律,策问一道更是他所擅长的,科举制度的建立,他要占据大半的功劳。

在中书省时,他和舍人们有说有笑的,看着儒雅至极。

再看此刻,两名兵部官员,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猛将,在他手下,居然没有一点儿还手之力,让人不禁怀疑,这场比试,谁才是考官

更远一些的地方,一名兵部官员向这边望了一眼,对身边的另一名考官道:“这样下去,要考到什么时候,要不我们也学学那边,一次考两个?”

另一名官员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忽然一怔,愕然道:“不对啊,那两个被压着打的,好像是陈郎中和马员外郎”

第108章 现实残酷

两名兵部官员怔怔的看着那个方向,怀疑眼前出现了幻觉。

兵部和其余五部不同,户部,礼部等部的官员,对修为没有要求,但兵部官员,下到主事,上到侍郎,尚书,哪一位不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名将?

他们的修为,并不一定很高,但战斗经验却不会少。

在战场上,符总会用尽,法宝总会损毁,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的身体。

这些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将领,都有丰富的近身战斗经验,真正的生死战斗,能碾压同阶,可现在,两位兵部考官,联手对付一名考生,竟然还处在下风。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陈郎中和马员外郎,除了将修为压制在初入第四境的程度,其他方面,可没有任何留手。

道术对法力的消耗,相较于神通较小,但长时间的维持,对李慕并不利。

这两名兵部官员虽然压制了修为,可他们的法力,要比李慕深厚得多,李慕不想再继续下去,反手一掌拍在一名考官的胸口,同时一条腿弹起,踢在另一名考官腰间,两人倒退数步,才稳住身形。

两人正要再次进前,李慕却停了下来,看着他们问道:“可以了吗?”

两人的身体一顿,互相对视一眼,苦笑道:“可以了。”

经过刚才短短的较量,两人很清楚,若他们只是将修为压制在和李慕同样的程度,两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从他最后逼退两人的那一击来看,在刚才的战斗中,他恐怕还有留手。

那名兵部郎中看向场边的令史,说道:“李慕,武试成绩,甲上。”

甲上,是武试最高的成绩,也是他们给李慕的最高评价。。

受千幻上人的影响,在自身实力方面,李慕奉行的是低调原则,这几个月来,几乎没有过展露。

但这次不一样,不是他非要在武试上一鸣惊人,是因为他此次参加科举,不仅仅为了他自己,也为了女皇。

只有他表现的足够显眼,朝中的官员,包括天下人才不会觉得,女皇宠了一个除了长的帅,一无是处的庸才。

他要向朝臣,向天下人证明,女皇并不是沉迷他的颜值。

经过了短暂的插曲之后,武试继续进行。

见到了两名考官刚才以二敌一,还败在李慕手里之后,余下的考生,心中对他们的恐惧也少了许多。

或许,只是李慕之前的那些人太弱,他们虽然不如李慕,但也不会被蹂躏的太惨。

然后他们就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

不知道是不是两位考官刚才输给了考生,心中郁闷,对于接下来的考生,丝毫没有留手,即便是他们将修为压制到和考生同等境界,也没有一位考生,能在他们手中撑过十招。

一组百人之中,只有一位甲上,十余位乙等,其余皆是丙等和丁等。

另外的九组的考核,也很快结束。

一千人里面,包括李慕在内,有十二人取得了甲等的成绩,这十二人中,六名甲下,二名甲等,甲上居然也有四人。

另外取得甲上的三人,也都战胜了他们那一组的考官。

这让李慕对其余三人多了几分留意,不用符,不用法宝,能凭借自身的实力,战胜兵部考官的,都不是等闲之辈。

他们都有第四境的修为,若是放开限制,真正能发挥出的实力,还在第四境之上。

不过这三人,李慕都不认识。

他走到刘仪身边,问道:“刘大人可知那三位的身份?”

刘仪望向李慕所指的方向,说道:“那两位年轻人,一位名叫周正,一位名叫周丰,他们都是尚书令周大人之子,最后一位,是南王世子。”

“周正,周丰”

李慕不由的多看了那两名年轻人几眼,尚书令的儿子,也就是女皇的弟弟,如果周家能延续大周皇室,此二人中的一人,将是未来的大周皇帝。

同样的,若是萧氏重新掌权,那么这位南王世子,就是皇位的继承人之一。

先帝后宫妃嫔虽然不少,但只和皇后育有一子,与皇贵妃育有一女,便是已经死去的太子和如今的云阳公主。

据说这是因为他早年修行出了岔子,被天地反噬,从而失去了生育能力。

即便是在这个世界,不孕不育仍然是很多人的难题。

这样一来,按照以往的规矩,若是皇帝无子,便要从下一代皇族子弟中,选择一位,原则上,所有的世子都有机会。

总的来说,这三位,才是大周真正的顶级权贵子弟,真正的太子党,与李慕之前遇到的那些纨绔,不是一个等级的。

李慕看着三人,不由叹道:“原来如此,难怪他们的实力如此变态。”

刘仪看了他一眼,却没敢多说什么。

周正周丰兄弟和南王世子是厉害,但他们也不过击败了一名考官,还是险胜那种。

和他们相比,那个以一人之力,压着两名考官狂殴的人,更配得上这个称呼。

不仅如此,周正兄弟,南王世子,都已经接近而立之年,再反观李慕,恐怕二十都不到,人长得好看也就算了,还武双全,周家和萧氏最璀璨的明珠,在他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李慕若是萧氏或周家子弟,对另一个家族来说,绝对会带来无与伦比的压力。

武试是作为试的补充,按照“甲”“乙”“丙”“丁”评级,给朝廷一个参考,不会对所有人排出具体的名次,但却要确定甲等前三名。

也就是对李慕,周氏兄弟,以及南王世子四人的排名。

兵部官员商议之后,列出了名次。

李慕为此次武试第一,周正位列第二,然后是南王世子,周丰是最后一位。

对于这个结果,周丰并不满意。

他皱眉问道:“我等四人都是甲上,为何此人便能位列第一?”

周正和南王世子虽然都没有开口,但显然也和周丰有同样的想法。

兵部郎中道:“李慕的武道造诣,远超其他考生,你们三人是甲上,是因为你们拥有甲上的实力,他是甲上,是因为武试成绩最高只有甲上。”

周丰摇头道:“大人此言,恐怕不能服众。”

兵部郎中想了想,说道:“若是不服,你尽可一试。”

周丰一招手,一把木剑飞来,被他握在手中。

他以木剑指着李慕,说道:“选一件兵器吧,让我看看,你武试第一的实力。”

李慕道:“我不用兵器。”

周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会因为你不用兵器就留手。”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化作残影,木剑划破空气,发出犹如裂帛一般的声音,直向李慕而来。

李慕身体一侧,伸手探出,用右手两根手指,捏住了他的剑身,左手呈剑指状,指在他的喉咙。

虽然只是手指,但若是运转法力或是施展剑诀,这两根手指,能轻易的戳穿他的喉咙。

当然,周丰身上,必然有保命手段,但这是武试,考的是武道,只能凭借自身实力,不能借助外物,周丰对李慕的挑战,一招落败。

兵部郎中看着周丰,问道:“服了吗?”

周丰放下剑,说道:“心服口服。”

兵部郎中又看向周正和南王世子,问道:“你们二人呢?”

周正道:“武试第一,当之无愧。”

南王世子摇了摇头,说道:“若论武道,我不是他的对手。”

兵部郎中又道:“世子若对自己的排名不满,也可以挑战周正公子。”

南王世子道:“不必了,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一来,兵部对四人的排名,便没有任何人反对了。

这次科举,试的成绩未出,武试第一,已经揭晓。

南王世子看着李慕离开的背影,说道:“武试输他一筹,只能等试找回脸面了”

作为萧氏皇族子弟,从小便有无数资源堆砌,教他武道的先生,也是百战名将,他在武试上,输给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之辈,的确脸上无光。

试和武试不同,作为皇族子弟,而且是被当成未来皇帝培养的皇族子弟,策问是他的强项,算学和刑律他也都精通,除了周氏兄弟之外,他可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路过的刘仪听到了他的话,微微摇头。

武试他们还有希望战胜李慕,试,便更没有机会了。

这场科举,其实对他们本来就不公平。

他们以为李慕是和他们一样的考生,但其实,他们是考生,李慕是考官

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

第109章 念力妙用

武试已经结束,朝廷的第一次科举也宣告结束,接下来,考生要做的,就是等待试成绩。

李慕正打算离开校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武状元留步。”

李慕转过身,循着声音的源头,看到一道人影向这边走来。

那人身材伟岸,面容方正,如此缓步走来时,一股极强的压迫感,也扑面而来。

武试考生都认识此人,他是此次武试的主考,兵部左侍郎,也是一位第六境的强者。

李慕抱了抱拳,问道:“侍郎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

兵部侍郎笑了笑,说道:“本官离开军中数年,已有多年未见如此精彩的武道之斗,见心喜,一时有些手痒,忍不住想要和武状元切磋一番。”

李慕愕然的看着他,他对自己再有信心,也没有自大到能挑战洞玄。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兵部侍郎补充道:“武状元放心,我二人不用法术,不比神通,单纯以武道切磋,点到为止。”

话已至此,李慕也不好再拒绝。

他点了点头,指着旁边的校场,说道:“请。”

校场之上,负责武试的官员与考生准备离开,脚步忽然顿住。

前方校场上,两道人影,近身战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

兵部官员起初以为是有人在校场打斗,走近一看,才发现居然是侍郎大人和武状元李慕。

随后,不少人的脸上,就浮现出了震惊至极的表情。

侍郎大人是什么人,他在担任兵部侍郎之前,是大周有名的猛将,在战场上斩杀的妖国强者,不计其数,单论武道造诣,整个大周,没有几个人能胜过他。

一个不到弱冠的年轻人,居然能在武道上,和他平分秋色。

要知道,武道和法术神通不一样,只要法力足够,法术神通有手就会,但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没有大量的战斗经历,很难在武道上有所长进。

他年纪不大,武道造诣却如此之深,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若不是亲眼见到,他们根本不会相信。

周氏兄弟,以及南王世子远远的看着,脸上浮现出忌惮之色。

他们这两年深居书院,也听过李慕之名。

尤其是周氏兄弟,因为周处的死,李慕和周家,有着难以解开的生死大仇。

但这不代表,他们将李慕放在眼中,他所作的所有事情,无非是仗着有女皇在背后撑腰,换做任何人来做,结果都是一样的。

然而今日武试,让他们大为震惊。

他们是被当做储君培养的,一个合格的储君,要能治国,武能安邦,在修为上,这世上任何的天才,包括四宗六派的核心弟子,他们也有信心与之相较。

唯独这李慕,将他们的信心击得粉碎。

周丰深吸口气,说道:“武道不能代表实力的全部,修行者真正斗法,符和法宝,才是决胜关键。”

这虽然有些自我安慰的意思,但也是事实,低阶修行者,用高阶符,瞬杀中阶修行者,在修行界并不罕见,大部分情况下,修行者斗法,还是看谁的符更多,丹药更好,法宝更强,除了在战场上,武道没有太大的用处。

这样的人,可为良将,但再厉害的将军,也终究是臣子而已。

忌惮震惊之余,周丰又松了口气。

幸亏李慕姓李不姓萧,否则,周家怕是有很多人因为他而睡不着觉。

南王世子也松了口气,幸亏李慕不是周氏子弟,要不然,他必将成为萧氏重新夺回皇位的最大阻碍

校场之上。

李慕和兵部侍郎已经僵持了一刻钟。

在过去的这一刻钟里,李慕才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强者。

兵部侍郎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百招过去,李慕也没有找到他的破绽,这种人对于武道的领悟,恐怕已经到了极其高深的境地。

李慕对面,兵部侍郎的目光,也越来越震惊。

李慕没有找到他的破绽,他也同样没有找到李慕的破绽。

他的武道经验,是经历无数次生死危机,从千百场战斗中磨练出来的,一个年轻人,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唯一的可能是,他完全的传承了某一个武道高手的武道造诣。

武试之上,除了不能使用符和法宝等外物,道术神通,尽可使得,就算他完全继承了一位武道高手的武道造诣,也在武试允许的范围之内。

又是几招之后,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多,李慕奈何不了兵部侍郎,兵部侍郎也难以胜他,他主动退开,说道:“要不,今日便到此为止吧?”

兵部左侍郎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武状元的武道造诣,不弱于百战猛将,在年轻一辈中,实属罕见,不知武状元师承何人?”

李慕道:“家师道号老子。”

兵部侍郎想了想,摇头道:“本官孤陋寡闻,从未听说。”

李慕笑了笑,说道:“师父他老人家闲云野鹤,一心追求无上大道,世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名号。”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