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读书--知行合一,化于无形

  • 树神彧:再谈宝岛问题
    树神彧:再谈宝岛问题
    很简单,因为今天自媒体不拨弄情绪了。自媒体不拨弄情绪,是因为大媒们停止提供素材了。毕竟绝大多数自媒体的生存模式,就是借大媒们的势、对大媒们的内容再加工。这当然让人觉得很失落。认真你就输了,你的认真错付了。可正是一个又一个你的真挚的认真,在美方的信息处理机构汇总上报决策层后,成为我们无形的筹码。这让美方在谈判时多了一份顾忌,对某些条目多松了一份口,因而增进了一份我们的国家利益,也等同于增进了一份我们个人利益。这就是为什么,大媒们的素材推送及其引发的情绪传导,总集中在一些重要谈判时刻。因此,你的认真其实又没有...
  • 树神彧:阶级观为什么走入了历史?
    树神彧:阶级观为什么走入了历史?
    小树在多篇文章中,都提到了“阶级观”的概念。阶级观是1G时代(1949-1980)的主流,可如今,这三个字已然成为历史。尘封阶级观并非我们的特色。事实上,这波浪潮亦在后续年间席卷全球,摧枯拉朽地将阶级观送入往事。以致于今日,小树居然还能拿这曾经人人耳熟能详的三个字,博取到许多读者朋友们因陌生感和新奇感而送赠的流量,实在令人有沧海桑田的感慨。阶级观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造就了如此变迁?且听小树为各位道来。1今天,就让我们从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切入——美国的无产阶级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敌人?这个问题,你若是...
  • 树神彧:他到底是谁的人?
    树神彧:他到底是谁的人?
    某部门内,AB两位同学在争夺部门一个重要副职岗位。其中,A无论能力、水平、部门内人望,甚至包括部门一把手的喜爱程度,都胜于B。可以说,B只是个陪跑者。就在大家以为一切都是定局时,比该部门更高一层级的新领导突然介入了这次争夺战,成功助力B上位。注:再强调一遍,这个新领导指的不是该部门一把手,而是来自更高一层级的,分管领域中包含该部门的领导。若看混了,整篇文章就要看糊涂了。理论上,新领导只是分管者,对该部门的副职并没有完全的任命权。但毕竟他的级别很高,为B这样一个“小角色”背书,还是能很大幅度地提升他击败A的...
  • 树神彧:日本人的把戏到底是什么
    树神彧:日本人的把戏到底是什么
    前天的《》,小树提到了这么一段话:在为过去激愤和哀悼之时,有些东西往往被人们有意无意忽略了。为刨根到底,也为不负那些烈士、英灵们为保家卫国的牺牲,我们必须问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日本人为什么要对外发动战争?这似乎是一个无用之问。但我们一旦深究下去,会发现很有意思的东西。愚弄你的回答:因为日本人天性有礼无德、残忍恶毒、嗜血如命。稍微靠谱的回答:日本地狭人稠,急需扩张。比较靠谱的回答:日本需要向外转移矛盾。但到了这里,课本就戛然而止了。我们需要在试卷上写下的答案,也仅限于此。有没有兴趣再继续问下去,比如,日本...
  • 树神彧:日本还会再对中国发动战争吗?
    树神彧:日本还会再对中国发动战争吗?
    昨天8月15日,既是安倍又一次到尿壶突击拜鬼的日子(上篇留言区充了,预热仇日舆论的势力是能提前拿到安倍行程的,因此操弄方来自何方不言而喻),也是日本战败投降76周年。日本自19世纪以来的多次对外战争,给世界人民带来了深重苦难。对于我们来说,旧时山河破碎、铁蹄蹂躏之耻,同胞逝去、家园涂炭之殇绝不能忘。勿忘国耻,吾辈需自强!1在为过去激愤和哀悼之时,有些东西往往被人们有意无意忽略了。为刨根到底,也为不负那些烈士、英灵们为保家卫国的牺牲,我们必须问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日本人为什么要对外发动战争?这似乎是一个无...
  • 树神彧:一定要清楚,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树神彧:一定要清楚,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张哲瀚很快为他的轻蔑与无知付出代价。8月13日,十多家品牌和他划清界限,多家官媒下场批评。这位仁兄未来基本事业结束,永久告别娱乐圈了。【张哲瀚在乃木神社的照片】这位突然蹿红没多久的流量明星可能很多人都不认识,但这不是重点。咱们在谴责他的放肆与愚蠢之后,还得深入剖析剖析。1如果想要拿什么东西来形容靖国神社,“尿壶”二字恐怕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真别以为日本对这些死人有多大执念,对死人的祀奉永远都是做给活人看的。这只尿壶,需要和日韩亲善的时候,就塞到床底下,大家都假装看不见;需要和中韩疏离的时候,就从床下拿出来,...
  • 树神彧:谈革新
    树神彧:谈革新
    革新方和革新反对者势均力敌时,博弈主要在庙堂,有来有往。可一旦革新反对者一旦处于弱势,他们就会慌不择路,不得不选择一些下作的、反噬强的、吾与汝具亡的招数,比如,不停地把矛盾向大众的各细分领域转移。这不仅可以减弱自身的承压,细分领域激发的怒意还会变相打击革新方——受灾的各细分领域不会清楚是谁打击了他们,只知道自己被权力打击了;而革新方由于处于强势,会被更多地代表权力。有人可能不清楚这个转移的路径,我给大家举个模拟的例子。上面要革新掉某体系的某项冗余支出。体系的各个受益者们会把反对汇集到小管事那里,一个个小管...
  • 树神彧:可怜之人必要有可恨之处?
    树神彧:可怜之人必要有可恨之处?
    越可怜,就越要可恨;越可怜,就越要吹毛求疵找出可恨;今天不可恨,不代表明天不可恨,要记账,以后要算总账。为什么灾难会降临,为什么悲剧会发生,如果没有可恨来解释和对冲,等于是告知心灵脆弱的观众们,伤害总是随机而霸道地到来的,人人平等的,没有任何预防或降低概率的措施,只能逆来顺受。可想而知,这残酷的无因之果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是对安全感的剥夺,更是对世界观的摧毁。另一方面,可怜之人自带道德制高点,让人不由自主仰望。这竟然也会引发妒恨焦虑,一定要拉下神坛,才能缓解因屈居引发的不忿,或是透支怜悯引发的无力感。多种复...
  • 树神彧: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树神彧: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今天微博爆发了一则新闻。蒋方舟等人被曝拿了日本资助写软文,因外务省经费公示而曝光,是汉奸。该怎么看待这事?首先,这确实不过是普通文化交流活动而已,都是有关部门批准的,胡总编已经在微博亲自佐证这事了。中日之间互为第一贸易国,2020年贸易额达2.2万亿元,少了1%都是百亿级别,牵涉两边多少就业,不可能不搞文化交流、商业互吹。毕竟,跟陌生人甚至跟敌对者做生意,谁都会有所不安。为改善国际形象,咱们对外也有搞这个的,让外国人拿人民币在当地宣传中国,比如孔子学院。但用姬喵的话来说,这类交流属于印刷术时代的交流,该革...
  • 树神彧:为什么关键岗位一定要有自己人
    树神彧:为什么关键岗位一定要有自己人
    我们公司来了一位新高管。人意气风发、年轻有为,一路顺风顺水,虽比我们大不了多少,职位却比高上了很多级。新高管开会时踌躇满志,宣告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新变化。我们鼓掌欢迎,笑容满面。这天,新高管交给我们部门一个研究项目。这个项目会释放出非常大的活力,但也同时有很大风险,需要谨慎管控。新高管非常繁忙,新项目也只是他工作的很小一部分。同时,他虽水平不低,但必然比不上我们部门那些有丰富经验的专业人士。总之,新项目的推进他只能倚仗我们。我向新高管提交了一份报告,夸大了正面作用,保守估计了风险。别人问我为何如此,我义正辞...
  • 树神彧:他们比我们可悲得多
    树神彧:他们比我们可悲得多
    有一个经济学词汇,叫明斯基时刻,即资产价格崩溃的时刻,可能大家都很耳熟。其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是,经济长期稳定,会使得债务增加杠杆上升。以此为启发,我们会得到另一个触类旁通的结论:政治经济秩序长期稳定,会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原理很简单,一方面当前政治经济秩序总是更利好既得利益者,一方面有钱人杠杆加得多。而长期稳定导致的贫富差距扩大,自然会导致社会矛盾不断扩大。2为什么我要讲这个概念呢?源于近期几个重要事件。福建减少台胞入境措施,引发大量争议。即使,台湾的疫情防控是连胡主编都给点赞的。他的原话是:台湾的新冠病...
  • 树神彧:还能清醒地把控着情绪的方向,就不是坏事
    树神彧:还能清醒地把控着情绪的方向,就不是坏事
    他变得暴躁,易怒,出口成脏,戾气十足。不是他性格恶劣,也不是他天生如此——他过去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他心中有太多焦虑和痛苦,他只是想发泄出来。他担心就业,哀叹房价,悔恨债务,痛心婚姻生育成本,嫉妒那些无忧无虑繁花似锦的富贵人……是现实让他这样的,他过去不是这样的。可是,他用来发泄情绪的美国,台湾,肖战,辱华品牌,男拳女拳,以及那些素未谋面的陌生网友,却并非他焦虑和痛苦的直接根源。噢,也许美国是,但台湾肖战辱华品牌男女矛盾陌生网友肯定不是。这些离题万里的靶子转移了他的愤恨。因而,他怒骂得越多,看似离推动这些问...
  • 树神彧:杯子里还有半杯水
    树神彧:杯子里还有半杯水
    小树写微博(@树神彧),并非是为了写而写,而是方便随手记叙一些稍纵即逝的火花。近几个月写的几条,发现它们是可以比较流畅地串联起来的,在此整合给大家。1你以为中国这十年来,舆论环境变得保守封建了,是吗?实际上,你若是跟自己的父母、乡下亲戚朋友、底层打工人士等保持交流,你就会发现他们十年来都是一样保守封建。而当下舆论环境,只不过是向他们的思维和世界观日益靠拢了而已。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突飞猛进,把占人群绝大部分的他们拉入了信息时代。他们的思维和世界观因而有机会被精准采集,继而层层传导,影响到顶层的决策,然后再反...
  • 树神彧:山头是什么?
    树神彧:山头是什么?
    你是中国人,就能享受到崛起红利,就能享受到精准扶贫。你不是中国人,再悲惨、再哈华,也分不到一杯羹。而这句话对于郑智山头来说也是通用的。山头同样是利益分配的边界。山头分配的是什么利益?这就得问具体的个人了:甲说,我为了财富,荫庇子孙;乙说,我为了享受权力的快感;丙说,我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参与改造这个世界;丁说,我纯粹为了服务人民,满足自己忧国忧民的理想。这世界上当然不存在纯粹的甲乙丙丁个体,以不同比例杂糅才是人间常态。而我把这四种取向,都统称为利益,中性的利益。总之,这些都是极好的东西,因此它们必然延伸出...
  • 树神彧:精准扶贫,和新的城乡二元隔离困局
    树神彧:精准扶贫,和新的城乡二元隔离困局
    精准扶贫是人类历史上罕有的善举,其怎么赞美都不为过,相当地缓解了社会矛盾。所有人都在夸,中国人在夸外国人在夸,官员在夸底层人民也在夸,俺也夸过好多次。但遗憾地说,它并没有从根子上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以及和贫富差距问题“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的城乡二元的问题。1贫富差距问题和城乡二元问题几乎可以说是一体的。且让我从后者说起吧。城乡二元的阴影从未在这片土地上散去,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相应的变体:1G时代,主要是农产品收购剪刀差。这是俺们工业原始积累的最重要部分。锁定的户籍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其中显然是乡村人口被汲取得更...
 34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