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成功,豪仕财经

微信
手机版
豪仕财经

美国是怎样走入“历史的终结”的?

作者 :Hbu 2021-12-24 06:52:25 审稿人 : admin

来源:大树镇巡抚
微信ID:dashuzhenzhang

作者:树神彧

有些问题长期困扰着我们。虽然身边人都很有默契地避而不谈,但问题存在就是存在,既然存在,那就有解答的意义。


比如,民主到底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


民主是越“多”越好吗?


为什么天天把它挂在嘴边的国家,不是衰落就是横盘;而不把它当成最重要事务的国家,很多都能稳步复兴?


正好前段时间,我外务部门发了个报告,揭示美国民主的虚假和可笑。其中对美式金元政治之类的叙述很直接犀利,这里就不作附庸了。今天,请容许笔者在报告外做些补充,让我们的斥责更有底气。


这篇文章会又是一篇会得罪人的内容,请各位读者朋友们慎读。


01


很久以前,看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以至于多年以后我都印象深刻:


动手术时,我们是该听医生的,还是听100位观众的投票结果呢?


嗯,跟大家想的一样,这个比喻出现在讨论民主的话题之中——国家发展,该由专业人士还是普通人做决定呢?


但当时做比喻的人的叙述并不太完整,文章戛然而止了,以至于漏了些更重要的问题,比如:


咱该如何确保医生在做手术的同时,没割了患者的肾去卖呢?


此时,这100个人的参与就很重要了。他们可能是监管,是市场,是舆论等等,虽然专业技术仍无法和医生相比,可确确实实对医生产生了全方位的威慑和约束,让医生不敢造次。


之所加粗“全方位”三个字,是因为无德医生有可能收买监管/市场/舆论其一,却不可能收买全部。代价太高,再无德的生意也会不划算的。


政治上也一样。我们确实应该让专业人士做决定,但也必须防止他们的决定出于个人利益而非大众利益,民主因而有了存在的意义。


02


上述内容,同时也说明了一个道理:


民主本身的意义在于约束,它是一个手段,而非结果。100个路人的专业技能加起来也无法和医生相比,他们发挥的主要价值在于监督。


可值得注意的是,手段的权重一旦超过临界点,就会产生不可控的后果。


我们又回到医生的比喻。


某地医生,因为屡屡割去病人肾脏售卖,医患矛盾尖锐。群众因为太过愤怒,等不及监管/市场/舆论的纠正了,直接攻入医院。


在群众的威逼下,医院不得不建立一个矫枉过正的制度:医生的诊疗方案必须经过大众投票批准才能通过。


这一制度的确立,意味着监督这一手段正式超过了临界点。另一方面,大众一旦得到了这个权力,就再也不可能放手。


而这看似美妙的制度,实际有一个危险的发展方向。


因为大众对医学实在了解太少,科学素养很低的同时又很情绪化,对“死生之事”还避讳甚多。一些人开始钻空子了,他们明明没有医生资质,却因为巧舌如簧,善于用伪科学迎合对复杂医疗技术陌生恐惧的大众,谋夺走了医生的权力。


而现职医生们为了保住地位,也不得不转向伪科学,大谈神秘莫测又富有美感的阴阳五行,避开那些充满不祥血光的痛苦手术。面对急需治疗的病人,也因惧怕手术失败和医患纠纷,喂人止痛药和安慰剂直到病人去世。


甚至到最后,沦为大众懂得什么或想听什么,医院就出具什么样的诊疗方案。医院医术水平被锁死在大众的平均医疗认知水平上。



这其实讲的就是美国的故事。


当年,因为资本家过于严密地控制美国政府,使得国家机器只为资本家服务,导致愤怒的大众和煽动家们拧成一股绳,经年累月地“揭竿而起”,最终成功推行了直接民主。


注:后文会有一张图,欢迎看完图后再回来看这些段落。


直接民主制度一旦建立,大众在国家发展决策上的权重即越过临界点,且权重只进不退——民众不可能把得到的权力让出,任何人也没有剥夺其的足够合法性。


在四十年前,美国专业人士们还能通过电台导播、报刊编辑等文化精英把控民众意识的输出、交流及影响力渠道,还没偏离临界点外太远。可互联网时代到来后,大众突破了精英的屏障,真正实现了自由发声,直接民主大幅前行。


直接民主让大众从监督的角色变成了决策的角色。自此,美国政治越发受制于大众,越发必须讨好大众,国家发展决策所需要的长足智慧,也被日渐锁死在了大众的平均认知水平上。


图片

曾经推特治国的特朗普,就是直接对下的最佳案例


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严格的抗疫措施是控制新冠的不二法门。可抗疫措施会给所有人每天都带来了不便,还让很多人失去工作机会。


另一方面,美国疫情看起来严重,但现确诊人数占总人口不过3%,死亡更是仅占总人口的0.25%,人们难免会认为稍加侥幸就能避开,或离自己很远,既然如此,又何苦要忍受每天必然降临的麻烦呢?


(想一下对抽烟酗酒、饮食不规律、缺乏运动毫不在意的人群,想一下对横穿马路、坐车不系安全带毫不避忌的人群,你就能知道侥幸和遥远对人的麻痹有多强)


继续举例,我们都知道,以工代赈就是比直接发钱更有利于国家发展。可工作多累啊,人的惰性和短视促使大众更青睐直接发钱,于是直接发钱就来了。


这对于国家生产力的长远损害,对于美元滥发导致的国家信誉和霸权长远损害,同样远在天边,先过好这周最重要。


(再想一下,你身边有多少人对美式发钱大流口水的?)


再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大烟有害国民有害国家。可对于各类大烟爱好者来说,没大烟就是要命;对于部分不吸大烟的人来说,越多人吸,就越多人自断竞争力,越有利于自己。这两部分人加起来,人数竟慢慢开始占优,成就了官营大烟馆的出现。


图片

纽约市卫生部门2021年11月底公布的注射点内景


看到没有?在一些关键的、艰难的问题上,负责、深远且有强制力的专业人士一旦缺位,大众就会立刻被自己的短视束缚住手脚。


美国政府消极抗疫、直接发钱和官营大烟馆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迎合了人民”,非常民主了。可“迎合人民”和“为了人民”能等价么?


有人会问,消极抗疫、直接发钱和官营大烟馆,背后难道没有不安好心的美国统治阶层出于利益的诱导么?


当然有。但如若不获得美国大众的认可,这些诱导又如何推行得下去呢?


大众的平均认知水平就是这样呀。


03


刚才提到的,“民众不可能把得到的权力让出”,“国家发展被日渐锁死在了大众的平均认知水平上”,其实说明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


历史的终结。


这个终结不是真正的终结,还是会随着大众平均认知水平随时代极缓慢的进步而进步的。可这速度实在太慢了,说是静止了也无伤大雅。


当年弗朗西斯·福山肉麻吹捧美国政治的话语,竟然成为美国最大的诅咒,这真是政治学领域几十年来最绝妙的讽刺。


造就美国的繁荣的,不过是新大陆发现、工业革命、奴隶贸易和两次世界大战残存的积累转移。而福山倒果为因制造出“The End of History”的同时,却眼睁睁地看着美式民主把丰厚家底折腾得一日不如一日,实在可笑。


图片


美国衰落的原因当然也包括有昔日财富积累的耗散。可美国积蓄得更多,衰落得更快,就一定有更大比例的其他方面的原因了,甚至可以说是主因。


而美国“衰落的主因”源头是什么?


是昔日美国专业人士阶层对民众的过度剥削,使得民众不得不用直接民主揭竿而起,让民主这一约束手段历史性地跨越决策权重临界点,之后再也无法回头,一路奔向被民众平均认知水平锁死国家发展的历史终结。


而临界点被突破后,专业人士不得不被大众平均认知能力主导后,短视、平庸的决策更多损害的还是大众的利益。


无奈的是,即便是这样,大众也无法剔除资本对专业人士的影响。因为大众的识别能力实在有限。


搞间接民主制、徘徊在临界点左右的欧洲诸国,其未来的日子也就可以预测了。印度为什么不可能赶上我们,道理也是类似的。


04


如何避免美国式“历史的终结”的到来?


那就得避免愤怒的民众“揭竿而起”,将民主这一约束手段推进跨越决策权重临界点。


综合上述内容,我做了一个图,请大家看一下:


图片


图片很清晰地解释了刚才提到的美国故事——从褐色的旧资本主义社会,直接跨越到了直接民主的紫色时代,之后不可逆转地向历史的终结缓缓滑行。


而我们呢,在消灭了三座大山后,人民民主专政直接把我们带到了褐色阶段的中后期。经济的高速发展,让我们平稳地过渡到当前的红色阶段——人类历史上最完美的民主形式。


之前写过,当前我们的监督事实上是以被动形式发生的。舆情+大数据直接成为执政者调整政策、批评问责的依据,这远比金元影响甚大的投票更快速和有效。


非主动形式的民主,也使得煽动家们没有生存的空间,保证国家发展决策的主动权始终在专业人士手上。


但是,正如图所示,完美区域很窄,稍不注意就会跨过临界点,或是退回褐色区域。如何保证我们始终处于这最利国利民“舒适区”,考验着执政者的智慧。


05


回到开头,为什么说这篇文章会得罪人呢?


因为人或多或少都有自恋的成分。


加上社交媒体、算法推送的接连发明,使得人整日沉浸在迎合之中,感觉全世界都在围着自己转,信息茧房日益厚重,自恋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自恋的人总觉得自己是正确的,认为自己对国家发展决策的看法就是比专业人士强。


比如两个特别典型的问题:我们该不该立刻武力收复台湾?该不该立刻停止“厚台”?


都不用做问卷,就知道回答中肯定的比例。


可这肯定的回答,却是与现实完全相悖的。再观察观察身边,是认为自己错了的人居多,还是认为专业人士们错了的居多?


给咱持续带来伟大复兴、民族崛起的专业人士们,真的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吗?


专业人士们被无数次证明的优秀纠错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他们真的会长期纵容这么大的漏网错误么?


大众的监督总是能很高效地得到回应,唯独对这些事的不满长期没有回音,是否因为这并不是正确的监督?


道理人都懂,可人还是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不是自恋又是啥?


“唉,收台什么的,都我天天看微博看抖音看豆瓣得出来的‘独立思考’结果,这可是‘独立思考’啊,你怎么能说我错呢?”


总之,这种群体性的自恋,会不停地透过舆情系统向上传递,和专业人士们争夺决策的话语权。即使我们没有实行美国式的直接民主,也有(局部)滑过临界点的风险。


还是那句话,临界点被突破后,专业人士不得不被大众平均认知能力主导后,出产的短视、平庸的决策更多损害的还是大众的利益。


点到为止,不多赘言。多望向大洋彼岸吧,看看那边一个又一个的教训吧。


06


做个简单总结:


美国的直接民主,确实是人类历史上最民主的制度,确实是要比其他国家都要民主。但民主不是越多越好的,一旦越过了临界点,让大众平均认知水平主导、锁死国家发展决策,只会越来越多地造就悲剧,造就历史的终结。


美国明白这点吗?美国当然明白,但美国回不去了,也不关心了。


美式直接民主是专业人士对大众的贪婪促成的,直接民主造就的恶果却仍旧为大众承受。而专业人士们无所谓工作模式怎么变,反正做事的最大原则不被赶下台,总能吃香喝辣。


因此,专业人士的本性和初心太重要了,这不仅能抵御来自大众的绑架,还能避免激怒大众让大众失控,自行恶化自身和国家的未来。


读完这篇文章,再看前几天新闻中的这段话,想必你也会感慨万分:


徐麟介绍,民主是多样的,实现民主的道路并非只有一条,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植根中国历史文化,符合中国国情,借鉴人类文明优秀成果,既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也体现全人类共同价值,丰富了人类政治文明形态,为人类民主事业发展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总之还是那句话,完美区域非常狭窄,退一步是旧时代的动荡,进一步是美国式的终结。咱既要把握好本心,又要把控好全盘,这非常艰难,但请给专业人士们以充分信赖。



HTTP://WWW.cAao.net◐◐◐◐◐◐◐◐◐◐◐◐◐◐◐◐东方金报wev豪仕法律网
在线下载列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