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成功,豪仕财经

微信
手机版
豪仕财经

酷玩实验室:这些人自杀、啃老、拒绝打工,可我骂不出口…

作者 :苦尽甘来. 2021-12-24 17:28:36 审稿人 : admin

  这两天,相信不少人都看到这样一条新闻——“实习医生轻生,被出租司机救回”。

  从目前得到的信息看,该实习医生因为实习期间没有工资,并且身边的亲人还不能理解支持自己,因此崩溃而想要自杀。

  在我们普通人眼中,医生是受众人敬仰的工作,收入也比较高,前景一片光明。他们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不应该出现轻生。

  虽然该新闻中的男生还仅仅是实习医生,但要知道,对于医科类来说本科生是很难找到工作的,甚至很多县级的医院,招聘的最低要求也是研究生。因此实习医生本身就意味着他大概率已经是一位研究生。

  截至201

9年,我国研究生总共约为878万人,仅仅约占我国总人数的0.627%。

  可以说,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实习医生,大概率来说他是国内千里挑一的优秀人才,并且有着可以预见的美好的未来。

  我们很难想象,为何这样的一个人会去选择轻生。

  然而,这并不是孤例。

  今年4月20日,中南大学一名即将毕业的研究生小黄,在和父母、朋友、导师、师兄等人拨出将近20通电话后,仍然没有放弃自杀的念头。

  最终在4月21日凌晨6点,从学校大楼一跃而下。

  2020年10月13日,同样是研三学生“红烧土豆叶”,因害怕延迟毕业,他在微博上发布长文坦露心迹,用幽默自嘲的语言,回顾了自己读研期间的种种烦心事。

  最终,“再见”二字成为了他与这个世界的告别。

  2014年12月25日,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在这一天,各大城市的街头都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圣诞饰品,节日的氛围日益浓厚,但唯独彼时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西南政法大学,却悄悄把官方微博的头像换成了黑白色。

  至于原因,需要把时间倒回前一晚的7点35分。

  民商法学院的“才子”聂兆威在自己的QQ空间留下一首诗,其中提到“但愿吾死后,尸骨随江流”、“怜我生父母,白发送黑头”……并表示“我死之后,无颜见列祖列宗,愿火化骨灰撒入长江,东到海,不回头;父母年迈,希望同学多帮助,感激不尽。”

  有同学发现这条信息,截图发往微博,呼吁大家寻找聂兆威,可即使“呼救”微博转发了几百次,还是没能挽回这位高校才子的生命。

  那么为何这些本能拥有一个舒适美好人生的人却选择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难道他们真的是不敢直面人生的懦夫?

  难道他们真的是只会学习的“低能儿”?

  01

  其实从新闻下面网友们的评论就可以看出,医生这份工作绝对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样风光,或者说“要想人前显贵,必定背后受罪”。

  我的一位医学生朋友就曾讲述过她自己的经历。

  当其他专业的学生已经开始为熬过4年的毕业而庆祝时,马上读大五的她才刚刚被学校分配去医院实习。那是一家破旧的县级医院,实习生宿舍是永远也无法清洁干净的石灰地面。

  刚开始,她还以为带他们的主任医师不会特别苛刻地要求他们。对于医学生来说,这场一年多的实习并没有工资,更何况医学生们还要在实习的同时准备大五的研究生考试。

  然而真正进入实习状态她才发现:正式医生该做的工作实习医生都要参与,包括病人的收治、问诊、查体、写病历、下医嘱、上手术、记病程、办出院等,就连值夜班也要和正式医生看齐。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不定时的科室考试,一天24小时根本不够用的感觉才是真正的现实。

  可对于医学生,不读研就几乎意味着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又不得不在工作中偷出自己能够学习的时间。

  不仅如此,对于大多数医学生,除了本科需要读5年,硕士研究生需要读3年,正式参加工作时,还要面临一段时间的“规培”。

  直到规培结束,医学生才能真正拥有一个正常的收入,而这时他们往往已经快要30岁了。

  这次大四假期实习,让她认识到,自己虽然在别人眼中已经是有了一份医院的工作,但实际上可能在别人已经开始“小资生活”时,自己却还要“啃老”多年。

  医学不只是一份需要长期“投资”的职位,当他们正式进入工作时,他们面临的将会是更高强度的工作压力。

  2021年1月16日,云南省镇雄市的一名医生胡刚,像往常一样于中午12点下班,可刚刚休息到下午5点,胡刚再次被紧急召回医院上班。胡刚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也没有任何的抱怨。

  然而这次却略有不同,胡刚从下午5点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因为忙于手术,甚至连早饭也没来得及吃上一口。

  17日11时,年仅25岁的胡刚最终还是累晕在手术台上。

  2017年6月1日晚10点,在周凌云医生持续做了4个小时的手术后,脸色突然发白,浑身冒汗,瞬间她就觉得头晕恶心,好像整个房间都在转。紧接着她就晕倒在地。

  可周凌云并没有将这次晕倒当回事。在休息到凌晨1点时,一名待产孕妇来到妇产科,此时的周玲云感觉自己已经有些好转,于是她毅然决然,再次进入手术室。

  这一工作,周凌云就没有再停下来,一直到6月2日9点时,周凌云才结束了她的夜班工作。

  这一晚,她一共进行了八名产妇的手术,其中三台手术是在周凌云晕倒之后进行的,要知道此时的周凌云也怀有5个月的身孕!

  高强度的工作、高度饱和的时间,医生们的压力本就很大,而对于实习医生,他们除了面对眼前的压力,还要面临迷茫的未来:

  “将来的路再‘繁花似锦’、再多的‘未来可期’,在当时,我只觉得自己对未来没有任何具体的想象。”

  “父母含辛茹苦供了多少年感觉熬出头了,而同龄人买房置业结婚获得经济能力的时候,仍然养不活自己。”

  有人甚至在社交平台这么规劝学弟学妹,“家境不好,学医要慎重”。

  原因就是很多家庭会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一所谓能够“跨越阶层”的职业。此时家庭的重担将会全部压在孩子的身上,然而就像前面说的,学医往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熬过更长的等待期才能有一个可以养家糊口的收入。

  这时的实习医生们比普通人更需要家人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当面抱怨,或者阴阳怪气:“为何大学都上完了,别人都可以赚钱,怎么你同样也是上班了,却还要伸手找家人要钱?”

  2020年各级职称医生平均年收入

  每一个行业,播种、开花、结果、收获的周期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人的成长,就是需要更多的时间。

  02

  不只是实习医生,其他“天之骄子们”同样也背负着整个家庭的希望,他们同样活得很累。

  前面提到的中南大学的研究生小黄就是如此。

  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但却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南昌大学,2019年又顺利考进了中南大学。

  在学习上,小黄一直很顺利。在他父母看来,他将会拥有大好的前程,也是这个家庭命运转折的希望。

  好运一直持续到2021年3月22日,他的论文被期刊收录。这对于家里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对小黄却不是。

  大多数人在论文提交成功后或许就不再过问了,但小黄却再次认真检查一番。就是这次检查,他发现了论文中有两处明显的错误。

  之后,小黄为了挽回这一失误,又多次进行补充实验,只可惜全都失败。

  从这开始,他始终担心自己的论文会被认定为“学术不端”,并因此失去毕业的机会,甚至会导致导师和院长收到牵连,从而让家人失望。

  小黄太害怕自己的失败了,直到跳楼前给母亲打去的电话中,还多次提到论文的事情很大。

  大连理工的研究生“红烧土豆叶”也是在不断地否定自己中去世。

  由于疫情,他被困在家里完成论文,然而在开小组会的时候,老师却认为他的数据全都没有意义。

  这使得他只能将过去一年做的一切推翻重来,而为了能够按时毕业,他只能通过一个又一个通宵来提高效率,以此来赶进度。

  但努力却没能换来成果,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失败使他开始了对自己的否定。

  正如他自己说的:“我其实算是个挺内向的人。”他的悲观情绪没能得到疏导,因为延期毕业的可能使他崩溃。

  同样“才子”聂兆威的自杀也早有预兆。

  12年的拼搏,好不容易以高分考进西南政法大学。然而聂兆威并没有就此放松,迎接他的反而是接连不断的失眠,他知道此时无法懈怠,好在他最终成功进入了学校最好的法学实验班。

  然而,他还是没有放松下来。

  下一步,聂兆威想顺利获得学校的保研名额。

  现实中,没有人事事完美,只要是人,就总要出现各种遗憾。

  当他即将获得保研资格时,他却因为失误导致一门必修课没能考过80分,使得他错失保研资格。这让聂兆威心里感到特别不是滋味。

  为研究生考试备战,他甚至搬出寝室租房子住。备考的时候,让聂兆威感觉自己的一些科目还不足够好,失眠、压力又再次袭来。

  朋友对他的评价说,“他是个完美主义者。”

  聂兆威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出现失败,同时他也不想让家人“失望”。

  然而,朋友还说,聂兆威”常常自嘲自己长得丑又没钱,说什么自己死了也没关系,因为家里还有哥哥。“

  也就是说,在聂兆威看来,不成功则成仁,他没有别的选择。

  这些天之骄子们,不是在为自己而活,他们肩负的是全家的希望,是父母的荣誉。

  他们之所以选择自杀,绝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恰恰是因为他们太努力了,努力到极限了,还是达不到预期。

  他们,太累了。

  03

  还有一部分人没有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而是选择了非暴力不合作。

  最近,媒体给这些起了一个专属的名字——“新型啃老族”。

  所谓新型啃老族,很多是大学生、研究生,甚至一二十年前就是高材生了。他们的学历,足以证明他们的智商和勤奋。然而,他们毕业后以继续考学、学技能、陪伴父母等理由待在家里,不出去工作。

  出生湖南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的李明亮,自幼就是学习的好苗子。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后来还考上湖南当地一所985大学,并且考上了西南大学的博士。

  李明亮考上博士,有好几年都没有回家。突然回家之后,就成了村里热议的对象。

  然而,李明亮回家之后,就闭门读书,再也没有出过门。一直到37岁,也没有出去找工作。并没有让父母过上好日子。面对父母恨铁不成钢的指责,他甚至打骂父母。

  后来父母从学校了解到,李明亮博士并没有毕业。

  在记者开导下,李明亮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由于从小就顶着父母、老师、村里人的极高的期待,心里的压力逐年提升。

  在读博期间,他已经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阅读障碍、失眠、焦虑,越来越严重。回家之后,家人、村里人的不理解,自己的状况也变得更加严重。

  出生在贫穷家庭的范金成,简直就是另一个李明亮。

  本来,范金成的父亲有一个还不

错的公职,可因为范金成是第二个孩子,这使得父亲被辞退。父亲的失业让他感觉到不甘心,从此便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范金成身上。

  小的时候,范金成非常喜欢设计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比如漂亮的衣服、能够变成轮滑鞋的鞋子,当她兴高采烈的将自己的小设计拿给父母时,父母却看也不看,直接就非常生气地训斥范金成:“你瞎弄这些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嘛?快去认真看书。”

  在这样的环境下,范金成如履薄冰,即便是帮忙做饭这样的事,也会因为稍稍不足被父母严厉苛责。

  在高考时,范金成没能达到父母理想的状态,只得被迫连续复读两次。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下,范金成的压力越来越大,这也导致她的成绩依次不如一次理想,最终只考上非常普通的学校。

  毕业后,范金成找了一份期货销售的工作,然而竟然发现自己有社交障碍,即便是简单的与客户沟通都有很大的问题。

  彼时,她只得回家调整自己的状态,可父母却不能理解,在父母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社交障碍”这个事物。

  本就习惯打击式教育的父母对范金成的苛责、抱怨愈演愈烈,这使得范

金成彻底自暴自弃,变成一个被人唾弃的啃老族。

  除了这些心理崩溃后多年“啃老”的人,还有些人,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三战考研上岸的 @小鬼就曾在网上倾诉过自己的困境。

  2019年,小鬼大四考研失利。

  毕竟考研难度之大,大家有目共睹,甚至很多人都认为考研的难度超过高考。因此小鬼“并没有将这次失利当做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小鬼决定找一份工作,哪怕是不太好的工作,足够养活自己了。

  可小鬼的父母却不断给她灌输“我没用,我什么都不行,一旦进了私企就肯定会失业的思想。”

  在父母不断的唠叨下,小鬼虽没去考公务员,但也只能在家准备考研。

  然而一次和朋友的聊天中,朋友不经意间透露了自己已经过万的薪资,可小鬼却还要在家里花着父母的钱,这让小鬼感觉自己在“啃老”。

  从那开始,小鬼心中的负担愈来愈重,她慢慢减少了出门的次数,同时也减少了和朋友的交流。

  由于无人倾诉,小鬼积压了越来越多的情绪。

  有一次,仅仅是因为父母做熟饭菜后,小鬼没能及时来到饭桌前,就引发了一场家庭争执。母亲甚至亲口说出:“你怎么天天在家呆着,也不赚钱,学习也学不好,现在还在‘啃老’”。

  在这样的环境下,小鬼的执念加深,二战失利,她再次选择三战。

  在家呆了整整两年,小鬼感觉自己已经有些与社会脱节,她开始害怕与别人的交流。幸运的是,小鬼三战终于上岸。

  但是,考上了,从此人生就是坦途了吗?

  或许,只是背上了更重的负担。

  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些所谓的“新型啃老族”,毕竟没有选择自杀,他们的人生还有无限可能。

  他们之所以没有选择自杀,是对生命还怀有希望,还在渴望生命出现转机。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期待的具体是什么,但是,我认为他们的期待中,起码应该会有:

  期待父母的家人朋友能理解自己,能够接受他们的不完美和失败,能放自己一马,让自己选择自己力所能及的人生。

  究其根本,他们,只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有极限、也会感觉到累、也会逃避的人。

  他们,不是没有极限的发条。

●☛█▼▲豪仕法律网HtTp://Www.CAao.net◐◐◐◐●☛█▼▲◐◐◐◐●☛█▼▲
在线下载列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