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成功,豪仕财经

微信
手机版
豪仕财经

局势君:拜登那盘针对中国的大棋,在欧洲遇到了多少困难?

作者 :你爱我还是碍我 2021-12-05 15:52:55 审稿人 : admin

  在目前的国际体系中,中国、美国和欧盟是最重要的3支力量,三家之间怎么交往怎么相处,直接影响世界经济、政治动态和安全局势。目前最显眼的一个现象是,拜登政府那帮人缠着欧盟共同下一盘大棋,虽然这盘棋走得磕磕绊绊,但是国际体系的稳定性已经受到了影响。

  拜登的那盘棋包括的东西很多,直击要害地说,首先是维护美国的全球优势位置不倒,其次通过一系列措施将优质资源向美国经济集中,第三是把军事重心挪到东亚防着最大的竞争对手,第四是在舆论上纠结一大批盟友,扩散西方民主和制度在全球的影响力。这第四步要是做好了,任何跟它不一样的文化和制度不但成了非主流,甚至会被认为是一种错误存在。

  仔细分析一下拜登的大棋,就意识到每一步都是冲着我们来的,这是最让人郁闷的地方。

  虽然前任特朗普也下过同一盘棋,但是在拜登看来特朗普棋风粗暴路线完全不对,他无比任性的单边主义、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导致美国势单力薄,拜登的计划是先修复和欧盟的关系,等时机差不多了再想办法把欧盟变成棋友,一起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

  可欧盟不是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会不假思索地追随美国的政策,欧洲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欧盟不再甘心做别人眼里的经济组织,这些年它越来越有独立自主的存在意识,它想在全球政治格局里占有一席之地,让偌大的欧洲沦为美国的工具,可能性不是一般的低。

  拜登想要驯服有想法的欧洲且不容易,他的办法是找共同点,共同点越多故事就越好讲,合作的可能性就越大。共同点当然是可以找到的,最典型的是它们之间的民主制度文化,这个可以归到意识形态里去;还有历史和宗教的同根同源,这个可以归到身份认同里去;最巧妙的是把我国包装成了现有国际秩序的挑战

者,等于给双方找了个共同的对手,这个被归到了安全威胁中,发明了这个共同威胁,合作思路立马就打通了。

  找到了这些共同点以后,拜登提出了“两步走”的战略驯服欧盟,第一步是用经

济和外交的手段修复双方的关系,这一点从它们之间频繁的互访和各种峰会上的谈笑风生可以体现出来;第二步是有意识地推出一些针对我国的挑衅政策,比如抵制这个抵制那个,然后观察各方的反应修正他们的政策。

  在此我们需要澄清一点,不能把政要之间的言论当作已经发生的事实,也不能把会后发布的公报内容当做将来要执行的政策,言论和公报并不是国家间最终协议,这些东西包含的内容属于政客们的愿望,愿望要落实到位还得各国内部走完流程,比如国会讨论和表决,要是决策机构不通过就只能放队友鸽子了,比如美国学者型总统威尔逊一战后说服各大国成立并加入国际联盟,他还因此喜提诺贝尔奖,但是最后美国没有加入国联,因为参议院不同意。

  所以拜登政府有什么样的愿望,欧洲未必同步响应,即使欧盟某些重要机构的负责人激情澎湃,也代表个别人和少数人的观点,真到了具体开座谈会提方案的时候,又会补充各种各样的细则,最后欧洲议会表决落实的政策大概率是拜登愿望的含泪打折促销版,原因就在于欧洲和美国之间有些客观存在的问题,导致美欧之间谈理想的时候总是很美好,最终落实的时候往往磕磕绊绊。

  这第一个问题是欧盟对拜登政府的信任程度不高。欧洲有家智库一针见血地指出,拜登政府对欧洲盟友实行的是有限多边主义,限度有多大由美国选民和国会的容忍度决定,拜登和他身边那帮人说了不算;而且拜登反复强调他的外交政策和贸易政策是为中产阶级服务的,他在国内用行政命令的方式推动买美国货,虽然跟前任处得跟仇人一样但是大量政策也不舍得改,这一切说明拜登不过是在温和地延续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这个就跟欧美之间的贸易共识直接冲突了,只是冲突表现的不像暴风雨那样剧烈。

  第二个问题是欧洲和美国有三大差异。在经济方面,欧洲和美国一样,主要的优势产业都属于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双方存在结构性竞争,很容易起纠纷;在市场理念方面,美国人推崇自由市场经济,欧洲推崇政府干预下的社会市场经济,当生意做到国际层面需要协调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产业保护和技术规则的分歧,于是我们看到欧美在航空补贴、数字税、北溪二号等项目上一直谈不拢;还有更重要的安全方面,由于拜登政府对我念念不忘所以把战略重心持续向亚太转移,可是欧洲的战略重心一直在东欧和中东,北约夹在中间表示自己感到很分裂。

  第三个问题是欧洲和美国看待我国的态度存在很大的差别。说到底,美国是从维护霸权的角度跟我们相处,所以拜登政府继承了特朗普对我国的竞争者角色定位,继续把我国看成唯一能够运用经济、外交、军事和科技力量,对它主导了多年的国际体系构成持续挑战的国家,跟欧洲人聊起我国的时候,总是添油加醋小题大做地渲染这份担忧。可是欧洲国家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与我国保持广泛的经贸交往对欧洲很重要,所以欧盟反对和我国脱钩,它对我国的要求是规则下的互利,因此欧盟对拜登政府的期待是恢复被特朗普搞砸了的双边关系,至于跟着拜登一起下水对付我国,就显得有点被动和木讷了。

  再说美国要跟我国展开战略层面的竞争,以美国人的德性,一定会把更多的军事资源分配到亚太地区,那欧洲那边的防务就得欧盟自己承担了,意味着欧洲人要掏更多军费,那欧洲国家要有意见了:美国自己跟中国争,凭什么我们掏钱?更大的问题是我国和欧盟之间除了虚构出来的意识形态分歧,彼此并没有别的冲突和对立,美国把我国强行安排到北约和大西洋联盟的防御范围,这对欧洲来说没有道理也没有必要,非要这么做成本肯定会增加,长期下去只会损害它们联盟的稳定性。

  拜登政府的那步大棋可不是三五年就能走出结果的,保守一点都是三五十年的大战略,然而拜登的一届任期才4年,下一个4年是不是他还很难说,为此欧洲人也不能把全部筹码全押在拜登身上,再说美国有中期选举、种族冲突、中美洲的难民、新冠疫情、乌克兰的哀嚎等各种让拜登六神无主的事儿,这些都削减了欧洲

对拜登政府的信心。

  要是把话说回来,中欧之间反倒是有很多相似性。首先双方都没有霸权意识而且还都有反霸权的诉求;其次双方隔得远没有地缘利益冲突,缺乏形成结构性对抗的条件;第三在技术变革的进程里,中欧之间不是对手而是合作伙伴;第四在贸易和投资尤其是数字经济方面,中欧之间还有巨大的合作空间,等待双方探索和发展。这四点就摆在那里不离不弃,拜登政府直呼问题很难办。

  国际关系学上有个词叫做“安全困境”,说即使一个国家拍着胸脯保证说自己招兵买马是为了自保绝不针对任何人,也会导致其他国家心里不安跟着招兵买马并拍着胸脯说这么做只为图个夜里踏实,连锁反应的结果是大家为了安全全都不安全。如今我国和美国、欧洲就陷在了安全困境里,我们明明是和平崛起和平外交,人家就是不信,而国家之间的互信缺失是导致安全困境的核心原因,西方不信任我们,我们也不信任西方。

  解决信任缺失是个重要问题,不管制定什么样的方法和计划,离不开的是输出文化和理念,让外面的世界改变认识,别再拿我们当冷战时期的苏联看待,只有熟悉并了解到了一定程度,信任才能建立,有了信任大家就不至于为了虚构的风险白白浪费成本了。

◐◐◐◐●☛█▼▲◐◐◐◐●☛█▼▲◐◐◐◐●☛█▼▲东方金豪仕法律网WWW.caao.ne79110▲▼▲▼▲▼▲▼▲▼▲▼▲▼▲
在线下载列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