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平王道:“正是因为他身体里留的是萧氏的血,在必要的时候,才应该为了萧氏牺牲”

宗正寺。

一个时辰之后,寿王才重新出现在天牢。

高洪和南阳郡王已经等的有些着急,南阳郡王还能保持冷静,高洪则是抓着牢房得栅栏,面向某个方向,望眼欲穿。

直到终于看到寿王胖乎乎的身影,不等寿王走近,他就急切的问道:“殿下,怎么样了?”

寿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高洪长舒了口气,随后脸上就浮现出兴奋之色,问道:“那李慕什么时候死?”

寿王缓缓舒了口气,说道:“等救你们的时候。”

高洪终于放下了心,缓缓坐下,靠在墙上,说道:“我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寿王沉默了片刻,忽然看着两人,说道:“你们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我让人给你们送进来”

第183章 演戏

被关在宗正寺的官员们,平日里在家中,也都是锦衣玉食,自然吃不惯宗正寺的饭菜。

作为宗正寺卿的寿王考虑到了这一点,从宫外酒楼,为他们送来了饭菜。

天牢之内,众官员大快朵颐。

“这肘子,是飘香楼的味道没错。”

“绝对是飘香楼的饭菜,这酒香错不了。”

“宗正寺的饭菜真的难以下咽,还是飘香楼的好吃,多谢寿王殿下……”

……

除了被限制自由之外,二十余名官员,在宗正寺中,其实也没有吃多少苦头,寿王为他们每个人安排了单人牢房,换上了新的床单被褥,为了照顾他们的,还让人将每个牢房都用布帘隔开。

一日三餐,早膳,午膳,晚膳,提前一个时辰,就会有狱卒将神都各大酒楼的菜单送上来,每人可点四菜一汤,加一壶美酒。

如果半夜饿了,甚至还可以点些夜宵,为此,寿王特意将飘香楼的厨师请进了宗正寺,随时待命,哪怕是这些犯官半夜三更有需求,厨师们也得从被窝里爬出来满足他们。

仅从伙食而言,这些官员平时在家里吃的,也没有宗正寺的好。

不仅如此,寿王甚至考虑到了他们身体上的需求,利用自己的轿子,偷偷将宫外青楼的女子带入宗正寺,在夜晚慰藉这些犯官。

这也让天牢中的官员,对于寿王的印象大为改观。

除了愚蠢,窝囊之外,寿王的身上,还是有闪光点的,冒着被御史言官弹劾的风险,将他们这些犯官方方面面都照顾的无微不至,这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这宗正寺中,有一位自己人,当真是好啊……

宗正寺院子里,张春看着狱卒们将飘香楼大厨所做的饭菜送进天牢,目光看向寿王,缓缓道:“殿下,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过分?”寿王瞥了他一眼,说道:“这算什么过分,你当初特别照顾李义女儿的时候,本王有说半句过分吗,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张春愕然道:“我只是把她的牢房,用帘子遮起来,给她换了新的床铺……”

寿王道:“本王也是将他们的牢房遮起来,给他们换了新的床铺。”

张春看着宗正寺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说道:“可你把酒楼的厨子带进宫里,也太过分了吧?”

寿王道:“这过分吗,这一点儿都不过分,我告诉你什么叫过分,李慕用陛下的御膳房,给别的女子做饭,这才叫过分……”

张春愕然之后,又道:“可你也不能让他们喝酒啊,宗正寺可是严令禁止囚犯饮酒的。”

说完,他又摆了摆手,说道:“你给那些罪臣送酒的事情就不说了,你还给他们找女人------你把宗正寺当什么地方了,酒楼,还是妓院?”

寿王瞥了他一眼,说道:“普通的囚犯问斩前,还要吃一顿饱饭呢,这宗正寺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张春生气道:“你……”

随后,他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目光惊愕的看着寿王。

寿王轻叹口气,摇了摇头。

张春默默闭嘴,想了想后,说道:“就算是要找青楼女子,但王爷您的品位,也太独特了,这不是让他们享乐,而是让他们遭罪,下官知道神都有家青楼,那里的女子,长得那叫一个标致……”

寿王不忿道:“本王的品位怎么了,胖乎乎,肉嘟嘟的,多好……”

天牢之内,两名官员吃完了一条糖醋鱼,一边用鱼刺剔牙,一边吐槽说道:“寿王殿下什么都好,就是对女子的品位,本官实在是不敢苟同,他找来的女子,本官摸黑都不忍心下手……”

寿王从外面走进来,说道:“你要是不满意,今天晚上给你换一个漂亮的……”

那官员笑道:“多谢寿王殿下……”

寿王走近最里面一间牢房,问南阳郡王道:“还住得惯吗?”

南阳郡王道:“不太住得惯,但还是感谢王兄照顾。”

对于寿王,南阳郡王一开始是看不起的,寿王虽然是七位一字王之一,地位比他这个郡王要尊贵的多,不过寿王的懦弱与无能,神都也人尽皆知。

现如今,他对寿王懦弱无能的评价虽然没有改变,但却对他不再那么厌恶。

寿王蹲在牢房门口,说道:“南阳郡那么好的一个地方,你当初为什么要来神都?”

南阳郡王笑了笑,说道:“南阳哪里都好,唯独有一点不好,便是它不是神都。”

寿王喃喃道:“神都,神都有什么好?”

南阳郡王道:“权力,财富,女人,修行资源,要什么,神都便有什么,不比南阳郡好上千倍万倍……”

寿王叹了口气,说道:“神都虽好,但也脏啊……”

南阳郡王没有听清楚寿王说了什么,问道:“王兄,什么时候能放我们出去?”

寿王道:“你们犯的事情,你们自己知道,如果就这么把你们放了,没办法和百姓交代,也没办法和朝廷交代,反而会被新党抓住把柄,所以,该演的戏,还是要演的。”

南阳郡王问道:“怎么演?”

寿王缓缓说道:“你们还是会被判死刑,然后送到外面,处以斩决,当然,这都是演戏,刽子手的刀不会真的砍下去,院长会以力,布置出一个幻境,让百姓们以为你们真的死了,之后,你们需要以新的身份,在神都出现……”

南阳郡王皱眉道:“这么麻烦?”

寿王无奈道:“你以为你们犯的是小事吗,按照周仲供出来的那些罪行,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被砍脑袋,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保住你们的命,从今以后,南阳郡王就已经死了,你会有新的身份,到时候,我们会想办法让你再次进入朝堂,之后,你会得到曾经失去的一切……”

南阳郡王面露思忖之色,仔细的思考着寿王所说的话。

的确,自从李义被翻案后,南阳郡王萧云,在大周,与死亡没有多大差别。

他的官职被撤,且此生永远不会被朝廷录用,与其占着南阳郡王的废物身份,不如改头换面,重新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若是寿王真的随随便便的放了他,南阳郡王反而会起疑。

李慕和周家都在盯着,放了他们这些人,寿王承担不起后果。

但他的计划如此周密,反倒没有可能是在骗他,极有可能是上面做出的决定。

便在这时,寿王继续说道:“这场戏,需要你们配合一起演,你们可千万不要演砸了,否则,到时候前功尽弃,就没有人能救你们了。”

南阳郡王不再怀疑,点头道:“我知道了。”

寿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记着,哪怕是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也要镇定,因为这次行刑的刽子手,都是我们的人,对了,记得告诉其他人,否则他们有人演砸,所有人都要被他连累,李慕也无法除掉……”

南阳郡王道:“放心吧,谁敢坏事,我要他的命……”

……

宗正寺公堂。

张春看着下方跪着的几名罪臣,拿起一份公文,宣读道:“户部员外郎艾同,在位期间,贪图巨额国库税款,依照大周律第三卷第七十二条,判处斩立决……”

“光禄寺丞吴胜,多次嫖宿幼女,情节严重,依据大周律第二卷第三十六条,判处斩立决。”

“卫崇,汪宁,卓闲,身为大周官员,却参与贩卖妇女儿童,充当恶势力保护伞……,判处斩立决。”

“门下给事中陈广……,斩立决。”

张春宣判之时,堂下官员的脸上,毫无惧色,甚至有人相视笑谈。

这并不是他们无惧死亡,而是寿王殿下早已和他们说明,这只是演戏,到时候,他们不仅不会死,还会以新的身份,迎接更为辉煌的人生。

这些官员的死刑文书,早已经过了多重审核,张春当堂宣判后,二十余人,便被押着,赶赴刑场。

寿王站在宗正寺外,对从宗正寺走出来的所有罪臣,点头示意。

得到寿王的“暗示”之后,众人心中更加放心,毫无惧色的赶赴刑场,颇有一副毅然决然之势。

刑场之上。

一道道屏风,将刑场四周围了起来,刑场之下的百姓,看不清场上的具体情形。

这次处斩的,都是朝中官员,甚至还有皇亲国戚,他们处斩时的画面,是不可能被百姓看到的。

李慕牵着李清的手,也站在人群中。

当年构陷她父亲的主犯从犯,近乎全在这里了,李慕答应过她,要让当年之案的所有凶手,都得到应有的惩罚。

屏风后,二十余人跪在那里,脸上依旧不见惧色。

有些人甚至还回头看了刽子手一眼,面露微笑。

饶是刽子手见惯了大场面,也被这些将死之人奇怪的目光盯的浑身发毛。

张春坐在监斩位,抬头看了看天色,抓起一把刑签扔出,说道:“时辰已到,行刑……”

刽子手的刀,高高举起,又很快落下。

看着身边人头滚落,一名官员心中感叹,第七境强者,不愧是第七境强者,这种逼真得幻术,别说骗过百姓,就连他自己,都差点被骗过去……

也有数人,在察觉的身边人的鲜血,喷溅到他们身上时,面色发生了变化。

然而,他们身后的刽子手,却没有留给他们思考的时间。

一刀斩落,尸首分离,魂飞魄散。

行刑前后,刑场之上,一片安静。

以往行刑之前,犯人们都要经过一番鬼哭狼嚎,这大概是神都百姓见过的,最安静的行刑。

寿王站在刑场外,长叹一声,喃喃道:“下辈子,做个好人……”

第184章 诈!

这场行刑十分诡异,就连刑场外的百姓,都看出来不对劲。

以往他们也见过行刑,犯人们在临死前,鬼哭狼嚎是常态,大声喊冤,甚至是咒骂的,也不在少数。

可这次,没有鬼哭狼嚎,也没有大声叫骂,屏风围起来的处刑台上,一片安静,二十余人慷慨从容的赴死,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很快的,百姓的欢呼声,就盖过了这种安静。

“杀得好啊!”

“他们都是当年冤枉李大人的罪人!”

“这些人都该死!”

“李大人可以瞑目了……”

人群前方,李清紧握着李慕的手,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转身,百姓们主动为他们让出一条通道,他们缓缓走过,身后的百姓,目送他们离开,抱拳道:“祝小李大人和李姑娘百年好合……”

“白头偕老……”

“早生贵子……”

……

二十余名罪臣犯官被斩,百姓们无不拍手称快,这些人除了是当年陷害李义大人的从犯之外,自身也是罪行累累,恶贯满盈,他们的死,于国于民,都是好事。

行刑完毕,有些百姓离开刑场时,还要对着处刑台吐上一口口水,一脸的快意。

寿王轻叹一声,对身旁一名下人说道:“屏风先不要撤,通知他们的家人,前来收尸。”

那下人点头道:“是。”

寿王背着手,一边摇头,一边远去,口中低声道:“死了好?死了好?死了没烦恼,死了一了百了……”

张春走在他身后?说道:“这些人的罪行?一个个都罄竹难书,这么死?也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这些罪臣虽死,但直到死之前?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个局,今日之后,他们就会以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出现在神都。

虽然他们终究还是死了?但至少在死之前?他们并没有感受到恐惧和痛苦。

寿王悠悠的说道:“人生在世,有些事情,不要太较真,差不多就行了……”

……

包括南阳郡王和太妃兄长在内,旧党二十余名官员?真的在街口被斩决的消息,很快便席卷神都?惊起无数人震动。

“他们真的死了?”

“没有人救他们?”

“萧氏没有一点儿动作,就这么把他们当成了弃子?”

“他们在忌惮什么?又在害怕什么……”

“这还不明白,他们忌惮和害怕的?显然是李慕……”

……

周家之内?晚宴上?周川的面色有些发白。

陈坚死了,高洪死了,南阳郡王萧云死了,当年的七名主犯,如今只剩下他和忠勇侯平安伯几人,李慕连那些从犯都没有放过,怎么会放过他们这些主犯?

尤其是南阳郡王的死,让他心中更为惊惧。

连萧氏皇族,都逃不过李慕的制裁,更何况是他?

周琛低头吃饭,额头上却满是冷汗。

他知道父亲在担心什么,南阳郡王和那些人都死了,或许父亲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半年多以前,李慕还是一个偏远郡城的小吏,没想到才半年过去,他就成长为连旧党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萧氏皇族对他们周家的忌惮,都没有对李慕这么强。

而就在他来神都之前,周琛还曾经试图派杀手解决他,却以失败告终。

如果李慕知道,那名杀手,是他派的,他岂不是也要沦落到和今天早上那些人同样的下场?

周家,周川父子惊魂之际,李府之内,李慕也在踌躇。

今日为止,当年一案的大部分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从犯已无漏网之鱼,主犯还有四人仍在神都。

这四人分别是忠勇侯,平安伯,永定侯,以及周家的周川。

前三名神都权贵,是被周仲设计卷入的,他们与李义没有仇怨,是周仲在明知不能改变大局之后,为了算计他们手中的三枚免死金牌,故意引诱他们入局。

周仲引诱他们之前,李义的结局已经注定,此三人,不过是周仲的棋子而已,虽然也有劣迹,但也没有必要致他们于死地。

至于周川。

李慕虽然也想让他付出应该有的代价,但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难题。

第一,周仲给他的册子中,都是旧党官员的罪证,并没有关于周川的,李慕无法通过律法扳倒他。

第二,周川是女皇的叔叔,李慕已经杀了她一个弟弟了,再杀她一个叔叔,他不知道女皇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即便她已经离开了周家,但身体里流淌的,适合周家子弟相同的血脉,女皇是如此的在意他,李慕不能一点儿都不在乎她的感受。

他沉思了许久,走到院子里,对柳含烟和李清道:“我去一趟宫里,今天不用等我吃饭了。”

和她们说了一声之后,李慕便离开李府,来到皇宫,他先是去了御膳房,做了几道女皇喜欢的小菜,然后拎着食盒,来到长乐宫。

长乐宫中,周妩看着桌上异常丰盛的饭菜,目光最终望向李慕,说道:“有什么事情,说吧。”

李慕摇头道:“没事。”

周妩拿起筷子,说道:“朕只给你一次机会。”

李慕道:“当年害死李义大人的人里面,前工部尚书周川,也是重要的主谋。”

周妩沉默了许久,才淡淡说道:“如果你有他的罪证,可以依照律法处置他,朕不会因为他是朕的叔叔就庇护他……,如果有哪一天,触犯律法的是你,朕也不会再护着你。”

李慕拱手道:“谢陛下。”

他走出长乐宫,心中舒了口气。

周川和其他人不同,无论如何,李慕都不可能绕过女皇,对他动手,所以他需要先问一下女皇的意见。

征得女皇同意之后,便只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了。

那就是如何搜集周川的罪证。

新党成立,不过三年,而且两党的官员,也有很大差别,旧党以权贵居多,新党则大都是新兴官员,相较而言,权贵的劣迹,要更多一些,搜集旧党官员罪证,也要比搜集新党罪证容易。

并且,相对于旧党,新党对于官员的约束更强,这也是周仲多年都没有搜集到周川罪证的原因之一。

周仲这么多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李慕不认为他短时间内可以做到。

他走出宫门,在宫门外驻足了一刻钟之久,然后向北苑走去。

这一次,他没有回家,而是停在了另一座高门前。

李慕走上前,敲了敲门环。

很快的,大门就打开了一条缝,一名下人从门后探出脑袋,问道:“敢问阁下是何人,来周府有何事?”

李慕看着周府门房,淡淡道:“麻烦进去通传一声,就说中书舍人李慕来访。”

片刻后,周家内,周川皱着眉,在堂内焦急的踱着步子,喃喃道:“李慕,他来周府干什么,不见,让他回去吧!”

周雄伸出手,说道:“不可,要是传出去,外人还以为我们周家怕了他李慕,让他进来。”

周川道:“二哥,可他……”

“无妨,先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周雄对他挥了挥手,说道:“他的目标可能是你,三弟,你先回避回避。”

周川离开后,周庭跟着道:“我也先回避了。”

他唯一的儿子,死在李慕手中,他无法坦然的面对李慕。

片刻后,李慕在一名下人的带领下,穿过两道门,走过数条长廊,来到了一处大厅。

大厅中,只有周雄一人。

李慕走进大厅,周雄淡淡道:“李大人,请坐。”

“坐就不必了。”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本官今日来,只有一件事情要说。”

周雄端起茶杯,问道:“什么事情?”

李慕道:“当年陷害本官岳父大人的人里,周家周川,是主犯之一。”

周雄沉声道:“那件案子已经过去了!”

李慕道:“南阳郡王和高洪,也是这么想的。”

南阳郡王和高洪刚刚被斩,这已经是裸的威胁了,周雄猛地将茶杯磕在桌上,大声道:“李慕,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慕淡淡道:“让周川自己请求充军发配,这件事便到此为止。”

周雄愣了一下之后,便勃然大怒,站起身,咬牙道:“你在做梦!”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我会亲自动手,到时候,就不是充军发配这么简单了,你们不要逼我。”

周雄恨不得将手中的茶杯摔在李慕脸上,他跑到周家来,让周家人自己请求充军发配,这到底是谁在逼谁?

周雄怒道:“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李慕看着他,说道:“本官在北郡时,曾经被人暗杀,不要以为本官不知道,那杀手的幕后指使,就是周川的儿子周琛。”

哗啦!

躲在后堂偷听的周琛,听到李慕的话,心中巨震,忍不住连退数步,撞翻了一张椅子,脸色苍白的将椅子扶起来,身体微微颤抖。

前堂,周雄断然道:“你这是污蔑!”

李慕笑了笑,说道:“是不是污蔑,到了宗正寺就知道了,你们周家的罪证,我手里还有不少,到时候,就不仅仅是周琛的案子,周川,周庭,包括你们新党其他官员,一个都逃不掉,今日刑场上那些官员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周雄脸色涨红,指着他,怒道:“你,你……”

李慕看着周雄,平静说道:“陈坚得坟头已经长草,高洪和南阳郡王尸体刚凉,我只让周川充军发配,已经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了,我无意你们新旧两党的党争,但不处置周川,不能为岳父大人报仇,我没办法向娘子交代,周川自己请求充军发配,是我让步的极限,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你们好自为之……”

第185章 神都之光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李慕转身离开周家。

他离开后,几道身影,从后堂走了出来。

周雄冷冷的看着走出来的周琛,问道:“李慕说的是真的吗!”

周琛点了点头,又恐惧道:“可我当时,请那杀手的时候,没有透露半点身份!”

周雄坐在椅子上,无力道:“他到底还掌握着周家多少把柄……”

朝堂之争,除了明面上看得到的,大部分,都是明面上看不到的,这些暗中的争斗,充满了血腥与肮脏,根本不能示于人前。

这些肮脏的事情,萧氏存在,周家也难免,一旦被爆出来,且认真追究,毫无疑问,今日旧党那些官员的下场,就是新党某些人的下场。

周川道:“我猜李慕是在诈我们,那些事情,连旧党都没有证据,李慕怎么会知道?”

周雄看着他,问道:“万一呢?”

他看着周川,说道:“就算他手中没有更多的把柄,仅一条刺杀之罪,就能送你儿子去死。”

周琛一个哆嗦,抱着周川的大腿,恐惧道:“爹,我不想死,我是你儿子,你要救我啊……”

啪!

周川一个巴掌将他抽开,阴着脸,并不言语。

李慕放过周琛和新党诸人的要求是,要他周川自己请求充军发配,充军发配之地,不是妖国,就是鬼域?任何去了那种地方的罪臣?都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这个逆子?是想要他死……

此时,周川第一次的产生了后悔生出这个儿子的想法。

这时?一道人影从外面缓步走进来。

周雄站起身,说道:“大哥……”

周靖道:“我都知道了。”

周雄想了想?问道:“大哥能不能算出来?李慕到底是不是在虚张声势,他的手里难道真的有我们的把柄?”

周靖摇头道:“他身上有屏蔽天机的法宝,算不到与他有关的任何事情,就算没有那物?也未必能算到这些。”

周雄重新坐回去?烦忧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倘若李慕毫无根据的来周家妄言一番,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是在虚张声势,可他直指周琛所作的隐秘之事,便让周雄心里没底起来。

若是按照李慕所说的,那么他们便要放弃周川?充军发配的结局,九死一生。

若是不按照李慕所说的?周琛必死,不仅如此?有一定可能,新党其他官员?也要受到牵连?如果李慕手中真的掌握了他们把柄的话……

在律法允许的范围之内?李慕可以为所欲为,这是眼下神都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的事情。

萧氏皇族何等傲气,连逼宫清君侧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可到头来,还不是得眼睁睁的看着二十余名旧党官员,人头落地,连南阳郡王都没能救出来。

一旦李慕将手中掌握的证据公开,新党恐怕要步旧党的后尘。

周川不走,周琛必死,或许还要搭上更多人。

周川自请发配,周家四兄弟,以后便只剩三个了。

这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只有家主周靖有资格决定。

厅内,所有人的视线都望着周靖。

周川忍不住开口道:“就算李慕手中,真的掌握了我们的把柄,难道他说的话,我们就可以信任吗,万一他出尔反尔……”

周靖看着他,说道:“不管三弟做什么决定,周家都同意。”

周川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如果大哥不受李慕威胁,便会明确的告诉他,周家不受人威胁,不会答应李慕的要求。

除此之外,他的任何决定,其实都指向另一个选择。

牺牲他一个,换来周家和新党的稳定。

原来,他和南阳郡王一样,也成了弃子。

周川深吸口气,说道:“就按照李慕说的做吧,为了周家,为了新党,也为了我们的大业……”

周靖沉默片刻,说道:“家里会给你准备一些东西,让你有足够的自保之力,等到时机到了,你就能重回神都。”

周川抱了抱拳,沉声说道:“谢大哥。”

……

周家四兄弟中的老三,前工部尚书周川,因为构陷李义一事,良心难安,虽然已经被免死金牌赦免了死罪,但他依然自请发配,离开神都,成为了继南阳郡王等人被斩之后,又一引人眼球的大事。

当初他们构陷李义之案事发,几人都被判了死罪,后来又都通过免死金牌赦免。

百姓们以为这会是结束,没想到那只是开始。

南阳郡王萧云,高太妃兄长高洪,在被免死金牌赦免构陷朝廷命官的罪名之后,又因为别的罪行,被送上了刑场,最终难逃一死。

周川虽然没有死,但发配之罪,其实和死刑延期执行没有太大的区别,无非是晚一些死而已。

至此,当年李义一案的所有主犯从犯,都已经付出了死亡的代价。

另外的三条漏网之鱼,忠勇侯,平安伯,永定侯,在听说见证了这些事情后,一夜之间,在神都销声匿迹。

有人曾看到,他们在南阳郡王被处斩决的前一夜,举家离开神都。

李府。

李慕听闻这些事情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

他将李清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都结束了……”

李清沉默不语,但没多久,李慕的胸口,就出现了一团湿痕。

李府的冤屈,时隔十四年,才终于平反,当年那些将苦难施加在他们身上的人,也终于在十四年后,迎来了迟到的审判。

李清心中所背负的某些东西,直到这一刻,才彻底放下。

李慕抱着她,片刻后,当他低头看时,才发现怀里的李清已经睡着了。

他小心的将她抱回房中,放在床上,在她额头轻吻一下,退出房间。

周川已经自请发配,李慕也没有继续和周家死磕到底的意思。

一来,他手中没有周家的把柄,能诈他们一次,未必能诈他们第二次,二来,周家四兄弟,有两位,已经折在了李慕手中,周处更是死于他手,再咄咄相逼,或许会逼得狗急跳墙。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必须考虑到女皇。

那毕竟是生她养她的家族,即便这个家族曾经背叛了她,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周家毁于李慕之手,对她也是一种折磨。

从一个无名小吏,走到今日,新党旧党都要忌惮,他只用了不到一年。

在这不到一年里,神都发生了太多变化。

李慕走在街头,看到的不再是一张张麻木的脸,百姓们挺直的腰杆,灵动的目光,从心底展露的笑容,无不说明,今日之神都,已非昔日之神都。

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妇人,走在街上,不慎摔倒,路过的一对少男少女,很快就将她扶起,搀扶到路边休息。

老妇人歇了一会儿,又拄起拐杖,缓缓的走在街道上,走到街角时,看到墙角的一名衣衫褴褛的乞丐,想了想,从袖中取出几枚铜钱,扔到那乞丐的碗里。

乞丐感恩戴德的叩拜一番,拿着两文钱,在街边的包子铺,买了一个包子,看到隔壁店铺的伙计,费力的将一个箱子搬上马车,他将包子叼在嘴里,上前搭了把手,将箱子抬上马车。

伙计喘了口气,正要感谢时,才发现箱子背后已经空无一人,这时,一名青衫汉子从对面走过来,问道:“这位兄弟,请问一下,如意楼哪里走?”

伙计笑道:“我正好也要去如意楼附近办事,你跟着我走吧。”

汉子感谢一番,跟着伙计来到如意楼,碰巧看到一对少男少女的纸鸢挂在树上,两人站在树下着急间,汉子纵身一跃,便轻松的将纸鸢摘下,微笑着递给少男少女,说道:“去到那边空旷的地方放吧……”

李慕一路走来,都有百姓亲切的打着招呼,想起半年前的神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里的变化。

能够感受到这种变化的,不止李慕,还有神都得百姓。

以前的神都,没有善恶,没有是非,混乱且黑暗。

直到半年多以前,这黑暗中,照进来一束光。

从此,神都善恶有道,是非分明,官员权贵犯法,与庶民同罪,无论是纨绔子弟,书院学子,还是朝中重臣,神都权贵,甚至是皇族子弟,都不能再随意的践踏律法,鱼肉百姓。

这道光,让百姓们从黑暗中,走到了阳光下。

看着从街道上缓缓走过的那道身影,无数百姓目露崇敬。

那是他们所有人,心中的光。

第1章 起誓

走在神都街头,李慕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喜欢看这种人间百态。

尤其是亲眼见证了这大半年来,百姓身上的变化,从中得到的成就以及愉悦,是修行破境都远远不及的。

在这种心态之下,他的内心一片空灵,不用清心诀,也能保持内心的绝对宁静。

冥冥中,他甚至有一种感悟。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只要他能够以自身去实践这两句真言,总有一日,他能依靠大周亿万百姓,晋升上三境。

如今的他,已经不用刻意去做什么事情,也能从百姓身上持续的吸收念力,俨然是一座行走的国庙。

他徐徐走在街上,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尽是神都生态。

唯有一道公鸭一般的嗓音,混在其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算姻缘,测命理,卜吉凶,治疗不孕不育,包生大胖小子,不准不要钱,不生不要钱……”

这声音有些耳熟,李慕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邋遢老道,蹲坐在某处街角,面前铺了一张八卦图,身旁竖了一个旗子,上书“神机妙算”四个大字。

老道的灵觉十分敏锐,李慕的目光望过去的瞬间,老道便抬起头,和他目光对视。

看到李慕时,老道愣了一下,随后就从地上跳起来,惊愕道:“怎么又是你……”

李慕走过去,对他微微一笑,说道:“前辈,又见面了。”

老道挠了挠脑袋?说道:“老夫怎么跑到哪里都能遇到你?咦,不对……”

他说着说着?话音忽然一转?抓着李慕的手腕,震惊道:“你?你,你?你这就造化了!”

李慕道:“这几个月?遇到了些机缘。”

老者放开他的手,嘟囔道:“狗屁的机缘,老夫怎么就遇不到这样的机缘……”

遥想一年多以前,他初见眼前的年轻人时?此人还只不过是一个七魄尽失?没有多久好活的凡人,等到他第二次再见他时,他已经是聚神,这才过了半年多,再见他时?他居然已经造化了……

这让邋遢老道有些怀疑人生。

照这个速度,再过上一年半载?自己岂不是都不如他了?

他重新蹲回原位,对李慕挥了挥手?说道:“走走走,让老夫一个人静静。”

李慕只是扫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

遇到故人?他只不过是出于礼貌?上前打一个招呼而已。

第六境巅峰的强者,对一年前的李慕来说,高不可攀,但现在,他每天和第七境的强者近距离接触,第六境强者在他眼中,自然也不过如此了。

直到李慕的背影消失,邋遢老道才抬起头,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心中酸涩难言,喃喃道:“贼……,老天爷,这不公平,不公平啊……”

李慕很快就将邋遢老道忘记,李清的大仇虽已报,但也还存在一些遗留的问题。

供奉司作为大周fbi,其中的某些供奉,享受着朝廷提供的修行资源,却不为朝廷做事,不听吏部调令就算了,甚至成为了旧党的私兵,违抗圣命,为所欲为,李慕很早以前,就有清洗供奉司的想法。

供奉司是名义上是由吏部调遣,但却并不是吏部下辖的衙门。

在女皇登基以前,供奉司是直接对皇帝负责的。

女皇登基之后,因为无法收服由旧党把控的供奉司,于是便建立了内卫,梅兰竹菊四卫中的竹卫,便是用来代替供奉司的。

当然,无论是实力,还是能享受到的资源,内卫目前还远不如供奉司。

供奉司是由大周国库养着,每年要从国库中拨取大量的灵玉,符,法宝等修行资源,内卫则是要女皇自己补贴。

内卫修为最高的,也才不过第五境,供奉司中,两位大供奉,都有第六境修为,第五境的供奉,也有数十位之多。

长乐宫,陪女皇吃饭时,李慕和她说起清理供奉司的想法,女皇却有些心不在焉。

周妩并未回答李慕的问题,问道:“你说,做皇帝,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他们为了这个位置,可以不顾别人的性命,也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

周川今日已经发配离开神都,李慕倒也不奇怪女皇会有这样的感触。

对女皇而言,做皇帝的确没有什么好的。

她既不热衷于权势,也不贪图美色,后宫一个人都没有,还总是不想批阅折子,这个位置对他来说,就是禁锢。

但对另一些来人,掌握亿万生灵的生死大权,成为祖州最强大的国家之主,便已经是致命的诱惑。

更何况,做了皇帝后,还可以名正言顺的补充后宫。

如果李慕是皇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柳含烟封为皇后,李清封为贵妃,晚晚和小白,就是淑妃贤妃,谁也不用吃谁的醋……

皇帝纳妃,天经地义,只是想想就觉得美好,再也不会出现后宫失火以及修罗场的情况了。

周妩瞥了李慕一眼,说道:“朕问你话呢,你笑什么?”

李慕不再幻想,收敛起笑容,说道:“回陛下,并不是每个人,都和陛下一样,不喜欢权势,成为万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对他们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周妩问道:“你也是吗?”

李慕摇头道:“臣的梦想,不是这个。”

周妩继续问道:“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李慕想了想,说道:“臣的梦想是,带着娘子们游遍十洲三岛,看遍万种风景,最后寻一处幻境清幽之地,修行之余,养花种菜,过普通人的生活……”

周妩看了他一眼,平静问道:“你要离开朝廷?”

李慕听出了她的语气波动,未免她以为自己现在就要跑路,又补充说道:“当然不是现在……”

周妩问道:“那是什么时候?”

李慕道:“等帮陛下扫清所有障碍,解决所有麻烦之后。”

周妩淡淡说道:“朕觉得,妖国,鬼域,魔宗,是朕心里最大的障碍和麻烦,朕也不会留你多久,等消灭了魔宗,收服了鬼域,平定了妖国,朕就放你离开。”

李慕听了目瞪口呆。

妖国,鬼域,魔宗,这三个势力,哪一个存在的时间没有大周久,大周亡了,它们都未必会亡,说白了,她是想要自己给她干一辈子……

玉帝当年为难孙悟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过分。

还不如等鸡吃完了米,狗添完了面,火烧断了锁,这样李慕至少还有个盼头。

他此刻已经决定,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帮助她凝聚出下一道帝气,就带着柳含烟她们跑路,外面还有更广阔的世界,他可不想把一辈子都赔在女皇身上。

周妩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你不愿意?”

李慕只能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臣愿意为陛下赴汤蹈火,别说消灭魔宗,收服鬼域,平定妖国,等臣实力足够了,臣还可以去东海抓条龙回来给陛下当坐骑……”

李慕早就摸清了女皇的性格。

普通女人也喜欢听好听的,女皇不是普通女人,她更喜欢奉承和赞美,不管能不能做到,先把眼前这一关混过去再说。

周妩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李慕点头道:“臣每一句都发自肺腑。”

周妩淡淡道:“那你对天道起誓吧。”

“……”

李慕怔怔的看着女皇,他没想到,她会不按套路出牌,如果这句话是他对柳含烟和李清说的,她们一定会在李慕对天道起誓之前,就捂住李慕的嘴,然后或娇嗔或生气,说着“谁让你发誓了”“我不要你发誓”云云,就将这件事情揭过。

但女皇……

她不阻止他就罢了,居然还主动让他起誓?

天道之誓,是能随便发得吗?

李慕只觉得,人与人间的信任没有了。

“怎么,你不愿意?”周妩看着李慕,问道:“难道你刚才说的,都是假的?”

李慕恨不得抽自己的嘴。

可显然已经晚了。

看着女皇认真的眼神,李慕缓缓的举起右手,拇指弯曲,四指向天,咬牙说道:“我李慕,以天道起誓,等到消灭魔宗,收服鬼域,平定妖国后,才能离开陛下,若有违反,不得善终……”

周妩道:“还有呢,朕还真的想拥有一条龙做为坐骑……”

李慕嘴唇动了动,说道:“陛下,这个要不算了吧,龙族身上一股鱼腥味,还滑溜溜的,不适合当坐骑……”

周妩瞪了他一眼:“快发……”

第2章 诱拐

走出长乐宫,李慕不得不承认,这次是他大意了。

他被女皇逼着,对天道发下毒誓,等到帮助她消灭魔宗,收服鬼域,平定妖国,才能离开她。

幸好李慕机智,在发誓的时候,改动了一个词语。

他说的是,不做完这些事情,就不离开她,而不是神都,或是大周。

如果他能把女皇拐跑,那就不算是离开她,大周能不能消灭魔宗,收服鬼域,平定妖国,那是大周朝廷的事情,反正李慕完成了对女皇的誓言。

她不是喜欢种花吗,到时候,在他和柳含烟李清隐居的隔壁,给她开辟一个花园,只要她不觉得无聊,让她种一辈子的花都行。

李慕回头看了一眼,扯了扯嘴角。

想套路他,她还得再修炼几年。

发完誓后,他又重提了关于清洗供奉司的事情,让李慕无奈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皇就把本该是她的做的事情,全都交给他了。

她甚至不是交给李慕,而是李慕自己提出问题,再自己解决问题,现在她还要李慕一辈子给她做牛做马,要不是她给的实在太多,又对他实在太好,李慕或许早就回去等着继承符派了。

真正让李慕觉得亏欠她的,是在面对周家和自己时,女皇始终站在他的一边,而且给予了他最大的信任,以及最大的自由?去为李清的父亲翻案以及复仇。

如果他就这么跑了?未免显得太过无情。

能有一个女人这么对他,李慕就算不能以身相许?也不能如此无情。

……

供奉司。

内卫的梅大人刚刚来过?留下了一道圣旨后,又飘然而去。

圣旨上的内容?让无数供奉愤然不满。

从即日起,供奉司划归内卫竹卫管理?虽然他们并不用并入竹卫?但竹卫副统领李慕,却要入主供奉司。

供奉司在朝廷,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们不是出自书院,也不是朝中官员?和大周朝廷的关系?更像是合作,而不是隶属。

朝廷为供奉们提供修行资源,供奉们为朝廷办事,双方各取所需。

一直以来,供奉司都是这样一个独立的部门?从来没有受过朝中官员的管辖。

即便是吏部,也只能调请供奉?而非命令。

这一道圣旨,动摇了供奉司的地位。

对于修行者而言?国家于他们,已经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修行之人?毕生追求的?应该是至高的实力,缥缈的天道,成为朝廷鹰犬,或者说走狗,是大多数修行者所不齿的事情。

但修行一道,并不是一个人埋头苦修就行的。

修行需要资源,而修行资源,对大多数没有背景的修行者而言,都不是容易获取之物。

为了更容易的获取到灵玉等修行资源,一些有些实力的修行者,会放下面子,选择成为朝廷供奉。

但这不代表他们愿意受到朝廷管辖,成为供奉之后,这些人比起朝中臣子,依然多了几分桀骜,他们会屈服强者,却不会屈服于官阶。

“女皇怎么想的,居然让一个毛头小子来管我们?”

“虽然他天赋不错,但修为还是刚到第五境,有什么资格统领我们?”

“杀了旧党二十多人,逼的新党周川自请发配,李慕的手,现在终于伸到供奉司了吗?”

“你们能不能忍不知道,反正我是忍不了,我等必须表明态度,以示抗议。”

“大家明日都不要来供奉司了,他不是想当供奉司的主子吗,就让他当他一个人的主子吧……”

供奉司的大部分供奉,都对此事呈抗拒态度。

女皇若是让一位第六境强者入主供奉司,也就罢了,但那李慕,只有第五境修为,还是刚刚晋入第五境的,这里随便一个供奉,就比他的实力要强,让他们听从弱者的指挥,是一件很难从心理上接受的事情。

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早就被旧党的好处收买,对李慕抱有敌意。

在这种敌意下,很快便有人开始煽动其他供奉,要给李慕一个下马威。

一群人吵嚷的离开了供奉司,两名样貌一样模样的老者负手站在院内,左边一名老者道:“怎么看?”

右边的老者想了想,说道:“杀一杀的他的锐气也好,得让他知道,这供奉司,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

……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