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指之后,神都晴空万里,重见光明。

神都无数百姓,被这一幕深深的震撼,反应过来之后,就立刻跪倒在地,口中高呼不已。

“是女皇陛下!”

“女皇陛下万岁万万岁……”

……

刚才的那一幕,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朝中无数官员,也久久的无法从震惊中回神。

女皇给他们的印象,虽然一直都是威严难以接近的,但她很少在朝臣面前展露实力,以至于他们都快忘记了,她是一位第七境的至强者。

能够毁灭整座神都的天劫,在她的一指之下,直接崩碎,这是何等强大的实力?

这一刻,无论是新党官员,当时旧党官员,在那一道顶天立地的身影之下,心中都只剩下臣服。

驱散了劫云之后,那虚影迅速收缩,最终消失在皇宫上空。

长乐宫。

李慕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站在窗前的女皇。

周妩看着他,淡淡道:“张嘴。”

李慕张开嘴,一道光芒从她手中闪过,李慕嘴里多了一颗圆滚滚的东西,转瞬即化,一股精纯的药力,冲向他的四肢百骸。

他体内透支的法力,瞬间就恢复了一大半,李慕从床上坐起来,问道:“陛下,臣睡了多久?”

周妩道:“大概一天一夜。”

算上昏睡的时间,比他预计的时间,久了一点儿,李慕从床上下来,说道:“臣先回家了……”

周妩道:“你的心神透支严重,再休息一会儿吧。”

李慕摇头道:“不了,臣回家再休息,再不回去,臣的娘子会担心的。”

周妩挥了挥手,说道:“走吧走吧……”

她的话音落下,李慕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自家院子里。

“恩公!”

“公子!”

小白和晚晚无聊的在院子里荡着秋千,看到李慕,立刻就飞奔过来,晚晚抱着李慕的胳膊,说道:“你要是再不回来,小姐就要去宫里找你了。”

李慕不好意思得对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柳含烟和李清笑笑,说道:“让你们担心了……”

李清明显松了口气,柳含烟走到他跟前,见他脸色苍白,小声嘟囔道:“你只是一个小官,又不是宰相,干嘛这么拼命……”

李慕牵着她的手,说道:“如果不是陛下,我们哪来今天的一切,也不可能为李大人翻案和报仇,自然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报答陛下。”

“可也不能这么拼命啊……”柳含烟责怪的看了她一眼,说道:“陛下又不知道心疼你,圣阶符这么难,万一伤到修行根基怎么办……”

李慕笑道:“陛下对我很好的,你放心吧,我没事,休息几天就能恢复……”

长乐宫,周妩面露气愤之色,咬牙道:“就你知道心疼,成过亲就了不起啊……”

第6章 独守空房【为盟主“白煜团子”加更】

李慕回家后不久,女皇就让梅大人送来了一些固本培元的灵药丹药。

虽然他书符时,借助的是女皇的法力,但心神消耗,却是自己的,圣阶符是远超李慕当前能力极限的东西,每画一张,他就要歇上许久,才能画第二张。

等到他晋级第六境之后,修为大涨,到时候再画圣阶符,就没有这么严重的后遗症了。

但那,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

他的修为,因为各种机缘,在这一两年间,飞速增长,走完了别人一辈子才能走完的路,第五境之后的修行,除非遇到天大的机缘,比如,大周祖庙的那一道帝气,机缘巧合让他吸收了,那么他有一定的可能,立刻就能成为和女皇一样的第七境强者,否则,以后的修行之路,他就得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的走了。

不过,短时间内,他也没打算多画。

这一道符,是向邋遢老道和那两位大供奉证明,他有这个能力,这就已经受够了。

李慕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再次来到供奉司。

他走到邋遢老道面前,伸出手,一张符,悬浮在他的手心上空。

这符出现的那一刻,这里的空间似乎都有些扭曲。

“天机符!”

邋遢老道面露震惊:“昨天的异象,果然是圣阶符诞生引发的!”

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拿,那符却消失在李慕手中。

李慕笑了笑?说道:“只要前辈在供奉司一年?一年之后,天机符?晚辈双手奉上。”

邋遢老道瞥了他一眼?也没有提出异议,更不用怀疑一年后能不能拿到此物。

李慕代表的是大周朝廷?大周朝廷没有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诳他。

他们不会,也不敢。

李慕要的?只是邋遢老道留在供奉司一年。

至于他是在这里睡觉?还是干别的什么,这并不重要。

他对供奉司的作用,便像是核弹对于另一个世界的国家一样,用不用暂且不论?但必须得有。

况且?和他在神都街头坑蒙拐骗,忍受日晒雨淋相比,让他住在宽敞的大宅子里,有下人伺候,拥有一个体面的身份?一年之后,还赠予他无数修行者都觊觎的重宝?不为供奉司做点贡献,这符他也拿的心安理得?

对于高阶修行者而言?这是大因果,沾染了因?却没有果?对他以后的修行之路?可能产生重大的影响。

白嫖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现在白嫖的越多,以后需要偿还的也就越多。

李慕走到院子里,看到那里站了两道身影。

他看着两位老者,问道:“两位考虑好了吗?”

两名大供奉同时点头,那名消瘦的老者说道:“考虑好了,这么多年来,我兄弟二人,已经将供奉司当成家一样,怎么能就这么离开呢……”

虽说留在供奉司,会受到一部分限制,但就算他们加入宗门,也同样要为宗门做出贡献,没有什么宗门,不求他们为宗门做什么,就会为他们提供大量的修行资源。

而为大周朝廷做事,便能获得天机符,在大限来临之前,为他们延续十年寿元,这是他们去任何宗门,都得不到的好处。

仅仅是为了这个,他们也不能离开供奉司。

李慕看着二人,为难道:“可是国库吃紧,恐怕不能像以前一样,为两位提供那么多修行资源了……”

修为到了第六境,大周朝廷为他们提供的资源,本来就不足以加速他们的修行,没有便没有了,与之相比,天机符才是最重要的。

消瘦老者正色道:“我二人虽然不是生于大周,但在心中,已然将大周当成了第二故乡,希望能为大周做些事情,什么灵玉灵药的,不要也罢……”

李慕笑道:“供奉司欢迎两位大供奉回来……”

白送上门的第六境高手,李慕当然不会不要,供奉司的高手越多越好,供奉司越是强大,距离他降妖国,平鬼域,灭魔宗的梦想,就又进了一步。

实现了对女皇的承诺之后,他就能带着妻子们,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了。

眼下来说,柳含烟已经变成了李家大妇,他和李清,还停留在牵牵小手,搂搂抱抱的阶段。

这是因为相对李清而言,柳含烟更加的开放主动。

为了双修,半夜翻李慕的窗,爬他的床,这种事情,在两人确定关系之前,柳含烟都能做出来,如果李清有她一半的主动,李家大妇现在可能就是她了。

但这是两个人的性格差异,也勉强不来。

和李清的相处,要循序渐进,如果昨天不是柳含烟打搅,他们或许已经从搂搂抱抱进行到亲亲抱抱了。

李慕怀疑柳含烟是故意捣乱,但却没有证据,他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和李清继续昨天没有完成的事情,回到家中时,却在院中看到了玄真子。

问过玄真子之后,李慕才得知,他这次是奉掌教之命,来接李清和柳含烟回白云山的。

虽然当时掌教收李清为徒,只是权宜之计,但此事已经人尽皆知,在所有人心中,李清就是符派掌教的弟子。

作为道门六派之一,符派掌教收徒,自然不能草率的一句话带过。

这次玄真子接李清回山,就是为了举行收徒大典。

到时候,除了符派各分宗宗主、长老之外,丹鼎派、灵阵派、玄宗、南宗、北宗等道门其余五宗,也会派重要人物参加大典。

这次大典,柳含烟也要参与。

当初玉真子收她为徒的时候,虽然敲诈了符派一遍,但却并未没有举办收徒大典,这是因为这种典礼,是只有太上长老,亦或是修为达到第七境的首座,才有资格举办的。

而玉真子的修为,本就在第六境巅峰,这次回山之后,接受了白云峰传承,已经成功晋升第七境。

她和玄机子的收徒大典,会一起举办。

玄真子看着李慕,问道:“师弟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山,这次大典,掌教师兄应该会为你引荐其余五宗的一些强者。”

李慕想了想,问道:“大典什么时候举行?”

玄真子道:“大典要筹备,通知各分宗,南宗、北宗、玄宗等其余五宗,都需要时间,最快也是三个月以后了。”

李慕问道:“那为什么不三个月后再来接她们?”

玄真子道:“掌教师兄的意思是,趁着这三个月,将李清师侄的修为,尽快提升到第五境,师姐刚刚晋升,按照规矩,她要一个个的去拜访其余五宗,她打算带柳师侄见见世面……”

柳含烟和李清都要离开,这么说的话,接下来至少三个月,李慕要独守空房了。

她们都是有重要的事情在身,李慕也不能强留她们在身边,柳含烟和李清虽然性格不同,但性子里的要强是相同的,李慕和柳含烟的修为都已是第五境,李清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李慕知道,她心里对于实力的提升,也有迫切的渴望。

而柳含烟,她也不会满足于,以后的人生,就是抚琴做饭,她也有自己的修行。

李慕看着她们,说道:“那你们去吧,我过些日子再回去,朝中最近事务繁忙,我没办法离开。”

供奉司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李慕打算废除旧供奉制度,推出一套新的规矩来,这也不是三两天就能搞定的,他需要和女皇商量,才能最终敲定。

柳含烟将晚晚和小白叫到房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李清看了李慕一眼,说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李慕跟着她走进房间,问道:“什么话……唔……”

李清转过身,踮起脚,吻在了李慕的嘴唇上。

两唇相碰,李慕怔了一瞬之后,就抱紧了她的腰,没有过多的语言,两个人贴近的嘴唇久久都不曾分开,似乎都想将自己融进对方的身体里。

直到柳含烟在外面轻哼了一声,李清才有些狼狈的松开李慕,红着脸跑出去。

柳含烟对李清伸出手,不满道:“你看看你,还哪有以前李捕头的样子,快走了……”

李清握着她的手,回头又看了李慕一眼,然后才跟着她离开。

这不是李慕第一次和李清以及柳含烟分别,但两次分别,情绪却全然不同。

和李清阳丘县一别,是各自天涯,不知能否再见。

神都再别,只是短暂的分离,李慕很清楚,他们很快就会再相见。

和柳含烟的上一次分别,是两人实力弱小的无奈,李慕独挡楚江王一事,给柳含烟留下了巨大的阴影,让她有了迫切提升实力的想法。

如今,情况已和当时截然不同,无论是李慕还是她,再对上当时的楚江王,狼狈的一定是后者。

这些日子来,他们各自都在为了两个人的未来努力,并且也都完成了成长和蜕变。

柳含烟和李清离开后,李慕看着晚晚和小白,问道:“她刚才和你们说什么了?”

小白立刻道:“柳姐姐说,她和清姐姐不在得日子,让我们看着恩公,不要让恩公在神都招惹小狐狸精……”

晚晚捂着小白的嘴,说道:“小姐说了,不能告诉公子的……”

李慕在她屁股上抽了一下,不满道:“你眼里是不是只有你家小姐……”

晚晚捂着屁股,委屈道:“公子已经有小白了,就不要再招惹其他狐狸精了嘛……”

她眨着清澈的大眼睛,目光委屈中带着哀求,李慕和她目光对视,神智都差点陷进去,他捂住晚晚的眼睛,按着她又在屁股上抽了几下,怒道:“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对我用你的瞳术……”

第7章 帝气

跟在柳含烟身边,晚晚的进境也飞快。

她的修为虽然还停留在第三境,但瞳术是越来越厉害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即便是李慕看久了,也会把持不住。

柳含烟走了,却留下了晚晚,当做李慕身边的眼线。

还好李慕有小白,在这个家里,只有她是一心向着自己的。

“好了好了……”李慕放下了晚晚,问道:“她们走了,我们只有三个人,今天晚上吃什么?”

听到吃,晚晚便来了精神,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抱着李慕的胳膊,说道:“我们吃烤肉……,不,还是吃火锅,不,还是烤肉,e……要不还是火锅吧……”

晚晚在火锅还是烤肉的问题上,纠结万分,最后李慕决定,一边涮一边烤。

吃饱喝足,她和小白收拾洗碗,李慕来到后院,继续修复道钟。

完整的道钟,对他来说,意义太重大了,早一日修复,一家人的安全便能早一日彻底得到保障。

不过,他所知道的,那些不曾在这个世界出现的小法术,已经快要用的差不多了,如果在用完之前,道钟还不能完全修复,就只能等它自己慢慢修复。

但这样一来,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一年甚至数年,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这还是在李慕已经修复了大部分裂纹的情况下,若是没有李慕干预,依靠它的自我修复功能,恐怕需要耗费数十上百年。

第二日,李慕像往常一样入宫。

中书省最近没有什么事务?李慕上午在中书省处理自己的公务?下午到长乐宫帮女皇批折子,顺便和她商量供奉司改革的事情。

长乐宫内。

李慕坐在一边?认真的翻阅着重要的奏章?周妩慵懒的靠在龙椅上,拿着一本《聊斋》在看?偶尔抬头看一看李慕,见他在认真的批改折子?又低下头看书。

等到周妩意识过来?已经下衙许久时,她再次抬眼看了看李慕,问道:“下衙有一刻钟了,你今天怎么还不回去?”

李慕翻开一份新的奏章?头也没抬?说道:“臣的娘子回白云山了,今日不急着回去,臣再看几封折子。”

周妩不知不觉的坐正了身体,问道:“哪个娘子?”

李慕道:“两个都去了。”

“去多久?”

“三四个月吧。”

……

周妩将手中的书放下,说道:“那你便不急着回去了?把这些折子看完再说吧。”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这恐怕不行?小白和晚晚还在家里等臣吃饭。”

周妩道:“朕让梅卫将她们接到宫里,朕也有许久没有见到小狐狸了?再吩咐御膳房做些饭菜,一会儿你们一起在朕这里吃。”

李慕愕然一瞬?然后便只能点头道:“那?那好吧……”

好像自从柳含烟来神都之后?女皇就没有再去过李府了,反正家里没人,他早回去晚回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还不如在宫里多加会班,还能顺便混一顿工作餐。

很快的,梅大人便去了李府,将晚晚和小白接来。

晚晚第一次进宫,起初还有些拘谨,但在小白的影响下,很快就放得开了,两位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为向来死气沉沉的长乐宫,带来了一些生气。

李慕注意到,女皇看向在长乐宫追逐的晚晚和小白时,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在李慕的印象中,女皇是很少笑的,她最多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

或许,她从晚晚和小白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

不过,她们的少女时代,应该也是不同的,晚晚和小白,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女皇这个年纪,应该已经成为了太子妃,正式开启了她不幸的人生。

李慕批折子的时候,女皇便带晚晚和小白去御花园赏花了。

梅大人曾经说过,御花园的花,都是女皇自己种的,种花养花,是她最大的爱好。

谁不喜欢这些美丽的事物,如果以后真的有机会把女皇拐走,一起隐居,就让她把宅子四周都种上花,每天打开门,便会收获一整天的愉悦心情。

处理完最后一份折子,李慕离开长乐宫,向御花园走去。

长乐宫他虽然来了不下几百次,但固定的路线,就是从中书省到长乐宫,并未去过其他地方。

好在李慕知道御花园的方向,走出长乐宫后,便沿着一个方向,向前走去。

走了数百步之后,李慕忽然心生感应,脚步停了下来。

他转头望着旁边的一处宫殿,心中悸动无比,忽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踏入这座大殿的念头。

似乎这大殿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李慕抬头望向宫殿上方,看到了“祖庙”两个大字。

他的脚步下意识的向这座宫殿走去,还未走近,从宫殿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厉喝。

“滚…”

与此同时,一道强大的气息,从宫殿中,席卷而出,向李慕身上压迫而来。

李慕倒退数步,发丝向后飘散,衣衫猎猎作响,但他的身上,也同样凝聚出了一股极强的“势”,两股气势相撞,形成强大的冲击,天空之上,几朵漂浮的白云,骤然散开。

在李慕身上的念力,凝聚成势的同时,从那大殿之中,传来一道龙吟之声,随后便忽然飞出了一道金光。

这是一条金龙,飞出大殿之后,便向李慕冲来。

这金龙速度很快,李慕根本来不及躲闪,也并未躲闪。

从这金龙的身上,他没有感受到什么威胁。

金龙飞到李慕身边,瞬间便缠绕在他的身上。

下一刻,李慕面色微变。

他察觉到,他身上积攒的念力,正在飞快的流失,涌入金龙的身体。

李慕控制住自己的念力,不被此金龙夺走,一只手抓向金龙的身体,想要将它甩出。

可他的手,却从金龙的身上一穿而过,此龙竟是虚幻之物,根本没有实体。

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念力,要被此龙夺走,李慕横下心,使用导引之术,与它争夺起来。

一人一龙,在争夺念力上,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便在这时,有三道身影,从宫殿内走出。

这三人皆是老者,发须皆白,头戴王冠,与女皇的帝冠有所不同,身穿玄色龙袍,旗上绣着的金龙,也只有四爪。

让李慕吃惊的是,这三人的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威压,不弱于邋遢老道。

这宫殿之中,竟有三名第六境巅峰的强者。

看到李慕身上缠绕的金龙,一名老者面色阴沉,冷冷道:“惊扰帝气者,其罪当诛!”

他伸出枯枝一般的手指,对着李慕,遥遥一指。

一股强大的天地之力,飞快的凝聚。

李慕的眼中,出现了一个虚幻的手指。

这手指之上,散发出恐怖的气息波动,他正欲召唤道钟防御,身前便出现了一道身影。

此时,老者的右手食指,已经按下。

咔嚓!

他伸出的手指,直接折断。

他不顾断指,惊怒的望向李慕前方的身影,咬牙道:“你干什么!”

女皇淡淡的看着三人,说道:“滚回去。”

随后,她轻轻挥手,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三位老者席卷而回。

女皇又看了那金龙一眼,金龙哆嗦了一下,飞速的窜回了大殿。

直到此刻,李慕才感受到了那金龙的异常,望着大殿的方向,喃喃道:“陛下,这是……”

女皇道:“帝气。”

帝气这个名字,李慕不是第一次听到,女皇就是因为得到了帝气,才得以晋升第七境的。

但以前,他对于帝气,是只闻其名,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

据说,帝气是从三十六郡百姓的念力中诞生的,李慕刚才没有意识到,现在才后知后觉,那条金龙本身,根本就是由念力凝聚而成。

只是那些念力太过庞大,已经诞生了灵,所谓得帝气,就是念力之灵。

倘若李慕再吸收几十上百年念力,他的身上,应该也会诞生念力之灵。

这条该死的念力之灵,自己已经有那么多念力了,还贪图他身上这一点,也未免有些太过贪婪。

不过,李慕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庞大的念力,如果有足够的灵玉,他只要吞了这条念力之灵,恐怕就能立刻晋升第六境。

倘若等这条念力之灵彻底成熟,立地晋升第七境也不是不可能。

女皇看了看李慕,问道:“想不想进去看看?”

李慕愣了一下之后,微微点头。

他跟着女皇走到大殿门口,三名老者站在殿内,为首的一人沉声说道:“这里是祖庙,非皇族子弟,不能踏入。”

女皇平静的看着他们:“朕让他进来,你们有意见?”

那名老者道:“我等作为祖庙守护者,你要放外人进入,就先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女皇看了站在殿外等候的梅大人一眼,说道:“梅卫,安排人过来收尸。”

话音落下,另外两名老者,一左一右的拉着那老者离开。

“王弟,算了……”

“多大点事儿……”

“当年周家不是也进来了……”

“他要看就让他看吧,看一看又不会少点什么……”

第8章 夜宿皇宫

三位老者走到大殿角落,在蒲团上盘膝坐下。

李慕跟着女皇,走进大殿。

这座宫殿,比李慕想象的还要大。

走进来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殿最里面的一个高台。

高台之上,摆放着一个个牌位,李慕扫视一眼,看到那些牌位上写着的,都是大周历代皇帝的名字。

排在最上面的,是大周太祖,也是大周的开国皇帝。

最下面的一位是先帝,前太子因为还没有正式继承皇位,就被周家夺了权,没有资格位列其中。

高台之下,是两排小鼎。

李慕数了数,这些鼎共有三十六只,正好和大周的郡数相同。

一丝丝金光,从小鼎中牵引而出,汇聚到大殿中心的一个大鼎中。

那条金龙,就在鼎中游动,它虽然看向女皇时,金色的瞳孔中闪过畏惧,但在看李慕时,目光却满是贪婪。

李慕望着这金龙,心中不免也生出了一些别的心思。

晋级第五境之后,他的修行就变得十分缓慢,慢到几乎感受不到进步。

如果能吞了这条金龙,他就能立刻晋升第六境,最少抵得上他二十年修行。

感受到李慕的目光,金龙眼中的贪婪,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嗖的一声钻到鼎里,再也不露头了。

李慕看着那些小鼎,问女皇道:“陛下,这些鼎对应的,应该是三十六郡的国庙吧?”

周妩轻轻点了点头。

李慕望着这些小鼎,发现小鼎上的金光,有强有弱,有明有暗。

其中最强的,光芒刺目,不能直视。

光线最弱的,只有细细的一丝,暗淡的像是快要熄灭。

光芒最盛的那一只小鼎?连接的是神都所在的中郡?这一年来,神都发生了很多变化?中郡民心前所未有的凝聚。

距离神都越远的郡?所连接的小鼎,光芒越是暗淡?只有少数几郡,略微明亮一些。

这说明?想要彻底的凝聚帝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大鼎中的金龙很快又飞出,在女皇的头顶盘旋几圈后,又飞入了鼎中。

李慕注意到,女皇身上的念力?全都被它吸了去。

作为深得百姓喜爱的君王?女皇身上凝聚的念力,一点儿都不比李慕少。

这看的李慕心中有些窝火,女皇身上的念力,是李慕和她努力了多久,好不容易才凝聚的?却就这样为别人白白做了嫁衣……

他为女皇感到不平。

参观完祖庙,李慕并没有在这里多留?又随女皇走出去。

两人走出去后不久,祖庙角落中?盘膝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的三名老者,才缓缓睁开眼睛。

一名老者冷哼一声:“这还是当年的太子妃吗?她变了?她以前不会对我等如此不敬。”

另一名老者道:“她被周家设计?继承帝气,险些身死,坐在这个位置上,本就满是怨言,性子又怎么可能不变?”

最后一名老者悠悠开口:“这些都不重要,这半年来,帝气凝聚速度,明显加快,恐怕二十年内,就能再次成熟,需得督促他们,努力修行,若能晋入第六境,到时候,便有十足的把握,炼化帝气……”

……

长乐宫。

李慕,晚晚,小白,和女皇围在一起吃火锅。

跟着女皇逛了一次祖庙,李慕增长了很多见识。

原来关乎大周传承的帝气,是这么来的。

难怪当时三十六郡的百姓,送上万民血书时,无论新党旧党,都选择了让步。

如果朝廷彻底丧失了民心,各郡的国庙就吸收不到念力,自然也没有办法输送到祖庙,会耽搁帝气的凝聚。

祖庙中的那三名老者,是萧氏皇族宗室,地位极高,辈分还在先帝之上。

他们三人,每一位,都有第六境巅峰的实力。

这么看来,旧党的实力,还是要远远的强于新党。

周家所倚仗的,不过是和女皇的血缘关系。

李慕想到一个问题,开口问道:“陛下为什么不自己吸收了那道帝气,这能让您晋升第八境吗?”

周妩吹了吹夹起来的豆腐,说道:“不能。”

李慕想了想,又道:“但陛下如此年轻,就算是再做一百年的皇帝也可以,也没有必要传位……”

周妩淡淡道:“因为我不喜欢。”

李慕叹了口气,他只是为她不平,这皇帝不是她要做的,但她却担负起了一个皇帝的责任。

从始至终,周家在计划的时候,都没有问过,他们给的,是不是她想要的?

这时,周妩又看了他一眼,说道:“除非你愿意为朕批一百年的折子……”

李慕夹起一片豆腐,送进嘴里,也不顾烫嘴,果断的说道:“既然陛下不喜欢,这皇帝不做也罢,到时候想传给谁就传给谁,如果陛下愿意,可以和臣做邻居,我们在院前开辟两块地,一块种菜,一种花……”

小白连连点头,说道:“好啊好啊,我也想和周姐姐做邻居……”

周妩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要不今天晚上你们就不要回去了吧,长乐宫有很多空置的房间,你们可以睡在这里。”

小白的目光望向李慕,无论大事小事,她都得征求李慕的意见。

看到祖庙中的那一幕后,李慕更加心疼女皇,他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睡在这里吧。”

女皇看向李慕,说道:“你也不用回去了。”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陛下,这,这不太好吧?”

周妩道:“反正明天早上你还要进宫,就留在这里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长乐宫距离中书省,只有百余步,比家里是近多了,可以多睡好一会儿。

可古往今来,哪有留大臣夜宿皇宫的?

女皇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目光又看向晚晚,说道:“还有这个小丫头,也一起留在宫里吧。”

晚晚面露犹豫,说道:“可,可是小姐说,要公子每天晚上都回家的,不能夜不归宿……”

小白道:“可是我们也和恩公在一起啊,我们是住在周姐姐家里,又不是什么狐狸精……”

晚晚还是有些犹豫,女皇继续说道:“明天早上的早膳,你们也可以在宫里吃,御膳房有几十种糕点,你们都可以尝尝……”

晚晚抓着小白的手,说道:“我觉得你说的对,就算是小姐知道,也不会怪我们的……”

小白和晚晚都同意了,李慕的意见就不重要了。

这不是二比一,而是三比一。

反正柳含烟和李清都不在,小白和晚晚和他在一起,家里也没有人等着,回不回去,都没有什么区别。

今夜李慕依然睡在后殿,在房间中闭目修行时,能够听到前殿传来少女咯咯的笑声。

李慕待在长乐宫的时间,或许比他在家的时间还要长,所以他十分清楚,这座宫殿,大部分时间都是冷清和孤寂的。

即便有他在的时候,他和女皇也都是各忙各的。

李慕批阅奏折,女皇在一旁或是看书,或是放空,大殿里也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晚晚和小白来了之后,便是不同以往的热闹。

李慕并没有修行到很晚,便准备休息了。

不久前才画了一张圣阶符,他损耗的心神还没有彻底恢复,仍旧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李慕刚刚躺下不久,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又从床上坐起来。

他下了床,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之后,看到晚晚和小白,裹着被子,一左一右的站在门口。

李慕疑惑问道:“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晚晚裹紧了小被子,小声道:“我们睡不着。”

小白接着说道:“我们可不可以和恩公一起睡?”

他们一个小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另一个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慕,李慕打开房门,无奈道:“进来吧。”

两道身影立刻跑进了李慕的房间,将她们的被子放在椅子上,双双钻进了李慕的被窝。

幸好长乐宫的床很大,即便是睡上三个人,也不显得拥挤。

李慕有理由怀疑,这本来就是以前的帝王,为了和后妃大被同眠方便,才把床造得这么大。

晚晚和小白睡不着,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其实人睡觉时,只需要一间面积不大的静室,一张小床足矣。

过于宽敞的卧室,太大的床,反而睡不踏实。

或许女皇大半夜的不睡觉,总是和李慕梦中相会,原因就在这里。

这么大的长乐宫,如果只睡自己一个人,这是何等的孤独,李慕只是想想,便觉得有些受不了,女皇却已经如此四年了。

看着躺在床上,只露出两个脑袋的晚晚和小白,李慕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睡。

睡在晚晚身边,小白肯定会失落,睡在小白身边,失落的又会是晚晚,睡在她们两个人中间,左右都是少女柔软的身子,他还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就算是硬睡也睡不着啊……

李慕帮她们盖好被角,说道:“你们先睡,我出去一会儿。”

他披上衣服,准备去院子里吹吹风,走到外面时,看到前殿的屋脊上,坐着一道人影。

从李慕的角度望去,一轮圆月从她的身后升起,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宛如月中仙子,美丽,又显得格外孤独。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的,不止他一个。

李慕想了想,还是飞身上去。

站在长乐宫屋顶上,李慕才发现,整座长乐宫,似乎处于皇宫最高处,站在这里,俯瞰下去,整座皇宫,尽收眼底。

他走到女皇身边,轻声说道:“陛下还不睡吗?”

周妩望着前方,淡淡道:“你不也没睡?”

李慕道:“臣这就去睡……”

“坐下。”

周妩再次开口,语气不容拒绝:“陪朕说会儿话……”

李慕在他身边坐下来,问道:“陛下有什么心事吗?”

大半夜不睡觉,必定是心中有事,女皇心思细腻,越是心思细腻的人,越容易被心事困扰。

周妩望着天上的月亮,问道:“你说,朕应该把皇位传给谁,萧家,还是周家?”

李慕摇头道:“臣不敢妄言。”

周妩道:“说吧,这里没有臣。”

这个问题,做臣子的,本不应该回答,但有她这句话后,此刻长乐宫屋脊上,便没有君臣,有的只是周妩和李慕。

有句话,李慕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

作为朋友,他有和她说心里话的必要。

“那我说了……”

“说吧。”

李慕转头看着女皇,非常不解得问道:“对于萧家,陛下是外人,对于周家来说,现在的陛下,也是外人一个,与其传位给外人,为什么我们不自己生一个?”

话音落下,看到女皇错愕的表情,李慕才意识到他的话有些漏洞,他说的“我们”,是他们是自己人的意思,而不是他和女皇生一个。

未免女皇误会,李慕连忙解释道:“陛下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我生我的,你生你的……”

第9章 独得圣宠

深夜,长乐宫顶上。

周妩目光平静的看着李慕,问道:“朕是不是很久没有教你修行了?”

李慕知道她说的“修行”指什么,立刻道:“是你让我直说的,如果你现在又怪我,以后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周妩看了他一眼,最终移开视线,说道:“朕是皇帝。”

李慕道:“皇帝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虽然她已经成过一次亲,但有谁规定,女皇就不能有再婚了?

在另一个世界,那个女人先嫁给父亲,再嫁给儿子,还养了无数面首,和她相比,女皇宛如一朵纯洁的小白花,立个后又怎么了?

李慕认真说道:“陛下对于萧氏来说,是耻辱,他们怎么可能容忍皇位被一个外姓女子夺走,若是以后萧氏掌权,陛下在史书之上,必然不会留下什么好话,而对于周家后人,陛下只是他们的姐姐,哪有陛下自己的孩子亲?”

其实这里,李慕还有一点儿小小的私心。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可以预见的是,不管是传位周家还是萧家,女皇在后人修订的史书上,大概率都不会留下什么好话。

那么,作为女皇时代,唯一的宠臣,史书上又会怎么评价李慕?

蛊惑圣心,奸佞当道,宠臣乱政,一些野史,或许还会抹黑他和女皇之间的关系,李慕并不打算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他看着女皇,继续说道:“况且,周家和萧家,为了皇位的争夺,结党营私,不计后果,我们好不容易才弥补了先帝犯下的过错,陛下如果将皇位传给他们,岂不是又要让大周重蹈覆辙……”

周妩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说道:“朕要睡了。”

李慕道:“陛下晚安。”

周妩离开之后,李慕又坐在屋顶上看了一会儿月亮,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晚和小白还没有睡,在被窝里,咯咯咯咯的不知道笑着什么。

李慕走到床边,问道:“你们怎么还没有睡?”

小白道:“我们在等恩公回来。”

说罢,她和晚晚一个向外挪了挪,一个向里挪了挪,把中间的位置留出来给李慕。

李慕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睡吧,我睡地上。”

小白抱着李慕的手,说道:“那我们也睡地上。”

晚晚也从床上爬起来,说道:“公子睡地上,我们睡床上,让小姐知道了,会说我们不懂规矩的……”

李慕不知道女皇今天晚上睡的怎么样,不过他自己睡的很香。

她左边是晚晚,右边是小白,被窝里软软的,香香的,只是早上睡醒时,两条手臂有些发麻。

女皇早已让御膳房准备好了糕点,晚晚被各式各样的早膳震惊到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人的早膳可以这么丰富,以前早上能吃两个包子,一个鸡蛋,她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早膳还没有吃完,就旁敲侧击的问李慕,今天晚上他们睡在哪里……

吃过早膳,李慕也没有让她们回去。

反正在家里也是她们两个人,长乐宫比李府大多了,在这里不会觉得憋闷,又有上官离和梅大人陪着她们,李慕是觉得她们已经有些乐不思家。

他去往中书省,路过宗正寺时,张春从里面走出来,诧异问道:“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李慕自然不能告诉他昨天晚上夜宿长乐宫,说道:“在家啊……”

张春道:“我昨天去你家找你了,你没有在。”

李慕道:“我昨天回去的很晚,都快子时了……”

随后他又问道:“你找我什么事情?”

张春摇头道:“本来想找你喝杯酒,现在没事了。”

张春也没有告诉李慕,他昨天晚上被娘子从家里赶出来,本来想找李慕借宿一晚,但在李府门口等到子时,也没有等到他回来。

很明显,他说谎了。

李慕道:“没事我就回中书省了。”

张春摆摆手,说道:“走吧。”

看着李慕离开的背影,心中思考着一些事情。

昨天他才看到,柳含烟和李清离开神都,这也是他选择了李府借宿的原因,可他娘子离开的当天晚上,李慕就夜不归宿,他到底去干了什么?

莫非,是去私会了别的女子?

不不不,以他的了解,李慕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某一刻,张春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

宗正寺的位置在中书省之后,李慕如果是从宫门口过来的,根本不可能路过这里。

除非他是从另一个方向过来……

张春望向李慕来时的方向,从这里直直的走过去,就是长乐宫。

而长乐宫,是陛下的寝宫。

他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震惊道:“这么快……”

寿王从宫门的方向走过来,说道:“老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走,陪本王玩两把……”

张春跟在寿王身后,走进宗正寺,随口问道:“殿下,南阳郡王不是被斩了吗,他的府邸后来怎么样了?”

寿王道:“暂时被朝廷封了,以后可能会赏给对朝廷有重大贡献的官员,怎么,你问这个干什么?”

张春笑笑,说道:“没事,我就问问,问问……”

……

回到中书省后,李慕没有耽搁,抓紧时间起草供奉司的新规。

上午忙完了他自己的事情,下午还要给女皇看折子。

现在对于朝事,她是一点儿都不操心了,小事交给李慕,大事两个人共同商议,意见一致听她的,意见不一致听李慕的,李慕处理折子的时候,她就在一旁划水放空,甚至还想要李慕多写几本书给她看。

不得不说,她已经有些昏君的样子了。

而李慕自己,也真的快要变成专政的宠臣。

初步起草完供奉司新规之后,一道熟悉的身影,迈入了李慕的值房。

梅大人看起来有些疲惫,李慕给她倒了杯茶,问道:“怎么,昨天没睡好?”

梅大人坐在李慕的位置,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说道:“昨天处理内卫的事情到很晚……”

李慕站在她对面,说道:“不太重要的事情,交给手下人去做就是了,你看看陛下,她本来应该比你还忙,但你看她,每天闲得很,不是赏花就是看书,都有多久没有碰过折子了……”

梅大人瞥了他一眼,问道:“陛下才让你看了几天折子,你就不愿意了?”

李慕道:“倒也不是不愿意,反正我多做一些,陛下就少做一些,她开心就好,免得又被折子烦心,让心魔有机可乘,我怀疑她的心魔,就是每天看折子烦出来的……”

梅大人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道:“你是不是又说什么话,惹陛下不开心了?”

李慕坦然的说道:“我只是说了几句实话。”

女皇地位虽高,但放眼朝廷,能算得上她自己人的,只有三个。

上官离,梅大人,以及李慕。

她们两个对女皇言听计从,这些会让女皇不舒服的大实话,只能李慕来说了。

梅大人问道:“你说了什么?”

李慕老实的将昨天晚上的对话告诉她。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