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梅大人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不是觉得,陛下这么宠着你,你就什么话都可以说了?”

李慕道:“我也是为她着想。”

梅大人想了想,说道:“你想的简单了,陛下是前太子妃,也是前皇后,如果她真的那么做了,天下人会怎么看,满殿朝臣,四大书院,都会阻止她……”

李慕本来想告诉梅大人,只要有绝对的实力,做什么都可以。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不太可能,因为一女多夫不被主流观念认可,容易招致非议,但只立一个皇后,无论从哪方面都说得通。

只要女皇的实力,能够压制所有的反抗力量,大周就会出现第一个母仪天下的男皇后。

但李慕后来仔细想想,又觉得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毕竟,谁不愿意独得圣宠,有了皇后,女皇对他,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么好了。

不是可能,是一定。

柳含烟和李清不在的时候,他可以一整天泡在长乐宫,等到她们回来,他每天只能在长乐宫两个时辰,道理是和这个一样的道理。

李慕不得不承认,他也是一个自私的人,不愿意和别人分享圣宠,哪怕那个人是皇后。

于是他没有再多言,而是看着梅大人,说道:“还是不要操心陛下了,你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再不找,就真的来不及了,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

梅大人的目光望向李慕,毫无波澜。

李慕被她的目光看的发毛,随后便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道:“你可别打我的主意,我有家室,而且你的年纪都快够做我娘了,我们不合适……”

惊慌之下,李慕将自己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幸亏梅大人宽宏大量,没有生气,喝了杯茶就离开了。

晚晚和小白都在长乐宫,李慕的午膳,也是要在长乐宫吃的。

下午他就留在长乐宫,帮女皇处理折子,不再回中书省了。

他走出中书省,看到梅大人站在前方不远处。

她用极为不善的目光看着李慕,手里拿着一根棍子。

第10章 有意见吗

“说我年纪大是吧!”

“可以做你娘了是吧!”

“叫声娘我听听……”

……

长乐宫中,李慕被梅大人拎着棍子,追的上蹿下跳。

他以为逃到长乐宫,在女皇面前,梅大人就会收敛。

没想到女皇打算袖手旁观,甚至还磕起了瓜子,于是长乐宫中,就变的更热闹了。

梅大人追着李慕,晚晚在小白在后面追她,她追不上李慕,小白晚晚也追不上她,长乐宫一阵鸡飞狗跳,女皇袖手旁观嗑瓜子,后来上官离也加入了进来,当然,她是帮梅大人的。

梅大人的反射弧也是够长,当时在中书省没有爆发,这会儿反倒气的不得了。

李慕虽然能够一直躲下去,但这么一直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所以他故意放水,屁股上挨了两下,让梅大人消气收手,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作为朋友,李慕已经尽到了他的义务。

下午,他将对于供奉司的一些改革意见,拿给女皇看了,两人交流了一些想法,这件事情,便就此敲定。

供奉司不算是朝廷官衙,与之有关的事情,也不用走三省,和女皇确定完细节之后,李慕便走出长乐宫,出宫往供奉司而去。

路过宗正寺,碰巧又看到张春从里面走出来。

张春问道:“李大人去哪里?”

李慕道:“有事去供奉司一趟。”

张春笑了笑,说道:“正好我也要出宫,一起,一起……”

两人一路出宫,随便聊了几句,张春忽然感慨的说道:“多亏了你啊,否则,本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住上四进的大宅子,要说这宅子大了就是好,地方大,住着舒心……”

李慕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老张最大的愿望,就是在神都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五进的宅子。

这也是很多像他这个年纪的中年男人,共同的梦想。

在神都拥有五进大宅的难度,不亚于在后世房价飞涨的时候,拥有北京三环内的一座独栋别墅,这是神都大部分官员,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

目前,这个愿望,他已经实现了五分之四。

不过,四进终究不是五进,李慕能够理解张春的执念,他想了想,说道:“这一年里,你都不知道换了几次宅子了,这么快又换,很容易惹人非议,在等半年,我再向陛下申请一下,给你换成五进的……”

这半年里,因为李慕的原因,老张受了很多委屈。

那些人把他当做自己的手下就算了,还把老张称为他的狗,这就让李慕有些心生愧疚了。

这些话,他听在耳中,一定很难受。

争取一下,为张春完成梦想,也是他应该做的。

不就是一座五进的宅子吗,只要他在女皇耳边吹吹风,根本不是问题。

张春摆了摆手,说道:“没有这个必要,现在住的宅子,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对了,你说,南阳郡王死了,他的宅子,朝廷会怎么处理?”

李慕有些愕然的看着张春。

南阳郡王的宅子,可是足足有十进,是神都最大的私人宅邸之一。

有些东西,生下来有就有,生下来没有,那一辈子,也就不太可能有了。

十进的宅子,就是其中之一。

有资格住在这种宅子里的,都是实权皇室,五进宅子,几乎就是官员们能够得到的极限,再往上,靠的就是实打实的贡献。

开疆拓土,平妖国,定鬼域,灭魔宗,能做到这几件事情中的任何一件,别说受赐十进大宅,就算是封侯封王也不过分。

但这些,都不是老张能做的。

李慕无奈的看着他,叹道:“老张啊,宅子这东西,够住就好,差不多得了,你要那么大的宅子干什么,别说住你们一家三口,养猪都太大……”

张春也叹了口气,说道:“宅子这东西,谁会嫌大嫌多呢,我也不要你现在就帮我争取,等你日后飞黄腾达,再帮我实现也不迟……”

李慕只能点点头,说道:“我尽量吧……”

他终究不是女皇,南阳郡王府也不是他家的,就算李慕以后飞黄腾达,也不太可能帮他争取到,除非他自己做皇帝,或者皇后。

李慕只当这是张春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将之抛到脑后,来到供奉司。

如今的供奉司,虽然人手没有以前多了,但却更为凝聚,不会出现以前那种供奉不受朝廷管辖的情况。

在高端战力上,也多了一位第六境巅峰的强者。

算上留下来的那两位大供奉,如今大周供奉司的实力,足以横扫魔道十宗中的绝大多数分宗。

李慕这次来,是知会众人,关于供奉司之后改革的。

其中变化最大的,是他们的俸禄。

大周朝廷对于外来的供奉,可比自己的官员大方的多。

不说每一位供奉,都能分到一座至少两进的宅院,俸禄也是普通官员十倍甚至数十倍之多,大供奉每年从朝廷得到的资源,更是天文数字。

从即日起,所有供奉的俸禄下调,根据修为,分为几个档次,每一档次,都有一个基本俸禄。

除基本俸禄外,根据他们出任务的次数,以及任务的完成程度,再另外提成,最终能拿到多少资源,就看他们自己的能力了。

若是勤快一些,他们每年能拿到的资源,还要远超以前。

这是为了改变之前供奉司很多供奉混资源的现象,他们住着朝廷赐的宅子,一年来不了几天供奉司,混迹于神都的各大娱乐场所,朝廷每年的俸禄,以及他们通过自身的能力四处捞金,能维持他们醉生梦死的奢靡生活。

修行枯燥且艰难,有一部分修行者,因为难以忍受这种寂寞,或是对破境不抱希望,便会选择堕落享乐,他们享乐李慕管不了,但却不允许他们用国库的资源享乐。

国库的东西,就是女皇的东西,女皇的东西,虽然不全是李慕的,但迟早有一部是迟早会属于他。

这样算起来,这些供奉混的,根本就是李慕自己的资源。

供奉司这次降薪,只是相对的。

实际上,他们的俸禄,依然比普通官员多出许多。

两者的工作性质不同,官员们坐在官衙,摸鱼聊天,一天也就过去了,供奉们很多时候,却是用命在拼,理应多拿一些。

李慕看着供奉司众人,说道:“朝廷每年对这里投入巨大,供奉司不养闲人,哪位供奉对我前面说的这些有意见?”

人群中嘈杂了一瞬,最终归于平静。

没有一人站出来。

这次的改革,虽然的确降低了供奉的待遇,但只要勤勤勉勉,不偷奸耍滑,实则是要比以前得到的更多,等于是将那些懒散之辈的资源,分到了勤勉的人身上。

对于这一点,大部分人从心底上是认同的。

以前他们看到那些人因为结交旧党,在供奉司混日子,也能获得和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更多的修行资源,心中也有些不忿,从今往后,这种情况,将不复存在。

李慕扫视众人一眼,问道:“大家都没有意见吗?”

供奉们心中暗道,对他有意见的人,都已经被赶出供奉司了,留在这里的,谁还会有意见,谁还敢有意见?

许久,见没有人开口,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这件事情都这么定了,以后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两位大供奉沟通。”

在供奉司,邋遢老道只是吉祥物,不管供奉司具体事务。

管理供奉司的,还是以前的两位大供奉。

此二人,一人名叫陈玄,一人名叫陈墨,是一对孪生兄弟,并不是大周人,而是游历到大周时,被朝廷邀请,成为供奉,已经有许多年了。

此二人的实力虽然不如邋遢老道,但也是难得的第六境强者,为了那两张天机符,李慕相信他们会一改往日的风格。

肃清了旧党在这里的势力,又对旧制进行了改革,供奉司的事情,便到此为止,接下来会逐渐回到正轨,无须李慕操心。

离开供奉司后,他便回到了长乐宫。

他是来带晚晚和小白回去的,一个外臣,带着两个小姑娘,住在女皇的寝宫,终究是不成体统。

这一次,小白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晚晚却有些依依不舍起来。

御膳房集齐了大周三十六郡的美食,她连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没有尝到,离开这里,对她来说,无异于失去了全世界。

长乐宫,周妩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慕,说道:“在你娘子回来之前,你就住在宫里吧。”

李慕踌躇道:“陛下,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周妩淡淡道:“这里距离中书省不远,省去了你每日上衙下衙的时间,一日三餐,朕会让御膳房安排,也省去了你做饭的时间,省下这些时间,能处理多少折子,做多少事情?”

李慕呆呆的看着她,周妩果然没有白姓周,这完全就是大周的周扒皮,她对李慕的剥削,连周扒皮听了都会落泪……

这时,周妩继续说道:“晚晚和小白也留在这里吧,朕有空了,也能指点她们修行,几个月的时间,足够小白晋升五尾了,晚晚也很快就能晋升第四境,到时候,她的灵瞳,将会更具威力……”

看着晚晚和小白期待的眼神,李慕终究不忍心说出一个“不”字。

他也不敢。

因为女皇看他的眼神虽然平静,但平静中,也有不容置疑的威胁。

当然,李慕之所以没有拒绝,也是因为他从女皇的眼神深处,也看到了期待。

女皇虽然拥有一切,但也失去了一切。

她拥有的是权力,实力,失去的,是亲情,友情,等一切人世间美好的情感。

没有人会对皇帝产生这样的情感。

除了天真的小白,以及晚晚。

小白是因为涉世未深,天真无邪。

而对晚晚而言,不给她好吃的,女皇就是女皇,让她在御膳房放开肚子随便吃,她就是最亲爱的周姐姐。

女皇太孤独了,她比任何人都需要陪伴。

晚晚和小白的存在,为这死寂的长乐宫,带来了无穷的生气,这种生气,正是女皇需要的。

周妩看着李慕,问道:“朕说的,你有意见吗?”

李慕躬身道:“臣……遵旨。”

第11章 柳含烟的惊喜

女皇说的,李慕还真不敢有什么意见。

如果他现在拒绝,过了今天晚上,明天一早就得求着女皇入住长乐宫。

她看着心胸是挺宽广的,实际上比谁都小气。

稍微让她不满,李慕就等着晚上和她梦中相会吧。

此外,她还答应了帮小白进化,帮晚晚升级,这也是李慕没办法拒绝的。

以晚晚和小白现在的修为,李慕能帮助她们的,已经很少了,而跟在女皇身边,好处无疑是巨大的,第六境不敢说,帮她们晋级到第五境第四境,根本不是问题。

在梅大人的带领下,晚晚和小白去御膳房扫荡了,毕竟是自己家的傻丫头,这么没规没矩,李慕脸上有些挂不住,解释道:“小时候,晚晚家乡闹饥荒,她的父母带她逃难的时候,为了节省粮食给弟弟,就把她丢在了路上,她差点被饿死,后来侥幸活下来,就落下了怎么都吃不饱的毛病……”

晚晚的病是心理上的,而非生理上的。

以前李慕还担心她的身体会吃出问题,现在则是不用担心了。

只要她喜欢,想吃多少便吃多少。

周妩有些愤然的说道:“难道因为她是女子,就应该被抛弃?”

李慕也没办法回答她,大周的百姓,很多还是以传宗接代为人生目标,重男轻女的思想,在百姓心中,本就是主流。

李慕只能道:“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儿子,臣就更喜欢女儿一点,男人最浪漫的事情之一,就是生一个可爱的女儿,给她买最漂亮的衣服,给她做最好玩的玩具,将她宠成小公主……”

周妩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想要你的女儿成为公主?”

李慕愣了一下,解释道:“这只是一个比喻。”

他的女儿要是公主,除非女皇把皇帝的位置让给他来做。

周妩想了想,说道:“既然你这么不喜欢儿子,以后你的第一个儿子,就送给朕吧。”

“?????”

李慕怔怔的看着她,一脸迷茫。

周妩淡淡道:“朕想了想,觉得你说的很对,朕为什么要将皇位传给一个外人,萧家与朕并非一心,朕也不再是周家之人,你的第一个儿子,生下来就送到朕的身边,随朕的姓,朕从小教他修行,你教他治国理政,朕相信,等到他长大成人之后,一定会是一位合格的皇帝。”

李慕以为女皇已经够剥削他了,没想到她还可以更过分。

她不仅打他的主意,现在连他未出生儿子的人生都安排上了。

李慕断然拒绝道:“这不行,就算臣同意,臣的娘子也不会同意的。”

周妩道:“那也未必。”

李慕摇头道:“就算她们同意,臣也不同意。”

周妩问道:“朕将你的儿子,当做未来的皇帝培养,你为什么不同意?”

李慕没有同意的理由。

他是符派未来掌教,他的儿子,怎么也算是一个仙二代,身份地位,不比大周太子低到哪里去,更何况,历来大周帝王,又有哪一个是长命的,批奏章有多累,他心里清楚,又怎么会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受这份罪?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女皇,说道:“陛下想要一个儿子,何必这么麻烦?”

女皇目光微敛,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

李慕回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上官离,说道:“上官统领还年轻,同样对陛下忠心耿耿,也不是外人,陛下不想传给萧氏周氏,可以让上官统领生个儿子……”

正在吃瓜的上官离用恶狠狠的眼神看了李慕一眼,抱拳道:“回陛下,臣不喜欢男人。”

难怪李慕看她总是橘里橘气的,她不喜欢男人,也不好勉强,李慕又道:“还有梅大人……”

梅大人从外面走进来,问道:“我怎么了?”

李慕道:“夸你对陛下忠心耿耿,没有二心呢,我有点饿了,去御膳房找点东西吃,你们聊……”

说罢,他就快步走出了长乐宫。

女皇的懒,李慕又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

她以前的懒,只不过是让李慕帮她批折子。

现在已经懒到连孩子都不想自己生的地步。

可惜这件事情,李慕就不能代劳了。

况且,他和柳含烟也没打算这么早要孩子,女皇的如意算盘,没有那么容易实现。

为了避免女皇将主意打在他的身上,不管是要他的孩子,还是要他帮忙生孩子,都是不行的,接下来的这些日子,李慕都没有再提此事。

住在皇宫,要远比李慕想象的更加无聊。

为了不让上衙的官员看到,他每天很早就要起床,在长乐宫和中书省之间两点一线,偶尔去趟御膳房,给女皇煮一碗面,煲一盅汤。

时间久了,不仅李慕受不了,就连晚晚和小白,都没有一开始那么活泼了。

皇宫虽好,对于晚晚来说更是天堂,但若是天天都待在这里,天堂也会变为囚笼。

长乐宫,李慕批完折子,看到两个小丫头,单手托腮,趴在桌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明天去宫外游玩吧。”

“好啊好啊!”

晚晚和小白眼前一亮,立刻从桌上爬起来,这些日子,他们也早就被闷坏了。

正好明天没有早朝,又是休沐日,李慕回头看着慵懒躺在椅子上看书的女皇,问道:“陛下要不要一起去?”

从刚才开始,周妩的注意力就一直在李慕身上,闻言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安排吧。”

不过是一次再也普通不过的游玩,没有什么好安排的。

只要离开这囚笼一般的皇宫,哪怕只是找个地方看看风景,心情也会愉悦上许多。

说走就走,第二日,他们便一起离开了皇宫。

李慕在神都之外,选择了一处风景不错的山头,用法术清理出一片空地,铺上干净的毯子,又将从御膳房准备的一些糕点果脯摆在上面。

梅大人和上官离在不远处支起了炉子,一会儿用来烤肉。

晚晚和小白出宫之后,便野了起来,一会儿追兔子,一会儿捉锦鸡,李慕躺在摊子上,双手枕在脑后,目之所望,尽是碧蓝的天空,心中的烦闷与压抑,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皇宫那种地方,果然不能久待,始终对着那一点四四方方的天空,不利于身心健康。

周妩坐在毯子上,看着周围光秃秃的山头,屈指一弹,一点晶光,弹进了泥土中。

于是,周围光秃秃的土地上,开始冒出绿芽,很快就长出了青草,五颜六色的野花在其中盛放,空气中很快就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馨香。

周妩躺在李慕身旁,和他一起仰望天空,片刻后,轻声说道:“快过年了。”

她若是不提醒,李慕根本没有意识到,真的快过年了。

被女皇强留在长乐宫,没日没夜的干她应该干的活,除了长乐宫和中书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已经让李慕对时间没有了概念。

想不到,他和柳含烟以及李清团圆的第一个年,都不能在一起过。

修行者对于过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白云山那些老头子,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中度过,可以说是真正的超脱世俗,但李慕不行。

他更希望,在除夕之夜,一家人能够聚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

女皇倒是提醒了她,李慕取出玄机子给他的传音法宝,催动之后,说道:“师兄,帮我找一下清清。”

周妩看了李慕一眼,闭上了眼睛,胸口的起伏也小了一些。

李慕话音落下,法宝中就传来柳含烟的声音:“清清,清清,你是不是心里只有清清,她在闭关,没空理你……”

李慕尴尬道:“你不是跟着师姐去拜访其他宗门了吗,怎么还在白云山?”

柳含烟道:“我们还没有出发,你找清清什么事?”

李慕毫不犹豫道:“我想你们了。”

柳含烟语气酸酸道:“你心里只想着清清吧……”

李慕好一会儿才哄好了她,然后问道:“马上就是除夕了,过年你们回神都吗?”

柳含烟道:“她在闭关,我马上要和师父去玄宗,回不去了。”

李慕有些失望,说道:“那好吧……”

收起传音法宝,李慕看了看一旁的女皇,见她双手环抱,诧异道:“陛下,您怎么了?”

周妩淡淡道:“没什么,朕只是觉得冷得慌……”

天气虽然是不太暖和,但就算再冷一百度,也冷不到她,李慕知道应该是他们的狗粮噎到她了,也不敢点破,说道:“今年她们不回来,除夕夜要不就在长乐宫凑合凑合得了……”

周妩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又何必凑合,她们不能回来,你可以去白云山找她们。”

她说的很有道理,李慕点了点头,说道:“那臣先请个假,十五之后,臣再回神都。”

周妩深吸口气,问道:“初一的大朝会,你也不打算参加了吧。”

“臣可以不参加吗?”

“你说呢?”

……

李慕想想还是算了,大朝会一年就一次,不好缺席。

更何况,到时候,李清在闭关,柳含烟不在北郡,他去了白云山,难道和那一帮老头子吃年夜饭?

还不如留在长乐宫,和女皇凑合凑合呢。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说道:“那臣还是不请了。”

周妩道:“你请吧,朕批你的假……”

李慕坚决道:“臣不请。”

周妩看着他,说道:“朕给了你机会,可是你自己不要的,以后不要说朕对你苛刻。”

李慕昧着良心,艰难开口道:“陛下对臣,一点儿都不苛刻……”

李慕心中叹息几声,便老老实实的躺下,吹着山风,享受着这得来不易的闲暇时光。

山腰,近山顶处。

三道身影,缓步走在山路上。

张春长叹一声,说道:“夫人你听我解释,我上次去青楼,真的是为了抓人,不是为了干别的事情,夫妻这么多年,我们难道连这一点儿信任都没有吗?”

张夫人道:“我相信了,不过,你被我赶出家门的那天晚上,去了哪里?”

张春道:“我找了一间客栈睡下了。”

张夫人问道:“你没有去李府吗,他的娘子不在神都,家里没什么人,你怎么没去他家借宿?”

张春道:“他不在家。”

张夫人惊讶道:“他夫人刚走,他晚上就不回家了……,不会吧,李慕应该不是那种人。”

张春挥了挥手,说道:“这你就别管了。”

张夫人不满道:“什么叫我别管了,如果他真的是这种人,你就给我离他远一点,免得被他教坏了……”

张春摇头道:“你不懂,就不要乱插嘴,好好看风景吧,好不容易能休息一天,这里景色还不错……”

这时,一家三口已经走上了山道:“那里有人。”

张春目光望过去,正好和一名女子的目光对视。

张夫人震惊道:“那不是李慕吗,他身边的女子是谁,光天化日,他们孤男寡女,在这荒郊野岭干什么,想不到,他居然真的是这种……”

张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春捂住了嘴。

随后,他一只手拉着张夫人,一只手拉着女儿,飞快的架云下山,身影转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慕目光望向女皇看的方向,问道:“陛下,怎么了?”

女皇收回视线,说道:“没什么,刚才有几只鹿跑过去了。”

说起鹿,李慕想起来,今天还从御膳房带了半只鹿腿,放在壶天空间中,用蜂蜜腌着。

他站起身,说道:“陛下休息一会儿,我去准备烤肉。”

他走到不远处,将鹿腿和准备好的一些烤物拿出来,放在烤架上,在下面铺上木炭,用炭火烤的肉,要比用法力烤的好吃多了。

同一时间,白云山,主峰。

李清看着身旁的柳含烟,无奈道:“为什么不告诉他?”

柳含烟轻哼一声,说道:“谁知道我们离开神都之后,他都在干什么,这次偷偷回去,给他一个出其不意,如果他乖乖的,就是惊喜,如果他不乖,哼……”

她看着李清,说道:“我知道你心疼他,但你可不许提前告诉他,我们两个必须站在同一边,否则,等到以后真的有小五小六,你哭都晚了……”

李清点了点头,说道:“我听你的……”

神都外,风景秀丽的荒山山顶。

周妩接过李慕用小刀削下的一小片鹿肉,说道:“吏部左侍郎张春,已经官至四品,你回去查查,朝廷还有哪些空置的五进宅子,赏赐给他吧。”

李慕本来打算明年再找机会帮老张争取,既然女皇主动提起,正好现在就能为他安排。

他点了点头,说道:“遵旨。”

北苑。

当李慕将北苑某处五进大宅的房契和地契交给张春时,他虽然没有李慕想象的那么高兴,但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谢了,兄弟。”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谢我,这次是女皇主动赏赐你的。”

张春道:“都一样,都一样……”

李慕目光望向张春身后,看到张夫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身走进了房间。

李慕收回视线,疑惑道:“张夫人怎么了,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了吗?”

张春摆了摆手,说道:“不用理她,妇人之见……”

他收下房契地契,拍了拍胸膛,说道:“你放心,本官心里有数,该说的话我会说,不该说的话,我一句也不会多嘴。”

李慕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在说什么?”

张春看向李慕,愣了一瞬之后,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说道:“是啊,本官在说什么,本官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哈哈……”

李慕总感觉今天的老张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他从街上穿过,依然有无数百姓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

“李大人,好久不见了,您前段时间离开神都了吗?”

“是啊,至少有半个月没有看到李大人了。”

“大人是外出办差了吗?”

……

李慕对百姓报以微笑,点头道:“是外出了半个多月……”

自上次外出游玩野炊之后,李慕每隔几天,就会带晚晚和小白出宫一次,在他的邀请下,女皇勉为其难的答应,变了样貌之后,和他们一起逛街购物,吃路边摊,买几文钱一个的便宜首饰。

她答应的时候,比谁都勉强,真正逛起来,却比谁都有兴致。

她一个人买的东西,比晚晚和小白加起来都多,虽然大多数都是没用的,但她依然乐此不疲。

年前的几日,神都一片热闹与欢腾。

大年三十,李慕推开门,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他抬头望向天空,天空灰蒙蒙的,竟是飘起了雪花。

神都虽然不算是南方,但冬天下雪的时候,依然很少,雪花落在地上,很快就会消融。

“下雪了!”

晚晚和小白赤着脚从房间里跑出来,站在院子里,张开双臂,拥抱漫天的雪花。

李慕在两人的屁股上各自抽了一下,说道:“回去,穿好衣服和鞋子再出来……”

晚晚和小白很喜欢下雪,本来打算堆几个雪人玩玩,可惜神都的雪不大,落地便融,李慕尝试着用法力,殿前的雪花虽然大了一些,但还是远远不够。

女皇走出长乐宫,看着期待的向着天空挥手的晚晚和小白,手上变幻了几个印决,一道白光从她手中飞出,直向云端。

雪花忽然大了起来,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很快地上就积了一层。

宫外,神都百姓也都走出家门,望着天上的雪花,脸上露出满足之色。

“神都好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啊。”

“明年一定是个丰年。”

“自陛下登基以来,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

长乐宫前,小白和晚晚已经堆起了几个雪人。

说是雪人,其实不如说是雪雕。

她们堆的雪人,不是那种圆圆的脑袋,大大的身子,而是一人高,惟妙惟肖的雪雕,怀里抱着一只小狐狸的是小白,竖着两个包包头的是晚晚,旁边更为高大一些的身影是李慕,李慕身旁,是穿着皇袍,戴着帝冠的女皇。

四个雪人,宛如艺术品一般站在殿前广场,不仅身材容貌和几人一模一样,就连气质,都有几分相像。

晚晚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又挠了挠脑袋,说道:“好像忘了点什么……”

很快的,她就想起来,一拍脑袋,说道:“忘了小姐和清姐姐……”

很快的,柳含烟和李清的雪雕也出现在广场上。

晚晚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才是一家人……”

李慕心中暗道,柳含烟要是再不回来,她的贴心小棉袄,就快被女皇拐跑了。

他走到晚晚和小白身边,问道:“今天晚上,我们是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晚晚毫不犹豫道:“小姐和清姐姐也不在家,我们就在这里过年吧,和周姐姐一起,皇宫里面的年夜饭,一定有很多菜吧……”

周妩道:“皇宫的年夜饭,有一百多道美味佳肴。”

晚晚扯了扯李慕的袖子,小声道:“公子……”

李慕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吧……”

除夕之夜,女皇驱散了所有值守的守卫,就连梅大人和上官离,都被她赶回家了。

长乐宫中,只剩下四人。

除了御膳房准备的年夜饭之外,四人还一起包了饺子,饺子从皮到馅,都是他们一点点准备的,长乐宫中,酒菜已经上齐,四人站在桌前,同时端起酒杯。

同一时间。

北苑。

李府。

除夕之夜,匆匆赶回神都的柳含烟和李清站在院中,满脸疑惑。

柳含烟用意念扫过整个李府,也没发现李慕晚晚小白的气息,她眉头微微蹙起,不解道:“人呢?”

除夕之夜,她们本来想给李慕一个惊喜。

但惊到的却是她们。

除夕之夜,家家团聚的时刻,李慕和晚晚小白去哪里了?

柳含烟取出传音法宝,催动之后,没好气道:“你在哪里?”

长乐宫,李慕听着手中传音法宝中传来的声音,愕然道:“你们,你们在家里?”

第12章 团圆

周妩放下酒杯,平静的问李慕道:“你家娘子回来了?”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她们现在家里。”

周妩淡淡道:“那就回去吧。”

她的话音落下,李慕,小白,晚晚,眼前景物一变,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李府的院子里了。

柳含烟看着忽然出现的三人,问道:“你们怎么回事?”

李慕尴尬道:“我们,我们刚才在宫里。”

柳含烟皱眉问道:“大年夜你们在宫里干什么?”

李慕解释道:“你不是说你们不回来了,家里只剩下我和晚晚小白,宫里也只有陛下一个人,我们就想着,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也都互相有个伴……”

柳含烟看向晚晚和小白,问道:“是这样吗?”

小白和晚晚连连点头。

柳含烟走到院子的石桌前,伸出手指,轻轻一抹,看着手上的灰尘痕迹,问李慕道:“你们这顿饭,吃了起码有半个月了吧?”

李慕道:“你先听我解释……”

如果说朝廷是一个公司,女皇是老板,李慕就是老板最看重的员工。

作为一个心系员工的老板,她因为体谅李慕上下班路远,就让他住在公司附近,她自己的别墅里,这很正常吧?

大年三十晚上,他的妻子在娘家,老板感动他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加班,请他吃一顿年夜饭,这也不过分吧?

柳含烟看着李慕,问道:“所以,这半个多月,你们三个都住在宫里?”

李慕点了点头。

柳含烟没有找李慕的麻烦,倒是晚晚,被她叫到房间里,李慕也没敢跟过去。

他看了一眼李清,李清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很显然,她现在已经和柳含烟统一战线了。

房间里,柳含烟点了点晚晚的额头,说道:“我走之前,是怎么和你说的,让你看着他,不要让他晚上不回来,你们倒好,干脆和他一起不回来……”

晚晚低头看着脚尖,抽泣了几声,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下来。

这反倒让柳含烟不知所措,慌乱道:“你哭什么啊,我还没说你什么呢……”

晚晚抹了抹眼泪,声音含糊道:“那么多菜,我,我还一口都没有吃……”

柳含烟没有听清她说什么,见她哭的伤心,只好抱着她,安慰道:“好了好了,不怪你了,你别哭了……”

好在李慕不是一个人睡皇宫,而是有晚晚和小白陪着,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最多是家里落的灰尘多了一点,但打扫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小法术的事情。

现在摆在李慕面前的,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在长乐宫吃年夜饭,是他在得知柳含烟和李清今天晚上不会回来后,做出的决定。

所以他也没有提前买菜,毕竟,如果在皇宫,他根本不用操心这些事情。

所以,他们现在吃什么?

这大过年的,三更半夜,家家户户都在吃团圆饭,就算是出去买菜,也来不及了。

可惜了长乐宫那一桌丰盛的饭菜,他们连一口都没有动,小白还好一些,晚晚都快哭出来了,被女皇挪移到家里时,她筷子还拿在手上呢。

想要过一个正常的除夕夜,只有一个办法。

长乐宫。

周妩坐在长乐宫的屋脊上,御膳房精心准备的年夜饭,她一口都没有动。

雪花本来已经停了,从李慕他们离开长乐宫后,又开始纷纷扬扬的飘落,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周妩任由雪花落在身上,默默的望着神都除夕夜的万家灯火。

神都最热闹的晚上,长乐宫一如既往的冷清。

这是百姓的热闹,与她无关。

某一刻,感受到壶天空间中灵螺的震动,周妩伸出手,灵螺浮现在手心,她看了一会儿,将灵螺收回,并未理会。

片刻后,她又将之拿出来,问道:“又找朕干什么?”

灵螺中传来晚晚委屈的声音:“周姐姐,那么多菜,你一个人吃的完吗?”

……

柳含烟虽然经常吐槽女皇对李慕太过苛刻,但真正见到女皇时,她却一直低着头,连看都不敢多看她一眼,没有了半点在李慕面前蛮横的样子。

在大周女子心中,女皇宛如神明。

不止是大周女子,祖州各国,无论人,鬼,妖,只要是雌性,罕有不佩服女皇的。

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坐拥祖州最强大的帝国,实力也达到了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上三境,古往今来,她是第一人。

这个第一人,是包括男子在内。

对她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被她身上那种尊贵而又强大的气息所震慑。

柳含烟就是其中之一。

在长乐宫中,她连话都比平时少了很多。

好在有晚晚和小白在,尤其是晚晚,这一顿特殊的年夜饭,气氛才不显得那么尴尬。

大周百姓有熬年的习俗,今天晚上,一般是不睡觉的。

回家还要收拾,李慕等人干脆就留在了长乐宫。

为了更加容易地度过这漫漫长夜,李慕用一百多块灵玉,雕刻了一副麻将出来。

当然,在座的都不是普通人,为了公平起见,包括女皇在内,谁都不允许用法术作弊。

除了晚晚这个傻丫头,今夜长乐宫中的女子,哪一个不是蕙质兰心,很快就学会了打法。

于是,一整个晚上,长乐宫都充满了啪啪啪的声音。

李慕和柳含烟,李清,女皇坐在一张方桌四边,小白搬了一张椅子,坐在李慕后面。

晚晚一会儿跑过来看看,很快又跑回桌旁吃上几口,一整夜的时间,很快过去。

初一早上,吃完饺子之后,柳含烟和李清便要回程了。

她们这次回神都,本就是临时做的决定,玉真子还在白云山等柳含烟,李清也要回去继续闭关,争取早日突破到第五境。

李慕让道钟护送她们回去,等到了白云山,它再自己飞回来。

初一早上,李慕和女皇也没有闲着。

每年的初一,照例要举行大朝会。

除了神都的官员之外,三十六郡的郡守,也要在这一天,进殿述职。

此外,礼部还要牵头,举行新年的第一次祭典,等到结束所有的流程,已经快要到晚上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假期。

每年正月的初一到十五,除了像刑部等重要的官衙,需要有官员值守之外,大部分官员,都能享受半个月的假期。

李慕本打算趁着这个假期,回白云山一趟。

可李清在闭关,柳含烟马上就要和玉真子游历,他回到白云山后,有很大的可能,会被那帮老家伙当成无情的画符机器,仔细考虑之后,李慕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与其被那帮老头子榨干,他宁愿留在神都,接受女皇的压榨。

不过女皇最近也没怎么榨他,各大官衙不开,也没有折子可看,李慕每天的生活,无非就是打打麻将,修行修行,顺便修复道钟。

道钟上的裂纹,用肉眼几乎已经看不见了,但若是钟体变大,这裂缝还是会很明显。

目前,它可以被李慕当成是攻击法器,也能护得李慕一人周全。

要想恢复到完整,拥有守护一座山门的力量,还有等它彻底修复才行。

但李慕脑袋里,已经没有新的法术了,没有不曾在这个世界出现的法术,便不会得到天地源力,李慕目前还不不知道,另外的获取天地源力的方法。

他只能将这件事情,暂时搁置下来,道钟也只能先留在他的身边。

就算是没有新的法术,凭借道钟自己,十年之内,也能完成自我修复。

李慕走出长乐宫,拍了拍肩膀上的道钟,说道:“你只能再跟在我身边一段日子了……”

道钟嗡鸣一声,算是回应。

李慕目光忽然望向前方,看到有一道身影,正向长乐宫缓缓走来。

从身段上看,那人似乎是一名女子,她身披黑色斗篷,头戴黑色斗笠,身上气息晦涩,缓步走到长乐宫门口。

她看着站在长乐宫的门口的李慕,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慕打量她两眼,说道:“李慕。”

黑衣女子微微点头,然后问道:“小李子,陛下在长乐宫吗?”

第13章 社会死亡

长乐宫。

李慕已经得知了那位黑衣女子的身份,她便是梅兰竹菊四卫中,李慕从未见过的菊卫大统领。

如果按照内卫统领的称呼,李慕应该叫她菊大人。

菊卫是女皇的对外情报组织,负责监控鬼域,妖国,魔宗等大周强敌的一切动向,据说菊卫不少人都打入了这些势力内部,是朝廷重要的探子。

周妩看着黑衣女子,问道:“你忽然回神都,难道魔宗有什么大的动向?”

章节目录

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曹操读书网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Powered By 曹操读书网

浙ICP备20200310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