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成功,豪仕财经

微信
手机版
豪仕财经

立陶宛之后,又有欧洲三国挑战“一个中国”原则,咋办?

作者 :带泪梨花 2021-12-06 06:48:35 审稿人 : admin

来源:静思有我(ID:jingsiyouwo666)

今天跟朋友们说一说立陶宛。

立陶宛的事儿,我们11月23日说过一次,当时主要说了两个内容,第一,中国在11月21日把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是一个具体的措施,而是一个总的冲锋号。第二就是,猜测了一下中国会有哪些具体的措施。

现在半个月过去了,中国的一些具体措施陆续出来了。目前我所看到的信息有这样几个:

11月25日,中国驻立陶宛大使馆网站发布消息说,因为技术原因,自2021年11月25日暂停领事业务办理,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这个意思就是说,在11月21日两国关系降成代办级,但是代办级的内在含义还是要办具体事,比如办个签证什么的。但是到了11月25日,就宣布彻底不办事儿了。当然我们宣布的原因是“技术原因”,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怀好意的国家拿一些国际准则来黑我们。

技术原因嘛,那自然是很多的。比如说碰巧这段时间大使馆的电脑坏了,一时半会儿也修不好什么什么的。至于背后真正的原因嘛,那怀好意的人也好,不怀好意的人也好,都可以去猜。有脑子的,可能猜得出来,猜出来了,明白了,就行了;没脑子的,实在猜不出来,咱中国人也不负责帮它补脑子。

总之,因为技术原因不再办理领事业务之后,那就是两国关系无限接近断交状态,只不过没有正式宣布。这就像两口子闹离婚,已经不住在一起了,而且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没有任何联系了,只是没有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而已。

第2个信息,途经立陶宛的中欧班列不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停车了,这就意味着在这些列车上装的立陶宛的货物,就不能在他的首都卸货了。

那么在哪卸货呢?回答是:在立陶宛和俄罗斯的一块名叫扎加里宁格勒的飞地和立陶宛的边境口岸卸货,卸完货了之后再拉回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当然如果碰的巧的话,可以直接拉到目的地。

但是通常来说,像立陶宛这样的小国家,首都是交通枢纽,大部分的货物很可能要拉回首都。一方面,首都占的经济比重很重,很多货物的主人本来就在首都。另一方面,即便是首都以外的地区的货物,通常都要经过首都中转。因为那样的小国家不像中国有很多个中心城市和枢纽城市。

顺便说一下,在此之前,中国到立陶宛的直达货运列车已经停了。我今天说的是到欧洲其他国家、路过立陶宛的货运列车,也就是过路车。


12月2日,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和《波罗的海时报》,发布消息说,中国海关似乎已经将立陶宛从系统里面移除了。我们都知道现在都是电子办公,如果一个官方机构的系统里面根本就没有立陶宛的名字了,那立陶宛所有的货物都没办法办理报关手续了,也就没有办法运到中国来。

他们在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引述了一家向中国出口木材的立陶宛公司的表述,说这个公司的货在中国港口不能卸货,船只能在海上飘着。立陶宛外交部也说,他们已经获知立陶宛在中国的产品可能中断,正在联系公司,还在联系欧盟,总而言之,正在四面八方的打听消息,拉关系。

我对这三条消息的感受就是一个词:简单粗暴。如果要具体分析一下,就是:又狠又巧。

所谓狠,就是力度很大,一步到位。

比如领事业务直接停办,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就连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都一看都懂。不像我们平时常见的外交领域里的一些事,有点绕,头晕,搞不明白啊。

再比如立陶宛商品出口到中国的问题,直接系统里面找不着立陶宛这个词儿了,那自然没法办事儿了。

这叫做干脆,直接,一步到位,直接归零。

中国一直是君子之国,做事一直是讲究有理有据,适可而止,中庸之道,即便是跟美国博弈也都是这样。

比如这几年我们跟美国之间的博弈,包括在贸易战的问题上,我们会跟美国认认真真的算账。比如美国给我们加了多少关税,于是我们就给他加了多少关税,不多不少,刚合适。这样的账算得我们这些老百姓头皮发麻。但是这一次对立陶宛,不存在算账这件事儿了,直接一步到位,一步归零。简单明白,我们一看都清楚。

所以,我们这一次对立陶宛的手段,比对美国狠,比对澳大利亚狠,比对日本也狠,比对印度狠。比对任何一个国家都狠,因为立陶宛的错误最严重。比如就拿他跟美国比,美国虽然这样打压中国,但是台湾在美国的办事机构就不叫台湾代表处,而叫台北代表处。

惩罚最严重的错误,自然要用最狠的手段。

说完了“狠”,我们来说“巧”。

所谓巧就是让别人抓不住把柄,有苦说不出,而且这个理由让人哭笑不得,但又没办法。这样做可以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各种各样的国际规则来说事,比如说中国违反了什么什么什么的。

比如,在外交方面,国际上有《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如果我们想停办领事业务,搞得不好,就容易被别人说我们违反了这些公约。那么现在,我们直接说那是技术原因,正如我刚才打比方说我电脑坏了。

不管你什么公约,总不能不允许我电脑有问题吧?电脑坏了,我慢慢修。如果碰巧派的技术人员水平偏低,一天两天,一年半载,十年八年都修不好,那这也没有违反任何外交关系公约啊,这样就少了很多麻烦。当然技术原因不一定是指电脑坏了,我只是打一个通俗的比方,比如说线路有问题,也是技术原因,对吧?

再比如在贸易方面,我们都知道有世界贸易组织名下的各种规定,如果我们不让立陶宛的商品进入中国大陆,搞得不好就会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说不定立陶宛还能到世界贸易组织上去告我们。

所以我们现在不说任何原因。我们没有原因,总而言之工作人员找不到这个名字了,没法办事了。而且我们也不宣传,刚才我特别强调了,这条信息是立陶宛等境外媒体报道的,中国没有报道,中国没有说我们在这么干。

当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也就是这条消息其实不确切。如果这条消息不确切,那只能说立陶宛现在已经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啊,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吓坏了。

那既然是吓坏了,从无风不起浪的角度分析,他一定是出口商品到中国这里的时候在海关遇到事儿了,至于说具体什么事咱说不清楚,但一定是遇到事儿了。

如果是这种情况也无所谓啊,总而言之他遇到事儿了,他想办的事办不成了啊。他的货物不能在海关办手续。乃至于不能卸货,运送他的货物的船只能在大海上漂着。当然万一海上要刮大风,我们也管不着。

所以,即便这个消息不确切,它背后所反映的实质情况也是是一样的,不影响我们的判断。

这是关于“巧”字的基本分析。

如果把这个“巧”字再往深处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还有文章。

正如我刚才所说,这个“巧”字背后的实质是简单粗暴。简单粗暴,背后的含义又是我是个狠人,我现在连解释的话都不想讲,我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什么招都使得出来。

我觉得“巧”字背后蕴含的这个含义,比我刚才分析的避免别人倒打一耙的意义更重要。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要从我们为什么要修理立陶宛说起。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为什么要修理立陶宛?这个话题还需要再说吗?他挑战中一个中国原则,跟台湾勾勾搭搭,搞不正当关系。怎么到了今天了,你还在说为什么要修理立陶宛?能不能说点新鲜的啊?

我觉得确实有必要说一说。

关于我们为什么要修理立陶宛,最直观的原因就是他让台湾在他那里的代表处以台湾的名义命名,而不是按我们的要求以台北的名义命名。

可是我想弱弱的反问一句:不管怎么说,他没有跟台湾建交啊,他现在还是跟中国保持外交关系啊,是我们不想跟他玩了啊。他事后还口口声声的说他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而且还辩解说他这样做没有违反一个中国的原则啊。

而我们都知道,现在世界上还有15个国家,明确的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而且跟台湾保持外交关系啊,跟中国根本就没有建交啊,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台湾目前还有15个所谓的“邦交国”。

如果拿台湾的那15个所谓的邦交国和立陶宛比,谁的表现更差呢?毫无疑问,那15个台湾所谓的邦交国表现更差啊。

那接下来的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我们修理立陶宛的力度还要大于那15个国家呢?

这就不得不要说起一件往事。

1990年3月,立陶宛,又是立陶宛,宣布脱离苏联独立建国。在那件事情当中,立陶宛相对于苏联的角色就相当于是台湾相对中国的角色。因为那个时候立陶宛是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然后他宣布脱离祖国大家庭。而现在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台独分子一心想脱离祖国大家庭。

立陶宛宣布独立以后,1991年2月11日,冰岛这个国家首先承认立陶宛独立。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担心破坏了苏联和英国、美国等国家的关系,对这个事没有进行强有力的反制。

紧接着,丹麦、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国家,接连承认了立陶宛独立。

这直接导致苏联的很多加盟共和国蠢蠢欲动,走上立陶宛的老路。很快,到1991年底,苏联解体。

我们现在回头分析,当年立陶宛从苏联独立出去,冰岛这个国家率先承认,如果苏联能够对冰岛进行强有力的反制,让他改邪归正,那么立陶宛的独立就在国际上无法获得认可,那么苏联的其他的加盟共和国发现从苏联独立出来没指望,他们那种闹分家的念头肯定就会大大的降低。

所以说,当年苏联没有狠狠的制裁冰岛,是一个严重的技术性错误。因为他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或者叫破窗效应,或者叫蝴蝶效应。

所以,对于当下的中国来说,修理立陶宛不仅仅是要让立陶宛改邪归正,更重要的是要让很多跟立陶宛有类似想法的国家,断掉很多不切实际的念想。

基于这个逻辑,我认为修理立陶宛这事儿有2点特别重要:

第1点,如果说我们修理立陶宛就是要把立陶宛打残,那么具体应该让它残废到什么等级呢?

我们假定残废的等级有轻微、严重、特别严重三个级别。如果我们修理立陶宛的目的仅仅是想让立陶宛改邪归正的话,那么如果让他有轻微残疾,他就改邪归正了,我们就可以收手了。

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要让其他蠢蠢欲动的国家断掉念想,那我们就不能停留在这个地步了。

如果能让他残废到严重级别,那就不要停留在轻微级别。如果能让他残废到特别严重级别,那就不要停留在严重级别和轻微级别,而要追求特别严重级别。总而言之,就高不就低,越惨越好,这样才有震慑力。

不然,那些居心叵测也想跟台湾勾勾搭搭发展不正当关系的国家就会想,我也来试着挑战一下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看看行不行。实在不行我再回头,只要改得快,不太要紧,不过是受点小损失。

所以我的意思是,即便让立陶宛轻微残疾就能让它改邪归正,我们也需要把他打到严重残疾或者特别残疾的程度。要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国家看看,挑战“一个中国”原则后果怎么样,是否承受得了,好好掂量掂量,是否能冒这个险。

第2点,在不被别人抓住把柄的前提下,手段应该更粗暴一点。

在世界人面前,中国一直是谦谦君子的形象,这是我们的优势和长处,时间长了能够以德服人,这是中国优良的文化传统。

但是,我们这个长处也容易被坏人利用。

就像我们在生活当中,有些坏人总是喜欢欺负老实人。因为他知道老实人总是讲道理,不会使用极端手段,即便生气了,事情也不会闹得太大。

可是,如果有一天,一个老实人突然怒不可遏,面对对方的欺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砍刀就砍向对方。这样搞几次,估计敢欺负老实人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我觉得,中国总体上一定要长期坚持在世界人面前保持以德服人的良好形象,不要动不动就动粗,动怒,动狠,有时候吃点小亏都不要紧。

但这是指正常情况下、常规情况下、大多数情况下,那么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反其道而行之,来点不怎么讲理的狠招,改变一下谦谦君子的形象。让那些不怀好意的坏人看看,中国这个谦谦君子,也有发怒的时候,也有发狠的时候,乃至于有的时候还可能做出一些让世人意料不到的事来。

如果照这个思路走下去,我们修理立陶宛的最终结果,不仅是让立陶宛改邪归正了,而且还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国家彻底胆寒,彻底断了冒险一试挑战“一个中国”底线的妄念。

从目前的动向来看,中国因为技术原因而停办领事业务,中国海关的电脑里面突然找不着立陶宛的名字了,好像都有这个味道,我赞成!

从目前世界上的动向来看,所谓的“驻立陶宛台湾办事处”11月19日正式运作以来,欧洲又有三个国家挑战“一个中国”原则:

一个是法国,11月29日,法国国民议会表决通过一项涉台决议。吹嘘台湾的“防疫模式”为国际典范,希望法国政府与台湾建立所谓“外交关系”,支持台湾参与世卫大会及国际组织工作,支持台湾参与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以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等国际合作论坛。

二是爱尔兰,12月1日,爱尔兰众议院通过2项涉台决议,反对中国大陆以武力解决两岸分歧,支持台湾所谓的“政治自由”,对所谓阻挠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相关行径的谴责,向爱尔兰政府提议增加与台当局的互动,与台湾建立联系。

三是荷兰,11月23日,荷兰议会通过动议,支持台湾参与国际刑警组织。

我认为对这些信息要辩证的分析:

一方面,这肯定是不好的消息,说明有很多国家都在蠢蠢欲动,想走立陶宛的老路,如果我们不狠狠地修理立陶宛,后果会很严重。

另一方面,我们还要看到,这些决议,都是这些国家的议会作出的决议,不是他们政府的决定,而且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决议。也就是说,这也就是嚷嚷,书面表达叫“叫嚣”,这离他们采取实际行动还有很远的距离。

所以,对这些事情的应对,归根结底取决于我们修理立陶宛有多狠,以及在修理的过程当中所表现出来的脾气。要把立陶宛打残打惨,还要让地球人都看见,中国大多数情况下是一个谦谦君子,遇到特殊情况,可能脾气也不太好,招数说不定还有点毒。


在线下载列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